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月25日星期二

张森根:周有光和蒋彦永

文 / 张森根 (微信: 丁东小群 )

     

  周有光蒋彦永医生在《炎黄春秋》活动识的周老早就知晓蒋医生在抗击sars中丰功伟,荣膺麦格赛赛奖医生则敬仰周的人品与学问。两位名人一见如故,亲密无间。蒋医生比周老小25岁,见面必执门生之礼。2015年1月,他在首都图书馆召开的北京知识界恭祝周有光110岁华诞的座谈会上坦言:周有光“教育我如何做人、如何看待世界、如何对待人民……他是我的恩师,我愿意尽一切力量来呵护他的健康。”



    蒋医生夫妇与周有光



文革后周老看病、住院就在东四附近一家普通医院。蒋医生为周有光改善医疗待遇慷慨进言。2013年1月,在北京召开的《思想启蒙与当代知识分子的责任》座谈会上,他说周老是一级教授,理应享受副部级待遇,希望教育部通过中组部出具公文,以便有关医院周老就医希望与会专家帮助呼吁这位108岁老人享受他理该享受的医疗待遇。会议结束后,他以个人名义起草了一封信,建议有关部门尽快解决周有光的治病问题。蒋大夫这封信的底稿我见过,简明扼要仗义执言令人佩服。他请李锐把此信转交中央领导同志,后来果然起到作用不久国务委员刘延东亲自上门医疗证交付周老。从此周老开始享受副部级医疗待遇,直至去世

蒋医生还以高超的医学经验和厚植的人望关系为周老提供周到的帮助2013年12月周老发烧、吸吸急促住进协和医院。蒋医生立即联系他的老师89岁的罗慰慈教授,请他提出治疗意见对症下药。他还请协和的营养专家蒋珠明教授为周老制订营养计划,他早日康复。

有一回,他见周老牙疼要去协和医院注射抗他感到,周老上楼下楼既不方便又不安全,于是为他联系入住301医院特需医疗部。在他协助下,周老由牙科主任负责,在麻醉科、心内科等专家配合下拔除了影响进食的颗牙根,开创了该院首次为107岁老人拔牙的先例。出院后老人能直接进食,还能和毛晓园夫妇一起吃烤鸭葱油海参和大闸蟹。蒋医生把自己亲手煨的牛踺子请他尝。周老住301医院期间,蒋医生协助各科室医生周老建立全身生命指证的系统数据档案。

2015年1月22日上午11时许,蒋医生突然给我打来电话说“出大事情了!”10多分钟后他和毛晓园夫妇进门,低沉地说:晓平于今晨点多走了事情发生得太突然,家人都措手不及。眼下的事情是要严格保密,万万不能传到老先生那里。我和老伴及晓园夫妇都觉得蒋医生的意见十分重要,小辈们要尽量瞒着噩耗,让周老平顺安全地闯过这一难关。


左起周晓平、周有光、蒋彦永、张森根


大气物理学家周晓平周老的惟一的哲嗣走在了父亲的前面,享年82岁。他的去世,周老还是知道了,生理和心理上受到打击,元气大伤,多次病危。2月以后,连续住院2个多月。蒋医生身负重担格外繁忙。他多次去协和医院,了解周老的病情变化,请熟悉的专家提出抢救方,终于让周老从高危状态中解脱出来。当年9月3日,周老精神见好,让保姆小田用轮椅推着他在大街上观看抗战胜利阅兵式,前后达一个小时。11月,他叫保姆打电话让我和编辑叶芳去跟他聊天。他一边拉着两个小保姆的手,一边说:“我们是三口之家”。

2016年周老已经满110岁,时常发生肠胃不舒和肺部感染。蒋医生不时上门探视或打电话叮咛两位保姆照管好周老。蒋医生协和医院营养科于康教授和呼吸科戴玉华教授的助,使老人的病情获得了缓解。他呼吁大家少去打扰周老,让他静心养生。

2017年1月13日周老111周岁生日之前几天,上门庆贺川流不息有的来自本市,有的来自外地,有的来自党政部门,有的来自教育界、学术界,一拨又一拨,周老说不出话来,只能眨眨眼,大多时躺在床上昏睡。

12日下午蒋医生周老这几天营养液吸入量减少,尿量减少,全身代谢紊乱建议尽快送协和医院,不要再见客。结果半夜三点送进医院周老没有救活。

周老活了111周岁零一天。这在人类男性中是罕见的。据我所知,世界上只有一位法国男性活了112岁236天一位西班牙男性活了112岁232天我还没见到其他男性寿命超过周老的记录所以我认为,周老和蒋医生共同创造了一个生命奇迹

我和蒋医生这些年有多次接触

2014年夏,蒋医生陪同李锐出席《逝年如水---周有光百年口述》出版座谈会,李锐赠周有光诗:一生光闪闪先知,世洞明大导师寿期颐留史记,炎黄永远别狂痴周晓平、叶芳和我陪他们用自助餐,边吃边聊,大家很开心。回来的路上,我对蒋医生说,李老的 “别狂痴”,也包括我们这两个后生在内,他会意一笑,同意我的看法。

第二回,蒋医生接周晓平和我一301医院探视周老,前一天恰好是高层领导慰问过周老,并馈赠了鲜花和水果。我请陪护的小保姆为我们三人与病床前的周老合影。这张照片登在2015年2月5日的《北京青年报》上,当时报社约我写一篇追悼周晓平的文章,配上照片,登了一个整版。

第三回,他请我到他家里,把他记录的周老参加社会活动的视频和照片复制送我。他还签名赠我门生为他编辑的《文献集》。

有一回2014年7月9日作家庞女士开车接我去蒋医生家,我们一起去拜访李锐,请他为周老110岁的一本访谈录《岁月时时有光》题字蒋医生古道热肠经常到周有光、李锐、何方和杜导正家嘘寒问暖,关心他们身体安康,转达他们之间的相互问候

2017年1月15日在周老去世追思会上,我代表常州老乡把周老的三套寿碗交给他之后,没有机会与他谋面。

三年前,听说蒋医生。他虽然比我大六岁,我觉得他体魄强健,肯定无大碍能挺过去去年,我看到的照片才担心起来。照片上他神情忧郁,我欲打电话慰问,但一直联系上。



今年元旦我又看到他近照,病更重了,这样一位公而忘私、刚不阿、任劳任怨、医术精湛的好人,短短几年身体然急转直下,我不禁忧心如焚。

我和蒋医生既非同行、同乡,又非同学、同龄,是因为共同关注周有光老人而联结在一起。作为一个普通读书人,能结识这样一位高洁贤士,是我平生的极大荣幸。柳宗元有诗曰:“二十年来万事同,今朝歧路忽西东。皇恩若许归田去,晚岁当为邻舍翁”。当下,没有什么皇恩之说了,欲与他做邻居谈何容易。我只能默默地盼望他渡过难关。

                2022年124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