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7月23日星期四

管见:红二代的崛起与受挫

习近平彭丽媛夫妇(右一、左二)2001年5月在福建武夷山招待李鹏朱琳夫妇(左四、左三)


李鹏在政治老人面前嘀嘀咕咕可以成事,而在较为开放而自由的香港,面对议会政治,中共"红二代"既没有赵紫阳的风骨,也缺少邓小平的政治智慧,受挫并非意外。只不过,他们任性得很,不会甘心,也不会吸取教训。



"红二代"与开明力量势成水火

今年"六四"之际,李鹏及其家族的消息和传闻,让人想到,李鹏当年运用政治手腕打击赵紫阳,可以视为"红二代"在中国政治中显示身手,却一开始便与中共内部的开明力量势成水火。而后,香港立法会就政制改革方案表决,习近平当局指挥香港特区政府,强硬地弄成了僵局,方案被否决,而这表明,如今当权的"红二代",玩弄权力、黑箱操作很有一套,面对开放社会的大趋势,则鲜有政治智慧,与李鹏相比,未见得高明多少。

李鹏为中共保守派除掉赵紫阳立下大功,而他身系"六四"镇压与三峡工程两大事件,其家族在中国经济中苦心经营,羽翼依恃权力而丰满,如今则显出某种衰落之势。而江泽民,八九民运之际进京接任中共总书记,为站稳脚跟,走出重要的一步,是"六四"镇压后即匆忙对三峡工程表态,从而取得李鹏的政治支持。

曾庆红在十五届中央只是候补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到胡锦涛的十六届中央才成为中央常委,但他在"红二代"中实力更为深厚,政治上更为老练。他为江泽民出谋划策,离间了邓小平与杨家兄弟的关系。身为"红一代"的邓小平,很骄傲地把中共第二代领导人扶上马,却被曾庆红暗算,未能在支持市场经济之后再多走一步,再度支持赵紫阳的盘算落空。到现在,暗中的江曾同盟仍若隐若现,仍有很大的影响力,显然比江李同盟更有实质意义。

保守贪婪"红二代"是腐败要角

于是,人们看到,"红二代"一出场,即带有浓重的保守色彩,而且立刻在经济、政治等诸多领域里张牙舞爪,大肆攫取权力与财富。自然,其中或许有某种不得已之处,因为开明的党政官僚在邓小平支持下打开了中国改革开放的局面,而邓小平打倒了胡耀邦、赵紫阳两任总书记之后,他支持的江泽民和胡锦涛,基本上仍为党政官僚集团中人。"红二代"自己掌权的时代尚未到来,先在经济和军队中布局。

腐败从官场蔓延到整个社会,发展到令人绝望的地步,其中,保守而贪婪的"红二代"是极其重要的角色。而另外许多没有或未能参与其中的"红二代",对此不免咬牙切齿。他们对于江曾合谋选择"红二代"习近平接掌权力很是高兴,对习近平的"反腐败"与"中国梦",更是倾力支持。

不过,习近平"反腐败"很讲究"精确打击"。对令计划、郭伯雄和戴相龙,形成欲打之势,未必都能真打,而看似打到曾庆红、李鹏门前,也很可能束手不打,至今真打的只是不知好歹而在政治上不大老实的薄熙来、周永康和徐才厚之辈。

"红色"家族布局,香港是其重要的一环,而中共力图控制"港人治港",突出特点之一,是为求稳定而依靠财团势力。这样,"红色"家族与港人财团携手,致使香港社会深层矛盾迅速发展起来,激起深刻的不满情绪,自然就会相应的政治表现。

中共隔膜共和,昧于宪制

香港政制之争,焦点在于中共恩准的所谓"普选"是民众只能"选"而不能"举"。据说民众将得到"普选",但是以普选制约香港政府的希望势必落空。

香港基本法明确规定,政改方案"须经立法会全体议员三分之二多数通过,行政长官同意",然后报全国人代大常务会批准。中共反其道而行,全国人大制定八三一框架,特区政府依此做出其"方案",交立法会表决。早有人士指出,这个如意算盘潜藏着宪制灾难,即全国人大常委自我矮化,造成特区立法会否决基于全国人大常委决定之方案的可能。然而,中共丝毫不为所动,依然强硬行事,强迫泛民屈服,结果搬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在当今政治中,党派为实现其理念而寻求执政权力,是其应有的权利,而议员表达诉求,表达反对意见,乃天经地义。中共指责泛民人士争取候选资格为其"私利",它完全忘记了,苦心积虑限定小圈子垄断提名权,正是它自己的私利,而以"要么同意,要么踏步"威胁,"踏步"责任却完全落在反对者头上,则形同于黑社会流氓。况且,限制民主派并非始于此次政改,非直选之"功能组别"为其突出表现。泛民力量多年努力,在须经三分之二多数方能通过的事项上,有了否决的力量,而中共"聪明反被聪明误",隔膜共和,昧于宪制,这怨不得别人。

无情的现实是,表达反对的民意占到半数,而支持者中间,实际反对者其实不少,只是相信了所谓"袋住先"而只好委屈求全。视反对者为"千古罪人",是十足的狂妄。

香港这一役,尽管免不了仍有许多黑箱,毕竟言论与行动的较量均须公开,幕后黑手受到较大限制。李鹏在政治老人面前嘀嘀咕咕可以成就大事,而在较为开放而自由的香港,面对议会政治,中共"红二代"既没有赵紫阳的风骨,也缺少邓小平的政治智慧,受挫并非意外。只不过,他们任性得很,不会甘心,也不会吸取教训。

——原载《动向》杂志2015年7月号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