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2月31日星期四

李平:極權奪不走新年的勇氣與快樂

 《蘋果日報》的讀者們、作者們,新年快樂!

當我們走下2020次時代列車,轉搭2021次列車時,攜帶的記憶並不是那麼美好。中共恩賜的武漢肺炎和港區國安法帶給我們的身心創傷還在惡化,但是,我們應該帶上車的是忠誠、健康、快樂,而不受制於專制政府的愚民、弱民、疲民、辱民、貧民。前路縱然崎嶇,豈能讓時代列車顛覆?極權縱然窮兇極惡,豈能奪走我們堅守我城的勇氣?

中共以法治港辱民弱民疲民

2020年是全球被武漢肺炎肆虐的一年,至今逾8,300萬人染疫、逾180萬人死亡,多國開始接種疫苗,但尚未見到疫潮受控的曙光。香港的第四波疫情雖有緩和,但僅上月就新增2,532人感染,是2003年沙士香港總感染人數1,755人的1.4倍,死亡人數增加到148人,接近沙士總死亡人數的一半。隨着中國多個城市疫情反覆、中港不封關,會否爆發第五波疫情難免令人擔心。

更令人擔心的是,政治病毒正吞噬香港,港區國安法極速推出後,已成為中共港共打壓香港遊行集會、新聞自由、言論自由、學術自由的萬能key,以觸犯國安法拘捕、檢控、通緝的人士遍及老中青三代,遍及傳媒人士、前立法會議員、社運分子。黎智英被控欺詐和勾結外國勢力,未審先囚20天,獲准以苛刻條件保釋後,官媒、親共政客連番炮轟法官,律政司也上訴至終審法院。由林鄭月娥指定的國安法法官馬道立、李義、張舉能昨日果然遵照官媒訓示,推翻高等法院裁決,要黎智英即時還柙。

港區國安法賦予特首領導的維護國家安全委員會至高權力,工作不受任何機構(包括法院)干涉、訊息不公開、決定不受司法覆核。至於列席會議的國安顧問,是提供意見還是發出指令,根本毋須畫公仔畫出腸。黎智英要還柙再出庭受審,這是中共以法治港的標誌性事件,是中共政法委指揮公檢法模式在香港的運作,也是專制政府辱民、弱民、疲民等統治術的體現。

專制政府的馭民術幾千年不變,《商君書》提出的愚民(統一思想、禁止自由)、弱民(國強則民弱)、疲民(為民尋事,忙於搵食)、辱民(濫捕濫控、鼓勵篤灰,讓民眾生活於恐懼中)、貧民(人窮則志短)沿用至今。以往還覺得,在香港這個國際金融中心,貧民之術不可能適用,但林鄭政府的無能加上武肺入侵,航空、旅遊、飲食等行業豈止是貧民重災區,簡直是死傷枕藉,以致在習近平宣佈中國取得脫貧勝利後,香港貧窮率卻上升至21.4%。

林鄭唯上不唯實舐共不親民

無論是武肺病毒還是政治病毒肆虐香港,林鄭月娥都是罪無可恕的傀儡,只唯上不唯實、只舐共不親民,令香港陷入苦難深淵,也令她再三遭遇北京「冷鋒」,先是施政報告因撞正習近平南下出席深圳特區成立40周年慶典而押後,再是聲稱10月底上京「跑部」要惠港措施又因中共十九屆五中全會而押後,預定12月中上京述職也被押後,更創下24年來特首未能於年內上京述職的紀錄。

「好打得」頻頻挨打,港人自然要喊聲「打得好」,算是苦中作樂。 而我們帶上2021次列車的,不應再是痛苦、無助、恐懼,而應是忠誠、健康與快樂,以及由此聚成的勇氣。忠誠,不是強制宣誓的唱忠字歌跳忠字舞,而是忠於普世價值、忠於香港核心價值,忠於我城我民、忠於抗爭手足,延續兄弟爬山、各自努力的不割席、不篤灰、不譴責。健康,是要慎防政治病毒,慎防武肺病毒,保持身心健康,就是俗話所說的鬥長命。快樂,就是在朋友圈、黃色經濟圈中自助助人,不因無助而恐懼,不因憤怒而迷失,齊心守護心中的光明,齊心守護我城的未來。

——苹果日報

胡平:中国脱贫率世界第一是因为中国造贫率世界第一

 ——写在辞旧迎新之际

2020/12/31

中国号称“全面脱贫”(自由亚洲电台制图)

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在2021年新年贺词中说:“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取得伟大历史性成就,决战脱贫攻坚取得决定性胜利。”

新华社发表文章,中国优势成就“最成功的脱贫故事”。改革开放40多年来,中国有8亿多人摆脱贫困,对世界减贫贡献率超过70%。

《邓小平时代》一书作者傅高义反复强调:因邓小平而得以脱离贫困的人数,比历史上任何人都要多,为此他应该得到嘉许。美国前总统奥巴马的回忆录《应许之地》也说:“中国成功的让数亿人摆脱极度贫穷,实属人类一大创举。”

是的,中国实现了全面脱贫。但是,中共总理李克强提醒说:中国还有“6亿中低收入及以下人群,他们平均每个月的收入也就1000元左右”。

不错,40年来,中国的脱贫率世界第一。但那是因为此前的30年,中国的造贫率世界第一。中国之所以在改革开放后立刻取得经济上的迅猛增长,秘诀就一条,那就是当年官方媒体所说的“松绑”。中国人过去被捆绑住手脚,迈不开步子,一旦松绑,立刻大步前进。于是很多人惊叹:这个人走路的速度怎么增长得这么快呀。真是奇迹!

贫困户仍在艰难中挣扎求生(法新社资料图片)
贫困户仍在艰难中挣扎求生(法新社资料图片)

中国的经济改革到底是什么?那就是:“辛辛苦苦几十年,一夜回到解放前”。中国经济改革的基本特点就是,共产党改革改掉的东西,就是共产党自己过去建立的东西;共产党在改革中建立的东西,就是共产党自己过去打倒的东西。

中国的改革开放有两个标志性事件。一是2001年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二是2007年通过《物权法》。世界贸易组织的前身是关税贸易总协定,该协定签订于1948年,当时的中华民国政府是该协定的缔约国。至于《物权法》,早在1939年,当时的中华民国政府就已经通过了《物权法》。由此可见,中共的改革不是别的,中共的改革就是对中共革命的否定。

问题在于,既然中共的改革就是对中共革命的否定,那么,它还有什么理由、什么资格继续在那里坚持共产党的一党专政?

意大利学者阿尔曼多·皮塔西奥在《东欧社会主义的失败》一文里指出:“80年代末,东欧的各共产主义政权均面临极其困难的经济前景,有时还要应付强烈的社会紧张状态,个别国家甚至不得不应付有组织的反对派运动的发展。但是,它们之所以最终崩溃,主要倒不是由于这些原因,而是因为,它们的领导集团本身以及各个共产党已经提不出一套既能应付和解决长期积累下来的各种困难又不否定自己最初所作的根本性选择的办法。”

阿尔曼多·皮塔西奥这一说明十分重要。我们知道,东欧一些国家早在上世纪50年代60年代就开始经济改革。在很长一段时期内,他们都力图在社会主义的框架内进行这样或那样的改变以期振兴经济,但总是没有多大成效。尔后他们不得不意识到,要振兴经济,唯有否定他们自己最初所作的根本性选择,也就是放弃社会主义,重新恢复被他们原来打倒的资本主义;而一旦意识到这一点,他们就再也无法像过去一样理直气壮地坚持共产党一党专政了。为什么这些国家的共产党领导人在民众和平抗议时没有下令开枪镇压?因为他们自知理亏,无法说服自己去扣动杀人的扳机。

中国的情况也与此类似。80年代的中国,民间自不待言。80年代的中共,经济上的改革派,每每也是政治上的开明派、温和派、自由派。八九民运就是民间自由派和党内温和派自由派联手的产物。可是,以邓小平为首的中共强硬派却用极其残暴的手段镇压下去。从此,中国的改革就走上邪路。

六四后的中国,一方面在经济上不问姓社姓资,其实就是大量复辟资本主义,另一方面,在政治上又顽固地坚持一党专政。于是就造就了“中国模式”这样一种怪胎。今天的中国,一方面是经济的高速发展,另一方面是极权专制的强化,成为对普世价值、对人类自由与和平的严重威胁。

如何战胜这个专制怪物,是摆在全中国人民以及全世界人民面前的一个最严峻的挑战。

——RFA

顏純鈎:黎智英還押,香港法治懸於一線

除夕傳來壞消息,終審庭接納了律政司的上訴申請。稍早前關於庭審的零碎報道中,馬道立等三位法官的態度,似乎還在兩可之間,對控方的陳述不時提出質疑,我與朋友討論時,也都不那麼悲觀。
照何俊仁律師說,他之前經手過同類上訴案件,也都不被終審庭接納,按理同樣性質的不同案件,應該不會有不同的裁決才對。可惜結果出來,黎智英還是要被鐵鍊鎖身還押監房。
普天同慶的日子,一個七十多歲的老人,要在監房裡渡過,而他所做的一切,無不是為公眾利益,為對抗一個暴虐的獨裁政權,想及此,只覺黎智英對香港奉獻太多,而香港有負於黎智英的更多。
終審庭的判詞太專業,有些推理我們很難理解,不過看完報道,感覺終審庭並非理直氣壯地作出判決,言詞之間頗多猶疑。比如馬道立大法官的判詞中提到,需要探討國安法第42條保釋條文的正確詮釋,也就是說,終審庭法官對國安法42條如何解釋,還需要進行「探討」。
國安法強橫凌駕香港普通法,使終審庭這些身經百戰的法官都為難了。國安法與普通法是水溝油,根本無法相容,如何打通其間關節,在法理上自洽,真是一大難題——終審庭不接納,有卸責之嫌,接納了又不易拿捏。
馬道立又指出,如終審庭不接納上訴,即表示無法檢討高院法官李運騰有否出錯的問題。李運騰認為黎智英保釋不會潛逃,又認為黎的言論只是對事件的討論和批評,並不構成勾結外國勢力之罪,這是李官依證據與法理作出的判斷。律政司不服,就存在爭議性,終審庭如拒絕上訴申請,即等於李運騰的看法沒有機會得到檢討。站在終審庭的角度,不得不考慮這個問題。
更奇怪的還是,控方申請被告臨時還押等候終審上訴,權力源自《香港終審法院條例》,而條文只列出原訟庭與上訴庭可頒下此等命令,終審庭不在條文當中,也即是終審庭並無法律授權處理上訴申請,對此馬道立的判詞說是「這似乎是條文漏洞」。
《香港終審院條例》不是今天才實施,其中竟然還有「漏洞」,實在令人費解。
總之,法律的事我們外行,唯有等候二月一日終審庭正式審理的結果了。
筆者對此事另有一些想法。一是高院李運騰法官是林鄭指定的國安法法官,他裁決給予黎智英保釋,信納黎智英不會潛逃,也不會繼續從事有違國安法的活動,又裁決黎智英的言論只是對事件的討論和批評,並未構成勾結外國勢力的罪行,這都是相當客觀的,證明即使是林鄭指定的國安法法官,法官本身仍可依據法律精神作出公正的裁決。這是香港法治還未徹底死亡的一點跡象。
此外,假設李運騰裁決不准黎智英保釋,那黎智英一方必然也會上訴至終審庭,如此與律政司上訴申請是同一回事。也就是說,案件弄到終審庭去審,應該是遲早的結果,差別只是由誰提出而已。
目前終審庭將審議時間提前到2月1日,比先前的4月1日縮短了兩個月,意味著黎智英可少受一點牢獄之苦。雖然原先的保釋被中止,畢竟是壞事,但還押時間縮短,多少也是終審庭的一種體諒。
最重要的是,案件上到終審庭,將由終審庭大法官審理,至少比起將黎智英押送大陸在大陸審理要好得多,到目前為止,我們還不妨對終審庭大法官們的公正,保持審慎的信心。終審庭還有外籍法官,終審庭法官都有崇高的國際地位,他們的判決應該符合最高的道義標準和公正態度,否則對其一生的榮譽和專業地位,將產生負面影響,代價很大。案件去到終審庭,至少還在普通法之下,終審庭一旦裁決,中共與建制派將很難推翻,這對黎智英來,可能是目前環境下唯一有利的地方。
終審庭作出一個為難的裁決,還有另一種可能,便是鑑於全國人大的凌駕性,終審庭如拒絕接納上訴申請,以中共輸打贏要的性格,說不定由全國人大再頒佈一條什麼惡法,直接將黎智英解送大陸審判,這種可能性也不能完全排除。與其讓中共上下其手,後果難料,倒不如把事情攬上身,由香港法律體系來裁處,至少黎智英本人會得到公正的對待,而香港終審庭這個最後的法治高地,也得以減少傷害。
法官也是人,不同的法官對專業的信守態度也可能不同,在國安法之下,終審庭法官能堅持到什麼地步,當然只有他們自己才知道,目前情況下,我們只好等待。
希望黎智英先生保重自己,保持樂觀堅定,在他身後,有幾百萬香港市民,有世界各國崇尚民主自由的國家和人民,正義或許會遲到,但一定不會缺席。

——作者脸书

美国国安会悼念李文亮

2020/12/31  法广



新冠疫情一年前在湖北武汉首先爆发,因染疫病故的武汉市中心医院前医师李文亮是最早的"吹哨人"之一,但是他遭到当局的"训诫"。 李文亮"吹哨"一周年之际,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在官方推特上悼念李文亮,指出如果他的警告得到关注,本来可以避免无数人死亡。

12月31日,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发表推文表示,一年前的今天,李文亮医生在社交媒体上警告其他的医务人员说,武汉地区出现未知肺炎的病例。而中国当局对他进行审查,并强迫他承认散布谣言和破坏社会秩序。数周以后,李医生染疫去世。如果他的警告得到注意,本来可以避免无数人死亡。

一年前,李文亮说他看到一份病人的检测报告,检出萨斯(SARS)冠状病毒高置信度阳性指标,并在朋友圈发布消息说,武汉出现了与萨斯(SARS)类似的病毒,提醒同行注意防护。这一天被认为是李文亮吹响哨音的日子。

2020年新年期间,武汉市公安机关宣布对8名造谣者进行所谓"训诫",称这些人传播了会扰乱社会的不实信息。事后人们才知道这些所谓造谣者实际上都是在武汉医院工作的医生,其中之一就是李文亮医生。李文亮染疫后在病床上接受媒体采访而为大众所知。

2月1日,李文亮通过微博宣布自己确诊感染新冠病毒,5天后去世。他的微博也由此定格在2月1日这天,但是下面的评论没有一天间断过。

李文亮的去世震动了全中国乃至全世界。在中国,李文亮的死引起强烈回响,被视为中共当局打压言论自由、隐瞒疫情的牺牲者。民众认为真正杀死他的就是隐瞒疫情的官方谎言。许多网民都在李文亮的微博下留言,并在各大社交媒体上发起追思浪潮。

张展的重判与习近平的困境

 2020/12/21

因如实报道武汉肺炎疫情状况,上海前律师、公民记者张展12月28日被中国共产党一手操控的法院重判4年有期徒刑。随着张展被判重刑的消息传出,有观察家指出,以习近平为首的中共当局对张展下如此狠手实际上使习近平的独断专行导致世界性大灾难的叙事更加难以扭转。

张展如此遭毒手

武汉肺炎疫情即2019年发源于武汉后来扩散全中国和全世界、造成至今不见尽头的全球性大灾难的新型冠状病毒疫情。

在全球各国公共卫生研究者和政府公共卫生当局仍在奋力应对至今依然在大发展的疫情之际,包括中国的盟国伊朗和伊朗所仇视的美国在内的很多国家认为,中共当局在疫情发生时和发生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竭力隐瞒和淡化疫情使原本应当是中国一个地方性的公共健康危机演变为世界性的大灾难。

中共政权的独断专行封锁信息导致世界性的大灾难,这种叙事已经成为当今世界有关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即武汉肺炎疫情的最流行的叙事,而中共政权的独断专行则被中国国内外的众多观察家和评论家普遍认为就是习近平个人的独断专行。

张展仅仅是因为到武汉去报道了疫情实情便给以习近平为首的中共当局以寻衅滋事的罪名判刑4年的消息,这种局面似乎进一步加强了习近平在中国实行的专制独裁造成世界性大灾难的叙事。

香港媒体人金钟说:“以(张展)这个个案我们就可以看得出来(中共主导的抗疫的)整个的状况。他们现在所谓的抗疫的成功用的是一种不光彩的、非法的、不人道的、没有法治的手段,张展被捕和判刑,我看就是说明了这样的一种情况。她这么一个人,这么一个女记者,这么一个弱者,他们都敢下这样的毒手。”

中国的人权民主活动家魏京生说:“张展做了什么呢?她就是拍了一些现场的视频,然后放在网上。这个能说是什么罪行嘛?根本就谈不上。甚至都不是攻击政府。她只是拍了一些真实的情况。谁最怕说出真实的情况呢? 那就是做了坏事的人。做了坏事的那个人不光是撒谎,而且是做了坏事。”

“亲自部署、亲自指挥”意味着什么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北京人大会堂会晤到访的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2020年1月28日)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北京人大会堂会晤到访的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2020年1月28日)

在当今中国,中共政权宣传部门强调中国亿万民众必须定于一尊、一锤定音、所有的政府部门及其官员都要绝对服从中央即习近平指挥。此外,习近平本人也在会见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时公开声言,中国的疫情应对一直是由他本人“亲自部署、亲自指挥”。

但习近平本人以及习近平的宣传班子一直明显回避许多中国公众和国际社会关切的一个重要问题,这就是,在疫情最初发生和发展之际,也就是在最有希望将疫情控制于中国局部地区之际,究竟是谁具体下令封锁和淡化疫情消息从而导致疫情大扩散大爆发。

中国国内外的很多观察家指出,习近平本人声言他在2020年1月7日就疫情防控问题做出了具体的指示,但截至目前,中共当局以及习近平本人不知是出于什么原因或担心迟迟没有公布习近平在那一天究竟做了什么指示。

2020年1月23日,也就是在致命性武汉肺炎在中国各地迅猛扩散并引起世界各国关注之际,在人口一千多万的武汉当局宣布人类历史上规模空前的封城以制止疫情扩散几个小时之后,习近平以中国共产党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的身份在北京举行的春节团拜会上发表讲话,不提武汉,不提封城,不提疫情。

分析人士指出,今年2020年元旦,公开宣示效忠习近平个人的中国中央电视台CCTV连续播发十多次所谓的八人因传播有关武汉肺炎疫情的谣言被公安机关训诫的消息。这种威胁性的所谓新闻发布导致全中国的医生人人自危,无人再敢谈疫情。被中共公安机关如此训诫的包括武汉医生李文亮。李文亮后来死于疫情,也就是死于中共当局所说的谣言。

中共操控的中央电视台等官方媒体在大力播发威胁公众的所谓传谣被训诫的消息的同时,也大力播发误导人的所谓的传播“正能量”的新闻,其中包括在疫情爆炸性发展的2020年1月18日武汉喜气洋洋地举办“万家宴”大型公众活动。与此同时,中共网络舆论管制部门马力全开,大力删除中国网络上成千上万的民间有关疫情消息的帖子。

2020年年初,成千上万的中国人在中共当局的这种信息封锁加误导性宣传中因不知情而中招感染病毒,导致疫情规模飞速扩大并扩散全世界。

何必用如此严厉的方法禁止人说话

资料照:中国人权民主活动家魏京生
资料照:中国人权民主活动家魏京生

在评论以习近平为首的中共政权仅仅是因为张展亲临武汉疫区报道了武汉肺炎疫情实情就将她判重判一事时,魏京生说:“你用这么严厉的方法来禁止人家说话,那就说明你是做贼心虚,说明你敏感了,说明背后有被隐藏的真相。这个问题就是很严重。也就是因此全世界对张展被判刑反应也特别强烈。”

批评者指出,习近平治下的中国司法机关以莫须有的罪名迫害张展时甚至连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的功夫也懒得下。中共操控的公诉人在庭审中指控张展透过微博、微信和Youtube发表所谓“有问题的言论”,但既没有列举张展的文章或文字、也没有播放张展所制播的Youtube视频。

与此同时,有中国网民抱怨说,他们的社交媒体微信账号仅仅是因为他们提到了张展的名字就被禁言。

在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各国依然在跟新型冠状病毒疫情苦斗之际,因如实报道疫情消息的张展被判刑的消息成为世界新闻。美国和欧洲联盟要求中国当局立即释放张展。

有分析家认为,习近平当局现在响应国际社会呼吁释放张展不但对张展及其家人有好处,也对习近平本人也会有好处。还有人说,在疫情问题上,习近平可能逃脱罪责的唯一途径是释放张展,公开给张展平反,以便向国际社会显示封锁有关疫情的信息从而最终导致世界性大灾难的责任不在他习近平。

习近平是否有可能下令释放张展

在许多人认为习近平释放张展,将对张展、对中国、以及对习近平本人都有好处之际,习近平是否有可能下令释放张展?魏京生表示,这个问题其实并没有悬念。他说:“我想不太可能。因为习近平确实是做了坏事,确实是做了很多见不得光、见不得人的坏事。在这种情况下,他要是释放了张展,就等于是鼓励很多看到真相的人出来揭发。那样他就更躲不过去了。”

香港资深媒体人金钟
香港资深媒体人金钟

香港资深媒体人金钟也认为,习近平不可能下令释放张展,也不在乎他操控下的中共司法当局重判张展给进一步向中国公众和国际社会坐实了他下令封锁和淡化疫情消息的猜测。金说:“他现在就是死猪不怕滚水烫,他根本就不要脸了。”

在另外一方面,有评论家指出,中共和习近平当局并不是不怕开水烫,而是对中国公众和国际社会的舆论非常敏感。否则,中共当局就不需要花费如此巨大的人力物力用于封锁来自国内外的批评性的声音和新闻报道。

此外,一些评论家还指出,得到中共官方媒体大力宣传的颂扬习近平领导中国抗疫丰功伟绩的图书《大国战“疫”——2020中国阻击新冠肺炎疫情进行中》在来自中国国内外的谴责声中突然在全中国下架,这一局面也清楚地显示了习近平及其政权对舆论的高度敏感。

博明严厉谴责欧盟向中共妥协:“遮羞布”都不要了


欧盟与中国刚刚达成的双边综合投资协定受到美国白宫一名重要国安官员的严厉批评。这名官员谴责欧盟为了经济利益不惜向中共作出原则妥协。

白宫副国家安全顾问博明(Matt Pottinger)周三(12月30日)在对华政策跨国议会联盟(The Inter-Parliamentary Alliance on China)讲话时表示,美国两党领袖和美国政府官员对欧盟赶在美国新一届政府就任前夕签署一个新的投资协定"感到困惑和震惊"。

他说:"布鲁塞尔或者欧洲的官僚们无所遁形。我们不能再继续自欺欺人地认为,北京继续在新疆为强迫劳工修建数百万平方英尺厂房的同时还会准备尊重劳工的权利。"

对华政策跨国议会联盟是西方民主国家议会间的一个国际性组织。

博明是特朗普内阁的对华强硬派官员。他在讲话中直言不讳地批评欧盟为了自己的经济利益而放弃了人权原则。博明说:"欧盟委员会不顾(中国)恶劣的践踏人权状况而匆忙与北京合作,把遮羞布给撤掉了。"

这应该是本届美国政府对欧盟作出的最为严厉的公开批评。

博明还对那些把特朗普政府视为跨大西洋合作障碍的欧洲官员和评论人士作出了回应。他指出,"现在一切都已明了,这一切都与特朗普总统无关,都是欧洲主要官员们做的事情。请照照镜子吧!"

欧盟与中国达成的这个双边投资协定为欧盟资金进入中国金融服务、新能源汽车、云端计算服务、医疗行业等领域清除了障碍,让欧洲企业与中国企业在更为公平的平台上展开竞争。协定还迫使北京作出承诺,不再强制要求欧盟企业用技术换市场,提高中国企业获得补贴的透明度。

在人权问题上,欧盟官员引以自豪的是,在他们的坚持下,中国被迫表示,愿意为批准国际劳工组织关于禁止强迫劳动基本公约继续努力。

但是,看到这个协定文本的人士指出,协定没有并没有制定出相关的执行条款,而且中国拒不承认新疆和西藏存在大规模使用强迫劳工的问题。因此,所谓中方承诺禁止使用强迫劳工不过是一句空话。

《华尔街日》报说,双方之所以能够在年底前达成这个协定,结束持续七年的谈判,主要得益于两个强大的推手,一个是德国总理默克尔,另一个是中共党魁习近平。

多年来,默克尔为了谋求中国市场而基本放弃了西方的人权立场。而面临美国的强大压力的习近平急切希望与欧盟达成这个协定,以化解美欧联盟遏制中国。据说,在谈判因人权和核能问题陷入僵局的时候,习近平亲自敦促谈判官员作出让步,确保在美国下届总统上任之前完成谈判。

欧洲议会对华关系代表团团长莱因哈德·比蒂科弗(Reinhard Bütikofer)周二晚间发表的评论说,(这是欧盟)犯下的一个"战略错误"。比蒂科弗在一篇推文中说,欧盟方面试图把北京在劳工权利方面作出的承诺说成是"一项成功"是"很荒谬的"。

梁文韬:英國完成脫歐對香港是一把雙面刃

2020/12/31


2016年6月23日,前英國保守黨首相卡梅倫履行競選承諾舉行脫歐公投,最終以51.9%對48.1%通過脫歐。之後英國政府在爭議聲中啟動脫歐程序。歐洲議會2020年1月29日表決通過英國脫歐議案,英國於1月31日午夜退出歐盟,雙方關係踏入為期十一個月的過渡期,並展開自由貿易協定的談判。

英國首相約翰遜趕在12月31日過渡期結束前於12月24日正式宣布完成脫歐程序,而大部分的評論都集中經濟效益。由於是在跟歐盟達成貿易協議前提下脫歐,國際市場的反應傾向樂觀,而英磅隨後也升值但幅度不高,原因是有關金融服務業的協定可能要等待三月才會比較明朗。不過,其實未正式完成脫歐前,英國在政治上早已完全脫離歐盟運作。自從歐洲議會1月底表決通過英國脫歐,英國代表立即退出議會,英國在歐盟失去所有參與決策和投票權利。

既然已經退出歐盟,英國除了可以在立法、內政和財務上重新要回了自主權,在外交上有更大的彈性。不過,對香港而言,英國脫歐是一把雙面刃。英國在對待中國及在香港問題上完全不須要受到歐盟的制肘,可以走一條更接近美國的強硬路線,不過,英國離開歐盟後,更難對歐洲產生影響力。

以之前北京政權直接介入香港政治取消四位反對派議員資格為例,美國國務卿蓬佩奧譴責人大常委會的決議案是踐踏香港人民依據「基本法」選出民選代表的權利,也進一步暴露出北京對其在《中英聯合聲明》下國際承諾的公然漠視。英國外相藍韜文直斥中國是自香港主權移交後第3次違反《中英聯合聲明》。英國外交部召見中國駐英大使,並揚言會實施制裁。

歐盟的反應則只是要求中國「立即撤銷」對香港立法會的干預,德國外交部則指出自從《港區國安法》實施以來,香港的「多元和言論自由就被掏空」,讓德國感到高度憂心,四名反對派議員被取消資格是「延續這個趨勢」。完全沒有提到北京政權違反《中英聯合聲明》。自從6月30日北京政權為香港訂定所謂的《國安法》以來,歐盟多次表達了「關注」,但無論是以「非常」、「深切」還是「嚴正」地去「關注」都掩飾不了歐盟27國無法對習近平極權統治產生影響之困境。

歐盟對香港國安法問題反應緩慢,令人失望。歐盟外交與安全政策高級代表博雷利(Josep Borrell)在7月13日舉行外長會議後宣布,為支持香港自治,歐盟將協調各國採取措施,包括向港人提供簽證和助學金,限制出口維安武器。除此之外,歐盟沒有任何進一步的制裁措施,或許是擔心影響當時中歐投資協定的談判。

正當約翰遜宣布與歐盟達成貿易協議之際,日前傳出中歐投資協定談判破裂,當時預料無法在年底前達成協議。不料在習近平致電德國總理默克爾及歐盟領導人後出現戲劇性變化,雙方於12月30日共同宣布達成歷時七年談判的協議。表面上看來,習近平應該是作出了不少讓步,根據報道,協議使中國向歐盟企業開放製造業及不少服務業如建築、廣告、航空運輸及電信業等。北京政府將禁止強迫外資企業進行技術轉讓,並承諾在補貼方面更透明,還會禁止國營企業歧視歐洲投資者。該協定亦旨在消除歐盟企業在中國投資的障礙,並放寬對部分行業外資佔股比例的限制。

由於香港《國安法》及武漢肺炎的關係,中國與歐盟的關係今年處於特別緊張狀態,不過,或許是由於歐盟十分在意跟中國的經貿關係,所以對中國一直採取綏靖政策。我們不清楚英國若留在歐盟會不會令歐盟對北京政權採取比較強硬的態度,法國總統馬克龍在協定的談判接近完成之際,對中國態度突趨強硬,或許是跟他感染武漢病毒有關,他要求先處理東突厥問題再談協議,然而,後來似乎也不了了之。中歐關係改善對香港不是一件好事,英國若不能說服及夥拍歐盟對中國施加更大壓力,影響力將大受削弱。

- 梁文韜(台灣成功大學政治系教授)

——RFA

“李南央状告海关案”跟进报道(七十八)——2020岁末感言集锦

 

 “李南央状告海关案”跟进报道(七十八)

——2020岁末感言集锦

不知觉间,《李锐口述往事》一书被中国首都机场海关扣留案进入了第八个年头。遵循过往年头的惯例,我将朋友发给我的话语摘录一些在这里,作为辞去旧年2020,迎接新年2021的开篇。

“跟进”是一种精神

随着你的“跟进”,我们继续跟进。

湖南 周实

關注「跟進」!持續「跟進」!

控制人民思想,絕不允許任何不同聲音存在,反對人性,反對自由。這也是「李南央狀告海關案」被長期凍結的根源。荒唐歲月雖流逝,跟進報導卻不斷。堅持不懈,堅定不移,堅強不屈,堅韌不拔!李南央,好樣的!

大陆 蓝久

想说的很多,能讲者没有。我很喜欢这副对联:

   好汉不减当年勇

   猛士更增少时锋

   英雄本色

共赏共勉之!

大陆 夏葉鸣

南央大姐你好,每一次收到你的邮件,我都第一时间阅读,你状告中国海关的案件,是我们这个国家天天高喊“依法治国”的最大讽刺,一个国家的法律连这个国家的总书记、国家主席都保护不了,遑论平民百姓?人民会觉醒的,正义会迟到,但是不会缺席。

大陆 阳光

《李锐口述往事》从香港出版,样本带到北京,被海关查没。李南央将海关告上法庭。法院立案后,“依法”延缓至今,没有开庭审理。 李南央每月“依法”写一篇“跟进报道”,至今年11月,已经写了77篇。她在最近的“跟进”中说:联合国普遍的不可分割的核心价值和原则之一:民主“建立在人民自由表达的意志之上,与法治以及人权和基本自由的行使密切相关。”又说:“‘跟进’是我为中国民主进程所做的一份微薄的努力。”

天晓得李南央的“跟进报道”,要写到哪年哪月哪一天!“跟进”说到底是一种精神,是人类文明战胜荒诞、邪恶的产物,当然是大写的人的精神。

大陆 管鲍鉴

2020的印证

李锐先生在《李锐口述往事》一书中记录了他所知道的三峡工程上马经过,这些资料十分宝贵。李锐先生生前特别担心三峡高坝建成后,水库库尾水位上翘对重庆危害的问题。2020年长江的第5号洪水和嘉陵江第2号洪水导致重庆潼南、铜梁、合川、北碚、永川、江津和主城都市区中心城区等15个区县26.32万人受灾,紧急转移安置13.27万人,需紧急生活救助3444人,受洪水淹没商铺2.37万间,倒损房屋4095间,农作物受灾面积8636公顷(含农田果园6958公顷,绝收1421公顷),直接经济损失24.5亿元。这是三峡大坝造成水库库尾水位上翘的直接结果。

德国 王维洛

从中国到美国

你说的2021=1949,直观、清晰、易懂。我们的父母已经上过一次当了,美国人却没有经历过。当年访苏归来的徐志摩说得好“他们相信天堂是有的,可以实现的,但在现世界与那天堂的中间却隔着一座海,一座血污海,人类泅得过这血海,才能登彼岸,他们决定先实现那血海”。

大陆 一位朋友

特朗普总统与他的团队深深地搅动与改变了美国,同样搅动与改变了世界。是好是坏?看法因人而异。是功是过?历史会作出结论。特朗普虽号称大嘴,也自称是美国历来最好的总统,但他、他的团队与反对他的精英们都一定没有意识到,他的所作所为对当今社会的影响有多深远!且看它对扣书一案有何影响吧。                                     

大陆 林啸

大选决战在即。川普如能连任,天下黑帮全线失败,中国也许会现亮光;反之如果拜登得逞,天下黑帮一家,你的跟进案欲求公正想必也更遥遥无期。

当然,我相信美国公民不会向舞弊欺诈下跪,上帝的公义必胜!

美国 张敏

南央好!一直关注川普,一直坚信川普能连任。只因为共和党保守的是个人自由的领地,而我对自由抱持信心。中共40年“改革开放”的最大成就,是动摇了美国这个自由的堡垒。但是人算不如天算,人力不如神力,即将走过这段暗夜看到曙光了,2021年的美国不会是1949年的中国。你几年来坚持不懈的抗争,同样是在保护个人自由的领地。你的这个经历能说明中共所谓的40年“改革开放”,不过是用于强化他们党国统治的“放松搞活”而已。他们从来没有在自由的敌人的立场上退后。你在看不到希望的时候,从不失望,一如既往,对自由抱持信心,因此深感心心相通!川普会赢,你也会赢。            

大陆 严仲景

2020年是全人类最为艰苦卓绝的一年。人类一方面与猖獗的病毒搏斗,一方面与颠覆人类共同道德准则的罪恶进行战斗。尤其是美国大选中波涛汹涌的诡异罪行冲击着美国这座200多年来人类公认的自由公平正义的灯塔。世界上每一个具有正义感,有良知的人都在关注这场选举战争。南央也利用一切机会,用文字、语音、视频深入浅出地论述。同时,她仍然坚持着与中国海关无耻行径的斗争。

2021年逼近了我们,南央诉中国海关已近8年,当我从对美国大选战的关注中抬起头来将目光转向她新的一期“跟进”时,恍如隔世。8年了,抗战打完了,小常宝的仇报了,当年的孩子已经小学毕业了,南央像一棵小草顽强地挺立并战斗着。我不知道什么语言和方式能表达我的感动和敬佩,惟有支持她,和她站在一起,永不放弃。

大陆 吴萍

无论这次美国大选结果如何,我从心底感谢川普总统,他让很多人看清了美国的现状:自三十年前克林顿总统帮助中国用一连串的虚假承诺挤进世贸组织,便引狼入室,让中共启动了腐蚀美国、作败美国的进程。若四年前克林顿的夫人希拉里当选总统,温水煮青蛙,美国人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我一直以为美国开国先父们设计的三权分立制度,是人类自有文明史以来相对最为完美的,对这个制度充满了信心。但是今年美国第59届总统选举中出现的明目张胆、大规模的舞弊警醒了我:任何制度都靠人去做,而权力对人的腐蚀是绝对的。美国之所以能够在建国244年间左摇右摆地在自由民主的轨道上前行,是因为这个国家还有两个置于三权之上的“权力”:新闻媒体的监督权,人民对下至县镇长官,上至总统的选举权。这两个权力制约着立法、行政和司法三权保持各自的独立,不会成为被某一政党操纵或胁迫的工具。而当媒体集体放弃对权力的监督,堕落为一党的喉舌时(近代出现的高科技网络平台公然声明自媒体要与权威媒体的言论保持一致),当人民手中的选票被公开窃走却上告无门时,美国制度的优势便不复存在。何况自1960年代之后,左翼思潮渐渐在美国的教育体系中占据主导地位,学校向学生们灌输美国的开国先父是一群种族歧视的原罪之人,第三世界的贫苦是美国对这些国家奴役和殖民化的结果,美国目前的制度充斥着白人对黑人歧视的邪恶以及富人对穷人的欺压……民主党是这个国家的希望和救星。被洗脑的几代人,外加为经济利益迁居美国的移民(含大量非法移民),普遍性地赞成均贫富、一切由政府买单的虚幻共产主义社会,成为民主党不断扩充的基本票仓。

二十年来,我整理了父母近千万字的历史资料,走过了他们从激情四射立志铲除黑暗社会,建立美好国家的纯洁青年,演变为专制统治助手的人生之路。自以为对共产党的邪恶有比一般中国人灵敏的嗅觉,更比那些虽然在中国生活过,却从来不是中国人的研究中国问题的美国知识精英们要认识深刻。民主党以国家的名义、以群体的名义,践踏个体的自由,在今年中共病毒爆发中,在11月大选为击败川普的种种不择手段中,将他们要统领人民而不是服务人民的共产党特质暴露无余。

2021对于我是个拐点,我的“跟进报道”不再只为中国的宪政开张而呼,也要为保卫美国宪政一月一呼。“李锐资料归属权诉案”的结局与美国司法界今后的走向紧紧相连;“李锐资料”是否能够存世,与美国今后向何处去密不可分。美国的案子输了,我在中国诉海关的案子也就到了判处“死刑”的那一天。

作为中国公民和持有美国永久居住权的侨民,我不会在共产党的淫威前退缩,我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我要对得起给了我自由美好生活的美国!


2020年12月31日


傅聰 —— 從大鳴大放到八九六四:我為中國哭泣

 2020年12月30日 BY  

image.png
攝於 1966 年,傅聰當時身處英國,中國則爆發文化大革命。 圖片來源:Watson/Daily Express/Hulton Archive/Getty Images  
 
世界著名鋼琴家傅聰,日前於英國倫敦逝世。他是中國翻譯家傅雷之子,後者在 1966 年文化大革命初期受到迫害,傅雷夫婦雙雙自殺傅聰早在文化大革命前的 1954 年赴波蘭華沙參加第五屆蕭邦國際鋼琴比賽,1958 年到達英國定居,並於 1965 年獲取英國國籍。儘管往後大半生長居英國,但傅聰對中國的感情似乎無以割捨,1989 年「六四事件」後曾接受英國刊物「查禁目錄」(Index on Censorship訪問,講述自己從 1957 年「大鳴大放」到當年「六四」,對中國統治階級懷抱希望到失望的心路歷程。

該報道題為「傅聰:我為中國哭泣」(Fou Tsong: I wept for China),傅聰一家與中共交集的痛苦回憶,可從 1957 年的「大鳴大放」說起。傅聰回憶:「『鳴放』開始時,父親寄給我毛澤東講話的全文。『一百種花都讓它開放,不要只讓幾種花開放,還有幾種花不讓它開放,這就叫百花齊放。』我當時情緒高漲,認為中國的革命與蘇俄的史太林主義相比,是那麼不同和新鮮。」當年傅聰正在華沙學習音樂,身在中國的父親傅雷,被隨「鳴放」而來的「反右運動」打成「反動派」、「右派分子」。傅聰鑑於中國政治局勢不穩、父親成為右派,1958 年學成後未有返國,成為中國政府眼中的「叛徒」。

image.png

傅雷與妻子朱梅馥,在 1966 年文革時自殺。2001 年傅聰接受鳳凰衛視訪問,自言 50 年代時非常熱愛新中國,但對群眾盲從現象反感,父親傅雷則培養了自己獨立思考的能力。  

傅聰承認,至 1966 年文化大革命前,自己對中國仍充滿信心。但當文革來到、雙親飽受紅衛兵侮辱、迫害,選擇自殺,身在外國的傅聰感到茫然。「文革時我完全迷失,感到這個國家失去所有希望。」然而,記者指,文革結束後的 1979 年,傅聰前往中國參與父母平反大會,選擇了寬恕這個國家。當時人們普遍以為父母在中國所受的苦難,會令傅聰拒絕回到中國。但他認為:「祖國就像我們的母親,我們怎可以讓母親飽受疾病煎熬?我對國家的未來仍感到樂觀。」

至於政權本身,1980 年傅聰獲「查禁目錄」同一名記者採訪,亦為中共說項,相信共產黨有汲取教訓的能力。「共產主義的意識形態,許多方面都與宗教類似;一旦他們自己不遵守教條,便會受到良心譴責。文革實在過於可怕,致令他們再也無法欺騙自己。我真心認為文革慘劇不會再發生了。」

自 1979 年起,傅聰每年均自費前往中國,與舊同學等同道,一同從事民間音樂教育工作。傅雷更在北京及自己的母校上海音樂學院,為有天份的年輕音樂學生開設鋼琴大師班。傅聰指,這些工作乃出於對中國政府的感激,報答政府提供良好教育,派遣自己到海外學習。到中國教授音樂的傅聰另外觀察到,當下「中國人民變得著重物質、自私、損人利己、精神面貌不振。彷彿不再對生活抱有任何目標和理想」。

image.png

1994 年的傅聰。 圖片來源:ROBERT NG/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via Getty Images  

「八九民運」讓傅聰看到其時中國人的另一面。「當我在電視上看見人群在天安門前,我的精神大為振奮,內心充滿喜悅。這場運動是新生命的誕生、精神的淨化。」1989 年令傅聰對中國人重拾信心,卻也因為「六四」,反過來令他對中共再次失望。

他指:「當日鎮壓示威者時,我為中國哭泣。以前的事情,尚有人在灰色地帶開脫狡辯,但這次事件黑白分明。儘管絕大多數中國人都不同意,但少數黑幫分子(gangsters)仍決心執政。這幫人仍像皇帝一樣,以為中國是屬於他們的家天下。我現在堅信共產主義只是法西斯主義的一種表現,而它更為極權、虛偽。中國領導人總愛談論人民的利益。但這只是嘴皮說說的空話,裡面充滿謊言。」

「傅雷家書」收錄傅雷最後一封寄給傅聰的信,勉勵兒子「第一做人,第二做藝術家,第三做音樂家,最後才是鋼琴家」。據中國「環球時報」報道,中國網民紛紛在微博哀悼傅聰,並讚賞「傅雷家書」為自己做人帶來很多啟發。從訪問看來,傅聰的愛國情懷,應無負其父教導。青年閱讀「傅雷家書」之時,若進而暸解書信對象傅聰如何理解「愛國」,或有更深刻得著。

——CUP新聞囘带

2020年12月30日星期三

陶傑:2020,空有舞台,後繼無人

2020年12月31日 BY  


 

2020 年即將成為過去,此一年份,毫無疑問,將會是世界現代史上,除舊迎新、巨大的齒輪交接的關鍵一年。

如此歷史轉折的翻頁之年,並不常見,也不是第一次。例如 1789 年法國大革命,公認是西方告別古典、進入現代的分水嶺。那一年由巴黎開始,因為一場暴亂,產生的連串巨變,當時的局中人,包括前去拆毁巴士底監獄的巴黎平民,沒有意識到此一日導致歐洲君主政制的全面崩潰、激發了人權,令到西方進入 19 世紀的自由平等世代,改寫西方文明,沒有一個意識到自己是歷史的創造者。

2020 年,世界的大亂局,固然由袁國勇醫生確認的「來自武漢的病毒」成為誘因,但病毒之前的香港反修例運動,已經與世界產生協同效應。其中的悲劇人物,雖然渺小,但還是會帶著一陣異味走入歷史教科書的,將會是香港這位特首。

然而每一次巨變年,若拉闊時空的距離,回顧總會發現「江山代有人才出」,必須有與大時代相匹配的大人物和傑出的領袖湧現。正如在海邊滑浪,風浪愈大,必有在風高浪急尖端的弄潮兒。

也就是說,歷史運轉到了關鍵時刻,出現了一個龐大的舞台,必須有大明星出台表演,才與大舞台匹配。

以京戲為例:京劇生行的「譚派」,清末的鎭山名角譚鑫培,外號「譚叫天」,一直紅遍北京天津,培養了余叔岩、馬連良等後進,是一代京劇戲台天王。到了民國,輪到孫子譚富英。民國之後,在中共建國後的 50 年代,又輪到譚富英的兒子譚元壽成為名角。到了今日,譚氏的戲劇藝,雖有後人,時移世易,21 世紀,風華已不見當年了。

荷里活電影史也一樣。默片時代有華倫天奴和差利卓別靈。有聲電影時代:堪富利保加、馬龍白蘭度、湯漢斯,也是三代風格分明的小生。到了今日的 Netflix 網絡平台世代,那種高度的荷里活大明星沒有了。

1949 年中國大陸易手,是戰後現代世界史上第一個突變年。

其即刻伴隨韓戰爆發,美國即有強人出。第二次世界大戰的過來人艾森豪威爾和麥克阿瑟,一個做了總統,另一個在朝鮮半島主持戰局,雖然後來被杜魯門召回,但仍是一個強人趨變的格局。

艾森豪威爾的 8 年,美國有長遠的視野,堅強的意志,明確知道焦點所在。鞏固美台防衛盟約,扶植日本南韓,為冷戰期間亞洲四小龍的崛起打來堅固基礎。

第二次巨變年,是 1979 年。這一年,伊朗國王巴烈維被推翻,伊朗爆發原教旨革命,中東的伊斯蘭極端勢力,在這一年開始蔓生,一直發展到今日的伊斯蘭國。

但是那一年戴卓爾夫人上台,隨後緊接美國的列根。70 年代,英國的工黨社會主義公共福利經濟政策完全瓦解,戴卓爾和列根的強大意志,不但促成 80 年代西方自由市場經濟大發展,而且導致 1989 年蘇聯帝國的倒台。

因此,1989 年又是另一巨變之年。這一年,蘇聯潰敗,本來是收割戴卓爾和列根的功績。然而,這一個在美國當政的是第二流的庸人老布殊,主張「六四」後繼續與中國交往,而且將重點放在海灣戰爭的伊拉克。

老布殊只做一任,即被新一代的美國選民擁立了戰後出生的克林頓。1989 年的巨變年,未能產生第一流的傑出領袖,與上兩次相比,艾森豪威爾甘迺迪、戴卓爾列根這一等級的領袖,在 1989 年之後的英美歐洲不再復見。

反而因自由主義精英的興起,驕奢放縱,覺得真是迎來「歷史的終結」,與中國製造的廉價市場緊密掛鉤,自我製造了金融海嘯「全球化」,令西方貧富懸殊加劇,精英墮落,於是才出現了一個杜林普。

2020 年當然又是一個巨變年,永將載於史冊。然而,伴隨此巨變年出現的,是杜林普雖強人格局,也企圖改寫秩序,功敗垂成,卻是比老布殊更不堪的拜登。若杜林普無法解決疫情,拜登又有何過人的手段?尚未上台,已經遭到國內輿論質疑,其外交政策講話,又被日本副防相提醒:要注意台灣這條紅線。拜登尚未就位,顯見弱勢難以令人有信心。

2020 年將會對未來世界產生巨大影響。

後人如何看這一年,在時間的長廊中,2020 的世界,空有舞台,並無與此舞台匹配的人物。

——CUP新聞囘带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