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7月3日星期五

曹长青:选择做美国人



七月四日,是美国国庆节。在美国居住二十多年,每年看美国的国庆节庆祝活动,都相当感慨,它至少有两个特色:



首先,美国各地的庆祝活动,不是官方为了宣传国家强大、执政党伟大光荣正确而组织的,而主要是由民间团体或私人公司举办的。像纽约多年的国庆焰火,都是由民营的梅西(Macys)百货公司举办的(今年是第39年)。焰火相当绚丽多彩,据说要几百万美元。而首都华盛顿的焰火,以及各地的庆祝游行活动等等,几乎都是私人团体举办的。而不像专制国家那样,总是倾国家之力,做政府一手操纵的宣传。



美国国庆纪念活动的第二个特色是,它虽然是纪念国家的建立,但主要是赞美这个国家保障了每个人的自由,给个人提供了发展的机会,也就是这个国家刚刚建立时发表的《独立宣言》所确立的那些原则。美国人不说国庆节,而是把七月四日称为"独立日",不仅是纪念美国当年从英国统治下争取到独立,建立了一个新的国家,更是传递《独立宣言》所确立的美国立国精神。这个精神,就是强调人的权利。《独立宣言》译成中文才二千三百字,其中最重要的内容,是强调人有自由的权利、生命的权利和追求幸福的权利。这三大权利,都是指个人,而不是指国家或政府。而政府的存在,都是为了保护个人的这三大权利,如果违背了这个原则,人民就有权推翻这个政府。



今天美国所以成为世界上唯一超强,并不是因为它的幅员,人口和资源世界第一,而是《独立宣言》所确定的这种保护个人的精神。纵观美国文化、历史和政治,有一个英文词被最多地强调,那就是Individualism,中文把它译成"个人主义"并不妥,因为它容易和中文里贬意的自私自利的"个人主义"连在一起,根本就背离Individualism的本意;因此把它译成"个体主义"比较准确。保护"个体主义",可以说是美国的立国之本。因为无论法西斯主义,共产主义,还是形形色色色的集权主义,从本质上说,都是"群体主义"collectivism)的变种,最后都是以"群体的名义"奴役个人,剥夺自由。而个体主义,正是对抗群体主义,对抗集权的最主要武器,也是人之所以能有自由、尊严的保障。



整个一部美国的历史,其实就是高扬个体主义,追求个人自由,对抗群体主义和极权的历史。美国所以成为自由世界的领袖,正是因为高举了个人自由、个体权利的伟大旗帜。例如连写信这种小事,美国人都是先写人名(凸显个人的重要),然后是城市,最后才是国家。中国则是:先国家,再地方,最后才是个人;国家、集体永远高于个人。而美国人,即使姓名,也是把自己的名字排在前面,父姓在后,而不是中文人名的父姓在先(父权、家族社会的表现之一)。这也是强调,你自己的名字是独有的,最个人化的,你这个"个体"才是最重要的。这些都体现美国人对"个体主义"价值的推崇。



在美国国庆节前夕,俄亥俄州阿什兰德(Ashland)大学政治学教授、匈牙利移民施拉姆(Peter Schramm)写了篇文章说,50年前,他还不到10岁,随父亲逃离匈牙利。当他听到要逃往美国时,问父亲"为什么是美国?"他父亲说,"因为,儿子啊,我们是美国人,但生错了地方。"



施拉姆说,他用了过去大部份的时间琢磨这句话的含意,最后更清晰了,"我父亲用他的方式,说明他向往的美国不仅是个地方,更是一种价值。"施拉姆认为,"做一个美国公民跟当其它国家的公民不同,我们美国人不以血缘或历史当作成为公民的连结;相反,把我们连在一起的是一个共同认同的原则。这种认同正如林肯总统在提到《独立宣言》时所指的'电缆'——将我们跟签署宣言的先贤们像'血中血,肉中肉'般地紧密连结在一起。"



从这个意义上说,"美国人"这个定义,已超越了具体是哪国国民的界限,它代表着对自由、生命和追求幸福这三大个人权利的信奉和坚持,代表"自由人"



1776年至今,美国才走过二百多年。一个只有这么短历史的国家,却影响了整个世界的进程和方向,这在人类历史上是不曾有过的。在911恐怖袭击时被撞毁的纽约世贸大厦,重建后被命名为自由大厦(Freedom Tower),新建筑的高度为1776英尺,就是纪念美国1776年独立,表达自由精神不可摧毁的坚定信念。



美国遇到重大事件时鸣礼炮21响,因为它是1776这四个数的总和。1776,是人类历史进程中的一个重要里程碑。如果没有1776,没有"美利坚合众国",这个世界今天不知会是怎样。仅仅回顾过去一百年,20世纪如果没有美国领衔抵抗法西斯和共产主义,今天人们可能不是生活在希特勒的全球化奥斯威辛之中,就是被关进共产老大哥主宰的"动物农场"。没有1776,整个世界可能就是《1984》。



这不是危言耸听。在抵抗纳粹和日本军国主义的人类解放战争中,美国投入了1,224万部队,最后40万阵亡,100万伤残。意大利著名女记者法拉奇曾说,美国人解放了欧洲和亚洲等,但没有占领一寸土地,他们唯一的"占有"是那些阵亡美军墓地,包括二战时的美军名将巴顿,也葬在了欧洲。



刚刚结束二战,美国又马上投入150万部队抵抗共产主义在朝鲜半岛的蔓延,结果阵亡几万人,才保住了自由的南韩,并使台湾没被共产红海吞噬;在随后的越战中,美国又牺牲了近六万人,虽然在西方左派杯葛下没有打赢,但历史会记得美国为阻止共产主义蔓延所付出的巨大代价。



后来美国的对外干预,就如我在"怎样看待美国的强大"一文中列举和强调的,都是跟人类文明的普世价值(自由民主人权)在一个轨道。就如布什总统强调的,要推广"全球民主",不要再有"雅尔塔",即不要再为稳定而牺牲小国的自由利益;不要在中东"保持现状"而容忍毛拉的专制。强调美国人要承担传播自由、解放被奴役者的道德责任,重新举起二战时那面给所有被压迫者带来希望的星条旗,向全球传递自由的信息和价值。



这种坚持道德原则,重视民主价值,缘源于美国历史。美国独立后的前三任总统华盛顿、亚当斯、杰佛逊都是这种理念的奠基者。其中起草《独立宣言》的杰佛逊于1826624日写出他一生中的最后一封信,他说,由于重病缠身,无法去参加纪念国庆和独立宣言发表50周年的庆典,但他确信,自由的价值,一定会传遍世界,"在有些地方快一些,有些地方会迟一点,但最后一定会在全球实现。"十天后,在74日美国建国50周年那天,杰佛逊合上了双眼,和他同一天去世的还有他的前任、美国第二任总统亚当斯。美国两个总统同一天在建国50年之际去世,大概不是巧合,而是天意,意味着他们完成了神圣的使命。



从杰佛逊和亚当斯去世至今,不到二百年,而在全球的200个国家中,就已有130个是民选国家,占60%以上﹕欧洲44国,全部走向民主,使欧洲成为地球上第一个都是民选政府的洲际大陆。美洲35国,除古巴外,也都实行了选举制度。在撒哈拉的非洲,48国中有44个实行了多党制。在亚洲,日本、印度、南韩、菲律宾、台湾、印度尼西亚,阿富汗,都走向了投票选举。从美国诞生,至今才短短的239年,还没有清朝的历史长,可世界已经发生了如此巨大的变化。而这一切,都和1776有关。



正是由于美国的存在,世界才充满了希望;正是星条旗的飞扬,才给全球带来自由!



美国,所有热爱自由的人们心灵的故乡,祝你生日快乐!



201574



——原载"曹长青网站"



祝美国生日快乐:https://youtu.be/XJisvYMKE54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