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30日星期一

沉雁:每一滴无辜的血里都有我的耻辱(附:谁能保护我们的孩子?)

。。。。。。
附:
沉雁璧花:谁能保护我们的孩子?

微信:chenyanbiyue

这篇文章我尽量用舒缓语气且理性缜思地与读友交流,做一个号不容易,因为我不愿过早被举报控围剿。
泸县14岁少年死亡事件正在激战真相,昨晚微友发给我一个视频,内容是一个模样近似泸县少年在深夜草地被群殴毒打,虽然不能确认是否是同一人,但看见其背部全被打黑打烂七窍流血的惨状,我就不忍再看。
关掉视频,抱紧五岁女儿入怀,一种不寒而栗的恐惧瞬息漫延全身血管,心若冰霜,头重如铅。再回忆起河南未成年少女被禽兽糟蹋的事件,无论你有没有儿女,但至少有亲人朋友的儿女,我们都必须直面一个远比大国崛起的紧迫问题:如何保护我们的孩子不受伤害?救救孩子,责无旁贷。
大国崛起了,但孩子却一个个倒下去,这崛起的大国究竟是为谁崛起?难不成崛起的目的就为了让更多的孩子倒下去?
每每路过下午四点到六点的都市小学,爷爷奶奶将门口围得水泄不通,他们都是在接孙子孙女。这景象是全世界一大奇迹,因为只有中国的孩子才需要各家各户的大人亲自护送才会有安全感。如果不接送呢?如果没有爷爷奶奶呢?一切意外都可能发生。
为什么都是爷爷奶奶在接送孩子?这些孩子的爸爸妈妈呢?因为爸爸妈妈都在为家庭崛起和大国崛起而忘我奋斗打拼,他们当然不知道,他们在慢慢奋斗的崛起就是在奋斗他们孩子的纷纷倒下。
那些山区的留守儿童,那些被性侵的未成年少女,那些被校园暴力笼罩的孩子,他们的爸爸妈妈无一不是奋斗在为了他们孩子的路上。他们是这个国家的砖奴阶层父母,他们繁荣国家的主力军,但他们的孩子最不安全,因为他们的孩子只能靠爷爷奶奶手无缚鸡之力去保护。
那些推高学区房的父母,那些挤爆重点中学的父母,那些节节抬升起跑线的父母,他们无一不是为了他们自己的孩子。他们属于这个国家的中产阶层父母,他们的孩子很安全,因为他们的孩子有金山银山的保护。
那些高唱看齐意识的父母,那些心怀绝对忠诚的父母,那些埋头领会精神的父母,他们无一不是为了他们自己的孩子。他们属于这个国家的高端阶层父母,他们的孩子最安全,因为他们的孩子都在深宫大院有枪杆子保护。
一张清晰的孩子安全谱图似乎若隐若现,有的孩子安全不足,皆因有的孩子安全过剩。正如大多数人都觉得食品不安全,但总有人会觉得食品很安全,因为他们有特供。这道理可以推及到整个国家的方方面面和点点滴滴,有特权必然有腐败,有腐败必然有伤害。特权腐败是制造所有可预防伤害的根源。
特权,不是人人都有的,但特权意识却是人人都有的。正是因为人人都有特权膜拜意识,才助长了特权阶层和特权系统的固若金汤。无论上中下层,无一例外在行为上都是"为了孩子"而不遗余力地奋斗,但请问,父母是为了孩子什么?不就是为了孩子能争取到特权优势么?当底层父母在拼命争取自己的孩子逃离底层的不安全风险时,从而更加助长中上层父母顽固强化既得特权的优势,并为中上层固化特权利益夯实了合乎情理的社会基础。我当然不是为了苛责底层的被迫无奈,而是要明晰我们大多数底层孩子所受伤害的社会生态逻辑。
为什么大家都对特权意识这么情有独钟?特权意识,是一种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众多人痛苦基础上的幸福感和成功观,安全感是幸福感的基石,再也没有比掠夺众人安全而无限增长自己安全的优越感更能彰显幸福的可触摸性,这就是特权依赖的心理病灶。皇帝的安全感最强烈,出去都是前呼后拥肃静回避,层层推演这种安全感和幸福观就形成一种根深蒂固的社会观念,从而将特权社会的国民之三观打造成:唯利益至上的世界观,唯弱肉强食的价值观,唯成王败寇的人生观。相反,大家都把正确的三观彻底边缘成"偏激"的政治犯。正确的三观是:真理至上的世界观,自由平等的价值观,超越自我的人生观。
三观彻底废了,人权和平权就是扯淡,人人都只能靠特权保卫自己的安全。特权,就是践踏人权的代名词,每多一分特权就必然践踏更多人权。由于人人都在争取特权,特权系统和特权阶层就越来越庞大,从而就需要牺牲更广泛更纵深的人权为代价。孩子的校园生态是父母社会生态的校园版,当父母在社会生态中离特权越远,则离危险越近,父母保护不了自己,当然也就保护不了自己的孩子。因此,要有能力保护孩子,首先得有能力保护自己。
保护自己的方式有两条路径:一是通过牺牲他人安全的方式保护自己的安全,这就是特权之路;另一种是通过维护他人安全的方式保护自己的安全,这就是自由之路。
走特权之路保护自己,看起来样子上很安全,但其实很不安全,既会受到更大特权阶层的安全威胁,又会受到毫无特权的阶层不按牌理出牌的安全威胁。当谷俊山将自己亲闺女送进更大特权卧室时,自己在客厅听叫声,我不认为他心里一定就不痛苦,只不过是他不能保护自己时的一种求生方式。当特权阶层遭遇杨佳、夏俊峰、贾敬龙和明经国等退无可退的意外出手时,他们死得比底层更难堪。于欢母子从辱人特权的风光无限到被特权所辱的砧上鱼腩可知,特权最终深受于特权之害。金正男的大马遇害可知,生于特权之灿烂,但最终死于特权之危险。
走自由之路保护自己,看起来大家都不安全,但其实大家都很安全。众多西方国家领导人及其家属可以与平民同餐共饮,总统犯法也得入监,因为谁都没有特权,因此谁都没有腐败。没有腐败就没有伤害,从而人人就安全。父母都安全了,哪还有孩子不安全?当然,还是有可能遇到精神病患者校园枪杀或爆恐分子的丧心病狂,但这些意外的伤害不会有因为特权伤害所产生的持续恐惧感,即便不幸遭遇,也不会有像泸县悲剧一样的群体对抗事件。
保卫不了自己就保卫不了孩子,要保卫自己就得首先保卫自由,没有自由就得敢于为自由而战。没有自由,连自己都没安全感,又何谈保护孩子?自由,既是自己的安全符,更是孩子的保险单。

——沉雁璧花的博客   (2017-04-30 23:11:35)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Gadget

目前尚无法通过加密的网络连接查看此内容。

页面

Gadget

目前尚无法通过加密的网络连接查看此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