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10月20日星期四

高新:为十九大抢“门票”,张春贤恶补“红色基因”为十九大抢“门票”,张春贤恶补“红色基因”

张春贤(AFP)
张春贤(AFP)

笔者日前从一家海外华文网媒上读到一则评论,题目是《张春贤的前景,就这麽挂起来了?》,大意是说张春贤从新疆卸去实职回京后便久久不见踪影,如此"另有任用",岂不是被"挂起来了"?

这则评论出现的第二天,中共官方媒体就报道了张春贤的最新动向:12日至15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党的建设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中央新疆工作协调小组副组长张春贤在陕西省调研。

多家内地媒体以《张春贤离疆后的一次特别活动 》为题转载新华社的报道内容,特别强调"此次调研陕西,系中央政治局委员张春贤不再兼任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书记后的首次离京活动。"

《新京报》微信公号"政事儿"10月16日的文章称, 10月12日,张春贤在陕西省政协主席韩勇、陕西组织部长毛万春、延安市委书记徐新荣等人陪同,在延安各地开展调研工作。

"政事儿"注意到,自8月29日陈全国接替张春贤担任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书记以来,这是官方首次公布张春贤中央党的建设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一职。

公开资料显示,中央党的建设工作领导小组是中央政治局领导党的建设工作的议事协调机构,由主管党建工作的中央政治局常委、分管有关党务工作的中央政治局委员、书记处书记和党务机构部长等成员组成,负责对党建工作领域的重大问题作出决策。

在考察延安革命纪念馆及革命旧址时,张春贤说,延安精神是我们党的宝贵财富,任何时候都不过时。推进伟大事业、建设伟大工程、夺取伟大斗争胜利,必须牢记习近平总书记强调的"不忘初心、继续前进",坚持光荣传统不能丢、红色基因不能变,从延安精神中不断汲取全面从严治党的力量,走好新的长征路。

12日晚,张春贤还观看了大型红色历史舞台剧《延安保育院》。这部号称是"践 行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的"红剧"取材于1938年成立的延安保育院,系中国首部大型红色历史舞台剧。该剧与国务院原总理李鹏、全国人大常委会原副委员长李铁映、毛泽东之女李讷等,都有着很深的渊源。

不完全统计,当年在延安保育院学习生活过的革命后代,不下200多名,除了李硕勋之子李鹏、李维汉之子李铁映,还有刘少奇之女刘爱琴、邓小平之女邓林、刘伯承之子刘太行、左权将军之女左太北、罗瑞卿将军之子罗箭、徐海东大将之女徐文慧、任弼时之女任远芳、罗亦农之子罗西北、彭湃之子彭士禄等。近年来,不少革命后代都曾重返延安观看《延安保育院》。

张春贤在看完后说:"《延安保育院》艺术性高,有教育意义,非常好!"

相关报道还提示:在陕期间,张春贤还调研了涉疆援疆工作。

在延安,张春贤去了延安革命纪念馆、杨家岭革命旧址、枣园革命旧址、西北局旧址、延安新区等地。

笔者要在这里特别提示一下,张春贤去了这个"西北局"旧址,就是当年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勋工作和生活的地方。习仲勋从一九四五至至一九四九年担任中共中央西北局书记,一九四九年至一九五四年进京之前,担任该局的主持工作的第二书记。时任第一书记是彭德怀,挂名而已。

瞻仰了总书记父亲当年工作和生活过的地方之后,张春贤马不停蹄,当天即又去了总书记本人工作和生活过的地方。用新京报"政事儿"的话说:此次调研,张春贤还去了特别之地——习近平青年时曾插队七年的梁家河村。

另外一篇相关报道文章说:陕西省延川县文安驿镇梁家河村,是习近平总书记当年下乡当知青,插队的地方。当时,村还不叫村,镇也不叫镇,而是叫"文安驿公社梁家河大队"。当年习总来到这里,担任了大队党支部书记。小山村,走出世界第一大党和第一大国的领袖,自然产生神奇,令人向往。

前往朝圣的共产党干部们,被统一安排的节目都是参观梁家河村史馆、知青旧居等,"聆听梁家河村的基本情况以及知青当年工作、生活情况的介绍,了解习近平总书记当年在梁家河村插队时带领社员艰苦创业、矢志改变落后面貌的事迹,感悟一个城市知识青年到农村插队7年'过四关'的思想转变和意志磨练过程,实地回味当年知青在梁家河村度过的艰苦生活,深切感受一位国家领导人多年来深切关心和支持梁家河村发展的浓浓情谊。"

笔者不久前在《张春贤离开新疆是失意还是得志?》一文中已经介绍过:张春贤治疆是有功还是有罪,外界媒体和中共高层自然是各说各话,但笔者在北京的记者朋友说,张春贤被习近平当成反腐败箭靶的可能性非常小,因为就算零星的腐败传闻是真,他在中共所有在位和退位的副国级领导人中,还算是相对干净的。至少比他的前任王乐泉干净一百倍。习近平在抓了周永康之后把王乐泉都放过了,怎么会从反腐的角度下手整张春贤?

和强卫一样,张春贤的出身也是习近平十分欣赏,天然信任的那一类,当过农民当过兵,而且还和当年的习近平一样是农村基层党干。"学历"也是工农兵学员加"在职攻读研究生"学位。如此"高学历"能否保证不把"脱农"读成"脱衣"并不重要。

日前见有海外华文媒体报道说:在数日前的封疆大吏换人潮中,辞去新疆书记职务,"另有任用"的张春贤最为引人注目。外界有关张春贤的去向有很多说法,其中不乏有对其仕途的各种猜测。北京坊间则传闻张春贤将担任中央党建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不乏有分析称中央党建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是一闲职,张春贤调入该小组意味着"靠边站"。但也有说法称,张春贤进入党建小组是即将受到重用的标志。

这主要基于两个方面的判断,首先,中央党建工作领导小组地位重要。自1988年小组成立,此后历任小组组长都是由主管党建的政治局常委担任,副组长由中纪委书记、中组部部长担任。习近平曾担任过该小组组长五年,本届的党建小组组长由政治局常委刘云山担任,副组长则是中纪委书记王岐山和中组部部长赵乐际兼任。

张春贤治疆有功,其进入中央党建工作领导小组可能是高升的标志。在中央党建小组的历史上,从未有过专职的副组长。党建小组的两个副组长,一个是中纪委书记,一个是中组部部长。张春贤如果担任副组长,不排除在随后的十九大人事变局中担任两个职务中的某一个。

张春贤能否在十九大上留任政治局委员或者更上一层楼,也许习近平正在籍此猛吊张春贤的胃口,张春贤则是自觉接受考验,以首次下基层考察即选定延安革命圣地并亲自观看"太子党"们"百看不厌"的"红色歌舞"《延安保育院》的实际行动向党内元老和聚拢在习近平周围的"红二代"们献足了"红心";用接连到总书记他爹和总书记本人工作和生活过的地方"朝圣"的足够虔诚,向总书记表足了忠心。

巧合的是,中共中央党建领导小组有三个副组长,而中共所有现任领导人中,除了习近平本人,只有这三个人到访过"革命圣地"梁家河,其中王歧山是当年在陕西插队时返京路过了梁家河,赵乐际则是在离任陕西省委书记赴京高就政治局委员、书记处书记兼中组部长时专程前往梁家河,代表新任总书记习近平看望乡亲父老。但当时的赵乐际是低调前往,不准媒体报道。

也就是说,习近平高就总书记,梁家河因此成了中共政权的第四大"革命圣地"之后,张春贤是第一个以在位政治局委员身份,正式,公开到梁家河朝圣的。

前不久有报道说:中国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正式批准拍摄45集电视剧《梁家河》,再现青年习近平的奋斗和理想。而投资拍摄的陕西梁家河文化旅游产业有限公司也希望通过这部电视剧打创"梁家河"品牌,涉足影视文学、农副特产、宾馆餐饮、酒业香烟等行业,让"梁家河"品牌走出陕西,走向全国。《梁家河》,是中国造神运动的新篇章。

由此联想到笔者上篇文章刚刚介绍过了,习近平因为"培训干部去哈佛不如去延安"的理由,亲自下令不准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继续充当中共"第二党校",因此而节省出来的那一大笔经费很可能已经划拨給中组部延安干部学院,充作安排每期学员都必须到梁家河"向总书记学习,向总书记看齐"的必要开支。


——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