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1月26日星期二

梁京:人民币保卫战的前景

com-rmb
2015年12月1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宣布,人民币将纳入特别提款权(SDR)货币篮子,SDR货币篮子相应扩大至美元、欧元、人民币、日元和英镑5种货币。(AFP PHOTO)
人民币还能挺多久?这个问题已经成为所有分析全球大势的人关注和议论的焦点之一。刚刚看到索罗斯的判断,那就是人民币还能挺3年。我的理解是,他认为人民币最多还能挺3年,从而不排除人民币汇率在3年内发生严重动荡的可能,也就是说,索罗斯对人民币汇率的判断实际上是关于中国经济的总体判断:中国经济将要在3年内出大问题,人民币将在这个过程中发生严重贬值。

23日,《人民日报》发表文章对海外最近一轮做空中国的热潮进行反击,断言"做空中国者终将败于市场",但不难看出,作者底气不足,只是一篇应付上级的官样文章。作者回避了这样一个基本事实,那就是中国决策者自己都知道人民币早已高估,再加上经济减速,本币贬值不可避免。事实上,正是基于这个理性的判断,去年八月,当局曾主动贬值,试图启动一个可控的贬值过程,以增大经济下行过程中货币政策的调整空间。但是,当局很快就发现,主动贬值引发了严重的贬值预期和资本外逃。这是继人为推高股市之后,当局对自己"管控经济"的能力的再一次严重高估,其结果就是让海内外对当局管理经济的能力彻底失去信心。

在这种情况下,主动让人民币在可控范围内贬值已非常困难,目前唯一的选择就是"死挺",以对抗日益强势的人民币贬值预期。由此带来的代价就是中国外汇储备被迅速消耗。中国货币政策专家余永定认为,以大量消耗外汇储备来挺人民币得不偿失,应该选择其他办法。我的看法是,他的观点纯属书生之论,至少在一段时间内,别的办法都不现实。

最大的问题是政治周期。无论对世界还是对中国,2016年都是政治年。对世界来说,美国大选是最大的变数。目前美国总统的选情是,无论共和党还是民主党,当权派都遭到了颠覆性的挑战,美国精英已经不得不认真考虑川普当选总统的可能。正是在这个情势下,前纽约市长和亿万大亨彭博宣布,若川普获得共和党总统候选人资格,他将以独立候选人身份角逐下届总统。这一最新发展表明,美国今年的大选结果将对未来世界的格局发生非常重大的影响。

在中国方面,今年是决定中共19大领导班子人选的一年,一切经济决策都要服从这个政治考量。习近平之所以在去年采取了一些列非常冒​​险的经济决策,包括推高股市泡沫,加速人民币国际化,其重要的政治考量就是要为自己赢得决定19大人选的更大话语权。尽管2015的股灾和人民币国际化遭遇重创尚不危及习的最高权位,但他今年绝不会选择风险较大的经济决策,尤其不能承受人民币崩盘。

问题是,"硬挺"人民币能持久吗?习近平和中国经济能承受由此付出的代价吗?索罗斯们做空中国的意图会得逞吗?

我的判断是,奥巴马非常不愿看到人民币和中国经济崩盘,将会与中国当局密切合作维护人民币稳定。当然,习近平将不得不在对外政策上做出实质性让步,否则就会给美国强硬派上台提供更多机会。尽管如此,美国和中国的内部政治都存在不可忽视的不确定因素,让今明两年的货币市场给索罗斯们提供回报丰厚的短期投机机会。中国当局以为有雄厚的外汇储备为后盾,索罗斯们必将失败,这个判断很危险,因为人民币贬值的预期已经形成,这是比任何外汇储备都强大的力量。索罗斯目前的策略是"草船借箭",中国当局很容易上当。

从长远看,人民币贬值很可能在美国的支持下成为一个两国权贵共谋的可控过程,因为双方都不希望中国发生"大乱"。但这个交易的结果很可能不是许多中国人乐意看到的,因为中国将向美国输出大量资本和人才,换来一个比较稳定却没有活力的政治和经济体制。
——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