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11月6日星期日

邱鸿安:川普從「使美國偉大」到「反美國」

11月8日的投票日很快就到,也因此很快就可以結束,無須再天天見到被紐約時報稱為「美國近代史上最差勁總統候選人」的拙劣表演;川普的競選運動,開始時以「使美國再偉大」為口號,但是到了選舉快要結束時,他卻以「反美國」的姿態收場,這是當初沒人料到的。
川普的「使美國再偉大」口號,是連著他的「民粹主義」而說的。按照他的說法,眼前的美國,既衰弱又不安全,經濟不行,製造業萎縮,工廠外移,工人失業,飯碗被移民搶走,也被中國和墨西哥搶走:社會到處都是搶劫和暴力,大城市的「內城」有如戰區,醫院和學校的資源都被移民占用,社會是一片黑暗和混亂。所以,他要重振美國,復興美國經濟,要重新談判與外國的貿易協定,從中國和墨西哥搶回就業機會,向它們的進口貨物徵高關稅。這是他向支持者所作的承諾。
但是,「使美國再偉大」只是口號,川普沒有提出可達至目標的具體政策,因此只是空頭承諾。其實,川普向支持者推銷的,只是狹隘和仇恨。他排斥墨裔人、穆斯林、女性、殘障者和戰爭英雄,他要在邊境建圍牆,將1100萬無證移民驅逐出境,就是鼓吹狹隘;他煽動他的中下層白人支持者排斥移民,就是鼓吹仇恨。
美國是移民國家,從17世紀的清教徒從歐洲來到這個新大陸,一直到現在來自全球各地的移民,都是如此。對於400年來的移民來說,美國代表的就是開放、多元和機會,這與川普描繪黑暗和不安全不同,更與川普眼中看到的狹隘和關閉完全不同。
對華人移民來說,美國代表的,就是開放和機會。從19世紀大量來美的廣東華工,到現在每年數十萬的華人留學生(去年單是中國來美的大學生,就有26萬人,還未計算中學生和小學生),向來也都如此。對留學生來說,美國的教育就是機會,對移民來說,美國的工作就是機會,這種開放和機會的感覺,人人都可感受得到。但在川普眼中,美國只是白人的美國,與移民和少數族裔無關,更與開放、多元和機會無關。
除了開放和機會,美國還代表民主,而選舉則是美國民主最重要的部分,選舉可以確保國家最高權力和平轉移,還可以選出代表,進入議會,組成代議政府。但是川普眼中的美國,民主制度已經破產,選舉並不公平,已變得可有可無,就算總統選舉有了投票結果,他也可能接受。
在日前的第三場總統辯論中,川普被追問,他是否會承認選舉結果?他開始避而不答,最後才被迫不得不回答;他說他要看到結果,才能決定是否接受結果,如果他贏了就承認;現在不能說,等到有了結果,他才會說是否承認。
其實,辯論前數天,川普在佛羅里達、北卡、威斯康辛和內華達的集會中,已向支持者推銷一種「選舉被操控」的陰謀論。他的說法是,國際間有一個「全球權力組織(global power structure),目的是阻止他當選,偷走他原來可以勝利的選舉,媒體和柯林頓陣營都是合謀者;過去兩周,出來指證他有性侵行為的女性,都是陰謀者找出來的,她們的話全是謊言,她們說的一切,他都沒有做過。
川普的「選舉陰謀論」,是對美國民主的大顛覆。他說美國民主已經破產;媒體不誠實和腐敗;數以百萬計的人不應獲准登記,卻登記為選民;柯林頓犯了嚴重的電郵罪行,本來就不應讓她參選。這些都是嚴重指控,但是他卻沒有提出任何證據和事實。
在毫無證據的情況下,川普卻公然說,選舉不公平,如果他輸了,他可能不承認選舉結果,這是對民主選舉的徹底顛覆,一舉否定了美國民主制度最重要的一部分。這絕不是使美國偉大的行為,反而是破壞民主制度的反美行為。
川普從承諾「使美國再偉大」開始,卻以一個「反美國」的候選人結束這場選舉,正好反映了他當初所喊的口號,是如何的空洞和虛偽。
——世界日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