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月17日星期一

羅曼:台灣的真相

◎羅曼 / 自由時報 星期專論

美中關係的基礎,其實是一系列關於台灣的虛構謊言。事實上,當前的美中關係之所以爭議不斷,主要原因之一便是中國的咄咄逼人,正將這些精心構築的誆言詐語暴露在常識面前無所遁形。

台灣顯然是獨立的國家

讀者對這些虛構的說詞一定不陌生。在一九七○和一九八○年代,美國官員說,他們需要與北京聯手才能對抗蘇聯。外交官不能將台灣說成是一個「國家」,更別說是一個獨立的國家,但台灣顯然就是一個獨立的國家。這種誣言讕語還融入美國的政策,變成「台灣海峽兩岸所有的中國人都認為只有一個中國,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 即使在台灣,也無從得知台灣人民想要的是什麼,直到一九九六年的總統大選。

冷戰結束後,對於台灣的想像轉而配合更廣泛的模糊戰略目標,即確保「全球穩定」。反過來,這種穩定性幫助美國取得在中國的商業機會。他們的假設是,在台灣議題上發表「錯誤」的言論會激怒北京,而北京會將怨氣發洩在美國企業身上。

這一切都讓外行的觀察家一直搞不清楚,美國的一個中國政策和北京的一個中國「原則」到底有何差別。這是故意的。如此一來,中國可以繼續聲稱美國堅持對台灣地位的立場,而我們美國人也可以否認事實並非如此。而且,即使那些局外旁觀者沒時間搞清楚箇中差異,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

然而,時代正在改變。

美對台政策有戰略因素

美國聯邦參議院外交委員會在去年十二月就台灣政策舉行聽證會,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在事先準備的證詞中,美國國防部負責印度—太平洋地區安全事務的助理部長瑞特納(Ely Ratner)指出,「台灣位於第一島鏈的關鍵節點,支撐著美國的盟友和夥伴網絡,不僅對該地區的安全至關重要,對確保美國在印太地區的重大利益也不可或缺。」基於這些原因,以及台灣在主要海上交通線路中的優勢地位,他說這是美國對台政策背後的「戰略因素」(strategic reasons)。

瑞特納的聲明在美國的兩岸專家圈子裡吹皺一池春水。為什麼?因為他說了真話,而這是美中關係中長期不被容許的瞽言妄舉。

當然,這就是台灣為什麼在戰略上對美國很重要的原因。四十多年前的美中關係解凍已經達成目的。蘇聯已經崩潰。冷戰結束了。今天,中國在各個層面的蠻橫姿態,從阻止開放武漢肺炎(新型冠狀病毒病,COVID-19)起源的相關資訊、對澳洲和立陶宛的貿易禁運,一直到在南海和南方印度邊境的蠶食鯨吞,導致談論台灣地位的字斟句酌,已經不像十年、十五年或三十年前這麼重要。

就連在中國的商業機會,也不再像過去那麼具有吸引力。習近平政權已經注意到這一點,不再奉行使中國發展成今天如此繁榮的經濟自由化政策。北京當局可能會繼續培育張牙舞爪的「國家隊」(national champions),但中國經濟的管理失當,已經促使外國企業開始關注多元化戰略。美國企業在國會山莊到地方議會的遊說團體,曾經對任何可能令中國政府難堪的政策戒慎恐懼,但現在肯定已經不像以前如此擔心動輒得咎。

絕不默許台灣和中國統一

瑞特納揭露的另一個現實—他雖然沒有明說,但杞人憂天者指控他意有所指—是美國絕對不會默許台灣和中國統一,即使是透過和平方式。是的,這是真的。北京當局一直都是這麼認為。

中國是為了從與美國的關係中獲利,才和美國合作。擊敗蘇聯、全球穩定和爭取外國投資,也達到他們的目的。至於美國,華盛頓對同意與中國統一的台灣敞開大門,因為美國知道台灣人民不會贊成統一。

軍機頻擾台 美重新評估中國政策

如果將前述立場正式且大聲地說出來,美國的「一個中國政策」勢將土崩瓦解。或許我們還沒有準備好這麼做。我們數十年來的中國政策一方面致力於維護和平,另一方面也確保台灣的自由與繁榮。然而,隨著中國每次對台灣施加新的威脅,一再出動軍機侵擾台灣防空識別區(ADIZ),都在逼迫美國重新評估其中國政策。

如果武力還是保衛台灣的最終手段,外交場合的文字遊戲也將壽終正寢。畢竟,在美國軍隊為了確保兩岸分離而進行戰鬥的情況下,不可能還維持一個中國政策。隨著這種情況似乎愈來愈有可能發生,美國官員必須以更平鋪直敘的措辭來談論中國的威脅、台灣的地位,以及台灣對美國利益的價值。如果北京在台灣議題上不願改弦更張,瑞特納的誠實可能只是一個開端。

(作者羅曼為美國智庫「傳統基金會」亞洲研究中心主任;國際新聞中心陳泓達譯)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