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18日星期五

未普:美中冲突有无出路?——谈中国与西方思想对话会(下)



清华大学举办的中国与世界思想对话会显示,美中双方在许多议题上鲜有共识。

关于政府补贴问题就是一个双方各说各话的议题。美国方面谴责中国政府对自己的国有企业进行补贴,但中国不承认。出席会议的中方决策者试图告诉美方,说政府给国企补贴,是媒体或者学术界的一个长期误解,中国国企没有政府补贴。不过,他们承认,中国国企的命运实际上是掌握在政府手里。

关于不公平竞争,美方出席者直指中国竞争不公平,但中方认为是两国的文化不一样,对不公平竞争的理解不一样,而不是简单的商业问题。美国《纽约时报》专栏作者弗里德曼(Thomas Friedman)举例说,腾讯和阿里巴巴可以在硅谷开自己的云服务公司,而亚马逊和微软却没有办法在中国珠江三角洲开自己的云计算中心,这种竞争就不公平。对话会的主持人李稻葵辩解说,这是因为中国对国家稳定和社会秩序给予的权重相对而言比美国高。这是文化不同和理念不同,不是简单的商业竞争问题。

说到美中两国的差异,美中双方出席者倒是有一个罕见的共识,即美中分歧的根本要害在于体制不同、文化不同和理念不同。弗里德曼说,「可能中美真的是『异国两制』,我们两国之间利益相互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但是政体不同,理念不同,发展阶段也不同,在过去的30年里,我们还能很好地管理我们的不同。中国在做低附加值产品时,政府的补贴及管理规则和美国的差异,美国是可以容忍的。但是现在中国在推进2025议程,要从T恤升级为AI、电动车、高科技,『我们觉得这会让我们的经济受到威胁』」。

中央财经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杨伟民马上表达了不满。他说,只让中国生产T恤,让美国生产高科技,进行这种国际贸易的交易,是不合理的,也是不合适的;中国现在走向高科技,恰恰就是我们实行市场经济的一种结果,并不是政府命令让企业干这个事,这是一个经济规律,必须生产更高附加值的产品。

对这种说法,弗里德曼和英国《金融时报》的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Martin Wolf)表示怀疑。弗里德曼说,从T恤衫到腾讯,欧洲其实也是这样走过来的,我们跟欧洲没有矛盾,没有问题。但是中国和欧洲不同,中国走这条道路到底企业自主行为还是政府在背后呢?沃尔夫则说,中国的制度体制运行起来效果比西方的制度更好,这一点很关键,这是不公平的,需要改变。

在笔者看来,这个对话会传达的一个最重要信息是,中国方面「最重要的决策者」们明确表达了中国拒绝被美国改变的态度。他们说没有哪个国家可以改变中国,而美国则希望通过帮助中国经济开放而促使中国政治上的自由化,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副院长阮宗泽认为,这个出发点就是错误的。他说,「恰恰这是美国朋友的问题,为什么改变中国,中国就是中国,没有人可以改变中国,中国只有自己可以改变」。阮宗泽还说,我不觉得现在或者未来有国家能够打压中国,因为太晚,不太可能。中国现在能够自主做决策来实现中国梦,但是美国人能做的也是去为中国未来的道路设一些路障,这是有问题的,这是挑战所在。

鉴于此,我看这个对话录的结论主要有三点。第一,出席会议的中国「最重要的决策者」们公然为中国的专制体制背书,这不仅让在座的美方思想家们深感震惊,也让任何一个对中国还抱有一点民主希冀的人震惊。可以说,在可见的未来,如果不是发生重大的足以影响全局的「黑天鹅事件」,中国在这条专制路上,将会越走越远。

第二,中国认为,中国肯定会崛起,但若认为,美国不应该为中国崛起设置路障,那是政治上的天真。美国认为,中国一定会追赶美国,但若想影响中国,让中国变得更民主更自由,那是「天方夜谭」!好在美国已经明白这一点了。美国方面现在更明白的是,美国可能只有最后一个机会来给中国制造一点困难了。

第三,美中冲突,不可避免。中国会不遗馀力地追赶美国,而美国会不遗馀力地为中国追赶自己设置障碍。今后的美中关系,将是一场追赶反追赶的大战,一场争夺世界老大的大战。这场大战最终会落到民主与专制之对决!

——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Gadget

目前尚无法通过加密的网络连接查看此内容。

页面

Gadget

目前尚无法通过加密的网络连接查看此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