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11月5日星期六

李江琳:在欧洲看西藏问题的影响力之战

图:达赖喇嘛出席在比利时布鲁塞尔的公开对话会


中国政府和达赖喇嘛的影响力之战,是物质力量和精神力量的对抗。中国共产党人是物质主义者,相信钱可以收买一切。然而,这一套在藏人中偏偏是行不通的。中国政府再有钱,也收买不了藏人对达赖喇嘛的信仰。

西藏自治区新任党委书记吴英杰最近说,消除达赖喇嘛的影响力是中国政府在西藏地区的首要任务。达赖喇嘛流亡印度已经半个多世纪,手无寸铁,何以有如此影响力,至今还是让中国政府视之为大敌,到处围堵而无效?我最近刚好去了一次欧洲,到了比利时和英国,接触了几位以前从未谋面的西方人,对达赖喇嘛的影响力有了一点直观的了解。

达赖喇嘛在民间的影响力

这次旅行之前,我特地在网上预订了家庭旅馆,即有空房间临时出租的普通人家。这样除了省钱和可以自己做饭等优点外,还有一个长处是能接触到当地的普通民众,晚饭后可以在客厅里坐下来聊聊。每次都聊到了西藏问题和达赖喇嘛。
我在伦敦住的那家,主人是保加利亚移民,一位年轻健康而极有活力的女士。她是个语言天才,在老家时就精通俄语,移居英国后迅速从斯拉夫语系转向拉丁语系,会说英语、法语、西班牙语和葡萄牙语。她说她曾经教一个葡萄牙人学英语,那人英语没学好,她却趁着此机会把葡萄牙语学好了。
说起达赖喇嘛,她顿时一脸的敬仰。她说,达赖喇嘛是那样的慈悲,无论面对什么,都秉持非暴力主张,主张用非暴力和对话来解决当今世界种种问题,她特别认同这样的智慧。作为从东欧国家来到西方的新移民,她见多识广,深知世间民众生活的种种艰辛,对全球化时代的种种鸿沟壁垒也有切身体会,而达赖喇嘛的流亡生涯和尊者的态度,成为她用以比照的榜样。她特别钦佩达赖喇嘛的幽默,说达赖喇嘛无论在什么场合,都能发出那么开心的哈哈大笑,尊者的笑声感染了那么多人,这真是非常美好的景象。她还非常佩服达赖喇嘛的心胸和眼界。尊者呼吁保护环境,呼吁人们从改变内心开始改变生活方式,以节约资源,保护地球生态。这让她非常认同。她说,达赖喇嘛自己还在流亡,毕生是个难民,可是关心的是全人类的处境和未来,是保护地球这个人类唯一的家园。这是多么了不起。
在爱丁堡,接待我的主人也是一位印度年轻女士。 聊起来才知道,原来她出生在非洲英属殖民地的一个岛上,祖先来自印度比哈尔邦,到她已经是第四代了。她从未去过印度,也不会说家乡的语言,于是我们关于印度的谈话就倒了过来,是我给她讲述我去过很多次的印度。
她告诉我,由于父母祖父母的传承,她仍然信奉和修行印度教。我看到她家里仍然有很多印度教的佛像和饰物。印度文化中有很多习俗是来自于宗教信仰,或者和宗教信仰有所关连。和很多印度人一样,这位女士是素食主义者。从她那里,我看到宗教信仰或许是比语言更为顽强的文化遗产。说起达赖喇嘛,她的崇敬表情明显是发自内心,我在印度时从很多印度人脸上看到这样的表情。她说,达赖喇嘛对于她来说,就是一位圣人,是人生的指导者。印度是达赖喇嘛和十万流亡藏人的庇护之地,对此她感到欣慰和骄傲。中国政府视达赖喇嘛为敌,对此她表示根本无法理解。
我在欧洲还接触了一对夫妇,女主人是法国人,男主人是英国人,公司高管,年轻时在中国留过学,全家包括四个孩子都会简单的汉语。他们对中国有所了解,特别是男女主人,在中国生活过。他们十分直白地表示,他们崇拜达赖喇嘛。达赖喇嘛在欧洲的公开演讲或讲经,当地主办单位为了解决场地等费用,经常是售票的。比如我这次旅行期间,达赖喇嘛在比利时布鲁塞尔的两天半公开对话会,最高票价达四百五十欧元,低的也要两百欧元。尽管这些公开会议都有网上直播,巨大的会场还是场场满座,人们就是想当场聆听达赖喇嘛,看到他那著名的开怀大笑。这家女主人说,她也曾经早早地订票,赶很远的路去听达赖喇嘛的演讲。我们交谈得比较深,他们很想知道达赖喇嘛对西藏问题具体议题的看法,很想了解境内外藏人的情况。他们是十分明确和坚定地支持达赖喇嘛,支持藏人的事业。
中国政府的影响力
我在英国的时候,刚好遇上爱丁堡大学的孔子学院庆祝成立十周年。这所孔子学院被中国国家汉办评为全球孔子学院的样板学院。于是我也看到了中国政府在海外的影响力。
近年来,中国国家汉办在全世界开办孔子学院,据说已经达五百所之多。这些孔子学院都有所在地的合作单位,即当地的大学或学院,有些借用合作单位的设施,有些则有了自己的校舍校园,教员则大多由中国政府派出。中国政府对孔子学院的投入是非常明显的。对于当地大学来说,等于是由中国出钱出力为他们办了一个学中文、学汉学的分支,何乐而不为。西方人的概念里,语言、历史、文化,乃至于熊猫、武术、中国乐器等等,这些内容是中性的,他们的孩子要学这些东西需要条件,现在有人帮他们代办,学了以后便于展开和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交流,到中国去做生意,这是大大赚了的事情。
对于中国政府来说,影响力靠的是潜移默化。孔子学院不是雷锋精神的产物,中国政府有自己的考量。我和一对在大学工作的夫妇有过一番交谈,他们都是有相当学术地位的学界精英,工作中和中国政府和大学、公司有多年的合作与交流。他们对于中国,理应有相当了解。但是谈到西藏问题,男主人很委婉地提醒我,旧西藏是很落后的地方。
我明白他的意思,旧西藏的落后是一个事实,现在的西藏相比之下有了巨大的物质变化,有了机场、铁路、公路、学校医院、手机和互联网,这些也是事实。而这些事实,是不是就证明了"殖民者给殖民地带来了文明"?是不是就证明了中国政府在西藏半个多世纪政策的正当性?
这是和欧美学界人士交往的时候常提出的问题。我非常愿意深入讨论这个话题,深入地谈谈历史和现实,谈谈事实和细节,谈谈判断和证据。但是深入交流非常困难,尤其是和中国有交流和合作关系的学界人士,经常回避西藏问题具体的历史和现实。就像全世界遍布欧美的五百多所孔子学院,决不会开课谈论西藏问题。
中国政府和达赖喇嘛的影响力之战,是物质力量和精神力量的对抗。中国共产党人是物质主义者,相信物质决定精神,钱可以收买一切。中国政府的大外宣,就是在发挥钱的威力,中国政府的影响力,除了用钱开路,别无他途。然而,新任西藏党委书记吴英杰是在藏区长大的,他要是真的懂藏人,就该知道,这一套在藏人中偏偏是行不通的。中国政府再有钱,也收买不了藏人对达赖喇嘛的信仰。

——原载《动向》杂志2016年10月号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