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8月25日星期一

杨光:周永康倒台的政治解读

左起:陈希同、陈良宇、周永康、薄熙来



"康师傅"大势已去,"周老虎"在劫难逃,一切尽在习近平、王岐山掌握之中,与其说这是"武松打虎",还不如说是"二龙戏虎"。这一切"法律"无从插手,"人民"不得与闻;这场来势汹汹的反腐运动为什么刻意绕开"红二代",只打杂牌、不打正统,"老虎窝"边走、就是不出手呢?


周案与"法律"和"人民"无关

自从王立军夜奔、薄熙来落马,关于周永康的"谣言"就已经满天飞了;随着李春城、郭永祥、李华林、蒋洁敏、李东生、余刚等周氏党羽纷纷落网,周记"四川系"、"石油系"、"政法系"众高官齐齐倒下,连带央视一群花样男女瞬间"失联",这场战役已无悬念。大家心知肚明,"康师傅"大势已去,"周老虎"在劫难逃,剩下的好日子不多了。大约在去年年底,就在众说纷纭之际,周永康和他的家人、亲族,除了极少数居留国外的姻亲之外(他儿子周滨据说是被有关部门从国外骗回来的),均被悄悄抓捕、秘密关押,几乎一网打尽。此后的事情其实已无关宏旨,一切尽在习近平、王岐山掌握之中,与其说这是"武松打虎",还不如说是"二龙戏虎"。
但这一切与"法律"和"人民"无关。截止7月29日,周案"法律"无从插手,"人民"不得与闻,共产党捂着第一手资料迟迟不公布,硬是让"不明真相的群众"和"别有用心的谣言""占领舆论阵地"。大概这就是共产党所谓"法治"吧:法则党的家法,治则黑箱秘治?周永康当了十年政法沙皇、一手创建"维稳"帝国、让中国法治倒退十年、让维权律师恨之入骨,如今他自己身陷囹圄,既没有权利请律师,也没有权利见家属,甚至可能都不知道自己被关在何处、下一站将关到哪里,此时此刻,他或许能够理解"对一个人的不公,就是对所有人的不公"是什么涵义。在周永康,也算是报应不爽了。当初借"维稳"之名无法无天、为非作歹、欺良压善之际,可曾想到自家也有今天?颇具讽刺意味的是,公布周永康被中纪委"立案审查"同日,当局特意宣布10月将召开十八届四中全会,主题是"研究推进依法治国等重大问题"。政法委书记的案子尚无"法律"置喙余地,中国法治之艰难,可见一斑。

站队是"大节"腐败是"小节"

无论如何,上届"九人帮"成员之一在"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中中标,是可喜可贺、可入史册的。共产党高层虽然喜欢窝里斗,但从毛时代传下来的老规矩是"大节从严、小节从宽",所谓"大节",即政治上如何站队、属于哪个"司令部";所谓"小节",通常指吃喝玩乐、工作方法、生活作风等问题。当今习近平所谓"四风",在毛时代概属"小节"。省部级以上,"大节"整死人,"小节"轻轻放,这是党的传统。
建国初年,习仲勋的老战友、陕甘小山头的头目高岗奸污妇女,"乱搞男女关系",问题举报到毛泽东那里,毛以"小节"一笑置之。高岗不仅未受惩戒,反而加官晋爵,"五马进京,一马当先",成了毛的红人。后来高岗按毛的授意整刘少奇的黑材料、找周恩来的岔子,私下里拉帮结派、封官许愿,当众"批薄(一波)射刘",因为性格直率,言行鲁莽,过早暴露了毛的"战略意图",结果被毛弃如敝屣,打成"反党联盟",吃亏还是吃在"大节"上。59年彭德怀给毛泽东写"万言书"为亿万饥民鼓与呼,此举无涉党纪国法,于情于理,无懈可击,却被毛斥为"猖狂进攻",被刘少奇污以"里通外国",三下五除二就打成了"反党集团";而毛的亲信宠臣康生偷盗字画、私吞文物,却无人敢问,什么事也没有,因为是"小节"。毛泽东一生整过的政治局常委、委员、元帅、将军、省部级官员不计其数,整死"接班人"、"副统帅"也不在话下,但大都是从政治问题下手,以贪污腐败落马的,以地市级的刘青山、张子善为最高官级。
到了邓江胡时代,高层内斗的老规矩并没有真正改变。邓小平扳倒华国锋,废黜胡耀邦、赵紫阳,用的都是政治罪名。江泽民抓陈希同,胡锦涛抓陈良宇,虽以反腐败为名,但明眼人一看即知,二陈的问题是过于骄狂,对新君不恭,归根结底,还是"大节"问题,政治上站错了位置。陈希同是李鹏党羽,自以为"平暴"有功,后半生有老本可吃,主政京畿要地,却不主动向新君靠拢。殊不知他的政治强项恰好是"负资产",江泽民借整陈希同而震慑李鹏,夺了北京市的实权,得了反腐败的虚名,又顺便给"六四"受害者注入一丝幻想,可谓一举三得。陈良宇是黄菊旧部,靠山不太硬,位置不算牢,却自以为成了"上海帮"的新帮主,指望着做江泽民的隔代继承人,胆敢在上海全市干部大会上公开讥讽胡锦涛。胡锦涛要是治不住他,还能治谁呢?"二陈汤"稀里糊涂做了反腐败的药引子,其实,与共产党前赴后继的腐败同僚相比,这两位先驱还真是有些冤的慌。至于薄熙来的倒台,若不是老婆尅夫,部下反水,丑闻直达美国领事馆,堂堂薄家怎么可能与腐败沾边?很明显,不是胡温反腐败反倒了薄熙来,而是薄熙来自作孽,不可活,此为天灭。梳理下来,自毛邓至江胡,政治局委员以上,还真没有哪位高官是真正倒在腐败上。对他们而言,只要站对了队伍,腐败当真是"小节"。

习、王打虎只打杂牌、不打正统

如今习近平拿下了上届常委周永康,若真是心无旁骛、直指腐败,还真是破了"小节"不入罪的高层内斗规矩,开了"苍蝇老虎一起打"的反腐先河。但是,人们难免要问:为什么是周永康中标呢?共产党的官场,腐败人人有,程度或有差别,性质没有不同。在已经退休的老常委之中,比周永康胆子更大、家族捞钱更多、贪腐风格更高调、贪腐手段更出格的,也大有人在。
众所周知,"太子党"或曰"红二代"是要权有权、要钱有钱、"人傻钱多"、光凭血统就能通吃政商两界的特权群体,这个群体里诚然也有清正廉洁、才智双全的人,但大多数都是把权力当作摇钱树、把人民当成冤大头的贪得无厌之辈,此为社会大众对这个特殊群体的公正持平之论。换言之,"红二代"就是"老虎群"、"老虎窝","老虎"随便逮,一打一个准。那些在电力、金融、保险、证券、房产、电信、军需、传媒等行业大显身手的"红色后代"们,不乏有"已经退休的老领导"做后盾的,可是,来势汹汹的习、王反腐运动为什么刻意绕开"红二代",只打杂牌、不打正统,"老虎窝"边走、就是不出手呢?
周永康出身草根,他的父亲以钓鳝鱼为生,养出这么一个能做官、能聚财、会顾家的儿子,光大门楣,满门富贵,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也不容易。周发迹之后把自家祖坟修得很气派,但毕竟家里没有"无产阶级革命家"的神主牌,这是先天弱势,任他有多大官、多少钱,也改变不了。薄熙来案最终只由他两口子扛着,儿子和家族平安软着陆,不受牵连;而周永康案尚未进入司法程序,就已经家破人散、满门凄惨,还连累了数以百计的周氏党羽,包括他的秘书们、朋友们、部属们、情妇们、情妇们的情夫们、亲信喽罗们,全体下狱。"红后"与草根,这就是区别。

打"周老虎"党争为主反腐次之
当然,打掉"周老虎",大快人心事,周永康一点也不冤。此人虽出身平民,却没有平民的质朴,搞阴谋诡计,比心狠手辣,一点也不输杀人越货起家的共产党革命先辈。他干了三十多年石油,三年治川,十年政法,官越做越大,钱越聚越多,官做到哪里,私人党羽就培植到哪里,派系势力就延伸到哪里,权钱交易就推进到哪里,家族生意就扩展到哪里。周永康的儿子、儿媳、兄弟、侄子、亲家、大姨子,全都依傍他的巨大权力而巧取豪夺,其一夕所得,周永康父亲那样的平民百姓八辈子也挣不来。
周永康特别招惹习近平反感之处,自然不是"你好我好大家好"的常规腐败行为,而是他"身份的敏感性,尤其是在国家机器部门拥有深厚掌控力,其横跨四川、石油、政法积累的三大山头更是层峦叠障,树大根深"(财新网《周永康的红与黑》)。在上届政治局常委里,周永康虽然排在末位,但实权仅次于胡温二人,他是全国公检法、国安、武警的总头目,手上掌握着除军队之外集权性、系统性、联动性最强的暴力部门。问题还在于,周永康在拉帮结伙、维护朋党、建立山头方面特别有天赋,也特别有实力,是一个"人走茶不凉、官退势不休"的厉害角色:虽早已离开了石油系统,但他仍能在该系统里安插亲信、任用私党、呼风唤雨;主政四川仅有三年,但十多年后仍由"周家军"掌控四川政局,且大有势力范围扩及海南岛之势;十年"维稳"瞎折腾,他建立起一个上达中南海、下抵黑社会的周记帝国,不仅原有的三个山头还在不断壮大,江苏老家,山西岳家,老婆曾经工作过的央视财经,也都有了不容忽视的周家势力。
周永康的亲信部属也都是清一色的贪官:小贪贪一个,大贪贪一窝,大贪庇护小贪,小贪孝敬大贪,周永康深谙中国特色政治制度之下的结党营私之道。他是一个对对手心狠手辣、对盟友特别"够意思"的人,经常帮亲信"平事",为下属"捞人"。2012年"两会"上周为即将倒台的薄熙来评功摆好,对于老婆和心腹都已经靠不住了的薄熙来来说,也算雪中送炭了。这一点,颇象他的恩主江泽民,江也是一个对亲信特别"够意思"的人,黄菊牵连周正毅案,贾庆林牵连远华案,劣迹斑斑,国人皆晓,但就是屹立不倒;程维高的秘书已经判了死刑,他自己却只开除党籍,按副省级待遇退休。因为他们都是江泽民所信任的人,虽然"对不起党和人民",但绝对对得起江泽民。"够意思"是做帮主的优越条件之一,不幸的是,在习近平治下,周永康的优点变成了他的缺点,这样一个上有靠山(众所周知,周的靠山是江泽民、曾庆红)、中有盟友、下有死党的大腐败分子,心雄万夫的习近平是断然不可能容忍他的。所以说,周永康倒台,仍是党争为主,反腐次之。

2014-8-3

——原载《动向》杂志2014年8月号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