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7月28日星期二

梁京:从伊朗核协议看奥巴马的外交战略思维

奥巴马处理伊朗核危机
经过长达两年的艰难谈判,伊朗核协议终于敲定,成为当前国际社会的一件大事。围绕这个协议,美国精英在过去两周内以各种方式展开了激烈而深入的辩论和讨论,让外部世界得到一次机会,对美国外交战略思维的最新演变以及世界秩序面临的挑战有了更加深入的了解。
ISIS的意外猖獗,俄国在乌克兰危机中摆出与美国和西方对抗到底的决心,加上中国崛起给全球带来的极大不确定性,让越来越多的美国精英意识到,世界秩序正在面临冷战结束以来,甚至是二战结束以来最严峻的挑战,越来越多的人,嗅到了二战爆发之前的不祥气味。
任期还剩不到两年的奥巴马能不能有所作为,能不能给未来美国的外交战略留下重要遗产,成为美国各界精英都十分关注的一大焦点。奥巴马本人也非常清楚,伊朗核协议的成败对他的历史地位关系极为重大。正因如此,有些人认为,奥巴马没有必要急著与伊朗达成协议,因为就国内政治形势而言,奥巴马的内政和外交最近斩获颇丰。他的医改得到最高法院的支持,他与古巴恢复了外交,政治支持率稳步上升,奥巴马完全可以再拖一段时间,逼迫伊朗作出更大让步,但奥巴马还是趁热打铁,与伊朗达成了协议。
从这些天奥巴马本人以及美国精英的言论来看,我认为奥巴马应该是对的。伊朗核问题与中东其他突然爆发的危机不同,各方已经有了长时间深入对话,此时若不当机立断,反而会增加错失历史良机、贻误大局的风险。
虽然在细节上,伊朗核协议肯定有可改善之处,但一个基本的事实是,该协议为推迟伊朗核危机的爆发,赢得了十年左右的时间,而这十年时间对未来世界秩序之演变十分关键,这是奥巴马国际战略思维的一个基本出发点。
奥巴马的另外一个基本出发点就是,经历了伊拉克战争和阿富汗战争的失败,美国选民不会支持鹰派对伊朗核问题乃至其他中东危机的强硬路线。在这个前提下,对美国可能最有利的一个外交战略赌博,就是解除对伊朗的经济制裁,可望促进伊朗国内的政治变革。这场变革将会有助于伊朗国内理性的温和派获得主导地位,从而有助于美国缓解中东的危机,尤其是有助于打击ISIS的国际合作。
批评奥巴马的人认为,这种思维无异于二战前对纳粹德国的绥靖主义战略,因此,将会带来同样的甚至是更大的灾难性后果。奥巴马的回应是,"请你们拿出更好的选择来",言下之意,"量你们也拿不出有可行性的替代战略。"
在政治上,奥巴马确实抓住了强硬派们的致命弱点,他们确实没有足够的力量,尤其是在两场失败的战争之后,再没有足够的政治信用,说服美国人民支持他们的强硬路线。
那么,奥巴马的外交战略思维是否因对手拿不出替代战略就自然正确了吗?我相信他本人也不会如此简单。不过,奥巴马主导的伊朗核协议,确实提出了一个极为深刻的问题,那就是在世界秩序无法靠战争来建构的核武时代,人类有没有可能以某种"斗而不破"的方式来推动正义的秩序?迄今为止的人类历史,令人很难得出乐观的结论。因为目前的世界秩序,包括中国在内很多国家的内部秩序,都是大规模战争的直接结果。其实美国今天的内部秩序,没有150年前的那场内战,也是不可想像的。
尽管如此,我认为奥巴马真诚地相信,面对冷战后的世界秩序正在崩溃的现实,对世界秩序承担最大责任的美国,应该抓住伊朗核危机这个机会,尝试一种新的世界秩序建构机制这个尝试固然很可能失败,但如果成功了,将是人类的巨大福音,奥巴马也将因此而名垂千古。

——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