2021年11月26日星期五

顏純鈎:最高學府拍馬屁,文化墮落不歸路

北京大學最近成立4個習近平思想研究中心,分別是習近平的經濟思想、法治思想、外交思想、生態文明思想研究中心。
北大是中國最高學府,有悠久歷史和深厚的學術文化傳統,中共建政後教育被全面顛覆,但即使在毛澤東時代,北大也還沒有如此拍馬屁拍上心口,無恥奉迎政治時髦。
問題還不在於北大將投入多少人力物力,問題是習近平有思想嗎?
人可以凡事有自己的看法,但有看法與有思想是兩回事,二者相差不可以道里計。
習近平說「更無一個是男兒」,說「擼起袖子幹」,說「不能以前三十年否定後三十年」﹑說「中國一不輸出革命,二不輸出饑餓和貧困,三不去折腾你们,還有什麼好说的。」這都不是思想,只是一種看法。
一種思想可以成立,至少要符合幾個標準,一是開創性,二是系統性,三是普遍性,四是前瞻性。
開創性是獨自形成的理論,不拾人牙慧,有承前啟後的價值;系統性是有一個自成體系的架構,不是零敲碎打;普遍性是有廣泛適用範圍,不是一時一地的功能;前瞻性是對社會人生有指導意義,對歷史前進有積極作用。
以這四個標準去衡量習近平,我真看不出來他有哪一方面可稱得上有思想。
世界歷史上稱得上有思想的偉大人物真的不多,我見識有限,只知道西方的蘇格拉底﹑柏拉圖﹑阿里斯多德,中國的孔子﹑老子﹑莊子,到這個級別的,可稱思想家。後代思想家即使不能與他們比肩,也要能望其項背。
毛澤東也算思想家,老毛打江山坐江山都有自己一套,這一套也對世界造成深遠影響,雖然有開創性,也有系統性,也有一定的普遍性(對當年的第三世界國家而言),但完全沒有前瞻性,他一死,他的思想就嗚乎哀哉。
鄧小平就是實用主義﹑拿來主義,他就是解決問題,有謀略,但沒有真正的理論。至少,鄧小平自己也不敢說他自己有思想。
習近平並沒有自己的思想,他的思想都來源於毛澤東,而且是零敲碎打各取所需。他的知識結構建立在毛澤東語錄上。語錄體的知識就是零敲碎打,抓住一樣是一樣,從老毛的警句出發,用自己的語言加以詮釋,現炒現賣而已。
中共改革開放初期,有一個重要的理念,就是「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這是胡耀邦主持理論研究的成果,其思想根源,就是老鄧的「白貓黑貓抓到老鼠就是好貓」。檢驗真理的標準,當然不只是實踐,還有思想本身,還有邏輯推理﹑歸納分析等一套思想方法。不過,如果某些想法經不起實踐檢驗,也就很難成其為思想了。
習近平上台後,以他的「思想」治國理政,把中共幾代領導人留下來的政治經濟文化遺產幾乎耗費殆盡,今日中共面臨改革開放以來最糟糕的處境,那就是檢驗習近平的思想是不是真理的標準了。
習近平的「思想」真有那麼神,真值得研究,那至少要把他執政以來所取得的重大成就都羅列出來,從中總結出成功經驗,那才可以提升到思想的層次,否則,吹管吹,現實管現實,吹得越高,越打臉自己。
一個缺乏自信的人,才需要在別人的吹捧中得到心理平衡。此外,中共對自己的未來非常悲觀,要管住十三億人,需要肅清異端思想,需要個人崇拜,對習的肉麻吹捧也是出於政治需要。
北大現任黨委書記邱永平,曾任北京國安局一把手,以秘密警察頭子來管理最高學府,其意義當然不是搞教育,而是搞洗腦和管治。北大成立四所習近平思想研究中心,邱永平拍馬有功,自然又可以升官,而對北大校譽卻是無可彌補的傷害。

——作者脸书

2021年11月25日星期四

顏純鈎:台灣參加民主峰會是劃時代歷史事件

拜登政府主辦的首屆民主峰會定於十二月九日至十日在線上舉行,受邀參加的有一百一十個國家,台灣也赫然在列。
民主峰會是拜登政府的大搞作。史上本沒有什麼民主峰會,這完全是美國鑑於當下的國際政治環境,為對付獨裁的中國,想出來的一個主意。
美國借民主峰會,把大大小小的民主國家都召集到一起,共同討論如何對付中共的威脅。過去十幾年來,中共以國力強盛為後盾,對東西方民主國家採取分而治之﹑威逼利誘的手段,佔了很多便宜。
民主國家沒有形成長期統一的陣線,被中共分化瓦解,各個擊破,以致世界格局上獨裁體制與民主體制分庭抗禮。中共偵騎四出,佔領戰略要地,霸佔戰略資源,一時風生水起。
一個村子裡有惡棍欺負村民,村民懦弱怕事,忍氣吞聲,但有一日,有大戶人家登高一呼,村民集結起來,互相照應,共同對敵,那時惡棍便洩了氣,不敢胡作非為。美國召集這麼一場峰會,就是要制止中共作惡,逼中共遵守規矩,否則後果自負。
這是一個劃時代的歷史事件,國際政治格局在這裡轉了一個大彎。
首先,這是台灣首次真正走上國際政治舞台,自此之後,台灣就撇除了「亞細亞孤兒」的宿命,作為世界民主大家庭的一員,與東西方民主國家平起平坐。
這是台灣二千多萬人民數十年來的盼望,也是台灣民進黨執政以來,取得的最大外交成就。這個事件將記錄在台灣和中國歷史上,也將記錄在世界歷史上。
其次,這是全世界民主國家一次空前的集結。先前民主國家各有各的利害,彼此有不同性質與規模的爭端,各自有問題,各自去解決,這種分化的局面被中共利用。但這一次是民主國家針對一個共同的敵人中國,大家基於共同利害,放下彼此紛爭,目標一致,就是扼制中共。
民主國家會在對付中共的問題上取得共識,各國深入探討,找到應對中共威脅的辦法,此後協同步調,聯合行動,一呼百應,形成巨大政治軍事與外交壓力,借此壓制中共的擴張。
再次,民主峰會隱然形成國際上敵對的兩大陣營,正如二次大戰時的同盟國與協約國之對立。以民主為一方,以獨裁為另一方,民主國家以道義為號召,獨裁國家以利害為依歸。俄國雖與中共國同時被排斥,但俄國與中共各有心病與盤算,普京已公開聲明不會與中共結盟,做朋友可以,做盟友就免了。
至於其他未受邀的國家,如新加坡﹑越南等,與中共也是互相利用,避免選邊站而已,決不會成為死黨。稱得上死黨的,大概只有朝鮮﹑古巴﹑緬甸﹑阿富汗等侸仃小國,他們慣於吸中共的血,一旦戰禍起,只會跑得比兔子還快。
最後,世界民主峰會是美國陰乾中共的一大部署。美國多年來大意失荊州,盟國星散,聯合國屬下機構被中共拿走大半,中共要風得風,要雨得雨,反而聯合國始作俑者的美國,竟慢慢被邊緣化。
借世界民主峰會的基礎,一百一十個國家個個在聯合國都有投票權,美國勢將重組它在各大國際組織中的票源,以合法手段,奪回中共的主導權,美國重回主場,輪到中共被邊緣化。
中共面對這樣的局面一籌莫展,必將處於長期被排斥的地位,要改變自己的處境,除了守規矩,俯就世界大潮,就剩下打仗一個選項了。
最近基辛格預言中共十年內不會打仗,美國眾議院軍事委員會首席羅傑斯與軍事教授高斯丹卻都預期,中共會在明年冬奧後發動戰爭。基辛格太樂觀,羅傑斯太悲觀,中共在面臨全世界杯葛,國力逐日陰乾,遲早會面對覆滅命運。
中共要打仗,只有在不打就會瓦解的條件下才會孤注一擲。習近平不會坐視前蘇聯自我解體的命運發生,在此之前,作生死一搏,打得贏萬幸,打不贏一了百了。

——作者脸书

2021年11月24日星期三

未普:中共第三份歷史決議——習近平的小動作

20211124

中共上周公布的史上第三份歷史決議,引發諸多關注與討論。《法廣》認為,這份歷史決議,有幾個令人吃驚的重大疏漏:不提禁止個人崇拜,不提廢除領導人終身制,不提習近平修憲。但是在我看來,這三個「不提」不是疏漏,而是習近平刻意為之的小動作。

中共官媒的報道顯示,習近平對這份歷史決議的出台,可謂嘔心瀝血,極度重視。《新華社》文章「牢記初心使命的政治宣言——《中共中央關於黨的百年奮鬥重大成就和歷史經驗的決議》誕生記」披露了該決議的出台始末。文章說,決議的起草一直由習近平同志領導,習曾多次召開高層會議討論這個決議,包括3次主持召開文件起草組全體會議,3次主持召開中央政治局常委會會議,2次主持召開中央政治局會議。無論是框架方案還是送審稿,習近平對每一稿都認真審閱修改、給出具體意見、提出明確要求等等。

從歷史決議和《新華社》的這篇文章看,我讀出了這樣幾層意思:1)該決議與其說是關於過去的歷史決議,不如說是關於未來的政治宣言,而在可見的未來,習近平將是中共的掌舵人。2)習近平自始至終、全過程地主導了決議的產生,決議充滿了習近平的自我評價和自我表彰,以及只有習近平認可的對他的吹捧和阿諛之詞。可以說,這份決議與其說是中共的集體智慧,不如說是習近平的個人產物;3)這份決議其實提供了習近平「三個不提」的現實理由,對習而言,與其又說又做,徒增意外,招致批評,不如只做不說。

不過,習近平的「司馬昭之心」——只做不說,借第三份歷史決議,悄悄還「個人崇拜」之魂,還是瞞不了天下人。天下人都明白,通過這些小動作,習近平無非是想要證明,他是「真命天子」,是完美的高大上領袖,他有一百個理由一千個理由讓全黨全國無條件地崇拜他。但是,他不便也不能大張旗鼓地公開反對鄧小平,及其禁止個人崇拜的第二個歷史決議。他對鄧小平主持的第二份歷史決議,只能言不由衷、陽奉陰違。

幾個月前,也就是2021年2月,習近平在黨史學習教育動員大會上特別強調,要堅持以我們黨關於歷史問題的兩個決議和黨中央有關精神為依據,準確把握黨的歷史發展的主題主線、主流本質,正確認識和科學評價黨史上的重大事件、重要會議、重要人物。可以100%的肯定,習近平篤定知道,第二份歷史決議的要害、主題主線和主流本質,就是禁止個人崇拜,廢除領導人終身制。

那麼習近平為甚麼要悄悄玩「借屍還魂」的小動作呢?這可能跟幾年前他曾經大規模地試水但結果不成功有關。2018年年初,習近平不顧一切的取消了鄧小平設定的中共領導任期有限制,並且為此修了憲,中國大陸隨之猛刮了一陣個人崇拜風,但很快就被叫停了。誰能夠叫停習近平呢?我想,中共黨內恐怕並不存在一股單一的可以挑戰習近平的力量。可能是黨內、社會上和海外對習近平修憲及大搞個人崇拜的作為,發出相當一致相當強烈的批評聲,結果導致習近平自己從個人崇拜的熱潮中暫時退卻。

如果說幾年前習近平叫停個人崇拜是因為黨內和國內存在不滿,那麼現在借第三份歷史決議,習近平悄悄還魂的主要原因,可能還是因為黨內和國內有不滿聲音甚至是反對聲音。不過這一次,習會執意搞下去,繼續走個人崇拜和個人專斷的路。習近平試圖用歷史決議塑造他偉大的不可替代的領袖形象,像毛一樣主宰中共,駕馭百姓。但是他似乎忘了,他所崇拜的毛澤東的最後生涯,幾乎把中共拖入滅頂之災。



——RFA

蘇暁康:滄海桑田的劇變尚未到來

【按:陳小平最動人也最關鍵的一句話是:滄海桑田的劇變來到了嗎?如此形容三十年中美關係,毫不誇張,美國被中共足足唬了、騙了三十年,連優勢都騙光了,若非一場瘟疫,恐怕還喚不醒它,這個得天獨厚的兩洋國家,但是美國確有一種菁英已經醒來,只等他們進白宮去改天換地。我在《瘟世間》中特別寫了「新冷战宣言」一節。】

不久余茂春問我願不願走一趟加州?我說疫情洶湧,我這老頭子哪敢乘飛機?後來他叫了王丹和魏京生去,原來是到尼克松图书馆,七月二十三日蓬佩奥在那裡讲话,彬彬有礼地批评了尼克松的错估中共,然後他話頭一轉:
『我今天的讲话是一系列有关中国的演说的第四部分,奥布莱恩大使讲到了意识形态,联调局局长雷谈到了间谍问题,司法部长巴尔讲到了经济。我今天的目标是为美国人民把这些汇总在一起,详细阐述中国的威胁对我们的经济、我们的自由乃至世界各地自由民主的未来意味着什么。如果我们希望有一个自由的21世纪,而不是习近平所梦想的中国世纪,我们必须承认一个无情的事实并应以此作为我们未来几年和几十年的指导:与中国盲目接触的旧模式根本做不成事。我们绝不能延续这个模式。我们决不能重回这个模式。川普总统非常明确地表示,我们需要一个战略,保护美国经济,还有我们的生活方式。自由世界必须战胜这个新暴政。』
我沒去加州,卻在家裡好好回顧了一番,以尼克松為首的"熊貓派",是如何步入中共布下的迷阵。在我的檔案裡躺著一文《中共对美外交的步步为营》,写于1998年,那时我还在普林斯顿大学做访问学者,没有人相信我们说什么,在周围人眼里,我们都是怪物。文章起筆於"收买基辛格":
『中共凭借操纵外商进入中国市场的许可,来影响美国的对华政策,颇为收效。其中最典型的,就是利用那些最可能从美国迁就中共的政策里大捞好处的人,在美国政府和公众当中不遗余力地推动对中共的迁就政策,而其中最惹人注目的就是前国务卿基辛格(Herry Kissinger)和黑格(Alexander M. Haig Jr.),还有前副国务卿伊戈伯格(Laurence Eagleburger)和前国家安全事务顾问斯考克罗夫特(Scowcroft)等。
如果这些人想为他的主顾(某家美国大公司的董事长)在中国市场上的竞争中赢得一项合同,那么根据中方的要求,这场交易的条件是,这个公司要在美国为中国的利益公开辩护,或者安排美国的国会议员或记者团访华;美国公司主管也可以通过这位"顾问"认识中共的高级官员,美国公司为此付钱给这位"顾问",而这个顾问为了巩固他与中共官方的私交,则要在美国公开支持取悦北京当局的政策建议。这种安排从来不会明显地写在商业合约里,但人人都懂得这种交易。
基辛格为中共一九八九年的天安门屠杀辩护是很著名的。就在屠杀的第二天,他同时在多家报纸上发表专栏文章,称邓小平为"中国历史上伟大的改革家之一",说邓为中国"选择了一个更为仁慈而较少混乱的过程"。美国国会呼吁制裁行动,布什当局正准备在一定范围内采取相应措施,基辛格却在接受美国广播公司(ABC)著名晚间新闻主播彼得•詹宁斯(Peter Jennings)的采访时说,"我不会主张任何制裁","世界上没有一个政府会容忍示威者占领首都的主要广场达八周之久,"这种占领导致了失序和混乱,因此实行镇压是"不可避免的"。八九年十一月,他陪伴一个商务代表团到中国,见到了邓小平和中国外长钱其琛,钱对他大为夸奖,回美后他在白宫又报告了与中共高层领导人的谈话。基辛格一年中会数度访问中国,而中国的大门对他则永远是开放的。』
基辛格总是回避一个问题,即他能从他鼓吹的对华政策中图到多少利润。基辛格的公司,Kissinger Associates,代表许多想在中国寻求商机的公司,而这些公司付给基辛格大笔的钱。一九八九年他发表那些为中共辩护的言论时,他组建了一个名为China Ventures的有限合伙公司,与他的老熟人荣毅仁负责的"中国国际信托投资公司"合资在中国投资。美国全国民主政策委员会(National Democratic Policy Committee)的Scott.Thompson在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的发言中指出,基辛格确实从那些在中国有投资的公司那里拿到大量酬劳。
显然,由于基辛格这样的原美国高级官员又从中帮忙,使美国产生了一个新的强大的中国游说集团,这个集团不愿意批评北京当局的人权记录,反对与中国"对抗"或制裁中国,并藉此捞到了可观的利润。此中要害是基辛格、黑格所扮演的双重角色,他们利用自己的名望和影响力公开地或私下地推动美国的政策,然后个人也从中国渔利,这个样式,其实就是后来在中国泛滥成灾的腐败模式。
那時候,中共成功打破西方对华制裁,乃是颇有研究价值的一段中国外交史,足可列为美国对中国政治研究的一个课题,即"分化西方",至今如此:
『"六四"后中共的对美外交,从一开始就不纯然是被动式的"韬光养晦",而是力图影响美国的公众舆论和政府决策;不仅仅是无孔不入的活动,包括私下游说的宣传、威胁和恐吓,还包括购买或盗窃技术。美国政府和公众对中国问题的种种争论,已经被一个极具影响力的由原美国高级官员组成的集团所支配,而这个集团的人则通过推销他们所主张的对华政策获取暴利,中共惯于以发动经济战相威胁,企图这样来改变美国的国家政策,这种做法在美国对外关系史上是罕见的。
中共当年"惩罚波音公司"的深远意义。总理李鹏一九九六年取消了购买波音飞机的承诺,改从欧洲的空中客车公司购买了价值十五亿美元的飞机。他极为露骨地说明了采取这个做法的原因,因为欧洲领导人在"对华合作时不附加政治条件,而美国人却任意地威胁要制裁我们。"可是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中国的对美政策之所以能明显地收效,恰恰就是因为中国政府把经济和政治拴在一起,用经济上的利诱和惩罚来向美国索取政治让步。
卸任的美国国务院东亚事务助理国务卿温斯顿•洛德十分灰心丧气地说:"我们在中国问题上最大的一个难题就是,当我们对付中共时,我们在欧洲和日本的盟友们却拖我们的后腿,把合同抢走。"今天,这种策略已经进一步挑唆法国的反美情绪,最近法国总统席哈克北京之行,不仅签了十二亿合约,还同中共一道谴责"美国霸权"。
中法的这种"合作",无非是冷战时代戴高乐与毛泽东合作的翻版,但值得思考的是,钱其琛在1990年就提出「分化瓦解」、「充分利用西方各国之间的矛盾和美国统治集体内部的矛盾」的策略,七年后开始"见成效"。』
通过西方左倾知识分子影响西方舆论,是中共对西方分化的另一个层面,也是中共国际统战的老把式。五十和六十年代,中国只准许很少的外国记者和作家进入中国,这些人被中国称为"中国的朋友";其中著名的,一个是瑞士作家韩素音,另一例子是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在只有极少数美国人能去中国的"文革"年代,他居然能去中南海,进入毛泽东会见外国贵宾的客厅与毛长谈。还有一些外国人如美国记者安娜•路易斯•斯特朗,新西兰作家伦•艾黎等,澳大利亚共产党员Wilfred Burchett等,也屬此類。
自"蘇東波"以来,西方左倾思潮一蹶不振,中共控制西方舆论需另求其道,开始运用各种手腕、造就出一小群新的"中国的朋友",办法是去中国的签证、到各地旅游的许可、以及进入中南海会见领导人的特权等。
但是由于效果不彰,西方舆论对中共的基本调子仍是负面居多,因此中共开始采取一套新的做法,被称为"杀鸡儆猴"。最先遭此"待遇"的,是哥伦比亚大学教授黎安友(Andrew Nathan),只因他为毛泽东的私人医生李志绥写的回忆录作了序,从此中共不准他再进入中国大陆,这对于一个以中国政治为主要研究对象的学者来说,自然是一个损失。
接下来,曾经公开批评中共违反人权的美国学者和作家,或者在申请访华签证时被拒签,或者是被要求参与一场寻求著名美国人支持中共政策的活动、以此换取访华签证。以中国大陆为主要报道对象的著名自由撰稿人夏伟(Orville Schell),曾出版过几本关于中国的书,自从九十年代初以来就再也拿不到签证,原因是他参与了"人权观察"的活动。
普林斯顿大学东亚系教授林培瑞(Perry Link),"六四"以后几乎年年可以得到有效签证进入中国,但一九九六年八月却在北京首都机场海关被拒绝入境,还把他在旅馆里扣留了整整一夜,于次日晨将他送回香港。林培瑞事后说,当他被扣压在旅馆里时,有四个公安局官员在房间里通霄值班看守他,他们把房间里的电话也切断。』
夏偉分析,从总体上来看,中共在试图控制外国的中国观察家这一点上是相当成功的。中方制造的恐吓确实使许多外国学者和记者讲话时小心翼翼,他们害怕成为中共的"不受欢迎的人"。他说,其实西方的中国问题专家完全知道,這本來就是中共对付它自己的知识分子的手法,这种政治上排斥异己的威胁手段不仅在中国国内十分有效,而且对外国记者和学者也产生强烈效果,因为这些人为了保住目前与中国相关的职业,需要去中国,所以对中共有所依赖。
『美国有一小群中国问题专家避开"冒犯"中共,依然可以获得与中共高层官员接触的机会,所以反而与当年的韩素音、斯诺一样"走红",为白宫非正式地提供咨询,为美国大公司或政治名人的中国之行"护航",也发表关于中国政治的学术分析,在政治上充当中共的辩护士。可是,这些美国的中国问题学术精英所面对的,是一个不仅排斥本国异己、也排斥外国批评者的中国政府,只要这些美国学者在某些问题上冒犯了中国政府,他们去中国作调查研究的路就被堵死了,他们的学术生涯就会因此终结。那些保持与中共官方良好的接触管道的美国政治学者们,通过这些接触还能了解中共领导人是如何想问题的,这些知识确实颇为实用;他们发表的关于中国政治的文章就有参考价值。但在一些问题上,比如毛泽东的声誉、人权、中共对台湾的军事恐吓、中国对西藏的控制,北京当局紧紧地盯着,这些学者就只好要么是说些奉承之词,要么干脆缜口不言。』
以至今天,美司法部長巴爾呼籲矽谷和好萊塢停止向北京磕頭,近乎悲憤說:
『中国共产党思考的是几十年和几百年,而我们倾向于聚焦下一个季度的盈利报告。』
耗費三十年看懂這一點,很不錯了。時至今日,德國人還是三十年前美國人的認知水平。從2016年起,中國已取代美國,成為德國最大的貿易夥伴。德國經濟部長阿爾特邁爾在接受美媒採訪時表示,考慮到可能的經濟後果,德國拒絕對中國實施「更嚴厲的措施」。有意角逐下屆基民盟(CDU)主席的德國聯邦議會外事委員會主席羅特根認為,"中國太大、經濟太強、科技太先進,制裁沒用"。
文明文化差異,是一個障礙。美國剛剛醒來,德國還沒醒。

——作者脸书
陈小平 on Twitter
"苏晓康:国际社会趁彭帅事件挑战中共很偶然,现在国际格局没什么大变,真正大格局我认为还是在经济上。共产党是且会跟你玩呢。 女权视角讨论将事件性质转向了对男权的批评而非中共制度。 曹雅学:病毒事件影响世界....

梁京:彭帥事件加速「新冷戰」成為世界「新常態」

20211123

彭帥事件持續成為國際傳媒重大新聞,一個原因當然就是這個事件危及到了北京冬奧能否辦成,而另一原因就是中共當局對這個事件的應對極端拙劣。而事實上,正是中共當局應對方式的愚蠢,大大鼓舞了國際社會抵制北京冬奧的士氣。這令許多人不能不想到同一個問題,他們怎麼會這麼蠢?如果北京真想保冬奧,把彭帥放出中國不就完了嗎?張高麗的性醜聞固然會繼續引起一些人的興趣,但這對中共又能增加任何新的傷害嗎?想到這裡,我得出了這樣一個結論,習近平早就把他的底線告訴屬下,他已經做好了北京冬奧辦不成的準備。

那彭帥事件是否意味著冬奧一定辦不成了呢?雖然現在還有很大變數,但我相信,習近平早就看到了北京冬奧敗局已定,辦不成對他帶來的傷害未必大於如期舉辦,因為不難預料的是,冬奧一定會成為北京自取其辱的舞台。比起吃力不討好,乾脆停辦冬奧,北京當局反而落得一個省心省事。當然,停辦冬奧會得罪各國運動員,也正因如此,越來越多的西方政客支持外交抵制,而鼓勵運動員去北京實現自己的金牌夢。因此,不能排除北京當局如此應對彭帥事件的潛在動機,恰恰不是為了保冬奧,而是想把冬奧辦不成的責任推給「西方敵對勢力」。

從目前事態來看,無論北京冬奧是否能如期舉辦,彭帥事件都有重大意義。如果說,上周拜登終於與習近平面地面對話(儘管是通過視頻),標誌著美中對抗進入了一個常態化的新階段,那彭帥事件則很可能意味著由美中全面對抗啟動的新冷戰,正在加速成為世界的「新常態」,因為無論是外交層面、經濟層面乃至我們正在看到的文化和輿論層面,所有玩家都不得不做出重大的抉擇和新的長期承諾。我相信,許多人都明顯地感到了這一點,但是,北京當局對彭帥事件的應對手段之低劣和無恥,則容易帶來一個負面後果,那就是容易低估「新冷戰」的嚴重性。至少,就我而言,第一反應就是,習近平靠這麼一幫無恥又無能的人來與全世界作對,能堅持多久呢?

我注意到,美國前國務卿基辛格在周日(11月21日)的CNN節目中親自出場,再次對世界發出了關於「新冷戰」的不祥警告,他明顯暗示,美中對抗有可能導致類似納粹大屠殺那樣慘重的後果。這是我第一次聽到基辛格把習近平與希特勒相類比。當然,你可以說,基辛格危言聳聽很大程度上是要推銷他和谷歌(Google)前行政總裁施密特(Eric Schmidt)合寫的新書《AI 時代》(The Age of AI),借此大發人類危難之財,但不能不承認的是,由美中對抗主導的新冷戰,充滿不確定性,可以給人類帶來甚至超過美蘇主導的舊冷戰。

在很多方面,美國面對的其實是一個更加可怕,更加難以捉摸的對手,不僅文化差異比俄國要大,而且人口眾多。最令人生畏的是,這個與西方文明高度異質的文明,有了一種對自己文化的負面因素不以為恥的心態。這一點在此次彭帥事件中展露無遺,背後的原因耐人尋味。基辛格的新書讓我意識到,這不僅與中國的經濟和軍事實力有關,更與中國在AI技術方面領先美國有關。這個因素不僅有利於中共對社會實現前所未有的控制,而且有可能加劇美國愈演愈烈的社會分裂危機。

——RFA

林忌 | 中國包圍網:由立陶宛降級到五眼杯葛冬奧?

20211122

一如外界所預料,上星期的美中領導人的視訊會議,幾乎無法解決兩國之間的分歧;繼台灣問題「各自表述」了一貫的立場之外,中方除了聲稱中美關係關乎世界命運,更在與東盟十國舉行視訊會議時,指中方「堅決反對霸權主義和強權政治」,以至「絕不尋求霸權,更不會以大欺小」。

然而言猶在耳,中方的駐歐使團,又於同日指控歐盟就南海的聲明,是「不講是非」云云──歐盟指控中國,即中方上星期在南海的仁愛礁,攔截兩艘東盟成員國菲律賓的捕魚船,是違反國際法庭南海仲裁的判決;而中方卻聲稱「南海仲裁案」違背「國家同意」的基本原則──因為中方「不同意」參加裁決,所以國際法庭是「越權審理」,因此「裁決是無效的,沒有拘束力,中國不接受、不承認」。

記得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前,當年各國控訴日本侵佔中國的東三省,成立「滿洲國」;而聯合國的前身──國際聯盟,派出調查團得出結論,不承認「滿洲國」;當時日本的做法,就是退出國聯作出抗議;這種輸打贏要,自己佔道理就說「根據國際法」,不佔道理就「不參加裁決」的做法,是否似曾相識?

一方面聲稱自己反對「霸權」,一方面聲稱與其他國家的水域糾紛,因自己不願參加國際法庭的裁決,因此說國際法庭是無效的做法,究竟又是不是「霸權」以至「以大欺小」呢?這就是來自歐洲與東盟國家的指控;因此無論中國外交部怎樣解釋,這些國家的看法都極難會改變;當中國說「反對霸權」,究竟是會令各國想起「美國欺負中國」,還是會想起「中國欺負自己」呢?

對歐洲國家而言,冷戰時代的德國分裂,分為西德與東德,由互不承認,走向互相承認,然後最後回歸到合併成為德國,是一種常識;因此「承認事實」,不代表會走向獨立;然而中國則認為德國的例子,不適用於兩岸關係,近日更宣布對立陶宛的外交關係,降至代辦水平,聲稱因立陶宛不顧中方的「強烈反對」而批准台灣成立「駐立陶宛台灣代表處」,而因此是製造「一中一台」,是「粗暴干預中國內政」、「損害中國主權和領土完整」等等。

立陶宛做了甚麼?就是改善與台灣的關係;因立陶宛方面,不叫「台北代表處」,只叫做「台灣代表處」,中國就指控「等同是台獨」;這種做法的結果,令歐盟各國指控中方是「霸權」,是對立陶宛「以大欺小」,中國自己的聲明,成為了各國針對自己的彈藥。

由美國到英國,以至五眼聯盟,正在商討在外交層次,因中國的人權問題,抵制明年初北京的冬季奧運會;而目前各國的立場,為運動員不抵制,而官員層面則抵制,即不會派任何官方代表出席,這既表達了立場,同時又不影響運動員;中國外交部卻繼聲稱「反對奧運政治化」,看來比起各國的反應,慢了三拍。

各國如不派「官方代表」即政治人物參加,又如何「政治化」呢?從上述的例子可見,各國如今應付中國的手法,遠比起以往靈活變通;在宣傳戰上,中方繼續其黨八股,以過時的論述,去回應各國新的論述,只會更嚴重失分,令中國陷於更孤立的境地。

——RFA

魏京生:六中全会前后的内斗

20211122

六中全会做了一个很奇怪的决议,就是那份仿照前朝又不像的所谓历史决议。按照前朝两个历史决议的格式,这应该是否定前几届,开创后边的核心领导集团和新路线的决议。用篡改历史的方法为自己树立伟大形象,应该是传统手法了。这是习近平套用这个格式的用意。

遗憾的是,小习并没有前两个历史决议的党内氛围,也没有前两个核心的威信,更没有能使全党都能认同的新的路线图。所以在会前就遭到了强大的抵制,被提出了五百多条意见,做出了根本性的修改。既使马仔栗战书咆哮如雷,也没能压制反对意见。既使习近平自己兼任写作组长,也没能迫使大家把他的说法写进决议。这都证明了境外媒体所谓的习近平已经掌握一切的观察,不过是大外宣制造的舆论导向而已,并非黑箱内的真实局势。

六中全会前,内斗被捂在黑箱内不为外界所知。只有大外宣所误导的境外媒体,在为习近平摇旗鼓噪。从全会后的一些报道可以得知,文本的争论十分激烈,远远超出了往常一潭死水的常规,竟然最后导致习近平的意图没有实现。这就把斗争推向了新的高潮。

这个决议基本定局之后的开会之前,内斗的端倪就开始暴露出来了。因为江派大佬唯一身强力壮的张高丽,反对否定邓江路线最有力,所以他的多年情妇就把他告到了自媒体上。这本来是一件非常私人的爱情纠纷案,法庭解决就是了。媒体大肆炒作,就带有了政治色彩。

结果再经过国际组织和媒体的炒作,就变成了让党国丢脸和影响奥运会的国际大丑闻。习近平可以说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进退维谷,不知所措。这让战狼发言人们也张口结舌,甚至开始胡言乱语。国际舆论结合公民记者案、国际刑警主席孟宏伟失踪案等等,好一通乱棍打得党中央乱作一团。

彭帅告张高丽案还没吵清楚,甚至还没立案,就看见炒作习近平私生子案。就像当年炒作王岐山私生子案和万亿贪腐案导致其下台一样,这一波炒作会不会导致咱们的小习书记下台呢?不好说。总之,现在的氛围对习总很不利。

中共十九届六中全会(美联社)中共十九届六中全会(美联社)

几年前导致王岐山下台的幕后原因,是王岐山想依靠反腐败立威,实现朱镕基没有实现的理想,一举上位。结果被台上台下相结合,国内国外相结合打了个落花流水,乃至黯然下台,弄了个国家副主席的闲差养老。老百姓话说叫做现世报。

这次习总所面临的氛围更不妙。他得罪了党政军学商全面的精英,也没给老百姓什么好处。他企图否定邓江的改革路线,吹捧毛泽东式专政的路线。显然全党、全国上上下下都很难接受,所以六中全会前的激烈博弈,反习派胜出也就在意料之中了。

既然要复兴传统的皇帝制度,按逻辑就得接受邓小平的所谓中国模式,也就是以专制政治管理市场经济的传统模式。可是共产党的一党专政是农奴制的模式,和比它先进一些的传统模式也不能很好地结合。没有了继承的合法性和与之配套的儒家意识形态,这个所谓的邓小平的模式,在继承了超级腐败之外,没继承到人家的合法性。

这是一个自相矛盾的模式。怎么解决这个本质上的自相矛盾呢?学者专家们无解,小习以大队书记的睿智,认为毛泽东最后所走的极端专制、个人独裁的道路,是一条符合中国特色的、让老百姓当顺民的道路。遗憾的是,现在的人民不是前清时代的顺民,现在的精英也不是宋明理学的信徒。我们大家就坐下来吃瓜,继续看好戏吧。

——RFA

王丹:寻求制裁中共的新方式

20211122

近些年来,针对中共在香港实施国安法,彻底撕毁"一国两制"的承诺,并大肆镇压香港民主派力量;针对中共在西藏和新疆针对藏人和维吾尔族人进行的残酷镇压和种族灭绝行为;针对中共持续在国内打压异议人士等等严重迫害人权的行为,美国等西方国家拟定并实施了各种制裁措施。这些制裁措施当然有助于压制中共的倒行逆施,但我们也必须客观地指出,到目前为止,西方国家的制裁基本上以限制中共高级官员的入境和旅行自由,以及与他们相关的盈利行为为主,这样的制裁对于那些本来就没有打算到西方国家旅行的中共高级官员来说,实际威吓作用并不大;至于经济上的损失,对那些可以在中国国内肆无忌惮地贪污国有财产的官员来说,也是九牛一毛。总体来看,以上这些制裁还没有达到真正打击中共侵犯人权行为的目的。因此,寻找新的、更有力的制裁方式,是国际社会抵制中共的联合行动中必须去思考的紧迫问题。

我认为,中共早就已经不是一个以意识形态为凝聚力的理念型政党,能够维系这个统治集团的唯一力量就是财富。中共官员最在乎的,是他们在任内能够敛聚多少财产,以及更重要的,如何能够保护他们的这些财产,也就是既得利益。因此,最有力的制裁方式,应当从侵犯人权的中共官员的财产入手。

中国全国政协委员、财政部财科所前所长贾康曾经在2019年8月3日转发过一则讯息,称瑞士银行在2019年4月17日公布的资料显示,有上百位中国人在瑞银的存款高达7.8兆人民币,平均每人存款780亿人民币。我们当然没有证据确定这些巨额财富的拥有者是哪些具体个人,但他们中大多为中共贪官显然是合理的猜测。而维基解密披露的讯息,可以作为进一步的佐证。根据维基解密的报告,中共高官在瑞银大约有五千个账户,其中将近百分之七十是中央级的官员拥有。我认为,这笔中共高官在海外的巨额存款,就应当成为西方国家制裁中国的新的选项之一。

我们知道,瑞士联邦税务管理局(FTA)依照《信息自动交换条例》,今年已经与96个国家交换了财务账户资讯,并已经向缔约国提供了约330万个银行账户的财务资讯。作为交换,条约成员国也向瑞士提供了约210万个银行账户的财务数据。这个《信息自动交换条例》是一个全球性标准框架,中国在2017年就已经加入了瑞士的银行账户财务讯息共享框架。中国当初加入的目的,主要是为了对澳门的赌场进行监管,掌握中国的权贵集团利用澳门赌场洗钱的管道,最终的目的当然还是用于党内斗争。但鉴于中国已经是这个框架的成员国就应当履行相关的义务,因此如何通过西方国家的合作,通过类似瑞士银行这样的信息交换框架系统掌握中共高官在海外的财产状况,并在合适的时机公布出来,甚至冻结与人权侵犯行为相关的中共官员的海外资产,就是更加有力的制裁手段。那些视钱如命的中共官员,考虑到自己的海外财产的安全,必会有所顾忌。这比限制他们到西方国家旅行,更会震慑到他们。

此外,中国老百姓虽然迫于当局强大的国家机器而不敢反抗,但是,当越来越多的中共高官的海外巨额财产被公布出来;当这样的真相让越来越多的人知道,老百姓心中的不满即使不敢表达出来,也一定会在心中逐渐积累,积累到一定时刻,就会转化为推动中国变局的力量。因此我认为,西方国家在未来的制裁清单中,应当认真考虑这个选项。


——RFA

王山:张高丽性侵彭帅事件与中共的性侵文化

王山



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张高丽性侵中国网球运动员彭帅事件,经彭帅本人在微博上揭露,轰动了世界,也在美国引起极大反响。彭帅的微博只在网上停留20分钟就消失,彭帅目前的状况也无真实消息。白宫发言人普萨基彭帅的命运"深表关切"美国的主流媒体纷纷报道事件并发表评论,但有线电视新闻网(CNN)主播库珀(Anderson Cooper)說,CNN新聞報導只要提及彭帥,中國政府就切斷CNN訊號。

 

人们关注彭帅,也不能不关注性侵彭帅的案犯张高丽。张高丽性侵彭帅,再次揭示中共有一种"性侵文化",张高丽是中共"性侵文化"的代表人物,他不但在位时有性侵的特权,退休后继续享有性侵的特权。人们为彭帅的安全担心,却不认为张高丽有任何安全问题,他仍然享受正国级的待遇。彭帅是中共性侵文化的受害者,因为她是名人才受到关注,而那些无名女子遭受性侵后,即使写一千篇微博,也不会有人关注。

 

越来越多的历史记述证实,中共的"性侵文化"起始于抗战时期的延安,1949年中共建政后发扬光大,成为中共党文化的组成部分。毛泽东一住进中南海,便要建立为中共最高领导提供性侵的机构"中南海文工团",写信给党中央反对建立这个机构的一位女文工团员,被指"恶毒攻击无产阶级司令部"遭处死。据毛泽东私人医生李志绥回忆,毛泽东从住进中南海到死亡,性侵妇女不知有多少,以致感染滴虫病。从毛泽东到张高丽到中共的大小官吏,如同动物世界里的猴王、狼王,一旦为王,便获得猴群、狼群的性占有权。如今的中共官场,一个厅级、县级官员,便可拥有几十位二奶、三奶、四奶,那些女子就是中共性侵文化里的性奴。

 

张高丽2015年至2018年担任2022北京冬奥会工作领导小组组长,一个性侵世界知名女运动员的衣冠禽兽,领导北京冬奥的筹备工作,让北京冬奥蒙羞,让国际奥委会蒙羞。《纽约时报》评论指出:如同中国镇压制度下的许多受害者,彭帅的困境,不可避免地引发一些基本问题的探讨,也就是"中国是否适合举办符合奥运理想、通过举办全球运动赛事建构一个更美好的世界"

 

中共官媒陆续公布彭帅近日的画面国际奥委会主席与彭帅30分钟视频通话,无法平息外界对彭帅人身安全与自由受限的疑虑。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发言人特罗塞尔敦促中共对张高丽性侵彭帅的指控进行全面和透明的调查。世界女子职业网球协会(WTA)发表"不惜撤出中国市场"的声明,主席西蒙(Steve Simon)接受CNN访谈表示,在这个事件,是非对错比起经济利益更为重要西蒙呼吁中方确保彭帅安全之外,更要进行公开透明的调查而不是把丑事掩盖起来。

 

即使彭帅安全无虞,如果张高丽逍遥法外,这一起性侵事件就未能了结。美国人、国际体育组织,当然不知道中共有一种"性侵文化",不知道从中南海到各个党政军衙门,有多少张高丽,更不知道不是每个"彭帅"都有勇气写一篇微博,把一个个性侵她们"张高丽"揭露出来。

2021年11月22日星期一

蘇暁康:文化的飄零

【按:柏楊遺孀停印名作《醜陋的中國人》,堪稱一個文化事件,但是其政治涵意更彰顯,即不是中國人不再醜陋了,而是連時代和世界都醜陋了。這裡面的變化很深刻,亦絕非台灣一地的變化,顯然還有對岸大陸的霸權,它並非「不准辱華」那麼簡單,而是可以脅迫台灣文化界(無論整體還是私人)唯命是從,「統一台灣」在某種程度上已經達成。這件事情蘊含著從文化到政治的多層次變異,也折射了中西、兩岸的互動,別忘記港台在文化上曾經優越於大陸的,柏楊大概也算最早在大陸的暢銷書作家,然而我們今天已經「數不清,理還亂」,傳統和文明的衰亡,一定是最原初也最基礎的,貼一篇舊文,也算梳理一下。】

六四屠殺後我逃出中國,第一次去台灣,一下飛機就說,渴望拜謁名重一時的柏揚、陳映真和李敖。柏揚從台北郊外的山上趕來會我,仿佛離市囂已經很遠。在一個飯局上見陳映真,看上去眼色迷蒙、一臉厭世。再打聽李敖,說已經躲出台北。我這才意識到,三位名士如今都已在塵世之外。向台灣人打聽他們,會召來一頓奚落:都什麽年月了?
那時台灣的出版界很慘,書店里只有最年輕的女歌星的最短的格言集暢銷,大家對另一種語言——立法院里的「肢體語言」又想看又煩心。朋友告訴我,當年的文化精英已成古董,如今台灣是政治精英和大眾文化明星的天下。
還有人記得林懷民嗎?二十多年前台灣文化藝術脫出體制的第一步,就是從他的「雲門」開始的。台上台下一起流淚,台灣成了「國際孤兒」,執政黨和文化人都需要「本土化」。這情形,就如同後來鄧小平和大陸知識分子,都需要「傷痕文學」一樣。
看來,兩岸的結局差不多,都是占統治地位的官方意識形態,與反體制的文化力量同歸於盡,代之而起的是大眾消費文化。雖然這在台灣,是經「美麗島」事件的壓力而促使蔣經國變革,而在大陸則是經由一場流血,在刺刀下將文化精英趕到「外頭」和「里頭」。不過我想,既使沒有「六四」,商業化的大潮也已勢不可當,文化擺脫政治魔咒之後,還會套上商業化的魔咒,這個趨勢是注定的。
所以,海外文化人還未結束政治流亡,恐怕要準備另一個更漫長的「文化流亡」了。
杜維明講「文化中國」,有三個意義世界,新加坡來的學者郭振宇說,你忘了一個「世界」——大眾文化。那些流行音樂卡帶、KTV、卡拉OK、香港電影、武俠小說、通俗文學,已是「中國文化共同體」的一部分,它們超越地理上的「三個意義世界」,在所有中國人的世界蹦來蹦去,所向披靡。台灣「小虎隊」打遍兩岸,四年贏利四千萬美元,「亞洲周刊」稱「小虎隊統一中國」。其實在海外的一般中國人當中,哪里有中國文化的主流?能有的就是這種中文式的消費文化。
大眾文化是港台商業社會的分泌物,以其經濟強勢,已對大陸構成絕對優勢的文化霸權,在後現代的中國,或許成為主流。它的源頭活水,大約是四十年代上海十里洋場孕育的市民文化(中心),後來同地域性的嶺南文化、閩南文化(邊陲)雜交而成,這就如同台灣的通俗小說,都要拜當年上海租界里的張愛玲為祖奶奶。
台灣社會的現代化雖不過比大陸早了十年,卻使兩岸處於兩個時代。台灣因七零年代先得技術文明和消費文明而占據高屋建翎之勢,大陸遲至八十年代對外開放,勢必成為發達國家的商品和文化消費品的傾銷市場,這種情形,正如台灣在經濟起飛時成為美國和日本的市場一樣。這種落差,又是因為港台處於西方體系之內,其體制雖也鉗制民間對政治的參與,卻同時給民眾以不參與的「自由」,因此給社會留下通向世俗的巨大空間,各種「次級文化」或「亞文化」都可以在政治禁忌之外發展;而大陸由於對文化資源和人的心靈的過度摧殘和禁錮,「次級文化」無從滋生,「文革」後文化的覆蘇需要向外借助一個推力,這在知識界產生對西方各種思潮流派的囫圇吞棗的現象,在民間則產生借港台通俗文化而世俗化的現象。
如今大陸畢竟在一場血的祭奠之下,放縱了民間次級文化的滋生,於是,在那最古老也最現代、最敏感也最冷漠的、最中心也是最邊緣的北京,大陸人自己的市民文化,從崔健的西北風搖滾到葛優的大陸版「無厘頭」,從王朔的「痞子文學」到毛阿敏的演唱會,真正肆無忌憚地——沒有政治禁固也沒有精英壓制地成長起來了。
市民文化的興起,淡化政治色彩,無意識形態傾向,卻有反「精英」傾向。
文化空間的獲得,原本是仰仗一個龐大的文化買方市場的興起,文化產品迅速變成了商品,使得任何精神層面的影響——無論官方的還是知識精英的——都必須減弱到市場可以接受的的程度。這恰好形成一種張力,產生了精神上的中間地帶。同時,文化的市場化迫使各種新思潮、新觀念都必須走大眾化的路線,這種大眾文化的消費性和傳播方式,都是精英文化所不適應的。
在中國文化當中,大傳統(精英)與小傳統(民眾)之間的緊張和沖突,從未消除;一百年來傳統的式微,又產生如毛澤東一類利用小傳統反大傳統的能手,使兩者在深層蘊涵著敵意。
大眾文化在中國有雙重的邊緣性——文化上的和地理上的,它由邊陲侵入中心,對大傳統下的精英文化構成挑戰,就象歷史上的邊緣人入侵中心,將文化人邊緣化;同時,以傳統包裝現代,廉價出售,將民俗文化(小傳統)商品化。
地處儒家文化區邊陲的港台消費文化,沖擊著處於前現代的大陸,以濃厚的西洋化和反傳統特色對其「反哺」,並召喚大陸市民文化的興起,從價值觀念到話語系統都迅速將大陸解構。
在一個更大的背景下,以西方中心主義和經濟強勢為後盾的現代消費文明及其痞子文化(kitch cultuer),到處都在瓦解著人類的傳統價值,也創造著多元的前景。
然而,真實的多元是不可能了。消費文化的統一性,正在於市場的統一性,和感覺被覆制的單一性。利潤與欲望宣泄的結合,使文化變成工業,利用人的弱點和文化的弱點達到最大利潤。一切都表現為對時間的高度敏感,以瞬間頂替永恒,將哲理和刺激煮成一鍋,先鋒派也向通俗化妥協,逃避生活的方式就是玩藝術⋯⋯。
中國正在溶入世界市場。她變得越來越世界性但也讓我們越來越陌生了。
接下來的三十年,一言難盡,我用三個字和一本書詮釋它:《鬼推磨》:
『陳寅恪悲唱"巨劫奇變",尚在五十年代,又幾十年逝去,中國才真真"劫盡變窮",乃是穿越了一個"全球化"、攀附了一個"經濟奇跡"、搭上了大江山川、賠上了千性萬命。
尤其後三十年,中國的這個極權制度,穿越三道生死關隘——"六四"屠殺合法性危機、市場經濟、互聯網社會,不但毫發無損,反而被淬煉得前所未有的強大與邪惡,以致近現代以來西方學界積累的"專制集權"知識,皆無力解釋這個"東方不敗":
它如何可以一場饑餓接一場文革,然後要救"亡黨",卻再來一場大屠殺,便迎來二十年經濟起飛、貧富崩裂、階級對立和道德滑坡,有誰寫過這三十年的狂瀾、污濁、驚悸、血淚?又有誰梳理過思潮風俗、世態百媚、幽史穢聞、精靈魍魎?更有誰追問過它的肇始?
這已經亡掉的中國,還在"劫盡變窮",卻直接銜接到"歲月靜好",在一個油膩膩的"盛世"里,連"思想也變成內褲",加上不準"妄議",巨嬰們把順口溜玩到了"後現代"水平,還人人具備了"馬桶精神,按一下,什麽都幹凈了";孩子們也"變不成狼了",因為"喝水不達標吃食品有毒,蓋學校危房,校車沒錢,教育沒錢,醫保沒錢,社保沒錢,環保沒錢"……… 中國"亡天下"之後,再添"魔幻"歲月,莫非"鬼推磨"耶?』

——作者脸书

附:
作家過世後,其著作權管理者總巴不得幫作品找到越多讀者越好。只有張香華反過來,宣布停印亡夫的代表作。但如果是為了《柏陽版資治通鑑》在中國的順利出版,其用心倒是我們可以理解的。
她宣布這事的媒體不選別家,選了《環球時報》。
要選個台灣人來罵不選別人,選了陳時中。
要選個民進黨的點來罵不選別的,選了"去中國化"。
大家有沒覺得超奇妙?
報導中,幫忙強調柏陽罵的是台灣人的那位林保淳,曾任教淡江大學,最後從台灣師範退休,曾在2020年8月撰文強調"一國兩制是台灣最好的保護傘",當時香港不只已經發生反修例抗爭,也已經實施國安法了。
而且張香華談話有個語病。說陳時中是"最醜陋的中國人",不就等於承認中國人的醜陋依然是現在進行式? 就算她認為醜陋的中國人全在台灣好了,這不就表明《醜陋的中國人》一書至少在台灣是不該停印的?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