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11月17日星期一

程凱:中國政治犯的妻子們

图:郭飛雄的妻子張青代表丈夫领奖,左为中国民主教育基金会前会长蒋亨蓝
丁家喜的妻子羅勝春在頒獎典禮上發表感言


中國政治犯的妻子們已經成為當今世界上獨一無二的群體:無論在國內,還是流亡海外,她們承受的苦難甚于她們的丈夫,她們和她們丈夫一樣的勇敢堅強;她們是中國最令人同情關注、最讓人讚歎頌揚的女性!

比她們的丈夫親自领奖更令人驚歎

美國舊金山"中國民主教育基金會"月前舉行年度"中國傑出民主人士"頒獎典禮,獲獎者為郭飛雄、丁家喜、趙常青、吳仁華。"中國傑出民主人士"評選活動舉行了二十八年,絕大多數國內獲選者都不能親自前來領獎而由友人代領,他們有的被關在監獄中,有的被阻止出國。郭飛雄、丁家喜、趙常青都因為組織和參加新公民運動,被中共判刑,身陷黑牢。

但是今年,分外不同:郭飛雄的妻子張青、丁家喜的妻子羅勝春,代表自己的丈夫走上"中國傑出民主人士"頒獎台,這比她們的丈夫親自前來更令人驚歎。

郭飛雄是中國南方新公民運動的領軍人物。近十年來,他四次入獄,關押時間長達八年之久。他在獄中遭受酷刑折磨和侮辱。去年八月第四次入獄,是因為他年初在廣州街頭聲援《南方週末》採編人員抗議中共廣東省委宣傳部長篡改該報《元旦獻詞》,和要求中共官員公示財產。而郭飛雄二零零五年第三次被捕判刑關押在廣東梅州監獄期間,張青為著就近探視丈夫,搬到梅州監獄附近居住。她八次寫信給中共總書記、國家主席胡錦濤,要求無罪釋放郭飛雄;她每週絕食一天,發表絕食日記,抗議中共迫害郭飛雄。二零零九年,張青帶著一對兒女來到美國,目前居住在德克薩斯州。郭飛雄第四次入獄後,她前往美國國會作證,接受海外媒體訪問,揭露和譴責中共對她的丈夫和中國的政治犯、良心犯的迫害。

十年來,張青長期沒有正常收入,生活拮据。中國的學校拒絕接受她的女兒和兒子入學。她帶著兒女來到美國,是為了給孩子一個安全的生活和學習環境。生活的艱辛和精神的壓力,沒有動搖張青對丈夫的理解和支持。她說為了中國的未來總有人要付出,她並且說人被欺負而不發聲不是人的反應。

那一天,我看見張青穿著一襲紅衣登上"中國傑出民主人士"頒獎台。政治迫害成就了中國的一位英雄郭飛雄,也成就了英雄的妻子張青,一襲紅衣表達了她內心和丈夫郭飛雄同樣的對中國民主事業的熱情。

把追求民主自由當成生活方式

丁家喜的妻子羅勝春從紐約州前來代表丈夫領獎,在頒獎典禮上她發表了《與勇者同行,為自由不懈努力》的感言。丁家喜被稱為中國新公民運動卓越的組織家,他因為組織要求中共官員公示財產和教育平權等活動,被中共抓捕判刑。羅勝春二零一三年六月帶著女兒來到美國。她發表感言說:"來到美國後,我開始平靜地思考作為一個普通中國公民我能夠做些什麼,思考如何堅守、如何與家喜息息相應、協同奮鬥。除了和美國這邊的朋友們交流學習,參與力所能及的活動,我特意保留了中國的手機號碼和微信群,並把家喜所有的朋友都加為我的好友,和他們一起利用互聯網,利用各種可能的方式,傳播真相,傳播民主自由的理念。和他們一起關注受害者,譴責獨裁,譴責暴力。和他們一起圍觀中國,喚醒良知,呼籲更多的人加入到為民主和自由而努力的行列。我開始像家喜所說的那樣,把追求民主和自由當成一種生活方式,當成每天必做的一件事情。"

羅勝春來美國一年來,一直為營救丈夫和中國所有的政治犯、良心犯而呼籲。羅勝春已經不僅僅是在患難中對丈夫忠貞不渝的妻子,而且成為與丈夫丁家喜並肩前行的戰友。

以積極的姿態在美國生活的羅勝春,內心卻被擔心和思念丈夫深深煎熬。她寫信給獄中的丈夫:"我時而相信你很快就會出來,因為我深知你們所作的一切不僅不構成非法集會罪,而且是在身體力行地履行中國憲法所賦予的公民的基本權利和義務。但我時而又覺得黑暗無邊,渺無希望,因為我實在是對被操縱的中國法律沒有信心,看不到底線。親愛的老公,除了苦苦祈禱,我還能為你做什麼呢?。"

國家的悲哀、人民的悲哀

我在舊金山華人"人道中國"組織一位成員的家中,還認識了中國政治犯李化平的妻子何小蓮和她的女兒。李化平是一位網路作家、新公民運動積極推動者和參與者,於去年八月十二日被捕。李化平曾組織上海新公民運動人士定期聚餐交流的"同城飯醉"活動;去年四月,李化平為十歲的女孩安妮因為父親張林是政治異議人士而失學大聲疾呼和絕食抗議。何小蓮是一位歷史學者、上海同濟大學歐洲文化研究院的副教授,去年年初被同濟大學解聘。何小蓮也是有家不能歸、有國不能回。過去他的家經常遭警察突然闖入搜查,回國又要面對警察無日無夜的騷擾,甚至有可能被抓捕關押,她的女兒一說到回國就恐懼哭泣。
今年七月三十日,法院開庭審判李化平,李化平被控以"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何小蓮指出:罪名荒誕、無恥、不可思議。無法想像一個有良知、對社會有貢獻的人會失去自由。監獄為李化平這樣的人而開,這是國家的悲哀、人民的悲哀。

何小蓮對自己的丈夫不僅尊敬,而且崇拜。她說:"李化平在監獄裡面,只要有《聖經》陪伴和有書讀,他出來以後,他更加強大。有人說過,圖書館和監獄是人類文明的發源地,這是有道理的。當然我希望中國的監獄不要太惡,如果李化平沒有因為被殘酷對待而喪失行為能力,他會頑強地重新站起來,站起來的李化平又是一條好漢。"

在人類近代史上,德國納粹和蘇聯共產黨都曾迫害政治犯,但規模與暴虐程度與中共無法相比。那兩個惡魔一般不迫害政治犯的妻子兒女,保留著一點人性。但中共迫害政治犯從來連她們妻兒也不放過,使盡了殘忍下流的手段,本該保留的起碼的人性全然沒有了。五年前高智晟的妻子耿和不得不帶著子女出國流亡,如今又有張青、羅勝春、何小蓮,以及今後還不知道有多少政治犯的妻子帶著兒女流亡海外。留在國內的政治犯的妻子們無一躲得開非人的折磨,她們也不會停止呼號抗爭。我近日看到因支持香港"占中"被中共拘捕的詩人王藏的妻子王麗發出的抗議微信,她講述警察如何抄她的家、拘押她和她懷中的女兒,不給孩子吃飯,喪心病狂的打掉孩子的奶瓶,而後又逼她母女搬出住所四處流浪。中國政治犯的妻子們已經成為當今中國也是當今世界上獨一無二的群體:無論在國內,還是流亡海外,她們承受的苦難甚于她們的丈夫,她們和她們丈夫一樣的勇敢堅強;她們是中國最美麗、最崇高、最令人同情關注、最讓人讚歎頌揚的女性!

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三日


——原载《动向》杂志2014年11月号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