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3月19日星期四

张轶东:袁贵仁只不过是习近平喂养的一条狗而已

袁贵仁的网络图片

这样的文章标题是不是对于袁贵仁本人的污辱呢?不是的!请回想一下1980年特别法庭审判四人帮时江青是怎样喊叫的:"我就是毛主席的一条狗,他叫我咬谁我就咬谁!"
网上查到的袁贵仁的简历只是:1950年生于安徽省固镇。1969年5月(19岁)参加工作,1975年(25岁)入党,即他在文革时期那种不是"牛鬼蛇神"家庭出身的。后来他"北师大哲学系"毕业,而且是研究生学历。这应该是文革末期或文革后的事了。那个时期大学的本科生和"研究生"(而且是哲学系的)到底学到了什麽知识,只有天知道了。据说袁贵仁还出版了一些"著作",不知道是由一些什麽狗屁文章和狗屁谈话凑在一起的。
本来中共的"教育部长"和北洋政府时期(如蔡元培)和国民党时期的(如顾毓秀)的教育部长是不能同日而语的。那是货真价实的学者。而中共的教育部长们只是一些党棍子。例如那个连说话字都吐不清的白痴李鹏还一度兼任"国家教委"主任哩!
袁贵仁当上教育部长的2009年是胡锦涛的第二任时期。那是三年中习近平集团与薄熙来集团争夺皇位逐渐激烈的时期。这时袁贵仁这样的部级干部可能面临严峻的"站队"问题,袁贵仁这时如何站队我们无法可考。但这时他还说了一些"开明言论"。例如他在2011年曾说:"改革动力不足,应该引进外来资源,让中国教育感到外来压力"。同年三月他又在"京华时报"上称:"更多引进外国资源都没风险,因为在中国的土地上。---我们还派那麽多人出去,在资本主义国家窝里都不受影响,还怕自己在这里受影响"。
但是仅仅3—4年之后,袁贵仁的"主人"变了,接着他的"吠声"也变了。2015年1月, 袁贵仁在一次会议上说:"中国高校是对抗法治公民社会和人权等概念的'意识形态前沿阵地'------决不允许各种攻击诽谤党的领导,抹黑社会主义的言论在大学课堂里出现;决不允许各种违反宪法和法律的言论在大学课堂蔓延;决不允许教师在课堂上发牢骚,泄怨气,把个种不良情绪带给学生。"
这麽一个180度的大转弯引起了社会上尤其是高教界人士广泛的热议和围攻。汕头大学研究生海伦.吴说:"一个教育部长一点风骨都没有,竟然沦落到这样迎合高层。"亲爱的海伦.吴同学:你完全错了。袁贵仁哪里是在迎合高层(一条狗有资格"迎合"吗?)。这是高层命令他杀气腾腾地威胁大学老师们闭嘴而已。如执行不了,"提头来见"。南开大学校长龚克质疑袁贵仁言论的谈话已被屏蔽。我感觉大学老师们和袁贵仁争辩也没有意义。人不和狗斗嘛!
当然,为习近平卖命唱赞歌反民主的混混有的是,如什麽周小平,花千芳,徐岚,朱继东之流。但是袁贵仁的角色最重要。习近平给他的是"军令状",他不得不咬牙露齿地大声犬吠而已。
江青和毛泽东是夫妻,江青作毛泽东的狗在一定程度上是自愿的。而袁贵仁在2012年习近平"登基"之后就是"奴才"(清朝官员对皇帝的自称)。这条狗你愿意得当,不愿意也得当。
因此,我觉得在民主与专制的斗争中,打击袁贵仁的这一仗很有战略意义。但是在战术上对民主一方提供了一个打击袁贵仁的"软肋"。这就是给习近平来一个"将军",要求他派出工作组调查袁贵仁的儿子袁昕将本无送审资格的"袁氏教材"审查通过牟取暴利一事。
袁贵仁的儿子袁昕(1978年生),任北京出版社教材中心总编辑。将本无送审资格的12套袁昕主导的"袁氏教材"顺利送交教育部审查,且能全部整套一次通过审查。牟利100亿。这麽大的问题难道不应该马上调查吗?袁贵仁不是以权谋私的腐败分子吗?
最近又揭露出袁昕曾收受北大方正贿赂股票,价值5,000万之事。
最新揭露出袁贵仁本人的事更重大了:2009年5月,河南教育学院邀请袁贵仁(时为教育部副部长)来郑州,对河南教育学院进行考察,答应支持河南教育学院专升本。2011年该院党委书记白威海,原院长现党委书记刘金海,向袁贵仁等官员行贿4,000万元。2009年10月袁贵仁当上教育部正部长。2010年,2011年白,刘二人又多次进京向袁贵仁活动。"专升本"最终失败。但袁贵仁等并未退还贿款。
这可能成为民主与专制斗争的一次大战役。在战略上打击的方向不是袁贵仁(一条狗并不值得一打),而直接是习近平和整个中共的一党专政制度。战争中的战术关键是集中力量打击对方的薄弱环节。不是和袁贵仁争辩,而是动员全国大,中,小学教师(因为"袁氏教材"的内容主要是中小学课本)一齐起来,强烈要求习近平立刻派出中纪委调查组进驻教育部系统,调查袁贵仁受贿和"袁氏教材"的出版是怎麽回事!抓住袁昕和袁贵仁本人的那些受贿的事紧咬不放,一追再追!
这一下就可能把习近平"将军"住了:如果习近平迟迟不回应,或呼衍了事地调查一下"袁氏教材"等问题,那麽他就在全国人民面前暴露出了他的反腐是有选择性的,他包庇自己的"家犬"。如果习近平真正调查,忍痛牺牲袁贵仁,那麽袁贵仁放的那些屁是袁贵仁自己的,还是他通过袁贵仁放的自己的屁呢?
总之,不论调查不调查,紧追袁贵仁受贿等事件,在习近平的统治防线中就会出现一个大缺口。民主一方可以趁机扩大这个缺口并扩大自己的队伍。或许这将成为民专决战的第一场大战役。全中国和全世界一切希望中国实现民主的人们,彻底丢掉对中共的一切幻想,投入战斗,一齐来敲响中共的丧钟吧!


       2015年3月1日于美国费城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