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7月14日星期二

鲍彤:股灾我见

外媒上的中国股灾漫画
股市本应是市场的影子。狂起和暴落,都不是正常的曲线。通常把股市惨跌看成经济危机乃至社会危机的征兆,是有根据的;但是,这也适用于中国吗?

中国的股市是个怪胎,与普世股市迥不相同。第一,中国股票的市值,和企业的状况不搭界;第二,中国股市的指数,和经济形势乃至整个局势脱节。这两条,早已成为中国特色的真理,从老百姓到大人物,很少有人不知道的。

最新的证据就在眼前:过去十二个月,中国经济明明步入了缓行的新常态;但中国的股市却似乎被人"恶意做多",以青云直上之势,飚涨了147%,在六月十二日,居然攀上了5178点高峰!其实,那是祸根,算不得福音。过了高峰,连续两周,跌幅分别达到13%和15%。这也不见得是丧钟,需要冷静对待。

暴跌的影响无疑极为严重。第一,它损害了甚至断送了无依无靠的普通股民的生计。须知他们中有千千万万人,是上世纪九十年代被"买断工龄"的"下岗" [1]职工,除炒股外,别无活路。

第二,损伤了党国领导的面子。从无所不能到有所不能,不是容易适应的。

现在正在"托市"。对托市的成败得失,不宜言之过早,只能作些设想。

假设托市成功,领导的雄风无疑将可重振。令股民们不寒而栗的是,已经被吞噬掉的血本,还能失而复得吗?失去了股市的营生,从股市里被"再度下岗"的股民,今后何以为生?党国领导肯不肯拿出"托市"的责任心和财力物力人力来"托岗"?

假设"托市"成功,应能证明党国领导的的确确在资源配置中能起不可思议的作用。然则,三中全会的"全深改"呢,"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主导作用"呢?假设有人告诉我,"市场的主导作用"本来就是"党国的领导作用",我将毫不感到意外,但我将继续想不通。我没法不担心,"托市"的落实,将导致三中全会"全深改"的落空。

在托市中,据说已经打击了"恶意做空"的罪犯。希望根据依法治国的原则,把惩治"恶意做空"的法律,连同"恶意做多"的法律赶快公布出来。"恶意做空"和"恶意做多"是一个铜板的两面。没有"恶意做多",何来"恶意做空"?吃进是"善意",抛出是"恶意",天下有这种"法理"吗?

我不是股民,况又老眼昏花,对中国特色的股市一窍不通。任着毛泽东的性,不调查就应该"停止你的发言权!"幸好,《宪法》给了一切公民以发言权。因此,我要求主事者负起责任来,从长计议,使普普通通的(而不是充满什么神秘特色的)股市,也能在我国存在,为完全市场经济服务。


——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