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8月25日星期日

魏承思:即使再過50年,上海也趕不上香港

【作者按:我发表在 1997年6月27日的文章原文】



回歸前正在上海度假。自去國六,七年來,偶爾回上海大多是行色匆匆。在那里的朋友實在太多,也就無法一一拜彷。此次稍得空閑,我就約了文學界的几位朋友小聚。回歸前夕所談的自然也是回歸。
因為我是客居香港的上海人,話題就離不開拿上海與香港作比較。
上海與香港都是獨特的移民城市,都是從歷史上一個不起眼的小 村莊發展成為 國際性的大都會。當上海已經稱雄遠東的時候,香港還是一個二等城市 。在香港崛起成為東方明珠後,上海卻已是風光不在。
然而,自90年代初以來,上海出現了翻天覆地的巨變。用當地領導人最愛掛在嘴上的一句話來說就是《一年一個樣,三年大變樣》。鱗次櫛比的新廈拔地而起,五光十色的商品琳瑯滿目,十里洋場又恢復了當年的繁華。上海人也尋回了失去的自信。
人民都在關心,香港回歸之後,兩地經濟的關係將會是如何一種格局?許多人甚至斷言:十年內上海將取代香港的經濟地位 。
在我看來 ,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香港的自由港地位,是上海今後幾十年都無法取代的。
在上海的所見所聞,雖然在硬件建設上不難趕上香港,但在軟件方面有幾條致命弱點,決定其無法與香港競爭。
第一,香港有完備的法律體系,上海則沒有獨立的立法權,在法制方面還是落後國家城市的水準。投資者的利益沒有可靠的法律保證。
第二,香港有獨立的金融體系,上海的金融則須歸中央統一管理。中央金融政策的反覆無常不可能不波及上海。沒有一套穩定的金融體係,也就很難成為國際金融中心。
第三,香港有作為國際金融中心所需要的各種專門人才。上海在這方面的人材則十分稀缺。如果僅僅缺乏高級人才,可以從國外引進,問題時初級人才的素質也相當低。
第四,香港有新聞自由,保證資訊的暢通。上海的新聞媒體則受到嚴格的控制。投資者根本 無法得到充分的、及時的以及可自由選擇的訊息。這在一個國際化的商業社會是不可想像的。
第五,香港有商業文化的傳統,最重要的是恪守商業信譽。上海人則普遍不講信用,沒有敬業精神,為了賺錢常常不擇手段。投資者上了幾次當後,往往就會裏足不前。
對社會主義的上海來說,其中的有些弱點恐怕很難徹底克服。上海的這些弱點乃是香港的優勢。相信香港只要能保持這些優勢,也就無須擔心其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被上海所取代。只要香港和上海都保持現行制度50年不變,不要說十年,即使再過50年,上海也趕不上香港。

——原载《明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