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6日星期日

章文:愤青与大国——兼谈媒体人的国际视野

上周日(4月17日)应北京大学信息管理系邀请前去做了一次讲座。北大毕竟是北大,会商风波未平,当晚在现场的同学们表现得非常活跃,有不少公开支持我的,但也有一两位向我呛声,其中一位还是女生,"来势汹汹",呵呵,好在本人开博近6年,身经百战,故能从容应对。两个小时转眼间过去,整场活动取得 "圆满成功"!
愤青与大国
——兼谈媒体人的国际视野
两年前的这个时候,2009年4月23日,我写了一篇博客《环球时报是愤青大本营》,引起了极大的反响。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两次作出回应,一次是在环球网上,一次则是在新浪网上。英国《卫报》因此专门约我谈中国的极端民族主义情绪,我的好友闾丘露微在今年年初出的新书《不分东西》里,在谈到民族主义情绪这一章节时,几乎全文引用了该篇博客。
但其实在更早的时候,我就开始注意到并思考中国的极端民族主义现象,我认为这种现象的产生,和中国媒体有很大的关系。不仅是《环球时报》,还有其他许多媒体,都在有意无意地刺激和操弄极端民族主义。
在民族国家的历史背景下,民族主义是很正常的,主要是表现为对外捍卫民族国家的主权以及国家利益,例如呼吁政府不要太软弱,无论是提升外交斡旋能力还是诉诸国际法,都是为了争取共赢,而极端民族主义就很可怕,它这种对抗不是理性的,而具有毁灭性。例如和美国发生矛盾时就叫嚷着要和美国开仗,和日本发生冲突时就喊着灭了小日本,甚至看到民进党搞"台独"也要"核平台湾",用核弹对付自己的同胞,实在是疯狂。
这种极端民族主义,对外叫嚣战争,对内则往往围剿持不同意见的同胞,极尽人身攻击之能事。想必大家还记得2008年4月份的"王千源事件"吧,当时在美国杜克大学读一年级的王千源,面对支持和反对藏独的学生,试图充当调停者,但由于她的年轻、不具备权威以及经验,当天她的表现被很多人视为"汉奸",被骂为"卖国",连她在青岛的父母也受到株连。
更具讽刺意味的是,2008年奥运会火炬传递手金晶在巴黎用身体守护圣火,被誉为"祥云天使"、"最美最坚强的火炬手"。但是随后因反对抵制家乐福,就被一些网民呼为"汉奸"。受到的待遇可谓冰火两重天。
如果再回溯一百年前,我们会看到几乎同样的场景。1919年4月底,中国代表在巴黎和会失败的消息传来,国人大哗,群情激愤。5月4日,北京高等师范学校和北京大学等校学生,组织了后来被称为的"五四爱国运动",打出了"外争主权,内惩国贼"的口号。"外争主权"是没错的,"内惩国贼"也没错,但把矛头指向曹汝霖、章宗祥、陆宗舆三位外交官则有些冤枉他们了,他们只是北洋军阀政府的代表,所谓"弱国无外交",在当时的西方列强面前,这几个外交代表也是有心无力的。其后"火烧赵家楼"就明显违法了。当时北京高等师范学校学生匡互生准备点火时,被担任游行大会主席的段锡朋所发现,他阻止匡互生说:"我负不了责任。"匡互生则回答:"谁要你负责,你也确实负不了责任!"说完就点火烧了赵家楼。
这一把熊熊烈火,烧到了今天。如果说100年前我们中国是一个弱国,备受西方列强欺辱,那么今天的中国已经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综合国力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中国已经是大国了。怎么我们不少同胞的表现还和一百年前那么相似,还怀有严重的"弱国心态",总觉得别人是在欺负自己,总想着反击报复。
其实,心态和眼界和认识有关。如果不了解世界的变化,不了解中国的变化,不知道中国在世界上的真实地位,就有可能导致自卑或自大的不健康心态。
在这一点上,媒体难辞其咎。2008年我和央视主持人柴静两人作为"国际访问者"前往美国参访期间,我直言不讳地对柴静讲,CCTV很多主持人以及编辑记者,远远跟不上时代的发展了,远远落后于中国在国际上的崛起速度。虽然说的是CCTV,其实指得是整个中国媒体界。我们现在很多在关键岗位上掌握话语权的媒体人,其中不少不懂英文也严重缺乏对于国际大势的了解,他们看待世界的眼光还和20年前差不多。白岩松算是很努力突破自己的一位主持人了,他外语不行,自己还是有意识地策划了几次看外国节目,"岩松看日本","岩松看美国"等。但要知道,他可是央视一哥呀,在这个位置上,他应该不止做到这些,远远不够的。
我之所以感受颇深是因为我的媒体经历。我以前是做国内时政报道的,后来转作国际新闻报道。我在新华社《环球》杂志做了3年编辑部主任,指挥新华社遍布全球130多个地方站的记者给《环球》写稿,平时还经常和国内外一些一流的国际问题专家探讨问题。这段宝贵的经历给我这个"国际盲"开了一扇天窗,使我得以跟住时代发展的步伐,真切感受世界和中国的变化,以及中国在世界上的真实地位。
谈到怎么看待中国时,我们得先弄清楚当今世界是什么样子。今天由于时间的关系我不想做一次深入的国际关系分析,就简要讲讲世界大势吧。自从上世纪90年代苏联瓦解、冷战结束后,世界的主流就是合作与发展,主要体现在经济上,各个国家紧密合作,谋求共赢。
中国自从加入WTO后,和世界的关系更加紧密了,经济发展也明显提速。可以说,是参与到国际规则和大市场中,和其他国家互利互惠,才有了今日国力强大的中国。
在中国对外关系中,有两大关系是比较敏感的,一是对美关系,二是对日关系。《环球时报》就经常拿这两大关系做文章,以达到吸引眼球的功效。那么实际情况如何呢?
先说美国吧,首先有一点是必须承认的,那就是如果没有美国的支持,中国很难融入国际市场,也无法取得今天的成就。这些年中美关系的基调是合作、共赢与发展。在此基调上,也发生了一些矛盾和纠纷,不过这是国际关系中的常态,不足为奇。因为贸易纠纷,以及对台军售等问题,我们就否定中美关系合作共赢发展的基调,显然是不客观的。如果因此在对美关系上采取了敌对的态度转变,则会给中国带来巨大损失。当然中国政府领导人还是清醒的,所以即便发生了南斯拉夫大使馆"误炸"以及南海军机误撞等事件,中国政府一面表达强烈抗议对美国予以谴责,一面还是继续和美国进行合作发展。
再说日本。历史上日本侵略过中国给中国人民带来了巨大的痛苦,这是谁也无法抵赖的事实。但是自从二战战败后,日本在美国的监管下建立了民主体制,从根本上抑制了军国主义的复活。所以尽管在日本社会还会有一些极右翼的军国主义分子,但基本上掀不起什么风浪。同时,中国国力的增强以及拥有核武器,经济和军事上都远非昔日可比,现在应该是日本人从心里害怕中国,而不是像一些同胞那样还提防日本侵略中国了。
基于以上事实,作为中国媒体来说,就不应该片面地报道中国对外关系,就像《环球时报》那样在头版经常制作一些耸人听闻的标题,什么"美国战略包围中国",什么"日本自卫队视中国为假想敌"等等。
例如,《环球时报》从来不向中国读者详细介绍美国的三权分立机制,不告诉读者国会和政府的区别。当国会或其他社会团体出现反华提案时,《环球时报》不管总统的态度如何,统统报道成美国的立场。
例如,《环球时报》从来不向中国读者介绍法国的政党制度,不告诉读者巴黎市长的左翼背景,他是萨科奇的反对派,而在市政府门口悬挂"藏独"分子的"雪山狮子旗",是萨科奇政府所反对的。
例如,《环球时报》从来不向读者详细介绍香港、台湾的民主机制,不告诉读者这个机制对于保障人权的重要意义,以及这个体制下的社会安静有序,反而一味渲染港台街头的示威游行以及议会里的乱象。
总之呢,如果你长年阅读《环球时报》,就会感到,世界仍然危机四伏,中国的国际环境更加复杂严峻。中国依然遭到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围剿,他们亡华之心不死。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宿敌仍然敌视中国,日本、印度、东南亚国家都在妖魔化中国。
这是真相么?显然只是部门真实而已。为什么我说这是部分真实呢?那是因为,我们不得不承认,由于意识形态的不同,以及为了各自的国家利益,西方国家的确对中国怀有复杂和矛盾的心情,一方面希望中国经济发展为世界提供动力,另一方面又在具体的合作过程中会有利益纠纷,例如贸易上经常会出现的反倾销等,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因素,那就是西方国家对中国的体制不认同,对中国的发展保持戒心。
以西方世界的老大美国来说,他对中国的政策就体现了矛盾心理:接触加遏制。其他西方国家也基本大同小异,既防范又合作。
但是呢,尽管心态复杂,西方国家对华政策主流还是合作,并没有哪个西方政要公开说因为中国不是民主国家就要予以打压围堵。因此,如果把部分真实当作全部,那么一定会发生战略误判。个人误判不要紧,顶多贻笑大方,政府误判就比较严重,可能导致国际冲突。
重申一遍,虽然例子举的是《环球时报》,但其实大部分中国媒体表现都差不多。当中国大部分媒体在对外报道中,囿于自己的见识,不能秉持客观公允的报道立场,呈现出来的新闻一定是有偏见的。受众长期被这样的新闻毒害,自然也就很难客观看世界了。
愤青就是这样"被炼成"的。媒体的遗毒很深很远。不仅表现在与中国相关的国际新闻上,例如上面所说的对美对日关系中。即便是对遥远的地区,我们一些同胞的表现也令人吃惊。
例如在这次北非革命的问题上,突尼斯和埃及,因为总统的主动下台致使两国政局以较为和平的形式过渡,这在中国基本上没有引发太多的争议。但是在利比亚局势上,不少国人受媒体长期毒害的遗祸就显现出来了。
受突尼斯、埃及局势的影响,利比亚民众也上街示威游行,反对卡扎菲的独裁统治,这人已经统治利比亚40年了。没想到的是,不像本.阿里以及穆巴拉克那么仁慈温柔,卡扎菲这个强人使用机关枪和迫击炮对付和平示威的民众,屠杀了数百上千人。
为了制止卡扎菲对于民众的屠杀,联合国安理会于2月26日通过了制裁利比亚政府的1970号决议案,当时中国政府也投了赞成票。有一个细节特别值得指出,当时在会议进行过程中,利比亚驻联合国代表沙勒格姆声泪俱下地请求各成员国对利比亚政府进行制裁。一国驻联合国代表恳请联合国制裁本国政府,这是史无前例的。
1970号决议案"斥责严重、有系统地侵犯人权,包括镇压和平示威者,对平民死亡深表关切,并明确反对阿拉伯利比亚民众国政府最高层煽动对平民的敌意和暴力行为"。决议明确无误地将2011年2月15日以来阿拉伯利比亚民众国局势问题移交国际刑事法院检察官,并且决定对利比亚实施武器禁运、旅行禁令、资产冻结等措施,联合国安理会还决定设立一个由联合国安理会全体成员组成的安全理事会委员会,作为新的制裁委员会。这是联合国安理会成立以来,对一个主权国家采取的最为严厉的强制性措施。正如许多国际观察家所注意到的那样,联合国安理会的这项决议直接干涉利比亚的主权事务。
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在决议通过后发表声明,认为这份决议发出的强烈信息是,严重违反基本人权的行为是不能容忍的,那些应该对这些暴行负责的人是无法逃脱自己罪责的。
这也是近年来"人权高于主权"理念在现实中的一大进步。但是由于我国政府向来坚持"不干涉别国内政"、"一国主权不容侵犯",媒体也基本上不讨论"人权和主权孰高"的问题,因此绝大多数民众对"人权高于主权"的理念感到陌生,不理解其中含义。
事情到这个地步,中国民众的反对之声还不多,毕竟只是制裁,而中国政府也投了赞成票。但到了允许在利比亚设立禁飞区的1973号决议案出来后,中国政府这次投了弃权票,中国民间的反对声也渐长起来,尤其是联军对卡扎菲政府军进行空袭后,反对的声音更多了。很多人觉得这是对利比亚国家主权的侵犯。
我觉得,网上有个比喻很形象地说明了"人权高于主权":一位丈夫在家中毒打妻子儿女,邻居该不该管,警察该不该介入?很明显,该丈夫是不能以"此为家政,旁人不得插手"来阻挡邻居指责和警察干预的。同样的道理放到国际关系中,一国统治者在其国内实行暴政,虐待甚至屠杀其民众,国际社会当然不能坐视不管呀!
人类一体,丧钟为所有人而鸣。我曾在博文中写道,这已经不是弱肉强食的丛林时代了,这是文明力量主导世界规则的时代了。
有人说"国家主权不容侵犯",那么我们得弄清楚:国家主权属于谁?按照通行政治学理论,国家由人民组成,主权当然归属全体人民,但是人民太分散,没办法行使"国家主权",于是委托给人民授权成立的政府去行使。
因此,政府只是前台掌柜,"国家主权"的幕后老板是全体人民,所谓"主权在民"是也!
明白这个道理后,我们再来看在什么样的情况下,国家主权才是不容侵犯的。
当外国势力进入某国遭到大部分(或者全体)人民反感且抗拒时,该国国家主权就有被侵犯的危险。例如当年希特勒治下的德国对其他欧洲国家的侵略,以及日本对中国等亚洲国家的入侵,就毫无疑问地侵犯了这些国家的主权。
但在另一种情况下,当外国势力是应某国大部分人民的请求而进入该国的,是来帮助该国大部分人民抗击侵犯他们人权的暴君时,该国主权并未被侵犯。当年美苏军队帮助中国击退日军,今天多国部队协助利比亚反对派打击卡扎菲,哪里侵犯了这些国家的主权?
须知,利比亚的主权不属于卡扎菲政府,而属于利比亚人民。今天卡扎菲政府对其人民实行暴政,严重侵犯他们的人权,此时国际社会应利比亚人民的请求介入阻止,不但保护了利比亚人民的人权,且正因此也捍卫了利比亚的国家主权。
毫无疑问,独裁者以及暴君们经常用"国家主权不容侵犯"来为他们在国内的肆意妄为做辩护,当挡箭牌。但世界荒谬并可悲的是,被这些独裁者和暴君们奴役的人们,也往往看不清此点。
我的一位叫方文的朋友说得很好:
近20年来,随着"主权不能成为侵犯人权的挡箭牌"这一观念的逐步确立,我们可以看到,被干预的其实都不是国家,而是某个政权,准确地说是某个依靠私家军队的统治集团。当这个统治集团被摧垮,不再有能力危害人类社会的时候,干预也就停止了。
我们看曾经被干预的国家,塞尔维亚、伊拉克、阿富汗……哪个国家目前没有主权?失去权力,失去合法性的,是米洛舍维奇集团、萨达姆集团、塔利班集团,以及即将的卡扎菲集团。
从上面这些例子,我们可见,所谓的""是怎样培养起来的,就是多年教育和宣传的综合效果,也就是洗脑的结果。最近半岛电视台北京分社社长伊扎特先生写了一篇博文叫《阿拉伯人对中国媒体的十万个为什么》,影响很大,就谈的是中国媒体在"洗脑"中起到的作用。他说自己看到中国媒体的不客观报道,血压会升高,肾上腺素分泌会加速。
这个外国人还说了一段在我看来颇有道理,值得当局主管意识形态部门深思的话:中国拥有全世界五分之一的人口,按道理来说,中国媒体理应在国际舞台上具有与之等同的地位和影响。但遗憾的是中国媒体在国际上的声音并不存在,我认为造成这种现状的原因就是中国媒体缺乏自身的公信力。在国外,公信力就如同媒体的生命力,没有公信力的媒体最终会走向倒闭,当然中国媒体就不会有这样的担忧。据我了解,中国政府已经启动了450亿人民币推动中国的主要媒体向国际扩张的方案,以改善中国的国际形象,争取更多的国际话语权。但问题是,这些媒体在国内得不到信任,怎么能在国际上受到尊重?
我在以前的博文中就多次讲到,中国目前是大国,但更多意义上只是硬实力的大国,还谈不上多大的软实力。
有人曾说过,只有能向外输出价值观的国家才称得上大国,这是蛮有道理的。所谓"中国模式"的争论也好几年了,不过据我接触过的专家都说不清该模式到底蕴含着什么特别内容。温家宝总理在今年两会记者招待会上更是明确地否定"中国模式"。看来中国向外输出价值观,还是路遥遥。
我想,不管路有多远,中国首先应遵守世界大多数国家认可的规则,也就是所谓的"普世价值",践行民主,尊重人权,保障自由。在此基础上,方谈得上"中国特色",否则脱离"普世"谈"特色"就是自欺欺人。而以"特色"为由抗拒"普世"更是荒谬,注定会失败。
诸位现在学的是信息专业,将来要从事的是和信息流动有关的工作。一定要明白信息自由流动的重要意义,要去做推动信息自由流动的工作,而不是相反去阻扰信息的自由流动。诸位加油啊!

——手机学汇乐网

章文,生于70年代,湖北黄梅人。南京师范大学新闻学硕士,华中科技大学新闻与信息传播学院兼职教授。知名媒体人、时事评论员。中国百大公共知识分子。美国国务院国际访问者。多家媒体专栏作家。代表作品 《民主不是说着玩的》,《非暴力的"战争"—甘地传》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Gadget

目前尚无法通过加密的网络连接查看此内容。

页面

Gadget

目前尚无法通过加密的网络连接查看此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