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2月4日星期六

小民之心:美擊落中共氣球 打臉習近平

美軍擊落中共偵察氣球 習近平再次被狠狠打臉 2023.02.04 No.197


打賞: https://www.paypal.com/paypalme/Ying6789

昨天,美國國務卿宣布,推遲對中國的訪問。美國國務卿原定2月3日前往北京訪問,2月5日在北京會見習近平。但是,由於一個中國的高空偵察氣球侵犯美國的領空,在美國政壇引起軒然大波,使得美國國務卿推遲了這次訪問。中國氣球事件經過幾天的發酵,已經成為嚴重的外交事件。

2月2日美國國防部表示,在美國本土上空偵測到一個高空偵察氣球,並確信該氣球屬於中國。這個氣球尺寸非常大,直徑約40米,相當於三輛巴士。一個中共的專家表示,目前世界上能製造出這樣大體積的氣球,並且是可控飛行的,那麼只有美國和中國了。美國軍方對這個氣球進行了近距評估,發現它帶有很重的載荷,也就是說,氣球的吊籃內可能載有大量的制導和監控設備。氣球目前大約在2萬米的高空遊走,接近美軍現役戰鬥機F-15、F16、F22、F35的最大升限,而民航客機的飛行高度一般在一萬米上下。值得注意的是,這個氣球於1日進入美國空域後,行經美國西北部的蒙大拿州,美國僅有的三座可以發射核武戰略導彈的發射井,就有一座位於蒙大拿的空軍基地。一位美國資深官員說,該氣球的飛行路線確實曾經過敏感的軍事場所,顯然是用來監控。對此,美國方面表示,氣球闖入美國領空明顯侵犯了美國的主權及違反了國際法,這種情況的發生是不可接受的。美國官員還說,這並不是第一次中國向美國上空派遣監視氣球,只是,這次偵察氣球在美國持續的時間格外的長。

針對美國方面的指責,中共當局辯解說,該飛艇來自中國,屬於民用性質,用於氣象等科研。受西風帶影響,且自身控制能力有限,因而導致該飛艇嚴重偏離預定航線。然而,美國國防部指出,飛進美國領空的這個間諜氣球是偵察用途,而不是中共外交部辯稱的「民用性質」,用於科研任務,而且,美國國防部指出,這個氣球有機動能力。這也就意味著,這個大型氣球並非誤入美國領空。根據有關報道,為了應對這一事件,美軍出動了多架空中預警機與F-22戰鬥機待命,一旦白宮下令,便將出手擊落氣球。只是,美國總統接受軍方的建議,出於地面安全的考量,決定讓該氣球繼續留在美國上空,暫時不將其擊落。中國偵察氣球進入美國領空的消息曝光後,在華盛頓引發了一場政治風暴。美國眾議院議長麥卡錫稱,眾議院兩黨領袖和情報委員會高層將舉行簡報會聽取這起事件的「詳細彙報」,並建議拜登政府不能保持沉默。有參議員呼籲美國國務卿取消對中國的訪問,而川普則要求「擊落氣球」。

前邊,我們提到,這個大型氣球的高度接近戰鬥機的最大升限,也就是接近戰鬥機能夠達到的最大高度,將其擊落也並不容易,這是一位美國偵察氣球專家的看法,他認為,擊落這個氣球不像聽起來那麼容易。為此,他談到了一件以前發生過的事情。1998年,加拿大空軍派出F-18戰鬥機,試圖擊落一個無賴的氣象氣球。最終,他們用了一千發20毫米口徑的炮彈才將其擊落。順便說一下,F-18戰鬥機的20毫米機炮,正常配彈只有500多發,也就是說,擊落那個氣球,幾乎打光了兩架戰機攜帶的炮彈。至於,可否用空對空導彈擊落氣球,可能也存在一定的困難。畢竟,導彈是設計用來擊落戰機的,而不是這類移動速度很慢而且是非金屬目標。

有趣的是,一年前,解放軍報曾經刊登過一篇文章,題目是「科技進步打開新大門、軍用氣球長時間飄在戰場夾縫中」,專門就軍用氣球的應用做了一番介紹。其中談到,冷戰期間,美國曾經針對蘇聯製作出一種「間諜氣球」。它體形龐大,直徑近40米,吊籃內配備著先進的攝像機和定位系統,能在1.8萬米的高空對蘇聯進行拍照偵察。但最終因為氣球太「自由散漫」地「隨波逐流」,收效甚微。值得注意的是,在美國發現的那個中共的氣球,直徑也是40米,很有可能就是參考了美國當年的設計。此外,這篇文章還說,科技的進步給氣球的運用又打開了新的大門。新材料技術的運用,使高空氣球可以直達平流層,避開一些防空武器的威脅;導航系統與人工智慧的應用,使氣球能借力改變高度和方向,到達目標空域;這也就是說,中共新的氣球可能要比美國當年的軍用氣球先進很多,不僅可以升到更高的位置,而且,通過導航系統與人工智慧的應用,使氣球能借力改變高度和方向,到達目標空域。美國國防部已經證實,中國這個氣球確實是可控的,可以改變方向。至於,是否能夠避開防空武器的威脅,那就要看今後幾天的情況了。而且,美國方面宣布,又發現一個來自中國的氣球,正在穿越拉丁美洲。這更加說明,中國的氣球進入美國不是偶然的失誤所造成。

由於優越的地理位置,美國很少受到外界入侵的威脅。這也意味著,任何形式的入侵都會讓美國人的反應格外強烈。這次氣球事件對美國人的安全感是一個巨大的衝擊。在美國政界掀起一場政治風暴,並不令人意外。氣球事件無疑會強化美國各界對中共當局的警惕,甚至有可能再次改變美國民意的走向。可以肯定的是,這次偵察氣球事件讓業已十分緊張的美中關係雪上加霜。

我們知道,在20大之後,習近平當局似乎有意要改善和美國的關係,邀請美國國務卿訪問北京顯然是改善雙邊關係重要的一步。然而,在美國國務卿訪問中國的前夕,在這個敏感的時刻,中國的偵察氣球卻出現在美國上空,確實令人感到有些奇怪。雖然,美國方面已經認定,這是一個軍用偵察氣球,是中共當局故意派進美國領空。但是,發生這樣的事情,確實存在很多令人費解的地方,值得仔細考慮和分析。

不難想像,這個直徑40米的大型氣球一定造價不菲,用於一般的氣象觀察和科研,有些超乎想像。平常用於氣象觀測的探空氣球,直徑一般只有幾米,十幾米,假如只是在國內使用,並沒有必要建造這樣一個可以負荷很多裝備、可以飛行成千、上萬公里的大型氣球。美國方面認定是軍用偵察氣球,應該有一定的合理性。而且,美國軍方認為,這個氣球的航向是可控的,進入美國領空是故意為之。這也就是說,習近平當局故意在向美國方面進行挑釁。畢竟,這種大型偵察氣球進入美國領空、而且長時間滯留不可能不被發現。假如真是這樣,那確實說明,很多人真的低估了習近平的膽量,低估了習近平的瘋狂。很有可能,針對美國對台灣的軍事援助,以及美國軍用飛機對中國大陸的抵近偵察,習近平會使用偵察氣球對美國進行偵察,以此向美國方面示威。也有人懷疑,共軍內部有人故意製造事端,給習近平製造麻煩。只是,這種可能性微乎其微。因為,這個責任太過明顯,等於是拿自己的前途做犧牲。

值得一提的是,就在今天,中共的外交部發表聲明,中國特使訪問俄羅斯深化了兩國的政治互信。2月2日至3日,中共副外長在俄國訪問期間會見了俄羅斯外長和副外長。中國外交部在聲明中表示,中方願與俄方共同努力,落實戰略夥伴關係,推動兩國關係取得進一步發展。此前有消息稱,中共特使此行可能是為習近平訪問俄國鋪路。四天前,俄國方面已經宣布,習近平將於今年春季對俄羅斯進行國事訪問。具體時間,很有可能是在俄國入侵烏克蘭一周年的2月24日。

習近平當局在烏克蘭戰爭中的立場和角色,一直是美國極為關注的問題。習近平決定在普京發動侵略烏克蘭戰爭一周年的時候,訪問莫斯科,這無疑是對普京巨大的支持,也是對美國巨大的挑釁。這意味著習近平已經做出政治決斷,甚至是在戰爭與和平之間做出了抉擇。習近平在這個時候訪問莫斯科,無疑是一個危險的信號。因此,也不能排除,美國借偵察氣球事件,小題大做,借題發揮,從而對美國進行一次全面的社會動員,讓美國各界都認識到,習近平當局已經威脅到了美國自身的安全。可以肯定,習近平真的這個時候訪問莫斯科,美國方面恐怕也就不會再對習近平當局抱任何幻想了,中美之間進入更加激烈的對抗將不可避免。

最新的消息,美國軍方已經擊落了這個偵察氣球,用實際行動回擊了習近平當局的挑釁,並向習近平當局展現了美國的決心和意志。不難想像,未來,一旦再次遭到挑釁,美國一定會果斷的加以回擊。直接擊落入侵的中共偵察氣球,無疑是美國政府向習近平發出的最清晰的信號。


原圖鏈接: https://xiaominzhixintupian.blogspot.com/2023/02/20230204-no197.html

2023年2月3日星期五

顏純鈎:一國兩制成風中敗絮,王滬寧拿什麼救駕?

日媒報道,習近平留下王滬寧,給他一項任務,要為和統台灣找到新的理論依據。一國兩制破產了,沒有新的論述,和平統一騙不了人,但王滬寧還能拿什麼來救駕?
中共撒謊如食生菜,要把謊言編得像迷宮,讓人有進無出,在裡面轉昏了頭,迷失本性,那還是要有一點作偽的功夫的。王滬寧「三代國師」,編謊言有一套,現在又有事做了。
港澳搞掂了,中共統一大業只剩台灣這個阻力,台灣的阻力不只在台灣,還在大洋彼岸的美國。「一國兩制」破產,主因是中共葬送香港,另一個原因是習近平搞砸了美中關係。
當美中處於密月期,美國人看重美中關係,對台港沒有那麼肉緊;但當習近平得罪了特朗普,美國朝野視中共為死敵,美中明爭暗鬥,台港便成了美國的棋子。
反送中運動中,中共想調兵入港鎮壓,暗通美國,希望獲得默許,不料特朗普非但當場喝止,更索性公開內幕,既取悅香港人,又打臉習近平,佔盡便宜。
不是說香港問題是中國內政,不容外國干涉嗎?戰狼外交不是理直氣壯,出言不遜嗎?你要揮軍過河,誰能阻擋你?你把坦克開進英皇道不就完了,何必去請示美國人?美國人不准,你就按下不表,那你的國家主權﹑民族氣節都拿去餵狗了?
本來香港是「和統」台灣示範單位,不料單位漏水,泥灰剝落,鋼筋生鏽,根本沒法看了,唯有重新裝修,這個工程難題,便落到王滬寧身上。
一國兩制是鄧小平精心編造的彌天大謊,本來就不準備實行,但這已經是在中共獨裁體制下,讓渡了最多利益的謊言了。在中共社會主義體制下,讓港澳實行資本主義,中共只管外交國防,其他的由你們自便,世上還有如此的好事嗎?
事實上是沒有,不過中共說得好像有。一國兩制是足夠大的讓步了,現在要編另一套謊言代替一國兩制,你還能作出更大的讓步嗎?還有多少政治體制上的空間,可以讓中共周旋?
從一國兩制再往後退,就只能退到聯邦制了。一國兩制下中共仍是政權主體,只不過多給了港澳台地方自治的權力;聯邦制是港澳台﹑新疆西藏內蒙,與各省市平起平坐,大家分享國家管治權力,那把中共往哪裡擺?那意味著中共要放棄所有權力和權力帶來的巨大利益。
可見,讓中共從一國兩制再往後退,根本是不可能的 。往後退不可能,難道往前走就可能嗎?往前走就是中共接管地方自治權,像今日港澳那樣,索性一國一制好了。中共在台灣,想抓人就抓,想洗腦就洗,那唯一可做的,就是武統了。
往後退中共不情願,往前走台灣不接受,那王滬寧這一次受命絞腦汁想新招,便是一項不可能的任務。
如此淺顯的道理,習近平當然懂,懂是懂,問題還是要解決,習近平束手無策,只好找王滬寧來「頂檔」。王滬寧臨危受命,只能閉門造車,看看又能編一套什麼謊言出來?
中共自揭一國兩制謊言,這是中共的本性決定的,五十年不變太久了,「阻住」中共稱霸世界。國力如此之強,改變世界非我莫屬,何必為圓一個二十多年前的謊言,耽誤習近平做世界革命領袖?毀了一個謊言,再編新的謊言,中共編謊言熟能生巧。
最近金門縣長在廈門與新上任的國台辦主任宋濤見面,中共即解除了金門高梁進口禁令,令金門的國民黨地區勢力欣喜若狂。此後若中共陸續解禁對全部台灣產品的卡關,那意味著中共的糖衣炮彈又來了;如果只給金門甜頭,那證明中共將在金門製造另一個示範單位取代香港,用以迷惑台灣島上的民眾,給國民黨別動隊輸送和統的工具。
當初卡你,是為了需要時可以放你,正如中共把中國人打成反革命,是為了需要時替你平反。把你打成反革命你痛不欲生,為你平反你又感激涕零,中共永遠都是贏家。
編一個一國兩制的謊言,讓你喝迷魂湯,毀了一國兩制你醒了,就再煲另一碗迷魂湯,如此一碗又一碗,中共永遠都在煲迷魂湯。
習近平找王滬寧救駕是白費心機,中共跌落塔西陀陷阱,再高明的謊言也不管用了。王滬寧不是鄧小平,沒有老鄧的雄才偉略,國內外形勢也面目全非,不是當年一窮二白時可以博同情。一個不可能的任務,落到一個無擔當的人身上,最終又只是一個笑話。

——作者臉書

林保華:氣球爆破?美國翻轉天朝架構

發布 2023.02.04 

美國時間2日,一個「疑似中國監視氣球已經在美國上空飛行數日」的消息在美國傳開。   圖:翻攝胡錫進微博

美國時間2日,一個「疑似中國監視氣球已經在美國上空飛行數日」的消息在美國傳開。   圖:翻攝胡錫進微博


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原定 2 月 5 日訪問中國,各種評論甚囂塵上,卻因中國間諜氣球入侵美國領空,美國媒體宣佈布林肯已經延遲訪問,這是美中關係的再一個重大戰略轉折,其深遠意義不可低估。

中共在去年的北戴河會議後就因為經濟嚴重衰退而被逼要修正外交路線,尤其是對美政策。從二十大的外交佈局來看,有人戲稱中共有兩個外交部:超齡被留任升官的王毅繼續維持咄咄逼人的戰狼姿態,越級升任外長的原駐美大使秦剛卻從強硬派化身為狼外婆來修補與西方國家的關係。其實這仍然是中共一貫的兩手策略。但是既然習近平在位,他的紅衛兵「鬥爭哲學」絕不會改變,在祈求改善中美關係時,也要保持其「民族復興」的戰鬥姿態,尤其是對台灣。因此布林肯訪問北京,一定會得到習近平的接見,即令雙方會談毫無成果,中共的宣傳部門也會宣稱成為美國如何臣服在中國天朝腳下。因為從 1972 年尼克森訪問中國以來,中國製造的態勢一定是美國有求於中國而來朝拜天朝。

拜登總統心繫美中避免衝突的策略,甚至熱切期望對中國的訪問,中國當然看在眼裡,所以一再製造隨時可能衝突的姿態來恐嚇拜登以抬高自己的身價。這次布林肯出訪前夕,中共軍機、軍艦在台灣沿海的活動不但頻密,還升高態勢,甚至指向日本與韓國,顯然是要在談判前對美國施以下馬威來加強談判本錢。然而顯然中共對現在中美關係的內在變化估計不足,那就是美國眾議院在 1 月 10 日以 365:65 的壓倒性票數,通過成立「美國與中國共產黨戰略競爭特設委員會」。那反對的 65 票可能就是中共在美國眾議院所能動員出來的最大能量了。接著傳出眾議院議長麥卡錫在今春可能訪問台灣,後來雖被否認,可是美眾院外委會主席麥考爾計劃 4 月訪台卻是事實。可見美國沒有因為布林肯要訪問北京而向北京示好。

而此時爆出中共間諜氣球在美國上空飄蕩,是否是北京的有意挑釁,還是軍內反習派的傑作,值得玩味。可以肯定的是,美國沒有做出忍讓,也沒有擊落該氣球,而是讓它「證據確鑿」高掛在天上而又被監控,而且新聞越做越大,不但加拿大也是受害者,氣球的飛行路徑還是美國敏感的軍事與核彈基地;而第二顆氣球已在拉丁美洲上空。北京開始答應調查,指責美國炒作新聞,後來才被迫承認是「意外」,氣球只是民間蒐集氣象資訊。然而這類不論是高空還是海底的偵蒐情資活動,中國有真的「民間」嗎?會如此發生意外嗎?但是美國立即宣佈布林肯延遲訪問,無疑是「美國與中國共產黨戰略競爭特設委員會」成立後的第一把火,也是未來美中關係值得觀察的重要一章。

美國這一招必然使習近平大吃一驚,原先統戰美國的新計劃破功,中宣部已經擬好的大內外選要丟進垃圾箱了。可以肯定的是,習近平的威望因此大受打擊。以往不論對美政策如何變來變去都被描繪是習近平的英明與主動。這次是美國主動,讓習近平丟臉。他怎樣挽回面子?再拿台灣出氣嗎?那美台關係勢必進一步飛升!

美國國務卿布林肯。   圖:達志影像/美聯社(資料照)

美國國務卿布林肯。   圖:達志影像/美聯社(資料照)

https://lingfengcomment.pixnet.net/blog/post/36311873



陳禹瑄 :從日本歷史模式重構台灣歷史

2023 年 2 月 3 日

台灣歷史上並未出現極度中央集權的皇權國家,所以以時代為單位當作歷史的分期,也不存在血緣的家天下制度,因此自然不可能像朝鮮、越南那般吸收大量中國典章制度,很多人會因此認為台灣自古不存在國家,但實際上若要以現今民族主義的定義去定義國家本身,那自古所有全世界被紀錄是國家的政治實體全部都只能被視為是部落聯盟的領袖而已,包含中國的周朝都是一樣。

台日地理的破碎導致共性很多

之所以拿日本歷史的建構性質對照台灣,有以下3種理由:

1.日本和台灣皆屬亞洲東部島嶼,因此,文明會以跳躍的方式演進,而不是亞洲大陸的漸進式演進,同時也因為是跳躍式演進,歷史遠比亞洲大陸短,因此必須建構的歷史成分就比較多。

2.日本所謂的萬世一系,正巧指出他是一種政治目的,但他也是一種現象:天皇本身不具有吸引力,所以他供在那邊根本沒有人要奪取,因此不管早期藤原公家轉變成院政,或者武家崛起相互爭戰,天皇永遠可以安然無恙,頂多變成各方勢力之傀儡;這種狀況就如同台灣早期一大堆械鬥案以及三大民變,除了頂下郊拚時焚毀了新莊縣衙門,林爽文事件時殺了台灣知府孫景燧,但孫景燧是因為在彰化縣城參與戰事,並非林爽文主動帶兵進攻台灣府的官署,台灣府和福建台灣巡撫的官署日後都轉型成為紀錄官署歷史的宮廟,還會設置遺址碑文標示位置,斯卡羅王國末代君主潘文杰的王居目前依舊還保存良好。但現在中國只能找到清代的紫禁城。明代的早就被焚毀,更不用說宋代。

3.日本戰國時代以後剛好是台灣的荷蘭與西班牙行省時代以及鄭氏王朝(我會把它稱為台灣的第一),兩邊都是陷入了多方混戰的狀況,這就表示,台灣同日本一般,地形破碎導致各方勢力貴族相互裂土成為一種常態,基於此台灣和朝鮮以及越南的發展就相對無可比,反而是日本與菲律賓的歷史發展更接近台灣的歷史文化構造。

台日的神妖鬼傳說有其區域特色

除此之外,這種說法還可以從台日的神妖鬼傳說性質,驗證台灣與日本的社會性質相近,相較中國以及朝鮮半島神妖鬼大多出自志怪小說四大小說或者上古古籍、正史史書之中(比方朝鮮史書《三國遺事》裡面在記錄檀君神話之時就提到不少神妖鬼),日本以及台灣的神怪都是先有不同地區的目睹以及口耳相傳之後,在由不同的作者把他散記單篇或者撰寫成冊。

比方日本鳥山石燕《妖怪繪卷》《畫圖百鬼夜行》,台灣李獻璋《臺灣民間文學集》(陳守娘、林投姐)以及其他口耳相傳的歌謠(比方椅仔姑)等,從中可以看出朝鮮和中國這種中央皇權的國家,神妖故事是作為服從政治以及建構皇權背後的神話;日本和台灣更接近真實的撞鬼或者因社會問題造成的公案,無耳芳一是因為平家武士冤魂在夜間的郊外纏上芳一,農夫在自家附近溪流撈到西瓜鬼的故事,源自於械鬥水流屍以及河流短急溺死的水鬼。更體現一般老百姓或者士族對荒山野林以及鬼怪的恐懼而非服務或不滿於皇權的統治。

之所以有這種區別,就是因為台灣與日本常常是一個宮廟信仰村莊或一個藩城領土以外就是荒郊,沒有一個比藩主或者宮廟領袖更有權力的人可以管理那個未知的山林,且倘若今天是中央集權的體制,皇帝一定會動用最大權力運用最多的資源,但日本也只有江戶幕府勉強做到這一點,清領時代台灣巡撫本身就辦不到,台灣人當時還可以為了抗法把劉銘傳攔下來毆打,跟中國那種不敢反抗皇帝的民族性天壤之別,這也是為何自強運動時清領時代的台灣表現優於清朝,而日本明治維新可以成功,韓國的改革卻失敗的原因。

清領台灣和江戶日本只要有各地仕紳宮廟主以及大名配合,登高一呼就可以讓一般民眾知道改變的必要,中國跟朝鮮除了中央皇權之外,都沒有有力量的地方貴族頭人協助改革,朝鮮的兩班貴族也是仰賴朝廷的權力,這就是封建貴族與中央皇權的效率差異。

圖片來源:美聯社/達志影像

台灣受皇權影響極晚

此外,台灣和日本相比朝鮮和越南,受到漢儒文化影響較慢或者較晚,因此發展成東亞類型的皇權國家勢必也比較晚或者不可能,而日本被認為有2000年歷史,是從古墳時代開始計算,既然如此,差不多時期就有山夷部落聯盟的台灣自然也是進入了歷史時代,而非傳統上認定始終是史前時代。

此外台灣和日本的文明演進勢必與歐亞大陸的征服者或屯墾者有很大的關連,征服海島國家的集團勢必會比停留在亞洲大陸的集團更快本土化,因為海洋切割了征服者與自己故土的連結,日本學者江上波夫認為,天孫降臨以及高天原象徵著日本民族的起源來自朝鮮半島或亞洲大陸,神武東征則表示征服者向東屯墾,同理鄭氏王朝以及蔣家王朝基本上可以視為鄭氏家族王國與蔣氏家族王國。

從這種角度可以發現,台灣根本不是什麼400年被殖民的島嶼,而是歷史長達千年且曾經出現多個初始王政以及獨立王國的國家,目前則是拋棄了君主制度進入第二共和(第一共和就是台灣民主國)。台灣歷史和日本歷史都是以時代作為分期而非朝代,就是因為文化制度上並未出現如同唐宋變革那樣的劇烈變化。

下表是我自己製作以日本歷史建構方式,以及台灣的某時代對應到日本哪一個時代的圖表,基本上日本的戰國時代後期及德川初期恰巧對應到台灣的荷西時代。

表格來源:作者陳禹瑄提供

作者為輔仁大學歷史研究所碩士、家教老師、東協之腦執行董事、台海之鷹專欄作家

2023年2月2日星期四

解滨:美国将要爆发的一场新的技术革命

解滨

虽然硅谷的裁员风暴越刮越凶猛,虽然美的智库在疯狂叫嚣"美国不行了,被中国打败了",但真实的情况却是: 美国正在孕育着一场新的技术革命,一场将彻底改变人类思维方式的革命,一场在将在多个行业和领域带来翻天覆地变化的革命! 这就是美国在人工智能也就是AI方面将引领人类的发展,带来一场翻天覆地的变革。  

AI行业的业者们都清楚,美国在五年前还是这个行业的龙头老大,但2017年是一个分水岭: 中国在AI领域的论文数量开始超越美国,去年前年中国的AI方面的论文数目可以说是吊打美国。 

Number of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AI) publications worldwide from 2016 to 2020, 

by country(in 1,000s)

数据来源: Statista

2020年后,中国的AI论文数目持续爆表:


中国不仅仅是论文数量远远超越美国,论文的质量也在稳步上升,被引用的次数也越来越多,这方面也开始吊打美国:

 

虽然美国一度是这个行业的龙头老大,但中国一直抱有成为世界人工智能超级大国的雄心壮志。鉴于这一目标,中国国务院几前就已宣布到 2030 年成为 1500 亿美元的 AI 全球领导者。这个目标不仅雄心勃勃,而且看起来可以实现,因为中国已经是 AI 研究的全球领导者。 中国发表了多篇关于深度学习的研究论文,数量远超其他领先国家。而中国最大的也是独有的一个有利条件就是其使用互联网的人口(约 7.5 亿人)世界第一,产生了大量需要处理的数字数据。更重要的是,中国并没有任何保护人权的法律,在使用AI进行有可能侵犯人民隐私的应用上,中国可以毫无顾忌地进行开发,而别的国家则不行。 人脸识别技术就是最好的一个例子。  

相比之下,在成为人工智能超级大国方面,美国虽然正在与中国展开激烈竞争,却看似处于劣势。凭借美国成熟的科技文化,该国已从 100 亿美元的风险资本中获益,流向 AI 方向。但这个投资可能只是中国的一个零头。 而且最近几年美国政府减少了对AI的资助,尤其是疫情以来美国对国际研究专业人员的移民限制趋于严格,美国这方面的落后日趋严重。 

看来美国在AI这个领域已经是落花流水春去也。 人未走,茶已凉。

中国至少可以在AI领域宣称"东升西降",西方也无话可说。

然而就在美国山重水复疑无路的时候,美国旧金山的一个开发人工智能的小公司OpenAI却硬是杀出一条血路,柳暗花明,平地一声春雷,向世界推出了一个AI平台: ChatGPT!  

这是人类第一次任何网民都有机会直接和AI交流,使用AI帮自己做点事情, 从疾病答疑到编程,从食谱到制定锻炼计划,甚至为儿童创建睡前故事, ChatGPT几乎无所不能。 ChatGPT是去年11月30日正式向公众开放的,一个星期后其用户就超过了100万! 用户吃惊地发现, ChatGPT几乎可以回答任何刁钻古怪的问题,提供任何思路,帮助用户提供任何方案。 简而言之,ChatGPT是一种参与对话的AI模型,有点像具有AI的聊天机器人,类似于一些公司的客户服务网站上的自动聊天服务。ChatGPT 中的"GPT"指的是"生成预训练转换器"("Generative Pre-training Transformer") ,指的是 ChatGPT 处理语言的方式。它与聊天机器人的不同之处在于,ChatGPT 是使用来自人类反馈的强化学习 (reinforcement learning from human feedback - RLHF) 进行训练的。RLHF涉及使用人类AI培训师和奖励模型将ChatGPT开发成能够挑战不正确假设,回答后续问题和承认错误的机器人。这是目前聊天机器人无法做到的。ChatGPT甚至是一个很好的投资理财顾问!

然后呢? 和任何新开发的技术一样,有些人自然会想到使用ChatGPT做坏事! 比较突出的一个应用,就是黑客请ChatGPT撰写恶意代码和钓鱼软件,好像ChatGPT的编码水平并不低于一个职业黑客。  另一个恶意应用,就是学生使用ChatGPT帮自己写论文。 据说其论文水平完全就不是外行的水平。 我试过让ChatGPT写一篇关于俄罗斯侵占乌克兰前后俄罗斯对乌克兰进行的黑客攻击的短论文。 ChatGPT说它的知识体系只停留在2021年,那个时候俄罗斯还没有入侵乌克兰,所以无法写出符合实际的评论,但却可以根据那之前的案例进行评述。 论文在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就完成了,根据其引用的之前的案例来看,准确性可以说接近100%!

这下子是不是很糟糕了,以后学生都不再自己去做研究了,而是让AI去帮助自己写论文!   自 去年11 月下旬ChatGPT公布以来,有报道称学生使用ChatGPT将 AI 编写的作业伪装成自己的作业。 但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下面这位华人小弟,普林斯顿大学的年仅22岁的大四学生Edward Tian开发了一个应用程序,用于检测文本是否由ChatGPT编写。


ChatGPT的意义究竟何在? 我想回顾一下互联网发展史中一些有趣的事情,进行一个对比。 记得二十多年前我在一个出版公司新近投资建立的互联网公司里当网管,后来提拔为网络总监。 那个时候每开发出一个新的网站后最大的心病就是担心没人过来浏览新的网站。 没有流量就没法赚钱。 要流量就只好靠花钱去别的网站打广告以及讨好搜索引擎了。 当年最大的搜索引擎是Yahoo, 但Yahoo其实不过是列表而已,即所谓的directory service,如同图书馆目录那样,并非真正的搜索。 后来出现了Lycos, InfoSeek等新一点的搜索引擎,其技术核心乃是关键字的match。 当年最热门的浏览器Netscape也搞了一个自己的搜索引擎。很快,就出现了webcrawler 这样一个靠index 搜索的新概念。 记得当年写代码的时候都要加上特别的几行代码以利于人家过来craw和index。 每当我们的防火墙logs显示出某个webcrawler过来抓取网页,我都特别高兴。 然而谷歌的出现才是真正的飞跃,革命性的飞跃,真正实现了靠谱、高效的搜索。 那是1997年的秋天,谷歌横空出世,那场革命一直延续至今。 有了谷歌,我不必再一篇篇文章、一本本书读过去寻找答案了,谷歌在一秒钟内可以帮我找到答案。 谷歌之后新出现的搜索引擎例如Duckduckgo 之类的不过是在抄作业。 像百度那样的连抄作业都不认真,一知半解就拿出去赚钱,靠着互联网防火墙一家独大。

使用过ChatGPT的都知道,目前这个版本只是免费试用版,其知识库的更新停步在2021年。 随后将要面向大众和各行各业推出的付费专业版肯定要比目前这个免费试用版本高级不知多少倍。 

ChatGPT的横空出世有如当年的谷歌但远远超过了谷歌。 谷歌只能根据输入的搜索词然后找出对应的现成的答案,而ChatGPT则会有自己的想法和已有的答案以及客户的喜好提供不同的答案和方案。 目前ChatGPT只不过是一个具有强大的人工智能的聊天机器人,很快这一类的人工智能会和各行各业的各个环节建立出interface,从高端制造业到医药创新,从职场培训到销售模型的建立,从蛋白质研究到飞机发动机的改进,很快这种人工智能就会通过各种界面联通到各个不同的领域。 这类的实质性的创新和应用将经如同闸门放开,应用到各行各业。源源不断的创新又开始了。 就以图书馆检索这个领域为例,目前只不过是根据用户输入的关键词找出一大堆相关的书籍,然后客户自己去选取。 但在搜索引擎跟ChatGPT建立界面后,ChatGPT将会在一大堆相关的书籍中告诉你哪几本最能回答你的问题而另外几本可以忽略,而且甚至会建议你去读另外几本书,虽然那并不直接和课题有关但可以提供更有意义的信息并给予某种提示或启发。 再如一个用户要想让ChatGPT帮忙写一个菜谱,ChatGPT会询问用户的平日的饮食喜好,对不同的菜谱进行分析然后推荐最适合客户的菜谱,同时给出卡路里以及告诉客户所建议的菜谱里会不会含有可能导致过敏的食材,甚至会建议如果某些食材难以获得的化,何以用另外一些食材替换。另外一个例子就是ChatGPT可以帮Excel users 充分挖掘Excel 的功能,大大提高工作效率,成为财务人员的好帮手。

今天的ChatGPT和二十多年前谷歌的诞生一样,一场大革命又开始了! 美国没有躺平,美国将又一次引领世界技术革命! 连我这当年跟风特别紧的网管如今都是老掉牙了。 

而且我还想说的是,ChatGPT并不一定就是AI当中真正的大拿。 Meta的首席人工智能科学家Ann LeCun说他对ChatGPT并没有留下深刻的印象。 这似乎是一个意想不到的回应,但他指出 Meta 有自己的人工智能程序,而且它也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例如,Meta 的翻译 AI 可以处理 200 种语言,包括一些口语但没有书面形式的语言。Meta 利用人工智能进行高级研究,并在其社交媒体网络中检测错误信息,当然我怀疑他们是否在使用AI检测"政治不正确"的发言和文章,进行相应的处理。 谷歌多年来一直在将人工智能构建到 Android 和谷歌搜索中。 但这两家公司都没有向公众开放其人工智能系统的功能。 ChatGPT是AI第一次对大众开放。 但要说ChatGPT是最好的AI,恐怕不符合实际。 

事实上,美国用于预测疫情爆发的 AI几年前就开始进入试运营阶段了。 其中一个例子是BlueDot,这是一家对全球传染病威胁进行建模和定位的公司。2016年,BlueDot成功检测到寨卡病毒在美国的爆发。最近,他们在世卫组织确认该病毒出现前九天在湖北地区发现并标记了一组肺炎病例——这是记录在案的 COVID-19 起源!此外,他们正确地预测了未来的震中和COVID-19传播的初始地理轨迹。(they detected and flagged a cluster of pneumonia cases in the Hubei area — the documented origin of COVID-19 — nine days before the WHO confirmed the emergence of the virus! Additionally, they correctly predicted the future epicenters and the initial geographical trajectory of the spread of COVID-19)美国如Moderna疫苗的研制过程也使用了AI。2020年最大的科学突破之一可以说属于DeepMind的AlphaFold,该模型能够根据蛋白质的氨基酸序列预测蛋白质的结构。几十年来,预测蛋白质折叠结构的问题一直困扰着生物学家。DeepMind用一个比最好的现有解决方案更快、更便宜的解决方案解决了这个问题,为大约17万个蛋白质结构的测序提供了强大的支持。

这,就是美国行将爆发的一场新的技术革命!

目前只有不到1%的大公司广泛使用AI,几年后广泛采用人工智能不再仅仅是科技行业的特权,中小型公司和比硅谷更老的传统企业也可以通过将人工智能整合到他们的业务战略中受益。

开一句玩笑:活在美国你就偷着乐吧!

最后,回到本文一开始:既然中国才是今日AI的领头羊,可为什么不见中国出现如此众多的AI技术应用呢? 实际上中国确实已经有了不少应用,例如人脸识别,中国已经把世界各国远远甩在后头,甚至可以从戴口罩的人群中正确地识别政府想要抓捕的敌人。 中国各地从高层到基层都在认真学习习主席的书和指示。 中国的AI可以正确地识别那些敷衍了事的家伙,向上级汇报谁在认真学习谁在磨洋工,奖勤罚懒,以确保每一个党员、干部和群众时时刻刻和习主席、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 中国的这种监控技术是世界各国望尘莫及的。 我敢打赌腾讯在监视微信用户的各种发言的时候也使用了AI进行因地制宜、因人制宜的处理。按理说我是反动透顶了,无可救药,但无论我在微信群里发表什么恶毒攻击中国党和政府的言论都不会被封杀。腾讯似乎根据我在微信里的言论分析判断出,即便被封杀我也毫不在乎,而且会变本加厉地在微信之外的场合发表更加反动的言论,于是只好让我胡言乱语恶意攻击党和政府,但在中国的用户即便同在一个微信群里也看不到我的任何发言。 别的同在海外的朋友就不得不使用各种替代词绕过监控躲避封杀。 而我的几个在中国的老粉红同学们哪怕稍微转发了几篇不那么热烈拥护党热爱习主席的文章都会被封几个星期。 看来腾讯的监控AI早就学会了狗眼看人,可以正确区分不同等级的用户分别进行处理。

至于中国的海量关于AI的论文,中国党一旦重视了任何一项研究,大规模灌水便开始了。 互相抄袭,稍微改动一点内容便是新的一篇论文了。 至于引用,很可能是中国学者之间互相引用,互相吹捧。所以中国在AI的论文数量和被引用的次数,并不能反映出中国现实的AI进步和水准。 其实中国其他行业也大致是这么个情况。例如,关于生化方面的论文中国也领先了世界,但到实际的药物的研制和开发,例如疫情中急需的药物,中国就差老鼻子了。 所以直到今天中国还在贩卖中医,兜售老祖宗的破烂玩意儿。 

最后声明一下,本文乃笔者纯手工打造,天然思维之产物,并未使用ChatGPT代笔。 若有谬误,望读者批评指正。 


——作者博客

胡适的千年一叹:在历史分野的十字路口,去与留的选择成为他们人生的深刻分界线

文: 史翔



历史不能假设,只能总结。

现在回想70年前蒋介石的"抢救学人计划",确实是从中共虎口中"抢人",那些在大陆沦陷于中共之前逃离大陆的知识分子如胡适傅斯年钱穆,还能在自由社会传承自由思想,而留在大陆的杰出知识分子们在"反右"、文革运动中几乎都惨遭迫害,幻想破灭,留下的是一个个噩梦。

1948年11月淮海战役打响,国民党军队战事不利,蒋介石预知不祥,开始着手制订"抢救学人计划",名单上都是清一色当时国内卓有成就的杰出知识分子。那时,他们中的大多数都没有意识到,这是他们最后的逃生机会。

据北大教授季羡林回忆,蒋介石派三架飞机,运输这些北平的著名学者,打算经南京转赴台湾。胡适亲自到南京机场恭候,飞机到达后,他拉开一架舱门是空的,拉开第二架又是空的……胡适一个人在机场嚎啕大哭。胡适之哭,真乃千古一哭,也是千古一叹。以后的事实证明,这一哭一叹并非空穴来风,冥冥之中胡适似乎已经预测到了这些知识分子的命运。

当时,名单上包括郭沫若在内的81名院士,有59位选择留下来,只有22位选择离开大陆,其中10人去了台湾,其余远走美欧等国。1949年,为他们的人生划上一道深刻的分界线。


胡适:不要相信中共那一套!


由于胡适在中国政学两界影响巨大,蒋介石亲自打电报催促胡适飞南京,中共也加紧了对他的统战工作。当时曾带给胡适的一个口信,说:"只要胡适不走,可以让他做北京图书馆馆长!"早些时候已弃教职出走清华园、秘密潜入共占领区等待出任中共高官的吴晗曾是胡适的高足,他指派嫡系找到胡适密谈,劝他留在北大,不要跟着国民党。

但胡适听后,只冷冷地回了一句:"不要相信共的那一套!"并让来使告诉吴晗三句话:"在苏俄,有面包没有自由;在美国,又有面包又有自由;他们来了,没有面包也没有自由。"

共高层没有放弃,改为直接向胡适喊话,但胡适铁定不跟共产党。早在1919年,胡适就反对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传播,认为"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是自欺欺人的梦话","**主义是十足的武断思想"。

1946年,胡适曾写过一篇《两种根本不同的政党》的文章,论及了世界上两种根本不同的政党,即一类是英、美、西欧的政党,一类是俄国的共产党、意大利的法西斯党、德国的纳粹党。在文章中,胡适清晰的列出了两种政党不同的性质,它们是自由与不自由,独立与不独立,容忍与不容忍的划分。

1949年5月,业已投奔中共的时任北京辅仁大学校长、与胡适私交甚好的陈垣发表了《给胡适之一封公开信》,劝其"正视现实,应该转向人民"。胡适曾劝说陈垣一起离开大陆,被陈垣拒绝,他天真地相信:"在北平解放的前夕,南京政府三番两次地用飞机来接,我想虽然你和陈寅恪先生已经走了,但青年的学生们却用行动告诉了我,他们在等待光明,他们在迎接新的社会,我知道新力量已经成长……"

胡适对陈垣的选择表示"甚可怜惜",次年发表《共统治下决没有自由》作为回应,并称这封信"最可证明共统治下决没有学术自由"。


傅斯年:延安之行反而让他看清*党


傅斯年是20世纪中国史学界、国学界当之无愧的天才、奇才和大师级人物,而他刚烈、嫉恶如仇的性格,更是在知识分子中少见,人送"傅大炮"的称号。

傅斯年一直对苏联和中共没有好感。1932年他在发表的《中国现在要有政府》一文中,就公开称**党"大体上是祖传的流寇"。当他看到许多青年人逐渐演变成激烈的左派分子时,十分不安。他曾说:我要是十七、八岁的青年,我也许对**党发生兴趣,但我自从与**党接触以后,绝对不会当**党!

抗战后期的1945年7月1日,傅斯年与黄炎培章伯钧等来到延安,傅斯年还与毛单独交谈一晚。与黄炎培称延安之行"如坐春风"不同,傅斯年认为延安的作风纯粹是专制愚民。他在同毛的谈话过程中,发现其对于坊间各种小说,连低级趣味的小说在内,都看的非常熟,而他正是通过这些材料去研究民众心理,加以利用,因此傅斯年认为毛不过是"宋江一流"。正是因为对共产主义和**党有着清醒的认识,傅斯年毫不犹豫地选择了离开大陆,并出任国立台湾大学校长。


钱穆:从毛的南下布告中读出天机


在史学领域颇有造诣,与陈寅恪、吕思勉、陈垣并称"现代四大历史学家"的钱穆,是另一位对**党有着清醒认识的民国大师。

1949年中共军队越过天堑长江,开始向江南挺进,知识分子面临去与留的两难抉择。以研治古典文学著名的钱基博先生劝钱穆留下来。钱穆问,君治古文辞,看军队渡江的那篇布告,有无大度包容之气象?基博先生不语。

那篇文告正出自毛之手。钱穆从文告中读出了乱世枭雄不能涵容万有之气,颇疑作为史学家的自己不能见容,所以转赴香港去了,而钱基博则选择了相信中共。两人其后的命运自然是大相径庭。钱穆在香港创立书院,桃李满天下,钱基博心血所凝的著作手稿,却在1959年的学界"拔白旗"运动中被大量焚毁,最终郁郁而亡。钱穆的洞察力令人叹服。

对于钱穆这样的大师,中共自然没有忘记统战。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初,中共派其老师吕思勉和其侄子钱伟长给他写信,劝他回到大陆。钱穆在回信中说,他看见冯友兰、朱光潜这两位朋友,在知识分子思想改造运动当中被迫写自我丑化的检讨,那样做如同行尸走肉,丧失了人的尊严,这是他万万做不到的。他愿效法明末朱舜水流寓日本传播中国文化,希望在南国传播中国文化之一脉。

同时,钱穆继续著书立说,严厉批判中共政权种种倒行逆施之行径。他在《中国思想史》中写道:"此刻在中国蔓延猖獗的共产主义,最多将是一个有骨骼有血肉的行尸。……大陆政权正如一块大石头,在很高的山上滚下,越接近崩溃的时候,其力量越大……三面红旗多恐怖,红卫兵文化大革命多恐怖,下面还有更恐怖的事。"可见,他热爱的是文化意义上的中国,而对毁灭文化、扭曲人性的中共政权丝毫不抱幻想。


陈寅恪预言"赤县遍崇神"


被称为"教授中的教授"的国学大师陈寅恪,知识渊博,通晓二十多种文字,与梁启超王国维并称"清华三巨头"。

1965年,刚刚从饿殍遍野的大饥荒熬出头的中国,人们在庆幸当局总可与民休息,太平几年了。然而何曾料到,毛泽东的意识形态却日益膨胀,一个巨大的阴影正在潜然而至。有预感的陈寅恪已在为国势危急而忧心如焚了。他于1966年《丙午元旦作》有句云:"一自黄州争说鬼,更宜赤县遍崇神",五个月之后,一场浩劫突兀而降,他的预言竟成现实。

此时,他是多么后悔虽与胡适到了南京,但未离开大陆。他秉承"自由之思想,独立之精神",在当时恶劣的生存环境中从未向中共低头,必然被中共所不容。文革开始后,双目已盲,浑身是病的陈寅恪被停发工资,存款冻结。以中山大学"特号反动权威"被批斗。他家被大字报覆盖,远望如白色棺材;红卫兵还把几个高音喇叭放于其床头,使双目失明且患心脏病的他彻底崩溃。去世前一天下午,气脉已竭的他还要"口头交代",他说"我如在死囚牢中",留下了"涕泣对牛衣"的诗句。

这是中华文明的悲剧。这是中国现代史上最黑暗的一幕。


幻想破灭,但历史不会重来


同是一家人,选择不同,命运也截然不同。胡适临行前,小儿子胡思杜表示暂留在亲戚家,不随父母南行,让胡适夫妇大为吃惊。当时,胡思杜刚从美国回北平不久,对国内这几年的情况不熟悉。他说:"我又没有做什么有害**党的什么事,他们不会把我怎么样。"因事涉紧急,胡适无法也无力在短时间内做通儿子的思想工作,只好随其自便。

20世纪50年代中共掀起了轰轰烈烈的批判胡适的运动,胡适幼子胡思杜发表《对我的父亲胡适的批判》,骂胡适是"帝国主义走狗及人民公敌"。但1957年,胡思杜就被划为右派,"畏罪上吊自杀"。胡适直到1962年病逝也不知其子已先他而去。

傅斯年的侄子傅乐焕,1951年从英国留学归来,坚拒傅斯年让其赴台湾大学或史语所工作的安排,返回他想象中自由幸福的大陆,1952年任中央民族学院历史系教授。文革中因傅斯年牵连,被作为"安插在大陆的特务"遭到连续的批斗、关押和残酷的折磨,最终在北京陶然亭投湖自尽。

当时,很多人与他们一样对中共不了解,但却心存幻想,这与中共口头承诺民主自由的欺骗性宣传有很大关系。1939年创刊的中共机关报《新华日报》,坚持不懈地骂了近十年国民党,如1939年2月25日的一篇文章说:"他们(指国民党)以为中国实现民主政治,不是今天的事,而是若干年以后的事,他们希望中国人民知识与教育程度提高到欧美资产阶级民主国家那样,再来实现民主政治……正是在民主制度之下更容易教育和训练民众。"

1945年9月27日,毛泽东在《新华日报》答记者问中标榜中共的政治纲领:"自由民主的中国将是这样一个国家,它的各级政府直至中央政府都是由普通平等无记名的选举所产生,并向选举它们的人民负责。它将实现孙中山先生三民主义,林肯的民有民治民享的原则与罗斯福的四大自由。它将保证国家的独立、团结、统一及各民主强国的合作,这里不需要橡皮子弹。"

这些言论,像当年斯诺写《红星照耀中国》一样,蒙骗了很多热血沸腾的爱国青年。据中国科学院估算,当时散居海外的中国科学家大约有5000余人,到1956年底有2000余名科学家陆续返回大陆,但后来的遭遇大概是他们没有预料到的。

1951年7月,正在美国芝加哥大学读博士学位的巫宁坤接到国内急电,请他回国到燕京大任教,他随即中断学业回国。当时正在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任助理研究员和讲师的李政道前往送行。巫宁坤突然问李政道:"你为何不回去为新中国工作"?李笑着说:"我不愿意让人洗脑子。"此后的1957年,巫宁坤被打成右派,受尽迫害。同一年,李政道获得诺贝尔物理奖。

28年后,二人再度相会。此时,李政道是中国政要迎接的贵宾,巫宁坤是刚从牛棚放出来内部控制的"牛鬼蛇神"。当时,巫宁坤正回京办理"右派改正"手续,偶然从报纸上看到"爱国美籍华裔科学家李政道博士"从美国回来讲学的消息,便跑到北京饭店国宾馆看望老同学。相见匆匆数言,临别时,巫宁坤忽发奇想,如果当年是他送李政道回国任教,结果会怎样呢?


吴晗可惜,走错了路


1949年之后,中共的真面目暴露无遗,中国知识份子所受到的摧残为三千年来所未曾有。

劝说胡适留下的吴晗曾是著名的明史专家,也是胡适的得意门生。胡适曾多次对人说,吴晗可惜,走错了路。"新中国"成立后,吴晗焕然一新,以接收大员的身份掌控了北大、清华,一时意气风发时,越发认为胡适是典型的狗坐轿子,不识抬举,是真正的"走错了路"。师生都认为对方走错了路,结果如何,历史作了回答。只可惜答案对于吴晗太过残酷了。

文革期间,吴晗因《海瑞罢官》开始受到批斗,继而又挖掘出建国前他写给老师胡适的信,成为其投靠胡适的死证。他数次被迫跪在地上接受批斗,受尽羞辱:在关押期间,他的头发被拔光,胸部被打得积血,1969年10月,吴晗被斗死。死前未能见养子养女一眼,只留下一条满是血迹的裤子。

与吴晗一样选择留下的知识精英们,也一样没有逃脱中共的魔掌。在历史的转折点,他们曾有机会逃离,但却被**主义的谎言蒙蔽了双眼,也不幸地成为中共的牺牲品。


【真相网2020.8.25】


梁文韜:西方軍事高層圍堵中國之亞洲行

梁文韜 RFA 20230202

美國國防部長奧斯汀(Lloyd Austin)及北大西洋公約組織秘書長斯托爾滕貝格(Jens Stoltenberg)於近日幾乎同一段時間訪問亞洲,備受關注。面對中國及朝鮮不斷製造的不穩定局面,西方國家決定大幅增加與亞洲盟國的軍事聯繫,鞏固同盟關係。朝鮮不斷以飛彈威脅鄰國,中國則在台海及南海持續擴張,韓國、日本、台灣及菲律賓最為受到影響。

奧斯汀及斯托爾滕貝格訪亞任務非常重要,是備戰中國的重要部署。奧斯汀在韓國表示,美方對韓國提供延伸威懾的承諾非常堅定,當中涉及對抗核武、常規武器和反導彈系統等軍事裝備。之後訪問菲律賓的主要目的是希望能擴大使用當地軍用設施,這也是為了預防美日同盟一旦與中國發生衝突,位於南方的駐點在戰略上顯得尤為關鍵。根據《華盛頓郵報》報道,奧斯汀將促成菲律賓向美軍開放多達四或五個軍事基地,其中包括較鄰近台海的呂宋島基地。

按照菲律賓駐美大使的說法,菲美的軍事同盟關係正不斷演進,奧斯汀的造訪能強化兩國現有的軍事協議,包括「美菲聯防條約」、「兩軍互訪協定」和「加強防務合作協議」等。菲、美、中的關係非常微妙,隨著中國經濟發展,後馬可斯時代的總統大多都不能忽視與中國的關係,中國目前更是菲律賓的最大貿易夥伴。即使目前相對親美的小馬可斯總統,也不想當面得罪中國,然而,畢竟菲律賓的南海利益近年受到中國威脅,也就不得不在軍事上向美國靠攏。小馬可斯總統在2月8日更會出訪日本拜會日皇及首相,或許中國、台灣及南海議題會是雙方討論的重點。

斯托爾滕貝格日前展開東亞之旅,先後到訪韓國及日本,跟兩國領導人的會唔具有相當重要的意義,北約高級將領的到訪當然就是劍指中國的虎狼之心,試圖加強跟日、韓的軍事合作來穩定亞洲,在拉攏韓國對抗中國的同時,鞏固與日本的軍事合作來抑壓中國軍事威脅。跟日本首相會唔後的記者會上,斯托爾滕貝格更直接點名中國,批評其近年的軍力擴張及對台野心。

去年眾議院議長佩洛西到訪台灣後,北京政府以演習為由幾近封鎖台灣,軍事情勢一度緊張,同時亦令西方國家驚覺形勢不妙,加上俄烏戰爭已經清楚展示強人政治所帶來的地緣政治風險,各國情資都顯示中國對台動武的風險大大提升。剛剛當選眾議院議長的麥卡錫(Kevin McCarthy)近日亦放話可能會安排出訪亞洲,其中一站會是台灣,北京政府已經作出強烈警告。明年台灣立委及總統選舉對北京來說更是重中之重,台海局勢本來就會變得緊張,如果再加上麥卡鍚來台訪問,習總書記非常有可能以此作為藉口來對台採取比去年更強硬的軍事行動,一旦美、中或台、中擦槍走火,都有可能一發不可收拾。西方國家當然要作出最壞的打算,訂定出各種可能應變規劃。

- 梁文韜 (台灣成功大學政治系教授)

2023年2月1日星期三

孙立平:关于当前形势的十点看法

立平坐看云起 孙立平社会观察 2023-02-01  Posted on 

1、许多迹象在明晰化,但总体说仍处在高度不确定性的时代

这些年,我一直在讲不确定性的问题。但从目前来看,一些迹象和走势在逐步明晰化。从疫情来看,可以说最严重的时刻已经过去,中国在春季就可以实现经济社会生活正常化是大概率事件;俄乌战争的军事结局基本明朗,变数是在战后进一步的政治结果;中国内外政策的调整出现端倪,进一步的走势还待静观。但尽管如此,我们仍然处在一个高度不确定性的时代,原因在于,这是整个世界底层逻辑正在发生重大变化的时期,未来的格局正处在形成过程中。正因为如此,人们提出2023年世界十大风险的各种版本。

延伸阅读:

孙立平:风急浪险,关键取决于你的见识:在一个场合谈见识

2、目前走势:短期比长期乐观

从2022年11月份开始,外资加快了进入中国股市的步伐。高盛进一步调高中国今年经济增长预测,由原本预测增长4.5%,调高0.7个百分点至5.2%。摩根士丹利将中国今年经济增长预期由5.4%上调至5.7%。短期乐观的理由主要是,中国经济增长的前景不断向好,现在是处在低估值区,华尔街投行们看好中国股市。与此同时,风投市场中的长线资金则表现犹豫,其中一些从中国转向美国、印度、北欧、东南亚。最主要影响因素是经济政策的明确性和稳定性、投资的政策与法律环境、地缘政治的可能变化。

延伸阅读:

孙立平:前景判断:短线与长线的差异

3、中国经济快速增长的阶段没有结束,关键是动力与条件

尽管中国经济不可能永远以过去几十年这样快的速度发展,但从潜力的意义上说,中国经济快速增长的阶段没有结束。理由是,工业化的过程没有完全完成,城市化的过程没有完成,全球化的过程没有真正完成,地区之间尚存在着巨大差异,城乡居民消费正处于转型升级的阶段。在这种情况下,中国经济保持一个次高的增长速度,是有可能的。但这些潜力要能够真正发挥出来,取决于下述动力与条件:通过市场经济焕发出来的经济活力能得以保持,对外开放及融入世界经济的过程不会中断,完整产业链的优势得以持续。

延伸阅读:

孙立平:该如何看待野蛮生长?

4、世界大拆解过程及其进展

大拆解,是最近几年世界发生的最重要过程,也是中国发展的基本外部环境。大拆解是对下述三重依赖的拆解过程:欧洲对俄罗斯能源和资源的依赖,欧洲美国对中国市场和产业链的依赖,中国、俄罗斯对美国西方高科技、高端设备和金融体系的依赖。从目前情况看,欧洲对俄罗斯能源和资源依赖的拆解基本完成,产业链依赖的拆解过程大体过半,科技和高端设备依赖的拆解正在展开。与此同时,新的重组呈现大体轮廓。这是中国未来发展必须面对的外部环境。

延伸阅读:

孙立平:我为什么特别强调大拆解这个概念

5、世界面临的也许是一个并非短暂的经济收缩期

新冠疫情的冲击,后全球化时代的大拆解过程,意味着过去30年以低通胀、高增长为特征的发展时期已经过去,我们可能面临一个明显而又并非短期的经济收缩期。经济发展速度的明显放慢几乎是可以肯定的。而且这个收缩期可能并非很快就会过去,因为造成收缩的原因不是短时间可以解决的。在这个经济收缩期,不同国家面对的问题是不一样的。概括地说,西方面临的是供给问题,中国中国面临的是需求问题。在更现实的意义上,中国如何处理在全球化时代形成的世界工厂的巨大产能?

延伸阅读:

孙立平:我们面临的也许是一个并非短暂的经济收缩期

6、疫后的疤痕效应与慢车道上的紧运行

很多人在问:我们能不能回到过去?尽管这次新冠疫情对经济的冲击,与金融危机前那种结构性失衡造成的经济震荡不同,但这次新冠疫情的冲击,会留下一系列长期的疤痕效应,如对于乐观精神和承担风险意愿的打击,对人力资本及工作联系的损害,企业的倒闭、债务甚至僵尸化。因此,疫后首先是一个休整期,应当把受创的元气恢复过来,把被削短的短板补上。而在现实中,却很可能出现一种慢车道上的紧运行,这会使正常的经济过程发生扭曲。

延伸阅读:

孙立平:疫后经济:慢车道上的紧运行

7、现在需要一种收缩型思维

我几年前就曾提出收缩型思维的概念。我们过去是一种扩张性思维:经济在扩张,技术在扩张,消费在扩张,人们的欲望也在扩张。世界上的一切,几乎都是基于扩张的逻辑展开和安排。在这个扩张的过程中,世界上很多的事物都在巨型化。大而胖,成了审美的时代特征。但现在,情况已经明显不同。大拆解的震荡,大流行的折磨,使得世界进入一个收缩型的时代,对此,我们需要有一种收缩型思维。收缩才能有生存,收缩才能有质量,收缩才能积蓄力量,收缩才能有生命和明天。

延伸阅读:

孙立平:我们需要一种收缩型思维:我2018年提出的一个概念

8、不分心,将中国自己的事情做好

在这样的情况下,心无旁骛地将中国自己的事情做好,是至关重要的。目前中国正在经历两个转型:一个是城市中的以房子为中心的阶段向后置业时代的转型,一个是农村中的从过去温饱状态向传统耐用消费品阶段的转型。实现这两个转型,两个巨大的新的需求就会释放出来,新的发展动力就会形成,中国经济就会进入一个新的阶段。因此,要顺势而为,心无旁骛,顺应中国经济转型的过程和趋势,以贴近民生的方式,促进经济的自然生长。

延伸阅读:

孙立平:中国会不会迎来艰难十年?

9、既要星辰大海,也要柴米油盐

未来,我们面对着严峻的民生问题。一老一小,是未来民生问题的核心部位。经济发展的真正目的,是提高人民的福祉,是解决普通老百姓的切身关切。所以,真正的大国重器是小民琐事。小民琐事看起来好像微不足道,但一个国家最深厚的潜力,一个国家长远的实力,可能就是在这里。我们曾经有过两段历史。一段是有心栽花花不开,另一段是无意插柳柳成荫。历史在不断警醒我们。

延伸阅读:

孙立平:柴米油盐还是星辰大海

10、个人方面是预期,社会层面是弹性

千头万绪,两个最核心的问题:一个是预期,一个是弹性。2016年,我曾提出,国家的方向感,精英的安全感,民众的希望感。要形成一种积极的、稳定的预期。给人们以安全感。再一个就是弹性,经济与社会的弹性。弹性是活力之源。改革开放以及后来的高速发展,靠的是什么?就是这种弹性和灵活性。随着有关法律的健全和完善,随着监管技术手段的进步,监管的严格性会不断提高,这无疑是一种进步。但如果过度使用这种能力和技术,则会窒息社会的活力。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