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10月12日星期三

木然:慢腐敗與軟腐敗

慢腐敗和軟腐敗更能腐蝕人的思想和靈魂。
現在大學生有的畢業就失業,這本來不是什麼好事情。不好的事情說成是好事情,還真有點造詞的本領才成,這是通過造詞解決問題的本領。這種把大學生畢業就失業的情況說成是慢就業。其實慢就業,一是失業,二是鼓勵啃老。能通過造詞就能解決就業問題,這也是典型的中國特色。

慢就業讓人產生聯想,把慢字用到政治學領域,也可以造一個詞,就是慢腐敗。如果說慢就業是逃避問題,慢腐敗就一造出來,就會發現問題,而後希望能解決慢腐敗的問題。

講慢腐敗,就不能忘記政治學的常識,絕對權力絕對腐敗和絕對濫用,而不是易於絕對腐敗和絕對濫用,多了兩個易於,給人的錯覺就是也有絕對權力沒有導致絕對腐敗和絕對濫用的情況,但這沒有事實依據。無論強調什麼,無論把人說得多麼高尚和偉大,也都是說而已。拿著道德當令箭,就以為不敗,武俠小說都不敢這麼寫。金庸小說裏拿著道德說事的人物,都毀於道德之下,因為只有偽君子才最愛用道德給自己裝點門面。

現在強調講「四個意識」、強調「兩學一做」、強調「懂規矩」,對於政黨事務來說,有一定道理的。如果道理不能有效地化為實踐,或實踐中成效不大,道理也就停留在道理層面上。在此之前的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都被貪官們拿著玩人了。

徐才厚沒被抓之前,還說他最大的特點就是廉潔呢。打著廉潔的牌子搞腐敗,是貪官們的救命法寶。這個法寶也有經常不管用的時候。人在做,天在看。天天腐敗,天天講廉潔,這要是當個演員,肯定合格。

現在人們一聽官員在台上大講廉政,大部分都本能地從反方面去理解。人們看到的是,貪官們頭一天還講廉潔,第二天就被雙規。由此看來,這道德本身的效用,還真是有限。道理人人都懂,就是不幹符合道德的事。

道德教育還是有一定的作用的,這種作用不在於官,而在於民。道德教育在使普通民眾失去批評的力量。權力也因此可以搞慢腐敗和軟腐敗。

以前的腐敗是破腐敗,快腐敗,腐敗致富,是強搶強要的腐敗,目前官員在嚴厲治貪的背景下已經不敢硬腐敗。慢腐敗是避免不了的。慢腐敗就是讓腐敗飛一會,讓腐敗慢慢地不請自來,不搶自來,不要自來。腐敗來了,也是猶抱琵琶半遮面。軟腐敗從表面上看不是腐敗,實則是比腐敗更嚴重的腐敗。

這種慢腐敗和軟腐敗更能腐蝕人的思想和靈魂。

就拿教育來說,本來是一個為大學服務的行政官員,沒什麼學問,因為是個官就可以有任何學問。不但有學問,而且還可以是著名專家、著名教授。表面上什麼都看不出來,實際就是權學交易的結果。好多老師奮鬥一輩子也沒當上博導,而官員手都不用伸,下面抬轎子的自動把博導送上門。如果要是在網上查官員教授博導有什麼高質量的論文,一定會絕望。軟腐敗的官員博導論文,都是別人寫的論文加上了自己第一作者的名字。或者是別人寫的論文不能發表,官員博導當個學術皮條,找一個雜誌掛上自己的名字即可發。

道理如果想轉化為有效的實踐,那就必須加強制約權力的制度建設和法治建設。制度建設最有效的就是讓新聞自由,讓自媒體自由,這才能讓權力關在輿論的籠子裏。其它的制度在新聞自由的情況下可以慢慢地改進。沒有新聞自由,權力沒有外在的壓力,又沒有改革的內在動力,制度改革就會流開形式,或者制度改革就會被權力既得利益集團綁架,以改革的名義把改革成果徹底毀掉。

沒有新聞自由,權力的改革就會變成道德說教,通過道德說教方式軟化民眾批評的力量,導致批評「肌無力」狀態。道德吃人,道德也殺人。道德吃人和殺人都在權力的主導之下,實則是權力吃人和殺人。
——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