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7月3日星期二

红佛:川普的谦卑,大國的自信

我们有一个倍受青睐的概念叫"大國自信","从XX读懂大國自信"、"40年壮丽史诗,数字里的大國自信"、"一个自信的大國阔步走向世界"、"XX走出去是大國自信的铿锵表达",随便刷刷新闻,满屏的"大國自信"扑面而来。

我的和谐文集《持久归一》第十三篇中提到,醉酒的人总宣称"我没醉",太监爱炫耀"我很行",自卑者常标榜"我很自信",一个人越缺少什么越爱炫耀什么,这就是自信与自卑的关系定律。故此,以"大國自信"为题的自我标榜越多,越叫人怀疑大國未必大,大國也未必自信。

大國自信,四字简言却囊括了两个重量级概念,一是大國,二是自信。要想树立真正的大國自信,必先吃透大國凭什么大,凭什么自信。


最近,川普接受福克斯电视台记者采访的一张现场照火了。自由世界的領导者正襟危坐,谦卑得像小学生;对面的采访者架腿而坐,自信得像考官。

一张幼儿园老师和学生相视而笑的照片也火了。师生二人梳着同样的发型,老师蹲得很低,轻捧对方的脸,像捧着无价之宝,笑容和煦得像冬天的暖阳,孩子也笑着,笑容羞涩而自豪。原来,前一天老师夸奖孩子的发型很漂亮时,孩子不确信老师的夸奖是否发自内心,老师二话不说,第二天就梳着一样的发型出现在孩子面前,于是就有了照片上融化人心的一幕。我对着这两种照片,看了又看,发掘出了大國自信的源泉。


这两张照片中,川普和老师,都是通常意义上的强者,记者和孩子,都是通常意义上的弱者。强者之强,在通常意义上,强在权力、金钱、地位、体魄等等外延。弱者之弱,亦同此理。

成为总统前,川普是世界上最成功的商人之一,成为总统后,川普是自由世界領导者,无论怎么比较,他都比对面的记者强得多。在强者为王的"大國",川普分分钟碾压对方。君不见,某刘姓记者因为涉嫌以小说影射某奶业老总就被跨了省,到现在人还没出来。但在美帝的现实里,川普却一脸甘受记者碾压的谦卑。

在幼弱的孩子面前,幼儿园老师也是碾压对方的强。君不见,携程幼师喂起芥末来那叫一个强悍,三色校方那更强到了没边。可在美帝的现实里,幼师对幼儿展现的却是那一低头的温柔。

那么,美帝的现实是什么?显见是强者低头,弱者昂首。我在《持久归一》第七十篇《尊严孩子就是幸福自己》讲过一个故事,故事中一群纽约名流精英在富豪主人的感召下,陪女佣四岁的儿子在洗手间共度晚餐时光,让孩子获得了人生中最宝贵的事物:尊严。

在吾國,老师赞美学生,学生荣幸得一比,哪还会追问老师究竟是否发自内心?你问了,老师更不屑给你证明。可美帝的幼师不一样,她梳了个一样的发型证明给孩子看。这个行动告诉孩子的不仅是你很美,还有一个更重要的信息,即老师很尊重你。一个幼弱的孩子,从此就懂得了自己是个被强者尊重的人,她获得的也是尊严。

尊严是什么?尊严是一双点石成金的手,能让弱者脱胎换骨。在权力金钱地位的外延,弱者或许永远是弱者,但弱者一旦被赋予尊严,通常意义上的弱者,就有了一颗强者的心,由内向外焕发自信。

洛杉矶的拾荒妇艾丽丝,是通常意义弱者的典范。但这位弱者典范,没因为那谁逢年过节揭锅盖送温暖感恩戴德,却振臂一呼,扳倒了一票白领高薪的厚颜公仆。您说,她究竟是弱者还是强者?我看,她外延很弱很弱,内涵很强很强。美帝的现实里,从不乏这种外弱内强的典范,譬如竞选州长的13岁少年伊森,譬如帕克兰高中的草根运动领头羊艾玛。

大國之大,有容乃大。什么叫有容?國家容得下强者耀武不是有容,容得下弱者扬威才叫有容。而美國之有容,在于不仅给弱者一口饭吃,而且致力养护弱者的尊严,让弱者自信,炼成一颗强大的内心,让弱者不再是社会的局外人和多余人,而加入改变世界的主力军。这才叫有容,如此有容,乃称大國。

大國美帝,从不口头炫耀大國自信,而是行动展现大國自信。TA让你上街,让你游行,让你批评,让你拥枪,让你烧国旗,让你当街展览总统裸体,让你装逼让你飞,偏偏不让总统拉黑网民。如此之大的美帝,才能驯服让美國再度伟大的川普,让他低头,在记者和全國观众面前谦卑得像小学生。

谦卑的川普,是否强者不再?我看,这样的川普,才是真正的强者。真正的强者,不怕在强暴面前挺身,也不吝在弱善面前低头。耶稣有能承受十字架之苦的至坚至强,在卑微的妓女面前却慈爱得像兄长。最是那强者一低头的温柔,美好了人间,惊艳了世界。这强者对弱者的谦卑温柔,就叫做上帝之爱。川普的谦卑,是美帝的自信。上帝之爱,是美帝自信的源泉。
再看另一张照片,照片上的大妈也在笑,笑得很得意也很不怀好意。大妈为啥得意?因为她刚刚完成"壮举",以"快跳啊"之类的冷语成功刺激一名女孩跳楼。

鲁迅说:"勇者愤怒,抽刃向更强者;怯者愤怒,却抽刃向更弱者。不可救药的民族中,一定有许多英雄,专向孩子们瞪眼。这些孱头们!"

如果一个"大國"只能依靠捏造统计数据体现伟大成就,依靠扼住舆论咽喉展现大國自信,这國哪少得了怯者与孱头?强者内心虚弱到连让人说句话都怕得要死,能怪弱者弱到专向孩子瞪眼、弱者抽刃吗?

大國之大,不在地大人多物博,而在有容。日本一个弹丸小國,也有出版抗日神剧指南自黑的幽默,其自信无疑远超抵制一切却从不抵制蠢货的"大國",也许"大國"也能自信,其前提是有容。

—— 拂思
hongfuzhisi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