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8日星期二

沉雁:普梅二人转,要脸不要脸

普梅二人转,要脸不要脸
|沉雁

普京刚刚宣誓就任第四任总统,就立马提名梅德韦杰夫为总理候选人,这一对政治史上的老搭档演绎了羞煞天下的二人转。东北二人转作为一种乡村戏,主要靠演员自我丑化和相互丑化满足观众优越感而爆笑赚钱的,但那毕竟是演戏,如果不卸妆就走向生活,台上是艺术台下就是狗血。普梅二人却把克里姆林宫当成了活色生香的乡村戏台子,活生生将台上的丑角艺术搬到了政治生活中,他俩一逗一捧这一演就是20年。
政治究竟是什么?或者问,政治究竟是艺术还是生活?现代政治与传统政治的典型区别就是,前者是人人都可参与的生活方式,不存在台前幕后的深宫秘笈,但后者却是讳莫如深的帷幕艺术,将大多数人排除在了政治舞台之外。只有人性的才是人人的,现代政治的普世性就在于剥去了传统政治的神秘外衣,将政治生活化,政治就是柴米酱醋茶,将生活政治化,柴米酱醋茶就是政治,二者再也没有不可逾越的鸿沟。相反的是,传统政治再也没那么生活了,它时时刻刻都是在琢磨打砸抢,这当然是并非人人都能参与的高难度活儿,政治参与者必须在波谲云诡中斗智斗勇,这就叫政治艺术,是政客和政治家的独家绝活。
绕了这么久,其实我只想说政治简单的很,政治只有人性和非人性之分,只有要脸和不要脸之别,只有透明和不透明之差。但凡总是要脸皮的人性化政治一定是透明政治,这就叫现代政治。但凡传统的政治、野蛮的政治、艺术的政治、神秘的政治,统统都是不要脸的非人性政治。人性和脸皮都是造物主天赋,无论有知还是无知,无论有枪还是无枪,无论有钱还是无钱,人性和脸皮都会不由自主地告诉一个人如何判断一件事:合适还是不合适。试问,普梅二人转合适吗?如何回答,也是判断一个人要脸和不要脸的试金石。
普梅二人转究竟有多不要脸?这个还需要好好计算一下。普京第四次胜选的得票率是76.69%,至少与100%差了23.31%,说明普京比萨达姆、卡扎菲、巴沙尔和小邻居等要脸的多。无论真假,普京至少摸了一次像模像样的民主蛋,允许有人投反对票,仅凭这一点,俄罗斯的政治环境和言论环境不算特别险恶。然而,这既是普京的聪明之处,更是普京的阴险之处。其他国家的二人转或单口相声,都不是借用民主这台戏,而是抬出宇宙真理或主体思想做遮羞布,但普京什么主义思想的遮羞布都不要,就是赤裸裸地盗用民主玩弄民主,把自己玩成普大帝。
条条大道是否通罗马,这个无从考证,但条条大道通专制,这是没有问题的。俄罗斯就是完整的民主制度,现在也没有马恩列斯做真理教,但普京却一人独霸权力20年。普梅二人转现象告诉我们这样一个真理,一个国家是否能走向文明,既不能依赖于某个制度,更不能依赖于某个主义,而是要依赖于这个国家要脸皮的人凝聚的人性力量。至于要脸皮的人数有多少,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力量。戈尔巴乔夫一个人要脸皮,一夜之间就可以就把前苏联推向文明。这个要脸皮的力量还不能有断层,俄罗斯问题就出在这里,普京执政之后,谁都不知道普京有这么不要脸,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遏制普京继续耍不要脸的力量出现了断层。
每次普京都能得逞自己的不要脸,俄罗斯杜马和精英阶层功不可没,这就是没有经历公民运动磨砺而带来的后遗症。刚开始写时评时,我是多么希望我们能一夜变天,但写着写着我就不断地调整这种想法。大部分人在等民主,一部分人在劝慰要保护好自己,少部分人还在盗用我头像名义行骗,还有相当部分人连真假沉雁识别起来都很困难,更有甚者极少数人还在因为谁多了几元打赏而耿耿于怀地设法构陷污蔑,而上述这些都是声称想要自由的人,但行为意志上却毫无自由迹象可言。醒来的人组成的底盘就这个样子,即便一夜变天了,那又怎么样呢?分分钟就有人玩普梅二人转。因此,我的心态也由一开始的急躁变得耐心起来。
现在我都不知该如何打假了,因为假沉雁总是能按照我的打假辨别方法,按图索骥做得与真沉雁别无二致,更为可笑的是,假沉雁还能制作出带"花"的转账二维码,看起来比真沉雁都还要真,真叫我哭笑不得。但是,无论假沉雁如何以假乱真,读者朋友们只须把握一点就足以辨别真假,哪一点呢?真沉雁是要脸皮的,假沉雁是做不到的,因为假沉雁急欲骗钱,必然在文章前后出现逼赏诱赏的语句,譬如,"写作不易,拜托支持","你的打赏就是我的动力",等等转弯抹角诱逼读者打赏的术语。
甚至,假沉雁还会制造喝茶约谈、家人生病、生活困难等各种受迫害或苦难事件,向读者微友伸手募捐索红,而这些,真沉雁永远也不可能。就在今天,一个伪装我新浪账号"沉雁璧花3"的假沉雁,居然写了一篇《我的生日,我的成长》在朋友圈疯传,一看就是想骗钱的,真沉雁永远也不可能这么不要脸。
就此,我想为我的读者朋友重新提供两种辨别真假沉雁的方法,(1)无论在哪里出现了"沉雁",凡是有不要脸的元素,一定是假沉雁,究竟该如何判断要脸不要脸,这只能靠自己去把握,其实这也是考验读者朋友自己的脸皮。(2)翻阅朋友圈就能一秒钟判断出真假,真沉雁的朋友圈不会出现任何不要脸的元素,假沉雁呢?就不多说了。脸皮,是判断真假沉雁的试金石,爱我就请切记切记切记,今后我将不再做无聊的打假。如果假沉雁哪天也像真沉雁一样的要脸,我们干脆就认了,即便假的也当真的。
一个人要脸不要脸,是伪装不了的,总会有言行举止的蛛丝马迹可寻,无须任何经验或知识就能第一时间感受到对方,是不是一个知羞涩懂廉耻的人。知羞涩要脸皮,这样的人永远不会给他人制造黑暗,否则,黑暗就在眼前。普梅二人转这种不要脸的帽子戏法,注定了俄罗斯人民的悲催命运,当然也注定了普梅二人的悲催结局。
—— 冷月神姑
lengyueshengu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Gadget

目前尚无法通过加密的网络连接查看此内容。

页面

Gadget

目前尚无法通过加密的网络连接查看此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