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11月2日星期日

边界:「海外敵對勢力、文革式語言」的再賦能

左起刘德华、杜汶澤、黄秋生(杜汶澤婚礼)


近日,「文革式語言」似乎有復興的勢頭。10月22日官媒網站即有厲聲警告,「『杜汶澤』們,休想吃我們的飯,還砸我們的鍋」,『杜汶澤』們,你們是否想過,滴水之恩當以湧泉相報。從1997年香港回歸,近20年來,你們幾位幾乎都是靠內地的市場和粉絲在養著你們,你們身上還留著中國人的血液,現在別說湧泉相報了,你們違背『一國兩制』的原則、挑戰中央權力、漠視基本法,『一邊賺著大把鈔票,一邊回頭罵娘』,對得起生你養你的國家?誰能容忍你們的行徑?」「絕不允許吃共產黨的飯砸共產黨的鍋」,這也是@思想火炬10月25日所轉達的最高領導人意見──「習近平對意識形態工作再發重要指示:要在重大問題上與黨中央保持高度一致,絕不允許與黨中央唱反調,絕不允許吃共產黨的飯、砸共產黨的鍋。要高度重視苗頭性、傾向性問題,打好主動仗,防患於未然。」最後,這家國家文化安全與意識形態建設研究中心官方微博,還追加了一句語氣更狠的點評,「更不允許拿共產黨的錢,拆共產黨的屋,挖共產黨的墳。」
「文革式語言」的特點是什麼?當代語言社會學家格羅斯在《社會控制論文集》裏,曾經將極權式語言特徵作瞭如下歸納,很可以當成「文革式語言」的註腳:1,它的語言高度詭辯與修辭,語言中充盈著各種兩極化的圖式;2,它具有剛硬、嚴肅的指令形式,經常是口號或一連串口號組成句段或句子;3,它既不描述,也不規範,一切只有強迫式的定義,這種語言聽多了或說多了,只會讓人愈變愈笨。
「吃飯砸鍋」論的詭辯在哪裏呢?不少網友就截錄出熱播劇《北平無戰事》的話作為回應。劇中,國民黨預備幹部局督察曾可達在審判中共地下黨黨員林大濰時,雙方在庭上曾有交鋒。曾高聲質問潛伏於國民黨內多年的林:「談主義,各為其主,我理解你。可我現在不跟你談主義,只跟你談做人。你既然信奉了共產黨,就該在共產黨那裏拿薪水養自己、養家人。一邊接受黨國的培養,拿著黨國給你的生活保障包括醫療保障;一邊為並沒有給你一分錢給養的共產黨幹事。端黨國的碗砸黨國的鍋,這樣做人你就從來沒有內心愧疚過嗎?」編劇劉和平借林大濰之口,展露了他所理解的共產黨人風骨:「既然你不談主義,我也不談主義。國民黨和共產黨,誰的主義是真理,歷史很快就會作出結論…你說是國民黨給了我生活保障,請問國民黨給我的這些生活保障都是哪裏來的?你無非是想說食君之祿、忠君之事那套封建倫理,不要忘了,中國最後一個封建王朝已經在辛亥革命中被推翻了。孫中山先生說過自己是君了嗎?說過大家都是拿他的俸祿了嗎?你問我,我這就告訴你,你們,包括你們的蔣總統所拿的俸祿都是人民的。」
當然,還有更低級的「文革式語言」。10月30日,藍翔技校校長榮蘭祥針對藍翔醜聞回應媒體說,「倒藍翔」的勢力中有國外勢力的參與。原因是國家正在嘗試職業教育改革,國外勢力害怕改革成功。一時間,引發了網友的造句運動,「剛剛把腳給崴了,狗日的敵對勢力!又是你亡我之心不死!」「我網速好慢,一直卡屏,這一定是外國勢力搞的鬼」「最近感冒了,是哪家海外敵對勢力暗中作祟?」「海外敵對勢力哪家強?顛覆技校找藍翔。尼大爺的敢情海外敵對勢力已經混成與技校搶農民工的地步!昨天吃頓飯發現菜裏有根頭髮,找飯店老闆,老闆懷疑我受到了海外敵對勢力的蠱惑。今天動車上有個小伙放了個屁特別臭,我懷疑這一定是他受海外敵對勢力支持的結果。」從道理上戳破這種「海外敵對勢力」論也很容易,「現在一些人動不動海外敵對勢力的,那你們把家人都送到敵對勢力那裏,是去當人質嗎?」
為什麼像「吃飯砸鍋」論、「海外敵對勢力」論這種已經被公眾常識駁倒過很多次的文革式話語又「死而復生」呢?波普爾說:「不容否認,陰謀的確存在著。但絕大多數的陰謀都不會有作用,真正發生作用的陰謀又不被我們知道。真正決定一切的是情境邏輯,陰謀只在有利於它的情境中始能發生作用。」換句話說,文革式話語本來因為「所指」(階級敵人,帝國主義)的消亡而陷入了空轉,現在由於情境的變化,又被賦能了。陰謀論這種武器,在只重立場不重事實的社會最有效,使用陰謀論可以將對手妖魔化,讓其指控的事實變得可疑。所以,官方重彈「文革式話語」,也許是對政權安全性的焦慮導致的,而民間也附和「文革式話語」,則無非是藉這種話語外衣掩蓋自己的私利,榮蘭祥搬出「海外敵對勢力」不就想轉移別人對藍翔醜聞的揭發嗎?
學者楊恆均說他十多年前在美國做過一個研究,其中一個內容是研究蘇聯如何被自己的情報機構克格勃(KGB)一步一步帶向滅亡。當時,KGB給蘇聯領導人提供了大量原始的「美國威脅」與「海外敵對勢力」滲透蘇聯的情報,幾乎不帶任何遴選與分析,這本來沒有錯,但在蘇聯領導人不相信國外媒體又把自己的媒體管死的情況下,這些情報成為他們做出決策最重要的依據。結果呢?克格勃的情報讓蘇聯領導人整天緊張兮兮,不得不拼命擴軍備戰以對付「美國的進攻」,對內瘋狂鎮壓民眾的正常要求以肅清「海外敵對勢力」滲透,結果我們都知道,蘇聯最後是倒在了「內部敵人」手上。對蘇聯倒台功不可沒的克格勃(KGB)們搖身一變,發財的發財,當官的當官,統治這個國家的依然是原克格勃的普京。
沒有官方的「吃飯砸鍋」論,就不會有民間的「海外敵對勢力」論,這倒不是說官方說服了民間,而是說民間某些人在諂媚官方,而兩者的結合將使輿論場裏的理性說理能力流失更嚴重,只剩下立場宣洩和解構狂歡,權力污染漢語,又多一例證也。

——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