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10月25日星期二

郭大眼:六中全會「核心」之爭

強化核心意識、明確領袖核心,是應對複雜戰略環境、戰勝多重風險挑戰的現實需要。
目前正在北京舉行的六中全會,是明年中共十九大人事大調整前最重要的一次全會,舉世矚目。雖云此次全會在「全面從嚴治黨」的重點議題下,目標是通過《關於新形勢下黨內政治生活的若干準則》及《中國共產黨黨內監督條例》,但外界更關注的,其實是中共高層會後的人事動向,乃至於權力和派系鬥爭。

不過,從全會前在中央電視台接連播出八集「永遠在路上」的反貪腐「大製作」中,以落馬高官周永康、令計劃、白恩培、呂錫文等先後亮相,來襯托、歸功最高領導人的反腐成就和決心,加上官媒上周發表的「崛起呼喚強大領袖核心──公眾核心觀念與核心意識調查」來看,相對於甚麼「從嚴治黨」,「呼喚核心」似乎已經成為這次全會更重要的主題。

若嫌這樣還不夠明確的話,那麼在全會開幕當天,官媒引述大將黃克誠在八十年代初一篇文章稱,抗戰時期,毛主席用電台指揮工作,「嘀嗒、嘀嗒」就是毛主席和黨中央的聲音,全黨全軍同志都無條件地執行。官媒稱,為什麼僅憑「嘀嗒、嘀嗒」,就能運籌帷幄、決勝千里,讓全黨行動如一人?

文章自問完後接著自答:這是因為,延安時期,嚴肅的黨內政治生活、有效的黨內思想教育,扭轉了長期存在的主觀主義、宗派主義、官僚主義不正之風,全黨「如同一個和睦的家庭一樣,如同一塊堅固的鋼鐵一樣」,向黨中央看齊,維護中央權威、貫徹中央指令,為著共同的目標而奮鬥。

該文將當今最高領導人與雄才大略、一言九鼎的毛主席相提並論。至此,中央授意官媒在全會前為「核心」正名造勢之意圖,已昭然若揭。更何況,黨的最高領導人近日還赤膊上陣,在紀念紅軍長征勝利八十周年大會上,明確強調了政治意識、大局意識、核心意識、看齊意識,「呼喚核心」可謂已從政治暗示的幕後,走到了政治表白的前台。

對於何以在此時此刻營造領導核心,官方的解釋是:越是大國崛起的關鍵歷史時期、重要時間節點,越離不開堅強有力的領導核心,離不開引領時代的領袖人物,令政令衝出中南海。

同時強化核心意識、明確領袖核心,是應對複雜戰略環境、戰勝多重風險挑戰的現實需要,而當今最高領導人的大國領袖特質得到廣大幹部群眾由衷認同,社會各界對進一步凸顯中國共產黨作為社會主義事業的領導核心、進一步明確當今最高領導人的核心地位高度期待。

除了「枱面上」的理由,還有婉轉的理據。那就是先肯定一九四二年的延安整風運動,絕口不提三年「自然災害」造成三千萬人民死亡及十年文革的浩劫,然後跳到一九八零年的中共十一屆五中全會通過了《關於黨內政治生活的若干準則》。

不過,當今最高層似乎認為,當年由鄧小平及胡耀邦主導,旨在規限黨內獨裁專斷,防止陰謀家對國家民族造成深重災害的相對民主、集體領導的準則,在推行了三十多年後,又歷經東歐劇變、蘇聯解體,現在已經不合時宜,需要改變,並美其名曰「新形勢下」黨內政治生活若干準則。

這就是六中全會前政治局會議所強調的「既要集中,又要民主」的因由,但官方沒有對外交代的關鍵是,箇中究竟佔幾多集中?又有幾分民主?按十八大以來最高層種種以反腐為名、權鬥為實的部署和決䇿,無疑是要改革、背棄鄧小平分散權力,由常委集體治國,從而防範毛澤東晚年的專斷獨裁再現的「新方向」,所以中央才會鼓動官媒,不顧獨裁會陷億萬同胞於水深火熱的「負面」危機,片面而盲目地吹捧樹立領導「核心」的逼切需要。

歸根究柢,最高領導人恐怕是為了在明秋的中共十九大上,在被稱為「黨中央」的中央委員會、負責重大決策的政治局,乃至於政治局常委會上,爭取安插自己的親信,若未能在六中全會上獲得「核心」的稱號,則將喪失在包括高層人事任命等黨內重大議題上,發揮一錘定音的最終決定權。

事實上,當今最高領導人掌權四年以來,以「咬定青山不放鬆」的驚人魄力和決心反貪腐,贏得低層老百姓的稱許之餘,在其閥除政敵和異己的艱巨過程中,幾乎將所有政治派系的各級官員和利益集團都已得罪殆盡,一旦像今年三月兩會前卯足氣力讓近二十名省委書記「勸進」核心而不果,沒法以核心的權威主導十九大的高層人事布局,政敵起而反撲的話,則隨時有其羽翼下派系全覆滅之虞。
——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