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3日星期四

李跃:当真正的新闻和文学死去,我们的世界注定平庸

我发现,就基本的作为一个现代公民所应具备的认知素质而言,媒体人普遍要高过作家。
最近,朋友圈被冰川思想库研究员陈季冰先生写的一篇文章——《真正的新闻正在死去,更可怕的是无人在意》刷屏。这篇文章道出了人们习焉不察的一种事实,并且指出,在这件事上,传统媒体的衰败、自媒体的碎片化与大众的漫不经心,构成了互为因果的关系。
而在我看来,这个浮华的精神贫瘠的时代,死去的不只是真正的新闻,比新闻更早退出人们的公共生活场域的,是文学。如果说新闻的消失让人们与世界隔离,生活在资讯的盲区里,文学的衰落与缺席,则加剧了灵魂的荒原化,让人们无法清除内心的黑暗。
1
文学何为?这曾是一个引起广泛讨论的话题。
上世纪80年代,文学是人们精神生活的主角,这一方面是因为动荡时代刚刚结束,被压抑的人性需要释放;另一方面,也跟当时的文学作品具备直面现实的自觉与能力有关,人们能从中更多感知时代与命运的真相。
当时,一份文学期刊的发行量动辄几十万、上百万,作家就是那个时代的"超男""超女"。
今天,文学已日益退居一隅,文学刊物也已渐次淡出公众视野。文学被冷落,当然与社会文化生态的多元化有关,电影、电视、互联网、游戏等新兴媒体的兴起,压缩了传统文学的生长空间。
此外,重商主义的兴起,使文学面临越来越多的外部世界的挤压,基于金钱与物质的焦灼,腐蚀了文学的灵魂和原创力。

但这不足以解释文学的急剧衰退现象。它不受人们待见,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一些文学作品沟通现实的能力日益匮乏。
显然,写作者如果缺少必要的社会担当,主动放弃了对社会重大问题发言的权利,更多地沉陷于市场,或沦陷于为权力高唱颂歌中,或沉醉于为资本代言的狂欢中,对现实失语,不能对时代进行尖锐发言,这样的文字无法走出自我陶醉的小圈子,也难以在历史中留下应有的印记。
2
事实上,我们正身处一个前所未有的社会转型时期,波澜壮阔的现实景象,无数人的灵魂呼喊,需要通过文字去记录、去"发声"。直面真实、担当苦难,是文学永恒的价值。
另一位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被称为"俄罗斯良心"的索尔仁尼琴曾经说过,"一句真话比整个世界的分量还重"。在真实面前,在被扭曲的常识面前,那些或献媚于市场,或沦为权力婢女的文字显得渺小而虚伪。
▲索尔仁尼琴


当然,不能说这个时代就没有与现实相匹配的作品。
比如,莫言小说对历史、对社会现实的关切乃至批判,是其获得广泛关注的重要原因。湖北女作家方方,以极大的勇气写了一部小说,套用龙应台的话来说,对文学作品而言,有时候被禁本身就等于获奖。在这里,我要借这个机会向她表达敬意。
但是,就整个文学生态圈而言,那种努力捍卫真相与尊严的作品还是太少了。本来,文学的价值在于深刻描写人类的生活,开拓我们的心灵疆界。一个作家,对于社会公共价值的形成、现代常识的建立等理应发挥独特的功能,但遗憾地是,在各种公共舆论场中,很少有作家的身影。
借助一些公共事件一点点推动社会观念进步的,往往是一些人嘴里不无嘲讽之意的公共知识分子,甚至是一些不知名的网络写作者。
3
我肯定也算是曾经的文学圈中人,学生时代的作品占据了全国多数文学期刊的版面,大学毕业那年还加入了省作家协会。
在这里我绝无自夸之意,只是想表明,对于作家这个群体,我多少有所了解。而作为一个从业超过二十年的媒体人,我也不妨将媒体人与作家这两个群体进行一番私人视角的比较。
我发现,就基本的作为一个现代公民所应具备的认知素质而言,媒体人普遍要高过作家。一些所谓作家,未能就公共事务发言,根本就是缺少这种言说能力与自觉,还没有完成起码的现代常识启蒙。
朋友圈是个好东西,它会让你不经意间看见谁在"裸泳"。网上曾有一篇很火的文章,叫《我们相隔的不只是时间,还有渐行渐远的价值观》,我对此深以为然。这些年来,我厮混于大大小小的作家微信群中,惊讶地发现,一些作家对于某些事物的认知水平,还停留在信息封闭的年代,时间似乎对他们无可奈何。
从他们身上,我再一次真切地感受到,对这个社会来说,启蒙仍是第一要务,常识仍是一种最为稀缺的资源。
4
想来也并不奇怪。和20世纪50年代前的作家往往拥有学者身份相比,和上世纪80年代崭露头角的有使命感的那一代作家相比,今天的作家门槛更低,整体素质也呈下降趋势。
他们具备一定的语言技巧,但知识储备与知识结构都未能跟上,无法为这个世界提供更高层次的精神指引。
想起了几个月前,余秀华说她"理想的下午就是喝喝咖啡、看看书、聊聊天、打打炮",引起了老诗人食指的批评,并借此表达对整个白话诗写作现状的焦虑。
▲诗人食指批余秀华

我认为食指的批评是有道理的,今天,相当一部分诗人在小圈子的浅吟低唱中自我陶醉,隔膜现实,诗歌写作变成了一种越来越精致的语言游戏,诗人躲藏在自己制造的词语的洞穴里,卖弄技巧,甚至对读者产生某种莫名其妙的俯视感。说到底,诗歌在今天之所以处境维艰,不是现实遗忘了诗,而是诗遗忘了现实。
真正的新闻正在死去,真正的文学也正在死去。新闻拓展了我们的生活宽度,文学则延伸了我们内心的深度。失去了这样的宽度与深度,我们的世界注定平庸。
—— 冰川思想库特约撰稿 
网友推荐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Gadget

目前尚无法通过加密的网络连接查看此内容。

页面

Gadget

目前尚无法通过加密的网络连接查看此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