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7月31日星期二

梁京:中国过大关(之二)习近平领导地位的危机

习近平
如何理解当下中国的危机?站在全球和整个人类文明历史的角度来看,中国文明,或者说华夏文明正处在一个前所未有的有利地位,也就是说,这个文明的选择空间和发展空间从未如此广阔。但是,从中国权贵、财富和文化精英当下的心态来看,却有不少人处在一种近乎末世来临的恐惧之中。清华大学知名法学教授许章润的署名文章「我们当下的恐惧和期待」之所以在网上广为流传,就是因为他不顾个人安危的直言代表了许多人的心声。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一种极具讽刺意味的现象?我认为直接的原因,就是习近平领导地位的危机有可能触发中国严重的内部和外部危机全面爆发,从而导致难以控制的灾难性后果。一定有人会质疑:习的地位危机真有这么严重吗?或者说,习若倒台,真会给中国和世界带来那么严重的风险吗?质疑者最重要的根据是,习近平尚有很大选择空间,中国经济也有很大回旋馀地。我不否认这是重要事实,但无论选择空间和回旋馀地有多大,如果决策者没有选择能力,或社会全面失去对决策者的信心,则危机还是会爆发。这正是当下中国正在发生的事情。

这一发展中的危机迅速加剧了精英的恐惧,与这样两个因素有关,一个因素就是习近平维护自己权力地位的基本策略,就是以不怕「玉石俱焚」来威慑来自内部和外部的挑战者,也就是说,不断向挑战者发出信息:「我不怕与你一起去死」。从18大前的「神隐」,到与美国在南海军事对峙的升级,一直到今年冒然修宪和中美贸易谈判的强硬态度,习的这个威慑策略是一以贯之的。第二个因素,就是原来许多精英认为中国这条船不会沉,这个信心现在被特朗普动摇。这两个因素之间存在著一个危险的关联,那就是习近平对特朗普的威慑一旦失效,人们对「中国这条船会沉」的危机感就会加剧。

我以为,正是在这个背景下,中共内部的各种派别势力充分意识到了习近平六年执政的失败,正在给中共带来89年以来最严重的「政权危机」,他们必须像当年矛盾重重的中共元老那样,把利益和意识形态分歧先搁置起来,阻止习近平把这条大船弄翻。

谁也无法预料这场危机将如何发展,但从权力游戏的逻辑分析,习近平带来的翻船风险彻底暴露了「六四」后中共最高权力交接机制的致命问题:仅靠任期限制无法保证「政权安全」,如果不能引入竞争和问责机制,有限任期必导致「击鼓传花」,并且给终生独裁带来机会。中共高层能不能利用习近平的重大错误带来的举国「恐惧」局面,不仅恢复有限任期,而且引入某种竞争和问责机制,已经不仅关系到中共自身的存亡,也关系到中国能不能以相对较小的社会和经济代价实现政治制度转型。正是在这个意义上,习近平的权位危机已经成了中国的一大关口。

那种认为习近平只要改弦更张、认真改革开放就能度过难关的说法是没有意义的,因为主要问题已不在于他有没有本事改革,而在于他已令太多人失去信心。如果这次危机不能促成高层权力游戏的新规,就完全不可能为有效的改革提供必要的社会预期,而如果不能重建社会对变革有可能实现的预期,任何的改革方案都只会成为一纸空文。


——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