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10月13日星期四

乔木:老兵進京 如何維穩

各地趕來的退伍軍人集結在北京的中央軍委大樓外,要求改善失業救濟和社會福利。
軍人,即使是退伍老兵,在抱團、組織和行動能力上,要遠超中國失業的產業工人、廣大被拖欠工錢的農民工,以及人數雖多但各自為戰、不易就業的大學生,更是只在輿論上活躍的文人所不能比的。

10月11日,幾千名從全國各地趕來的退伍軍人,統一著裝,舉著維權橫幅,齊唱戰歌,突然集結在北京的中央軍委大樓外。因為人數眾多,又地處繁華的長安街沿線軍博附近,格外引人注意。他們像無數失去房屋、財產、遭受行政和司法不公的訪民一樣,集體吶喊,主張權利。儘管中國媒體對這種群體性事件一如往常地被迫緘默,網絡上也不斷審查刪帖,但微信上流傳著各種現場小視頻、人們的評說和外媒的報道。

自1989年事件以來,除了幾次官方放任的反美、反日對外示威遊行,對內的首都大規模集會示威,除了1999年法輪功練習者圍堵中南海外,就是這次老兵的行動了。從白天的霧霾,到北京深秋的寒夜,他們作為當年「參戰參試」(戰爭和核試驗)的老兵,以及各種情況的復員軍人,堅守著,要求政治待遇、失業救濟和社會福利。

公眾對此看法不一。有的同情,認為這些老兵當年做過貢獻,那時的補償標準很低,後來的很多優撫政策又沒有落實到位,眾多的老兵因為生活和失業的艱辛,克服種種阻力,派出代表來中央要求救助。現在政府有錢,理應幫他們解決困難。

有的不屑,認為當年退役時都有安置和補償標準,後來就是個人的事了,不能因為自己的際遇變故和時代的變遷,來翻舊賬,提新要求。歷年歷代的老兵很多,全國遇到困難的失業工人、農民工、殘疾人、病患貧困者更多,因為沒有組織,沒有代言,還不都是默默承受,各想辦法。

更有人調侃,這些老兵有的可能是27年前進京平亂的,有的這些年還參與了各地的維穩行動。曾經的維穩工具,現在成了維穩對象。還有很多人看熱鬧,看當局如何處理。

而當局確實很麻煩。儘管第一時間想到的是平息事態,調來了大批人員、警車、大客車想清場,無奈老兵人數眾多,又有組織,同命相連的軍警很難下手。更主要的是,老兵們沒有政治目的,舉的橫幅還是擁護現在的領導,要求的就是經濟和待遇。作為曾經的國家機器的一部分、現在得到同情的普通老兵,如果對他們現場處置不當,政治代價和輿論影響都極其不利。

從現場的視頻來看,當局一面安撫,一面連夜急調九個省長進京化解。同時召集各部門高級別的領導,和老兵代表對話,聽取訴求,拿出解決問題的態度。當務之急是做好安撫工作,先讓人員盡快離場。經過一天一夜的堅守,第二天早晨,老兵們終於撤離。

但問題的徹底解決並非易事,年代久遠,人數眾多,政策變化,部門複雜。從流傳的對話記錄來看,政府一方涉及到信訪、總參、總政、人保部、民政部、政法委等六個部門,加上中央其他、地方各級部門,程序、時間非常複雜。解決難,不解決老兵還會再來,而且一直在控訴地方當局這些年為了維穩,對他們的阻撓打壓。

經過這麼多年的變化,中國的各種問題不斷積累爆發。當局一直在利用公檢法軍對民眾維穩,但越來越難。各地都爆發了沒有授銜的警察、協警、甚至法官,為了權利的集會抗爭,現在又是全國性的老兵,從地方到中央的兵臨城下。問題不解決難以維穩,解決了會不激起更多人、其他群體的如法效仿?
——东网

1 条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