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1月26日星期二

高新:中共官场上的假学历和伪学历(附:幸亏那位女歌星“出卖”了申维辰)

a603073s.jpg
中共官场"假学历"泛滥(资料图/Public Domain)
笔者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幸亏那位女歌星"出卖"了申维辰》中,向读者和听众们介绍了申维辰的年龄和"学历"之谜。退一步说,即使他申维辰确实曾经是过山西大学体育系的"工农兵学员",如此"学历"也是一文不值。"文革"中的大学体育系和艺术院校招收的学员,统称"文体类",入学时既不需要考数学,更不需要考理、化,只需要考政治和语文,录取的标准就是能背诵毛主席语录而且能够认识一些汉字就行,比现在的小学生考初中不知要容易多少倍。特别是体育系的工农兵学员,进校之后则除了政治课,根本就不会接触其他门类的书本。

不过呢,工农兵学员,包括申维辰这样的体育系的工农兵学员,被"推荐上大学"后也还是要经历两至三年的住校"脱产学习"的。

所谓"脱产学习",按照百度百科的词条解释是:脱产,顾名思义,即脱离生产。简单的解释就是脱离工作生产岗位,全日制在校学习的一种学习形式。在我国脱产是成人高等教育的一种学习形式,属于国民教育系列中组成部分,我国国民教育形式有三种:普通教育、成人教育、自学考试。
脱产学习就是参加工作后再去校内进行全日制学习的方式,其管理模式与普通高校一样,学习期间不在原单位工作,不占用周六和周日的工休时间,对学生有正常的、相对固定的授课教室和管理要求,有稳定的寒暑假期安排。

简言之,无论是"文革"中的"工农兵学员"的"脱产学习",还是"文革"后在恢复高考之后随之推广进来的"成人教育"的"脱产学习"形式,学员的学习经历无论是两年还是三年,都是"全日制"的在校学习。

而相对于"脱产学习","文革"结束后那些通过"不脱产学习",或者说是"业余学习"所取得的"学历",其"含金量"还不如"文革"中的"工农兵大学生"们的"大学普通班学历"。

中国大陆自一九七七年恢复高考之后,所谓"成人高等教育"规模也日益扩张。特别是因为邓小平和陈云提出了"干部四化"政策之后,党政军各级干部的安排和提拔都要有所谓"知识化"和"专业化"的"学历"标准,于是,夜大学,广播电视大学、职工大学、函授大学应运而生。

现在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七名常委中,刘云山、俞正声和张高丽都是文革前入校的"老大学生"或者"老中专生"。另外四个人里,只有李克强一人是恢复高考制度后入校的(新)大学生,习近平、张德江、王歧山都是工农兵学员。而目前的中央政治局委员和书记处书记中,所有五十年代初中期出生者中除去一生中从未接受过那怕是一天的全日制正规大学教育,只是凭所谓"在职学习"获取大学或大专学历的孙春兰、汪洋、栗占书和韩正,其他如王沪宁、刘奇葆、许其亮、李源潮、张春贤都是工农兵学员出身,只有少数民族代表杨晶一人是在八十年代初通过高考进入了正规大学的专科班学习。

以如今在政治局内分管统战,也就是负责管治全中国非中共党员的知识分子的孙春兰为例,此人1965-1969年 辽宁省鞍山工业技术学校机械专业学习。担任领导干部之后,1981-1984年经历了辽宁大学经济系经济管理专业的函授学习,1989-1991年经历了辽宁省委党校经济管理专业的函授本科班学习;1992-1993年又经历了中央党校一年制中青年干部培训班学习。最后的这个学历强调的是"一年制",意思就是"脱产学习"了一年。于是,这位孙春兰便具备了"本科学历"和"研究生学历"。

虽然读"本科"期间根本就没有经历过一天的校园生活,但这位孙春兰至少还有过四年时间的中等专业学习的校园生活经历。之所以是四年,是因为"文革"开始后所有在校中专生和大学生都被推迟毕业了一年。

而在中共官场上还有更多一生中从未有过一天正经的大学校园生活,却具备比本科更高的"学历"者。

笔者去年早些时候曾经在本专栏的《李慎明和他的前主子都曾是人类浩劫的受益者》一文中介绍过,如今已经从中国社会科学院党组副书记、副院长位置上"退居二线"的李慎明的官方简历中注明他是" 研究生学历,高级编辑、博士生导师"。

具体履历的内容是1970年入伍,先后任副班长、师政治部宣传科新闻干事; 1978年至 1983 年,解放军报社记者处记者 ......

1983年到1994年,任中央军委办公厅副团至正师职秘书; 1994年至 1998年,任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医学科学院副院长兼纪委书记 ( 其间, 1995 年至 1997 年,中央党校科学社会主义专业研究生班学习、毕业, 1997年至1998 年,国防大学基本系指挥员班学习 ) ......

这位李慎明的官方简历中罗列了一大堆"重要学术职务",除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和党组副书记,还有国家社科基金国际学科评审组组长,全国哲学社会科学评审委员会国际组组长中国政治学会会长,中国科学社会主义学会副会长,中国思想政治工作研究会副会长,全国党的建设研究会副会长、全国统一战线理论研究会副会长、中国科学社会主义学会副会长、全国人才研究会副会长、中国国际友好联络会顾问、中国国际战略学会顾问。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北方交通大学、国家高级教育行政学院兼职教授,等。

被内部人士自我戏称为"中国皇家御用智库"的中国社会科学院的官方自我定位是"中国哲学社会科学研究的最高学术机构和综合研究中心",号称以学科齐全,人才集中,资料丰富的优势,在中国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的进程中,进行创造性地理论探索和政策研究,肩负着丰富和发展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的基本理论和邓小平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理论;为国家改革开放和经济建设发展战略决策提供理论依据及政策咨询;为社会发展和民主法制建设提供理论指导和实施方案的国之重任,而院主要领导人之一李慎明先生居然是从未进过大学校门的行伍出身,其所谓的"高级编辑"职称的获得,也是因为在退伍并进入社科院领导班子之前不但在解放军报的报屁股上发表过好多篇号称"豆腐块儿"的小消息和小议论,而且还和别人合作肩负过"王震传"之类的"国家级党史研究、写作重点工程",真真是在作贱号称聚集三千余名全中国人文社科界"科研精英"的堂堂中国社会科学院。

好就好在这位李慎明终于因为正部级干部任职"六十五岁封顶"的年龄限制而被从中国社会科学院领导班子中除名,不过接替他中国社会科学院党组副书记兼副院长职务的赵胜轩也只有"在职大学"的学历。

所谓"再职大学"学历,包括了所有的不脱产的成人教育学历,包括广播电视大学、夜大学,函授大学、职工大学这四类"大学",其中的广播电视大学和职工大学从体制上讲相对独立,只是大部分师资都是从正规大学里高薪聘请的兼职人员,而所谓的夜大学和函授大学基本上都是寄生于一些以"创收"为目的的正规大学,简单说来就是正规大学以赚钱盈利为目的开办的"函授班"和"培训班"。

如上四类"大学"的生源都有"在职"和"非在职"两类。统称为"四大生"。按照中共官方媒体的说法,"四大生"被社会歧视性的称为"黑四类"。其中的非在职生"毕业之后仍然会面临找不到工作的囧境。不少单位的招聘公告上都赫然注明,"四大生除外"。

上述"四大生"加上"文革"中产生的"工农兵大学生"一共五类,虽然少有"黑五类"的说法,但他们自己面对恢复高考后的历届正规大学毕业生也自觉矮人一等,故戏谑自己是"五大郎"学历。那么女性的"四大生"和"工农兵大学生"自然就是"五大娘"了。

现如今的中共官场上,五十年代出生者,具备"工农兵大学生""和"黑四类"学历,也就是"五大郎"和"五大娘"们所占比例,远高过象李克强那样凭高考成绩进大学,毕业后具备正规大学学历,即使未再深造,也已经获取了学士学位者。

而近些年来陆续提拔起来的六十后、七十后官员中,具备正规大学本科学历,也就是说高中毕业之后进入大学校园接受过四年正规大学教育者占大多数,"五大郎"和"五大娘"学历背景者也不是没有,其中以李鹏的女儿李小琳最为典型。笔者会在本专栏的下篇文章里向读者和听众们介绍这位"红色公主"的学历之假。

【附录】

高新:幸亏那位女歌星“出卖”了申维辰

m0119-gx.jpg
申维辰(资料图/public domain)





















笔者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让“体育老师”领导全中国的科学家是习近平有意为之?》中,向读者和听众们介绍了早就有中国大陆的网友质疑过申维辰的官方简历涉嫌年龄和学历造假。笔者本人也奇怪当年的申维辰怎么会在十六岁就被推荐成为他家乡的山西大学的体育系工农兵学员?
退一步说,即使他申维辰确实曾经是过山西大学体育系的“工农兵学员”,那么他的这段“学历”取得的肯定比习近平、王歧山等人容易得多。后二人虽然也是被“推荐上大学”,但毕竟还是要通过“文化课”考试的。入校以后多少也还是要学习几门专业课的。而“文革”中的大学体育系和艺术院校招收的学员,统称“文体类”,入学时既不需要考数学,更不需要考理、化,只需要考政治和语文,录取的标准就是能背诵毛主席语录而且能够认识一些汉字就行,比现在的小学生考初中不知要容易多少倍。特别是体育系的工农兵学员,进校之后则除了政治课,根本就不会接触其他门类的书本。
就是这样一个连当年的“白卷英雄”张铁生还不如,数理化知识均等于零的山西大学体育系在“文化大革命”中培养出来的当年在县工会里的“体育老师”,居然因为被当年把他从山西提拔进京的刘云山“伯乐”的鼎力推荐而被习近平同意出任了由全国学会、协会、研究会和地方科协组成,组织系统横向跨越绝大部分自然科学学科和大部分产业部门,统率全中国(大陆)所有科学技术工作者,由中共中央书记处直接领导的的中国科学技术协会的党组书记和主持工作的常务副主席。
笔者在一年多前的一篇题目为《“工农兵学员”赢在了政治起跑线上》的文章中已经过,胡锦涛那一代和习近平这一代的中国大陆人肯定都还记得“文革”时期的著名政治口号之一:“工人阶级领导一切”,语出自姚文元在一九六八年第二期红旗杂志上发表的《工人阶级必须领导一切》一文中传达的”毛主席最新指示”:“实现无产阶级教育革命,必须有工人阶级领导,必须有工人群众参加,配合解放军战士......。农村,则应由工人阶级的最可靠的同盟者——贫下中农管理学校。”“在这个过程中,工人阶级本身会受到深刻的阶级斗争锻炼,涌现出一批优秀的工人干部,充实到国家机关的各个方面以及各级革委会里去,不但管理学校而已。”
同年7月21日,毛泽东又对《从上海机床厂看培养工程技术人员的道路》的调查报告作批示:“大学还是要办的,我这里主要说的是理工科大学还要办,但学制要缩短,教育要革命......。要从有实践经验的工人农民中间选拔学生,到学校学几年以后,又回到生产实践中去。”
一九七一年,恢复办学的各正规大学开始招收的新生要求直接从工人、农民和士兵中推荐产生,报名者必须当过三年以上工人、农民或士兵。这就是“工农兵大学生”和工农兵上大学的由来。工农兵大学生在校期间被称之为工农兵学员。为了区别于这批“工农兵学员”,当时把文革前入校,文革中结束学业的那批人称为“老大学生”或者“老中专生”。被推荐上大学的“工农兵学员”毕业后则被称为“工农兵大学生”。
二零一二年的中共十八大的闭幕标志着以胡锦涛和温家宝为代表的上个世纪四十年代初至四十年代中期出生者已经在中共政坛上结束了他们的历史使命,以习近平和李克强为代表的所谓中共第五代领导集体及下属的全部副省部级以上的党政军群官僚中,除个别几位四十年代中后期出生的“老大学生”和“老中专生”而外,绝大部分都是五十年代初中期和少数四十年代末期出生者,而且其中相当一部分的“学历”都是“工农兵大学生”。
现在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七名常委中,刘云山、俞正声和张高丽都是文革前入校的“老大学生”或者“老中专生”。另外四个人里,只有李克强一人是恢复高考制度后入校的(新)大学生,习近平、张德江、王歧山都是工农兵大学生。而目前的中央政治局委员和书记处书记中,所有五十年代初中期出生者中除去一生中从未接受过那怕是一天的全日制正规大学教育,只是凭所谓“在职学习”获取大学或大专学历的孙春兰、汪洋、栗占书和韩正,其他如王沪宁、刘奇葆、许其亮、李源潮、张春贤都是工农兵学员出身,只有少数民族代表杨晶一人是在八十年代初通过高考进入了正规大学的专科班学习。
中共政权为什么会在如今的习近平时代里出现了满朝文武尽是工农兵学员的现象,原因当然不是因为习近平本人是工农兵学员所以才”以武大郞开店“的心态制订干部选拔标准,而是因为所有跻身中共政坛的工农兵学员们相比于恢复高考之后才得以进入大学学习的同龄人们,又赢在了“文革”结束之后的新一条政治起跑线上。
毫无疑问是通过了官方审核的”百度百科“中关于“工农兵学员”词条的解释内容中说:当时工农兵上大学的招生方式是,中央政府把新生名额分配给各部,各省,和部队,再由它们逐级向下分配名额,一级一级地分到工厂、县、和军队的师。同时,本科学制从四年缩短到两、三年。由于在劳动中荒废了学业,以及新生的水平参差不齐,一些教授抱怨说不少工农兵大学生的水平还不如文革前的中学生。“工农兵学员”是世界教育史里的一大笑柄。而这前后总数为八十二万的工农兵大学生一毕业就当了干部。
若从“工农兵上大学”的角度而言,所有的“工农兵学员”无疑是整场“文革”运动,或者说“文革”荒唐制度的最大的、最直接的、最明显的受益群体。他们当时能够凭被”推荐“上大学的形式赶在”文革“结束之前即早进成为“国家干部”,是以剥夺其他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知青人口的平等竞争机会为前提的。
祸国殃民的毛始皇驾崩后,高考制度恢复后的头两年里,表面上是终于给了没有机会被“推荐”上大学的每位知青以参与平等竞争的机会,但与此同时,他们的同龄人----所有已经成为国家干部的“工农兵大学生”们也发现历史居然又给了他们这个既得利益集团一次进一步成为人上人的机会,那就是邓小平和陈云提出的所谓干部“四化”政策。当时,从中年知识分子中选拔出胡锦涛、温家宝等人直接进入省部级领导岗位的同时,中、基层干部队伍的专业化、知识化和年轻化的选择范围,只能被局限在“工农兵大学生”群体中间。于是,从七七级开始的历届“新大学生”中的立志从政者还在校园里紧张学习的时候,“工农兵大学生”们已经从升官发财的起跑线上冲出一大截了。
当然,“工农兵大学生”中也不乏有真才实学者,最典型的莫过于申维辰在中国科协党组书记、常务副主席、书记处第一书记位置上的前任陈希。笔者在本专栏过去的文章《习近平和陈希既是同窗又是同党》中已经向读者和听众们介绍过,
当年习近平以学生党支部书记身份介绍入党的同班、同宿舍同学陈希一九七九年三月与习近平同时离开清华校门,当年秋天即通过正式考试回到清华读研究生。
所以说,当年陈希虽然与习近平一样都是不需要经过正式高考就可以进入大学的工农兵学员,但他的研究生学历确实是实打实的。也再加上清华大学党委书记和国家教育部副部长的任职资历,习近平为了让他顺利进入十八届中央委员会而安排他在中国科协党组书记、常务副主席和书记处第一书记位置上过度,至少科协内部的人士都会比较服气。
而陈希在中国科协党组书记位置上的上一任,邓小平的二女儿邓楠虽然被认为靠“拼爹”才能高就这样一个正部长级的职务,但她毕竟还是清华大学的“老大学生”出身,日后又一直是在科技部门逐级任职直至科技部副部长。。
也就是因为有陈希和邓楠作比,当申维辰被宣布升任中国科协党组书记时,“业内人士”人都被惊掉了下巴,直呼“真是不敢相信‘文革’已经结束快四十年了,共产党又在重搞‘工农兵占领上层建筑’了”。
有中共内部人士讽刺说,幸亏那个山西籍的总政治部女歌星在“配合调查”徐才厚案件时把申维辰也“出卖”了,若不然这位“体育老师”在十九大上当选中央委员后,还不得被习近平任命为下届中国科学院院长?

——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