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4月10日星期五

李直:中國官員集體恐懼的政治效應

网络图片
現時中國官員已深陷集體恐懼的狀態。

從胡、習權力交接期除掉薄熙來,到習近平接掌最高權力之後陸續剷除徐才厚、周永康、令計劃,一系列涉眾甚廣的不停歇查處,讓中共官員懸著的那顆心,始終不能安放。習式反腐所及,從中石油、中石化的行業幫,到山西省、江蘇省的地方幫;從在官場人多勢眾的共青幫,到人脈廣布的秘書幫,幾無遺漏。

不過,儘管反腐波及範圍空前廣泛,但也並非無跡可循。除了那些因曝光於公共空間而撞上了槍口的官員以外,其他被整肅的官員,大都是上述幾隻大老虎的家人親朋、現在或者曾經的同事下屬。因此,旁觀的官員雖然也心驚於其個人所為與被調查官員的一致性,但是忐忑中的安慰還在於被查處官員的共性,都是在政壇上跟錯了人、站錯了隊。這樣的反腐行動,基本上不脫以往中共權鬥的軌道,雖鬥爭的緣由與以往有別,但其原有的框架尚在。

在令計劃被調查之後,習式反腐的節奏並未如官員所期望那樣放慢或趨緩。正是這樣的節奏,讓官員開始真正恐慌起來。也許,在習近平自己那裡,反腐的線與框、度與界仍然十分清晰,但是,在官員這邊,官員們已經難用以往的跟人站隊規則來預測自己的前路。當下反腐的節奏,已經讓官員找不到步點;調查腐敗的範圍,也讓官員摸不著邊際。

政治信號失效 束手無策

而尤令官員心焦的是,中共以往奏效的政治常規似乎都已然失效。按照此前不成文的政治規則,如果一個被傳說有問題的官員,只要在媒體上露面,就等於穿了保險衣、進了保險箱。但是,在習式反腐行動中,不止一名官員在媒體、甚至就是在當天的媒體上露面後,一樣被帶走調查。令計劃是在中共機關刊物《求是》發表文章後被帶走調查的,郭伯雄的兒子是在如常晉升少將40天後被帶走調查的,仇和是在全程參加了人大會後被帶走調查的…官員露面與否,不再作為一個政治安危的信號;媒體發文以示政治站隊,安全也仍不可求…這讓習慣了只要政治正確就可以為所欲為的官員束手無策。

中共官員,尤其是那些諳熟官場林林種種、明裡暗裡規則而爬至高位的老油條們,在習式反腐面前,也同樣失去了章法。沒了舊章法,剛剛結束的中國「兩會」就成了最近二三十年以來「最嚴肅」的政治會議。而不知新章法何在,「兩會」進行期間,曾任曾慶紅辦公室主任和習近平辦公室主任的政協委員施芝鴻,出面為「鐵帽子王」辯誣,同樣說明權傾一時的高層官員也難以篤定如常。

反腐無回頭路 互掐增多

當然,習式反腐雖打破了一些以往的明暗規則,但也不是沒有底線。實際上,至今為止,「不反腐敗亡國,反腐敗亡黨」的政治讖語也仍可為中共反腐行動標示範圍和界限。這也就是說,即使是習式反腐,也絕無可能以腐敗行為設限而不以「黨的需要」為標準。而問題正在於,因為反腐,習近平、王岐山等,已經為中共黨內的腐敗官員引以為敵,而習、王對此也不會不察。這正是習式反腐不能停歇的理由所在。反腐一旦停頓,擺脫焦慮的官員就會伺機翻盤。事已至此,反腐已無回頭路。

繼續反腐,官員的集體恐懼將日甚一日。但是,如果官員們開始明白,既然反腐不會把官員查盡判絕,因此前面有越多官員被查占據「名額」,排在後面的官員就越安全的道理,那麼,官員間旨在送他人先走一步的相互檢舉就會增加。這種官員間互掐的增多,反過來又會進一步加深官員的集體恐懼。

(作者是中國政治觀察家)
原载《世界日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