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7月10日星期四

程凯:两个人渣上纽约——马云圈钱,陈光标撒钱

图:陈光标、马云(右)


这两个月来,纽约没多少新鲜事,两个中国人的名字却常常出现在媒体上。这两个人都是中国的巨富,一个叫马云,一个叫陈光标。

华尔街近来为马云所困扰,因为马云创办和担任董事长的中国最大电子商务公司阿里巴巴要来纽约证交所上市。本应好事一桩,为何困扰呢?这要从去年说起。

去年7月,马云接受香港《南华早报》记者采访,颂扬邓小平下令“六四”屠杀,说“这不是一个完美的决定,但这是一个最正确的决定。”此话一出,立即招致海内外良心人士的同声谴责。旅居美国的八九民运学生领袖周锋锁、熊焱,和在“六四”屠杀中被解放军坦克辗断双腿的前北京学生方政,在网上发起签名,要求马云道歉。熊焱在网上发表题为《幽暗世界中的马云》的文章,文章写道:“一个拥有30亿人民币的大企业家,在相对自由的香港媒体上公开说邓小平镇压‘六四’是最正确的决定,这须要很大的勇气才能做得到。这个勇气要大到:第一,与人的生命尊严为敌;第二,与自由世界一切有良知的人物为敌;第三,与理智,良知,正义,人性,慈悲为敌;第四,与一切真善美的东西为敌;第五,可能还要与自己的良心为敌。”几天后,周锋锁、方政、任松林,黄慈萍等民运人士,前往设于旧金山湾区的阿里巴巴美国办事处递交抗议信。在此期间,网上谴责马云的网文铺天盖地,称马云抢搭“六四”屠夫的末班车,讨好中共权贵得罪了全世界。

果然,马云的言论后果严重:今年1月,互联网评选2013年《中国百名人渣榜》,马云因颂扬邓小平“六四”屠杀名列榜首。十恶不赦的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周永康,竟不及马云,名列第二。

马云对自己成了中国人渣第一名的后果的严重性显然估计不足。5月16日,阿里巴巴放弃在香港证交所上市而高调宣布来纽约证交所上市,接着便向美国证监会提交上市申请报告。颂扬邓小平“六四”屠杀的第一名中国人渣的公司来华尔街上市,显然不仅仅是经济问题而是政治问题。于是,美国的中国民运人士立即采取行动,对马云来华尔街上市圈钱,展开阻击行动。
旅居纽约的中国民运人士王军涛率领示威者,前去华尔街,王军涛向证监会官员陈述道:“在中国民主与专制的斗争中,马云为专制者唱赞歌,我们希望华尔街对马云说不。并告诉马云:赚钱不是华尔街唯一的准则,华尔街和美国人民遵守的最高价值准则是民主、自由、人权、宪政。”旅居华府的中国民运人士魏京生,委托纽约华裔大律师叶宁致信证监会,信中陈述道:马云的阿里巴巴是抄袭美国而成立,从知识产权的角度来说,他是一个窃贼,证监会不应该允许窃贼拿着自己偷窃的财产来美国变卖。在美国西岸,周锋锁等中国民运人士,也纷纷发言,加入对阿里巴巴的阻击战。马云不识时务的在“六四”25周年纪念日到来之前宣布来纽约证交所上市,那么阻击马云来纽约上市,就成为海外民运人士纪念“六四”25周年活动的组成部分。
习近平7月初访问韩国,把马云带上了,列为随行企业家之一,表明他喜欢马云这个人渣,这使得马云有失之东隅、收之桑榆之感,只要习近平喜欢,就算是得罪了全世界,也没什么大不了。阿里巴巴近日又高调宣布,争取8月8日在纽约证交所正式挂牌,取个“发发”的好彩头。
投靠中共权贵不惜出卖良知得罪天下的马云的阿里巴巴,不可能是一间健康的公司。美国国会美中经济安全审查委员会,近日发表报告警告投资者,投资马云的公司可能有重大风险,其中包括公司创始人的诚信问题。可以想见,即使证监会放他一马,马云“发发”美梦成真,遭遇了一场阻击战的阿里巴巴,在华尔街投资者心中也必然将其列入与“六四”屠杀扯上关系的肮脏公司。
说完马云再来说陈光标。陈光标毫无疑问也是中国的一个人渣,他之所以尚未进入《百名人渣榜》,是因为评选“人渣”时,他还没有来纽约表演撒钱。
中国有成千上万的穷人,陈光标不去救济,偏偏来富裕的美国纽约撒钱,和马云来纽约上市一样,原因不外乎纽约是世界的首都,在纽约表演,能赚得最大的知名度和满足感。
陈光标来纽约撒钱之前,便买了《纽约时报》整版广告,他把自己的大幅照片和雷锋的照片并列印在广告上,告知美国人他要在纽约中央公园的船屋餐厅宴请一千位美国穷人,发给每位美国穷人300美元,顿时产生轰动效应。上一次,陈光标不知好歹跑来纽约“收购”《纽约时报》沦为国际笑柄,也是人没到先张扬。
陈光标并没有兑现他的张扬,最后只宴请了两百多人,也没有发给每个穷人300元钱。6月25日,众多媒体来观看陈光标宴请美国穷人,看到的最丑恶的场面,不是在船屋餐厅内而是在餐厅外:陈光标花钱雇请一群华人男女和几位美国流浪汉,让他们穿上井冈山红军的军装文革时解放军的军装招摇,不但恶心而且可恶。这行为完全与慈善无关,是赤裸裸的意识形态张扬。陈光标想得到的效果就是恶心,别人恶心是他的享受。
对于陈光标来在纽约表演撒钱,美中媒体和网民都有评论,左派媒体怕坏了自己的名声想称赞他几句却不敢。有评论指出:世界上所有的行善者,都让受惠者感受到尊严,陈光标来纽约撒钱,肆意羞辱美国穷人,通过羞辱美国穷人羞辱美国。而我从陈光标,也看到一些中国人由穷变富、由弱变强后萌生的心态,那就是羞辱他们在卑贱时抬头仰望的富者、强者、高贵者。1927年毛泽东在《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中曾得意的描写过这种心态:痞子农民造反得势,首先想到的就是踏上土豪劣绅家小姐、少奶奶的牙床去打滚。多年前一位中国作家写下一篇文字:1949年解放军进入上海,“霓虹灯下的哨兵”拒腐蚀、永不沾,哨兵的首长们却四处寻找国民党官员撤离来不及带走的姨太太。当一个个秫秫发抖的白皙、细嫩的肉体被他们压在床上蹂躏时,他们就享受了过去从不曾享受过的快感。今年五月底,有七千名中国富人组团旅游美国洛杉矶,他们平均每人刷卡购物超过一万美元。特别的是,忽然一个早上,七千人齐聚一个广场上,升中国五星红旗、唱中国国歌《义勇军进行曲》,一阵大声喧嚣,接着浩浩荡荡集体横过马路,把美国人看得傻了眼,他们要的就是让美国人傻了眼的快感。如今陈光标在纽约向美国穷人撒钱的快感,与七千人在美国喧嚣,与霓虹灯下哨兵的首长们蹂躏国民党官员姨太太的肉体,与湖南痞子农民踏上土豪劣绅家小姐、少奶奶的牙床打滚,所享受的快感,是完全一样的。
由穷变富的马云和陈光标,近来上纽约一番闹腾,都试图在美国寻找到他们过去梦寐以求的感觉。但正像毛泽东、邓小平,即使住进了中南海,也不过是个打江山坐江山的痞子农民;马云即使从纽约华尔街圈走更多的钱,陈光标即使去纽约中央公园撒更多的钱,感觉或许找到了,找到感觉的这两个人,其实还是个人渣。


二零一四年七月九日

——原载《纵览中国》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