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1月17日星期日

乔木:蔡英文的反對與制衡

2001年1月20日,小布殊(內地譯:小布什)在經歷了和戈爾的競選紛爭後,最終由法院裁決,宣誓就職。就職演說的第一句話是:「權力的和平更替在歷史上是罕見的,在美國是平常的。」實際上,小布殊說這句話有點託大,因為在之前2000年的5月20日,台灣,在中國歷史上第一次實現了權力的和平更替。民進黨的陳水扁通過選舉上台,而不是像歷史上的農民起義、武裝鬥爭、宮廷政變、內戰廝殺一樣,實現改朝換代。
自那以後,到2016年剛剛結束的選舉,台灣完整地走完了兩次政黨輪替。經歷了陳水扁貪腐入獄、反服貿佔領立法院等一系列事件,雖然政治有亂象,但社會很穩定,至少一人一票、主權在民的規則已牢牢確立。
看看今年投票當晚,不管是獲勝的還是落敗的台灣政客,都深深地彎腰向選民鞠躬致謝,想想大陸常見的訪民跪在人民政府門口求見的場景,正應了網絡上流傳的一句話:「有選票能讓權力彎腰,無選票只有民眾跪求」。台北市政府大樓和地鐵站連為一體,人人都可以自由出入,無需登記,連個保安都沒有。中國任何一級政府都有武警站崗,進個國立大學的辦公樓都有保安盤問。
民進黨再次上台是意料中事,唯一的亮點是華人第一次誕生了民選的女總統,再一次走在了美國的前面。但不和德國、北歐等女性領導眾多的國家比,看看我們身邊的韓國、泰國、印度、菲律賓,甚至穆斯林的印度尼西亞、巴基斯坦,早就有了女性領導人,越顯得華人社會女性從政的艱難與珍貴。
蔡英文只是台灣女性領導的突出代表,還有呂秀蓮、洪秀柱、陳菊等政府和立法院裡更多的女政治家。中國歷史上武則天當政時創造了農業社會的盛世,慈禧太后更是把一個內憂外患的衰敗帝國苦撐多年。英國的戴卓爾(大陸譯:撒切爾)夫人、德國的默克爾都有不俗的政績,現在且看蔡英文這個女人、女博士、女強人,能給台灣和兩岸關係帶來什麼樣的變化。
性別問題實質也是政治民主問題。很多人認為女性更擅長管理家庭,而不是國家。不是女性不願管理,而是從單位到國家,又有多少管理的機會、領導的職位對女性開放?中國從各種社會工作,到奧運會的金牌,一半以上的精英骨幹都是女性,但又有多少女領導?
毛澤東說婦女能頂半個天,只不過是利用自己老婆的發號施令。中共的政治局常委,不管是9個和7個,從沒有女性。除了政治歧視,還有社會偏見。女性事業上始終存在玻璃天花板,看得見,卻上不去。偶有成功,不是潛規則,就是犧牲婚姻家庭的女漢子。
台灣出了蔡英文,像它的和平民主轉型一樣,再一次走在整個華人社會前列。但拋開女性特點,最終要看她的內政外交,特別是兩岸政策。很多大陸人擔心民進黨上台後會搞台獨。問題是從2000年起民進黨執政8年,獨了嗎?恐怕是擔心選舉對大陸政治的衝擊吧。同為華人,對岸早已進入了權為民所授、利為民所謀、不行就換人的現代政治,這邊還在不斷變換著「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只有共產黨,才能救中國」、「中國何以強,緣有共產黨」的修辭手法。
如果說「九二共識、一個中國」是兩岸最大的共識的話,那麼是否一黨獨尊、一黨獨大,是兩岸最大的不共識。台灣除了國民黨、民進黨兩個大黨,還有同樣競選總統的親民黨,異軍突起奪得5個立法院席位的新黨「時代力量」,以及代表社會各界的眾多其他黨派。 2014年競選任職的台北市長柯文哲,則是無黨派。
2012年競選失敗,蔡英文陳詞:「台灣不能沒有反對的聲音,不能沒有制衡的力量」。現在她上台了,不光要面對島內的反對和制衡,同時還可以向對岸喊:「不能沒有反對的聲音,不能沒有制衡的力量」。明擺著,兩岸關係不僅是統獨之爭,還有民主之爭。
——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