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12月19日星期五

胡少江:中国经济增速的趋势性下滑难以逆转(上)

二零一四年年终将至,从已经发表的前十一个月经济运行的官方数据看,中国经济增速的趋势性下滑已经成为今年经济形势的一个主要特征。中国的主要宏观经济数据,尤其是反映经济发展状况的国民生产总值、工业生产、外贸出口、外商投资、还是居民收入等等,二零一四年都记录了金融危机以来最低的增长纪录。

中国经济增长的最新一轮的明显减速并非始自今年,从中国领导集团换届的二零一二年起,最近三年一路走低,今年是三年中的最低;而明年则非常可能比今年更低。从过去三十年的发展记录看,除了因为六四事件而遭受国际制裁时的一九八九年和一九九零年,以及受亚洲金融危机影响的一九九八年,今年中国国内生产总值的增长速度是三十年来的第四低位。

中国经济增长不可避免的减速主要是因为中国过去的高速增长现像并不健康。它是一种短视的"资源破坏型"和贪婪的"财富掠夺型"增长。通过对大量资源的破坏性开采和对空气、水源、土地等资源的毁灭性污染来取得非自然的高速增长。在政府控制和官商勾结的国家资本主义的结构下,极少数人享受著最大份额的增长红利,这种不合理的利益结局反过来又进一步驱动结构扭曲的高速增长。

中国的既得利益集团从来没有愿望来主动地停止这种破坏性和掠夺式的高速增长。相反,他们不断地采用滥发货币、政府投资、加快出售公有土地等各种方式为这种非自然的增长方式输血,以期延长他们掠夺国家和社会财富的时间。而大多数中国人和他们的后代却不得不长期承受这种破坏性的高增长所带来的所有负面后果。这样的增长持续时间越长,对中国经济和社会造成的损害就越大。

好在自然规律和经济规律终归要发生作用。扭曲增长带来的环境危害已经由隐形变成显性,环境对人民健康的损害也越来越浮上台面,政府无法再自欺欺人地遮盖下去了,人民也无法再容忍下去了。那种依靠买地盖房和政府投资来推动的增长也由于土地资源的制约、供求关系的失衡和社会矛盾的激化而无法维持下去了。民众望洋兴叹的房屋价格、私有企业无法承受的融资成本等等,这些作用的综合效用,开始了中国经济被迫调整的过程。

中国经济今年和明年都仍然可能保持百分之七以上的增长速度,虽然这个速度的增长对世界上其他国家而言可能是难得的高速度,但是考虑到中国经济增长的质量,任何增长数度的下滑都会形成对社会稳定的威胁。质量高的低速增长虽然无法与质量高的高速增长媲美,但是仍然足以支撑社会发展和人民生活的需要。而质量低的低速增长则将会给社会、尤其是社会中下层民众带来巨大的福利损失。

在中国,遭受到经济增长速度下滑冲击的首先是大量失业和半失业的农村人口和已经进城的农民工,还有低收入的城市居民。与此同时,那些没有政府背景的中小型私有企业也面临大量倒闭的风险。中国政府已经认识到这个风险,这也正是最近以来中国总理李克强反复强调要解决中小企业贷款难、贷款贵的原因。问题是,中国政府尚未有效地提出系统性接触这些风险的方案。
——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