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7月23日星期四

未普: 秃子打伞,无法无天——谈习氏依法治国

释放维权律师 Free The Lawyers 

进入7月以来,中国大陆陷入35年来法治的最黑暗时刻。到目前为止,至少有30名维权律师被绑架、逮捕和失踪,除此之外,还有横跨20多个省份的200余名律师和维权人士被约谈和警告。

中国政府大规模迫害律师,引发海内外严辞批评。美国国务院批评中方"有组织扣留"一些"和平捍卫他人权益"的人士,《环球时报》因而发表社评说,美国方面的批评"像是粘在中国人脚底的一块泡泡糖","可以藐视"。这话虽出自臭名昭著的《环球时报》之口,其底气倒是像极了习近平。

中国政府的这种做法,等于是告诉全世界,习近平的依法治国,就是秃子打伞,无法无天。问题是,习无法无天的底气从何而来?他为何要迫不及待地撕掉依法治国的伪装?其目的是什么?

习近平无法无天的底气,首先来自于他手中的几乎无人可以挑战的绝对权力,其次来自于反腐及其积累的人气。萧瀚先生在他的"权力的龙变"一文中指出,反腐给当政者带来巨大的道德自负,而普通民众对程序正义的不敏感也授予当政者错误的道德光环,这双重的政治正当性毒酒会让当政者在使用权力时更加无所顾忌。

毫无顾忌的使用权力,且用突然袭击和让律师上电视认罪的方式,给全社会造成了极为恐怖的气氛。也许恐惧治国就是习进一步控制社会的手段。正像汉娜.阿伦特在她的《极权主义的起源》一书中描述的那样:"极权主义的权力只归属一个人,一方面是滥用权力,不受法律节制;另一方面,恐惧作为行动原则,统治者害怕人民,人民害怕统治者(575页)"。

至于习为何要迫不及待地撕掉依法治国的伪装,可能有好几个原因。习近平也许真诚地相信,让律师说话,天会塌下来。在他的眼中,律师不和党保持一致,便不利于党对法治的领导。关于这一点,18届4中全会公报已经说得再明白不过了:法治队伍必须首先忠于党。不忠于党的律师,都没有好下场。

如果再深究一点,中共当局害怕律师,还有具体原因。一些律师认为,律师的政治参与有几条途径:一是权力进入,二是上书,三是思想影响,四是街头行动。在任何一个正常社会,有思想并有行动力的律师都是推动社会进步的宝贵力量。而在中国,律师的权力进入几无可能,而思想影响和街头行动被看作是一种破坏维稳的捣蛋力量,这反映在当局对浦志强和周世峰等律师的指控上。

此外,大规模迫害律师,亦可能是习近平当局完成控制社会"顶层设计"的最后一步。在这两年多的时间里,当局一边反腐,一边频繁出台严控社会的各种条律和规章。笔者在"习近平打造党天下?"一文中,列举了中共这几年出台的控制社会的系列文件,涉及企业、高教、媒体、智库、互联网,NGO等。上述领域都被中共打压,现在轮到了法律界。而这次被抓的律师大都为弱势群体说话,为敏感事件发声,故被看作是守护公民社会的最后一道屏障。拿下这最后的屏障,当局可算基本完成对社会的全面控制了。

如此这般,习近平当局到底要干什么?阿伦特的关于极权主义的若干论述,或许能给我们某些启示。

她说:极权主义政府"究竟是一种权宜之计的安排,从暴政、专制和独裁的著名政治弹药库中借来了威吓方法、组织手段和暴力工具","或者是否相反的有一种叫做极权主义政府的本质的东西"(575页)。"极权主义统治使我们面对一种完全不同的政府。它实际上蔑视一切成文法,甚至走极端到蔑视自己制定的法律(例如,最有名的例子是1936年的苏联宪法),或者并不关心是否要废除法律(例如纳粹政府从未废除魏玛宪法)(576页)"。"凡是在它(指极权主义)崛起执政的地方,它建立全新的政治制度,摧毁一个国家所有的社会、法律和政治传统(460页)"。

习近平当局下一步如何走,且让我们继续观察。

——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