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10月16日星期日

长短论:从窃国到分赃

《动向》杂志2016年十月号

一九四九年十月中共硝煙未熄天下未歸,就匆匆宣佈取代民國政府成立「中央人民政府」了。毛澤東皇位尚未坐定,就竊名正身,以孫中山繼承人的合法身份自居,軟硬兼施誘使各政治黨派和民主人士竪起「政治協商」的招牌,改「民國」為「人民共和國」。所謂「竊鈎者誅,竊國者侯」,比起戰場的炮火硝煙來,此時的謊言與欺詐才叫手段。這其中最讓人疑竇叢生的莫過於十月一日這個「國慶」。

  武力打天下,槍杆奪政權,就是不分先進還是落後,野蠻還是文明。斯大林對毛澤東就有一個叢林法則的經典表述:「勝利者是不應當被指責的」。勝利就是一切,強權就是一切!除了暴力還有謊言。現代社會是民治興起、皇權衰落的時代,於是毛澤東們裝出「爭民主反獨裁」模樣,表面上赴重慶簽署「雙十協定」,裝出與民主陣營共商國是共治家國,暗地裡為內戰調兵遣將,血染中華。政權到手,顯露猙獰,毀棄共同綱領,打壓政治盟友,從土改到反右運動,趕盡殺絕,無人倖免。

  崇拜暴力、熱衷野蠻,好話說盡、壞事做絕,打天下如此,坐天下亦然。這是一個不講政治倫理、無所不用其極的政治集團公開的政治邏輯,它把中國置於血腥恐怖的統治,置於大饑荒的苦難,結果將中華推向文革浩劫的深淵!

  從暴力到欺騙,這個集團統治國家的前三十年,給中國人帶來的是無盡的災難。他們最終被視為竊國者,並非只是建政或建國概念定義的不同,也不是他們從建黨到抗戰那些不光彩的歷史,而是從他們自一九四九年以後一系列背信棄義的所作所為,並導致的最終惡果的諸多事實而得出的結論。這個號稱「人民共和國」的國度,最高權力機構叫做人民代表大會的政權,哪裡能見到人民的影子?而人民在他們的劫持下,早成為其砧板上的魚肉。只此一條,竊國罪豈能脫逃?

  為了推行「一大二公」人民公社化,將土改運動「耕者有其田」的承諾全部收回,前所未有地使農民失去了土地所有權,這還不叫竊國?為了一言九鼎施行思想文化專制,將民主黨派趕出政治舞台,將幾十萬知識分子打成右派,使之成為無聲的中國,這不叫竊國?為了掩蓋大躍進、大饑荒的歷史罪惡,發動文革顛覆傳統,獨尊馬列斯毛,把傳統的禮儀之邦糟蹋成邪惡橫行的荒漠,這還不叫竊國?從建政到文革這三十年的運動、恐嚇、饑荒,對國人的荼毒禍害,即便是外敵也不至於如此狠毒,而竊國者們真的是這樣幹了!他們如狼似虎地吞噬著這個國度,億萬人的苦難成為竊國者的盛宴。

  當這個國家已經瀕臨崩潰之時,竊國者們無可奈何地放棄了毛澤東的血腥政治,就有了十年的中興氣象。滿以為他們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殊不知老一輩革命家陳雲說出了「還是我們的孩子可靠,不會掘自己的祖墳」。這個血統論的歪理就真讓紅二代實實在在成為了「接班人」,於是就有文革紅八月、紅色恐怖的製造者、參與者、鼓吹者,冠冕堂皇地成為各級政權的當家人。這大概應算作是後三十年。如果說老一輩革命的歷史使命就是竊國,那第二代接班人的歷史使命就是分贓。沒有竊國何來分贓?因此這兩個三十年密不可分。

  他們是大型國有企業的掌門人,是各種基金的控制者。那些大大小小的老虎,貪污金額之大,轉移財富之多,動輒就是幾億乃至幾十億。不是竊國者編造出「國有經濟」這個幌子,怎能如此輕而易舉辦得到?人們把把持政權、掌控經濟命脉的這些團夥稱作權貴集團,而權貴集團的中堅力量哪能少得了紅二代?權貴集團就是當今貪腐的主力軍,這不是分贓是什麼?

  當我們已成砧板上的魚肉之時,這只是我們的「國殤」,他們的「竊國慶」了。既然如此,這樣的「國慶」還要它作甚?!

——原载《动向》杂志2016年十月号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