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10月25日星期二

梁京:美国与世界的领导危机

希拉里、川普
多个权威民调显示,川普竞选总统失败已经成为大概率事件,但是,许多支持希拉里的选民并没有因此而高兴,因为他们知道,希拉里上台并不意味著美国已经克服了政治领导危机,因为多数人都不相信她有能力应对美国面临的巨大挑战。
此次美国大选,令世界清楚地看到,美国的政治领导危机远比人们原来知道的要深刻和严重。懂得历史的人都知道,民主政治一般很难让最优秀的人上台,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各种复杂和冲突的利益平衡过程,往往会把最优秀的人淘汰。即便是在民主政治最成熟的英国,没有严重的内外危机,就很难把最好的政治家推上最高领导岗位。越是大国,越是如此。在美国的地方领导人中,有一些非常优秀的政治家,但他们成为总统的机会并不高。
此次美国总统大选最让人意外的就是,两个最得不到多数选民信任和支持的参选者,反而成了两党推出的总统候选人。一位共和党智囊在评论中说,由于希拉里问题太多,共和党若推出任何其他人与她竞选,都能赢。这个逆向淘汰的结果是美国领导危机最有力的证明。
为什么会这样?完全用偶然性来解释显然说不通。支持专制的人迫不及待地把此次美国总统大选发生的各种丑闻作为民主政治行不通的最新证据,而不少对美国民主政治一向羡慕和向往的人则不能不产生一种失望。我在美国的观察是,多数美国人虽然对政治精英不满和失望,但他们并没有把美国的领导危机归咎于民主。事实上,在这个危机时刻,我看到美国人更珍惜自己的民主权利,更认真地看待自己的选票。
在我看来,美国的领导危机最大来源是这一轮全球化带来的巨大财富,简单说,就是财富和金钱对政治精英产生了普遍的腐蚀。这不仅是美国发生的现像,而且也是各国精英普遍发生的现像。各国的政治和权力精英在金钱的诱惑下,普遍发生了严重的蜕变和腐败。以美国来说,希拉里和川普都在这一轮全球化中发了财,都是这一轮全球化的赢家。金钱在美国政治中的影响力也比冷战时代大增。而各国的劳动者,特别是底层民众则成了最大输家。
全球化在腐蚀权力精英的同时,也带来了国家治理和全球治理的新挑战,而权力精英的腐败令他们对这些挑战不敏感,不是视而不见,就是有意回避。这不仅是发达民主国家的现像,更是缺乏民主的国家普遍的现像。这些国家的领导人自身或亲友都借助权力大发横财。俄国的普京和中国的习近平都有这个问题。
财富以及奢华的生活对权力精英的普遍腐蚀,令整个世界变得危险起来,我们在普京、习近平、川普乃至很可能成为下任美国总统希拉里身上,都看到了不同程度的权力傲慢以及与社会底层的隔膜。大国的领导危机,正在快速地增加当今世界的战争风险和社会革命的风险。
正如历史学家弗格森指出的,这种情况并非第一次发生。两次世界大战都与全球化带来的繁荣有很大关系。两次世界大战,美国民主政治产生的政治领袖都成功地挽救了资本主义的全球秩序。这一轮全球化再次让资本主义主导的全球秩序面临全面挑战。美国的领导危机提出的问题就是,美国还有没有能力支撑起七十多亿人口对自由、平等和繁荣的希望?
美国领导危机带来的最大负面后果,就是刺激了强人政治的野心。这不仅发生在俄国和中国,也发生在菲律宾这样的弱国。而川普也是这个历史逆流在美国内部的表现。川普的失败虽然维持住了世界对美国民主政治的信心,却并不能消除人们对世界再次陷入全球性动荡和灾难的耽忧。
——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