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8月3日星期六

余杰:對香港充滿血腥之氣的詛咒,中國已成喪失人性的屠夫之國

中共的邪惡不是憑空產生的,不單單是被馬列主義這種「外來思想」所毒化,而是中國文化自身就蘊含了致命的毒素。因此,將中共政權和中國人民一分為二是毫無意義的,是自欺欺人。
“對香港充滿血腥之氣的詛咒,中國已成喪失人性的屠夫之國”的图片搜索结果

在新浪微博,由官媒《人民日報》作主持人的話題「守護香港」,位列「話題榜」的第三位,逾7000萬閲讀量。該話題以「守護香港,對暴力堅決說『不』!」為導語,評論大多批判示威者衝擊中聯辦,聲稱「不能對暴力妥協、辯護、美化和縱容。」
但在另一熱門話題、達到3500萬閲讀量的「元朗」,卻有大批中國網民為白衣人的暴力行為「讚好」。若干中國網民的留言,磨刀霍霍,殺氣騰騰,顯示出中國當下暴政與暴民互相激蕩的現實:
——打到跪地求饒可還行,廢青就是欠元朗社會大哥教訓。
——哪個市民會明知港燦搞事還去現場不在家吹空調的?被打的沒一個無辜的。
——支持元朗大爺,幹死這幫廢青。
——香港所有幫會都是愛國的!
——數典忘祖,港獨狗現在不殺,難道留著過年麼?
從上面這些言論可以得出結論:中共政權很邪惡,中國十有八九的普通民眾也很邪惡。中共的邪惡不是憑空產生的,不單單是被馬列主義這種「外來思想」所毒化,而是中國文化自身就蘊含了致命的毒素。因此,將中共政權和中國人民一分為二是毫無意義的,是自欺欺人。
如果說以上這些嗜血的言論只是情緒的發洩,那麼中國的左派網站「紅旗網」上發表的題為「粉碎香港顏色革命,嚴懲暴恐勢力,堅決捍衛國家統一」的文章,就是殺人無形的刀筆吏了。其惡毒堪比毛澤東的「金棍子」姚文元。
這篇約兩萬字的長文,將香港市民的示威抗議定性為「香港發生新的顏色革命反華暴亂」,直指美國為幕後「黑手」,並且為北京中央政府儘快平息這場「暴亂」出謀劃策。文章寫道,香港「反送中」事件還暴露出香港政府沒有應對緊急狀態的必要權力。這直接導致特區政府在面臨非常情況時,沒有非常的手段可以運用。而這進而導致特區政府無法有效地掌控局面,控制形勢,而在被動中陷於困境。因此,跳出香港現有的司法程序,統一上層建築,勢必成為香港特區政府的當務之急。其重點包括並且不限於:在香港實行戒嚴、開除、逮捕、驅逐拒絕與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合作的外籍法官;逮捕、審判街頭暴亂的組織者;逮捕、驅逐插手香港事務的境外勢力情報人員等。
這篇文章聲稱,香港的嚴重事態表明,現在的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已經無法正常履行自己的職責了,因為他們向反華暴亂勢力退縮、投降了。而這樣的一個特區政府,是註定無法得到廣大香港人民的擁護和信任的。作者建議北京立即暫停香港特別行政區現任政府的工作,全體人員不解散,不允許辭職,工資照發,原地待命,等待中央政府的相關政令和工作安排等。
這篇文章的惡劣程度連《環球時報》都望塵莫及。作者的大膽建議,恐怕連志大才疏的習近平都不敢真正去嘗試。如果戒嚴、軍管乃至大清洗在香港成為事實,那麼就等於將香港從地球上抹去了。
極左派、毛派的「紅旗網」去年曾因聲援深圳佳士集團工人維權,其主編吳立傑被河南警方到北京跨省抓捕,編輯部電腦被查抄,前情況不明。此次該網站又死而復活,中共當局對此不加封鎖,非常耐人尋味。這很可能就是中共當局「放狗咬人」的伎倆,以此「假民意」影響和操控「真民意」,並恐嚇香港人俯首帖耳。
此前,「紅旗網」以及其他極左派、毛派人士舉起毛像從事所謂的幫助工人維權活動,遭受中共打壓之時,很多自由派人士以「政治正確」的姿態,發言聲援他們的「基本人權」。我對此不以為然。在我看來,「紅旗網」與中共之間的衝突,不是民主和獨裁的衝突,而是獨裁與更獨裁之間的「內部分歧」,我們為什麼要參與這場狗咬狗的爭鬥呢?「紅旗網」所信奉的毛主義,本身就是要消滅自由、民主和法治等普世價值,我們為什麼要為這樣的魔鬼「仗義執言」呢?我少年時代曾經服膺於法國思想家伏爾泰的名言:「雖然我不同意你的觀點,但我願意用生命來捍衛你發表觀點的權利。」但是,現在我覺得這句話應當有所修正,那種「企圖消滅言論自由的言論」,是應當被排除在應當保護的言論自由之外。
從中國網民充滿血腥之氣的詛咒,到「紅旗網」上有板有眼的萬字長文,可見大部分中國人已經喪失了基本的人性,而淪為屠夫和喪屍。
AP_16308413244891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中國人從來就不熱愛和平,一生倡導和平、非暴力的劉曉波被中共折磨至死,中國的一般民眾對此極端冷漠,很多人將劉曉波看作是一個「牛犢頂橡樹」的「傻瓜」——俄羅斯作家索爾仁尼琴將《牛犢頂橡樹》作為其自傳的書名,他的這一「知其不可而為之」的壯舉,在俄羅斯獲得了廣泛的尊敬和推崇,這也正是俄羅斯能夠在一定程度上去共產化,而中國人仍然在共產專制的泥沼中嬉戲或呻吟的根本原因。
中國人從來就不熱愛和平,中共數十年來一以貫之的暴政,如果沒有廣大中國人的支持,不可能從中央到基層一路暢通無阻。大饑荒年代人吃人,文革期間學生打死老師,「人民子弟兵」屠殺天安門的學生和市民……豈是領袖一個人就可以完成的。領袖只是登高一呼,下面立即應者雲集。所以,除了罪魁禍首毛澤東、鄧小平之外,每一個施暴者都不是無辜者。此次,元朗行兇的白衣人的「群眾基礎」,就是不計其數的「大陸同胞」。這是一個流人血的國家,這是一個應當被詛咒的國家,香港不幸陷入豈股掌之中。
中國人從來就不熱愛和平,中國官方媒體和民間的社交媒體上的戾氣,尤甚於明末。五四時代就開始倡導人道主義的周作人,特別注意搜集和閱讀明末的筆記,他說:「史書有如醫案,歷歷記著證候與結果,我們看了未必找得出方劑,可以去病除根,但至少總可以自肅自戒,不要犯這種的病,再好一點或者可以從這裡看出些衛生保健的方法個也說不定,我自己還說不出讀史有何所得,消極的警戒,人不可化為狼……」明末就是人變成狼的時代,殺人者是狼,被殺者是豬、羊甚至草。

彭遵泗在《蜀碧》中記載,張獻忠據成都時,分兵四路,挨家挨戶進行「草殺」:「正月出,五月回,上功疏,可望一路殺男女若干萬,文秀一路殺男女若干萬,定國一路殺男女若干萬……」官兵和流寇的殺戮,讓百姓草間求生,最後彼此相殺。錢謙益說:「劫末之後,怨懟相尋,拈草樹為刀兵,指骨肉為仇敵,蟲以二口自齧,鳥以兩首相殘。」今日的中國,不就是這樣一個是可怕的「霍布斯叢林」嗎?
——TheNewsLane 关键评论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