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8月6日星期三

于浩成:从先父董鲁安49年初的一首诗说起

于浩成夫妇在八宝山公墓祭奠先父董鲁安

先父遗作《董鲁安诗集》于2013年分别由香港"天行健出版社"和"杭州艺文印刷公司"出版。前者是精装本,后者为平装本,内容相同,都包括《游击草》和《温巽堂集》两部手写原稿影印本。我又从先父遗稿中的散乱的单片里,选中一二十首编为集外集诗,放在诗集的后面。其中有一首是作者于1949年1月29日写出的,今日看来,这首诗仍有重大的现实意义。现将此诗重抄于下:

春节试笔
                       ——赋呈谢老兼请介呈钱老斧正
联翩捷讯告春初,狂喜由来百不如。
釜底纵宽惟台穗,茅头指向即荆舒。
登时淮海除顽丑,指曰平郊定圣都。
陆贾有才须鉴识,拟陈楚汉一编书。

   本首前六句讲由于人民解放军的节节胜利,即将在北京开国定都,诗人为之欢欣鼓舞。欣喜莫名。但后两句是什么意思呢?经查《史记.郦生陆贾列传》:陆贾是楚国人,作为客卿追随汉高祖刘邦平定天下,是有名的辩士之一(苏秦、张仪一流人),一直在刘邦左右备咨询或出使各侯国。列传中有一段写道:"陆生时时前说称《诗》《书》。高帝骂之曰:'乃公居马上而得之,安事《诗》《书》!'陆生曰:'居马上得之,宁可以马上治之乎?且汤武逆取而以顺守之,文武并用,长久之术也。昔者吴王夫差、智伯极武而亡;秦任刑法不变,卒灭赵氏。乡使秦已并天下,行仁义,法先圣,陛下安得而有之?'高帝不怿而有惭色,乃谓陆生曰:'试为我著秦所以失天下,吾所以得之者何,及古成败之国。'陆生乃粗述存亡之征,凡著十二篇。每奏一篇,高帝未尝不称善,左右呼万岁,号其书曰'新语'。"
鲁安公这首诗显然是有感而发的。诗人从1942年投奔革命,进入解放区以后,根据亲眼所见,亲身经历,已经敏锐地预感到我国在取得抗日战争和人民解放战争两大胜利以后,仍有重行秦政的危险。他这一预感不幸在半年后就得到证实。这对人民说来又是一场浩劫。谭嗣同在其《仁学》一书中说:"中国两千年执政皆秦政也,皆大盗也。"汉初贾谊总结暴秦二世而亡的教训,写了《过秦论》的名篇。唐朝诗人杜牧在其《阿房宫赋》一文最后说到:"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复哀后人也。"我们万万想不到,我国在经历了汉、唐、明、清各朝以后,仍然未能躲开秦政的浩劫。这是让人无限感慨,深长思之的。

2014年7月12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