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4月11日星期六

胡少江:中国思想界停留在野蛮的中世纪

邝飙漫画:舌头



央视名嘴毕福剑在一次私人聚会上的调侃变成了一个大事件。从表面上看,毕的私人聚会之所以能够引起公众关注,首先是因为毕福剑是一个名人,其次是因为有人告密;同时,也是因为毕的调坎牵涉到共产党的图腾毛泽东,牵涉到对中国执政党的一系列历史事件的评价。毕福剑在调侃中对这些事件和人物持一种不以为然态度,刺痛了那些至今仍然对毛泽东和共产党顶礼膜拜的人。

从本质上看,这件事的展开方式和最后结果,是对当今中国社会性质的一次考问。毛泽东已经死了三十九年,不少人曾经认为,通过邓小平推行"改革开放"的政策,虽然中国仍然是一个一党执政的国家,但是,老百姓在私人空间已经享有充分的自由,类似于"文化革命"的民族浩劫已经不可能重复,中国社会正在向一个更加开放的现代社会迈进。

毕福剑的私下调侃能够成为一个事件,而且中国媒体几乎一边倒地对他进行口诛笔伐,这种现象足以说明中国社会离一个开放的、自由的现代社会,还有十万八千里的距离。它告诉人们,那些卑鄙的告密者仍然大量存在,而且仍然乐此不疲地为了帮助一个垄断政治权力的政府,去禁锢人民的思想。他们在中国无时无地不在:在大学的教室里,在媒体中,甚至在人们的私人聚会上。

它也提醒人们,中国人的思想已经被毛泽东和他的喽啰们污染到了何等的地步。在网上对毕福剑展开声讨的人中,已经丧失了所有的常态思维能力。他们要诛杀毕福剑的职业生涯仅仅因为毕福剑发表了与他们不同的政治见解。反过来想,他们不是也持有与毕福剑完全不同的政治见解吗?凭什么他们有权利不同意毕福剑,毕福剑们就没有权力不赞同毛泽东和共产党?

一个基本的事实是,毕福剑在调侃中并没有违背中国的法律。不错,毕在调侃中使用了不雅的语言,但是,这既不构成违法犯罪,也不构成道德过失。人们遇到不满的事情,在心底来上几句国骂是一件常事。毕在私下调侃,无可指责。至于有人说,毕福剑在公开场合和私下场合表现不一。这一点,与其说应该谴责毕福剑,不如说应该去谴责那个逼迫人们在公开场合违心表达见解的政治制度。

一个党、一个主义,从本质上讲是一种中世纪的思维。中国共产党的领袖们从来就把自己当作神,他们不仅要拥有所有的世俗权力,同时津津乐道于充当精神导师的角色。这一现象并没有随著毛泽东的离世而消失。只有邓小平稍微有一点自知自明,在生前没有大张旗鼓地搞自己的主义。随后的江泽民、胡锦涛、习近平明明都是凡夫俗子,却个个装神弄鬼,争相往神坛上爬。

党国领袖们挥舞那些缺乏逻辑、前后矛盾的"理论"招摇过市,也偏有那些丧失了独立思想能力的人们乐此不疲地造神。这些人已经习惯了充当精神奴隶,一天没有主子教训就感到不舒服。可恶的是他们还狐假虎威地充当精神警察,去监视和打击那些具有自由思想和独立精神的现代公民。他们的无耻,不亚于他们的领袖。中国社会充斥这这样的党国奴才,这才是这个民族最大的悲哀。


(自由亚洲电台粤语部评论 http://www.rfa.org/cantonese/commentaries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