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9月19日星期三

梁京:习近平的私企难题


最近,一篇认为中国私企已经完成支持公有经济的使命,到了「离场」时刻的文章,在中国引起了广泛关注。有人认为这是一篇拍错马屁的文章,但作者吴小平暗示,这其实是一篇反讽文章。这个事件的重要背景,是习近平遭遇的私企难题。这个难题就是中国的私企越来越难活,而习近平又拿不出办法。很多人都看到了这个难题,只不过吴小平借这个难题出风头,反而给自己带来了麻烦。

习近平真的想灭私企吗?我以为他应该没有那么傻,因为私企承担著中国一半以上的就业。但是,正如在周末举行的「五十人论坛」上有学者指出的,中国民企现在「过不下去」,甚至有人说是「哀鸿遍野」。那么,如何来解释习近平对私企爱莫能助呢?

李杨认为是经济大环境不利的条件下,国企靠垄断上游产业大发其财,而处在中下游产业的私企则遭到产品价格低,投入成本高的双重挤压。也就是说,对私企多年的系统性歧视,导致在经济下滑时,私企几乎无法生存的大环境。习近平虽然不想消灭私企,却有点爱莫能助,是因为私企的困难是系统性的问题,没有简单的解法。比如说,此时不能给私企让利和优惠,因为国家财政空前吃紧,而且,给谁施惠不给谁施惠,很难控制;国家更不能选择的是挖国企的东墙,补私企的西墙,因为这无异于自杀。那么,为甚么不能选择对国企私企同等待遇,一视同仁呢?因为这样的选择在中国完全没有法治和其他制度安排的基础,因此也完全不切实际,反而有可能导致全面混乱。

如此说来,是否中国的私企问题就无解了呢?我的看法是,找到正解不可能。理由有两个,理由之一,就是中国为统治者服务的经济学家没有这个能力。这一点其实从「五十人论坛」中的发言就可以看到。林毅夫直言,当前的主流理论「认识世界好像很有力量,改造世界苍白无力」。理由之二,在习近平不可能放弃给国企特殊待遇这个前提下,中国的私企问题也不可能有「正解」。

那么,没有正解,习近平的私企难题有没有「歪解」?我认为「歪解」还是能找到的,虽然风险很大。事实上,目前正在实践中的一种歪解,就是干脆把还有盈利能力的私企卖给国企,私人企业家拿钱跑路;另外一种,就是给私企带上一顶国企的帽子,让一些私企享受国企能够享受的待遇,比如从银行得到低息贷款。第一种歪解的风险是中国资本外流失控,同时,国进民退继续损害中国经济的效率,第二种歪解的问题就是,政治上拿不上台面,财务上会带来腐败的机会。

总之,「国进民退」势不可挡,不是出于习近平的意愿,而是他不可能找到好的解决办法。那么,中国的私企难题是否就意味著经济会崩盘呢?读了《经济学人》最新一期发表的重要文章,「自由主义复兴宣言」,我对中国经济不会轻易崩盘有了新的领悟,那就是中国畸形的市场经济能发展到今天,与自由主义和西方精英的蜕变有很大关系。中国模式既得益于自由主义的蜕变,也加剧了自由主义的蜕变。中国经济与西方经济,尤其是美国经济的深度整合,中国极权主义体制与蜕变的自由主义精英的深度纠缠,意味著中国经济与西方经济各自的各种歪解,相互间有很大的支撑作用。这是我们今天不得不面对的复杂现实。


——RFA

黄一龙:走上“野蛮自信”之路


(为律媒观察法治论坛"九一一事件17周年祭思沙龙"作)


"九一一"事件发生以后,全球主要媒体都当成特大噩耗登上头版头条。中国除《南方都市报》以外都没有。有文说"9月12日那天各个国家报纸的头版都是911,只有我们的是领导接见。"这倒是有点误传。当天的人民日报头版其实也刊出了四篇相关的报道,只是没上头条;他们分别是:《江泽民主席指点布什总统》(慰问和哀悼)、《江主席对我在美人员安全深表关心》、《外交部发言人发表谈话》和《美国纽约华盛顿收到严重袭击》(新闻)。更重要的是我国各界的反应。流传得极广的是刘亚洲先生的记载:

"我国有一个记者代表团,当时正在美国访问,看到世贸大楼被撞,这些记者团的成员情不自禁地鼓起掌来。"

"我在北空,那几天不时来人看我,我都问他们对911有什么看法。众口一词:炸得好。"

这两批人,一是文化精英,一是军政人士,居然"众口一词"地这样反应,令人无比伤感。因为面对那样无耻而残酷的屠杀,那么多无辜男女的牺牲,除了作恶者自己外,地球上很难找到像这样是非不分善恶不分的脑残反应了。但是它居然在我们的数千年文明古国大摇大摆地出现了!这是由于什么原因?

我以为,这充分反映了近七十年来我国文化发展的奇怪方向。前三十年以贯彻改变传统的"一切观念"(张春桥引马克思32岁的著作《1848年致1850年的法兰西阶级斗争》语,并据以发令"对资产阶级实行全面专政")为目标,拒绝华夏文化仁义礼智信的优良传统,以阶级斗争为纲;近年来又进一步拒绝自由民主人权的普世价值,以领袖咳唾为纲。总之不把人当人,亿万人民不做阶级之奴就做皇上之奴,并且把这种走向野蛮的道路当做自己的"文化自信"即"野蛮自信",使全民"融化在血液里"。对于"九一一"事件的那种反应,正是中华民族被驱赶向那背离人性野蛮之路狂奔的预报。我的这一点看法,尚烦今天与会朋友们赐教。

顺便说,我们夫妇曾在"九一一"事件发生的前一年零一天的2000年9月10日登上"双子塔"参观。在那里的一楼到顶楼受到服务人员的种种殷勤接待,次年一听到噩耗,最先想起的就是他们的音容笑貌,当然也想到如果我们迟去一年,也一定和他们一起牺牲了。

黄一龙

2018年9月15日


2018年9月18日星期二

严家祺:金融海啸十年再思考——金融扩张有一个『极限点』


    十年前的九月十五日,是美国经济史和全球经济史上一个重大的、标志性时刻。这一天,有一百五十八年历史的、美国第四大投资银行雷曼兄弟公司倒塌了。美国的次贷危机,从雷曼倒塌起,就形成了席卷美国和全球的金融海啸。

                  C:\Users\Wolf  Creek\Documents\615611169-lehman-brothers-bankenkrise-bank-of-america-new-york-stock-exchange.jpg

                        【图】雷曼兄弟公司在破产前的总部大楼

                         http://upload.bx.tl/cgi/blog/temp6/201809150554161.jpg

 

    在二00八年金融海啸爆发时担任美联储主席的格林斯潘和中国中央银行行长的周小川,应当比金融系统的任何人都更清楚金融海啸的成因,但在金融海啸十年後的今天,他们都不敢说,完全清楚了。在今年七月第四届中国财富论坛上,《财经》杂志总编王波明提到,周小川不久前说,十年之后的今天,回顾经济危机、金融危机的时候,我们对于它当中的很多因素,仍然是不清楚的。王波明问格林斯潘道:"你对于金融危机的很多发生原因还是不清楚的吗?"希望格林斯潘对十年前金融危机的成因作一解释。格林斯潘的回答提到了次贷危机、高杠杆率,并说"可能历史还是会重复的"。但格林斯潘并没有直接回答问题。十年来,成千上万篇文章、研究报告探讨、分析这次金融海啸产生的原因,但始终没有形成一个为大多数经济学家认可的、简单明了的结论。

  现在,可以从远处看十年前金融海啸,概括起来,引发金融危机或风暴有三大因素:一是金融规模的空前扩张;二是违约和骗局充斥市场;三是利率变动在无意中造成资产价格的突发性反转。

         

                                  【图】金融海啸

          http://upload.bx.tl/cgi/blog/temp6/201809150555181.jpg

 

                  金融规模空前扩张

  近几十年来,金融领域的最大变化是,在银行系统边上,出现了规模愈来愈大的一个"影子银行系统"(Shadow Banking system),包括投资银行、对冲基金、货币市场基金、债券保险公司、结构性投资工具(SIVs)等。这些非银行金融机构的产生和规模的增加,形成了世界经济史上金融的空前扩张。拿美国著名的投资银行高盛(Goldman  Sachs)来说,一九七0年资金只有五千万美元,到二00五年达二百八十亿美元,总资产超过了七千亿美元,现在超过九千亿美元。这些非银行金融机构创造了形形色色复杂的金融工具,从事放款、接受抵押。当一个人把房产或金融资产做抵押,向银行贷款,然后,把他从银行借来的钱,再购买股票或其他金融产品,这就使成千上万的个人也参与到货币扩张的行列中来了。

     三十年來,金融一步步扩张,壓倒了实体经济。在金融内部,金融市场的作用逐渐超过了银行。金融在實體經濟的基礎上發展起來後,愈來愈成为一种可以相对脱离实体经济獨立發展的经济部门。在一九八0年全球GDP近十九万亿美元,全球流動性金融資產總額与GDP 相当,到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已超过两倍。二00五年,全球GDP是四十七万亿美元,流动性金融资产总量达一百四十八万亿美元,是全球GDP的三倍。二0一五年,全球GDP是七十四万亿美元,流动性金融资产总量在三百万亿美元左右,是全球GDP的四倍。

按金融资产的不同类型划分,金融扩张有四大途径:一是货币扩张,包括一国国内货币扩张和国与国之间外汇交易量的扩张;二是债务類金融资产数量上的增加;三是股票和其他权益類金融资产在价格上的频繁而大幅度变动;四是新型金融衍生品层出不穷,金融衍生品种类的扩张。 所有扩张,都伴随着金融市场和中介机构的扩张。对每个国家每一时点来说,金融扩张有一个不同的「极限点」,超过这一「极限点」,金融扩张就有害于这个国家经济发展。所以,金融扩张在不同国家有不同方式、不同程度、不同结果。十年前的全球金融海啸,实质上是金融过度扩张和过度深化的产物。                      

                   违约和骗局充斥市场

    金融业有效运转的关键是信用。信用是建立在信任基础上,是一种不用立即付款就可以获取资金、物资或服务的能力。一个人有信用,就是遵守合同、按照合同规定还债。一家银行有信用,就能够"不用立即付款获取资金",即得到许许多多存款。

    金融风暴造成的第二个原因是违约和金融骗局充斥市场。这里谈骗局。金融骗局的目的是用金融手段骗取他人财富,由于骗术交叉重叠,难于简单分类,大致可以划分为以下十种手法:① 在股票市场,进行秘密交易、圈内人交易或内幕交易。② 上市公司采用虚假记账手段,掩盖不断恶化的财务状况,虚构盈利增长以操纵股价。③ 有计划、有目的破产。④ 制造劣等债券骗局。⑤ 出售复杂金融工具骗人。⑥ 庞氏骗局,用新进入投资者的资金,为早期投资者支付收益。⑦ 制造信用评级骗局。⑧ 利用个人对个人的金融中介,非法集资,骗取大量资金挪用或卷款潜逃。⑨ 杠杆收购在股价上升後全部抛售。⑩ 滥发货币,有意制造通货膨胀。骗局都与资产的错误估值有密切关系。

     金融骗局有一个暴露和被揭穿的过程,在暴露和被揭穿前,金融骗局是合法行为,是给资产持有者带来收入的希望。所谓资产,就是能够带来预期收入的东西。凡是一种能够在市场中交易的物品或金融产品,在价格不断上涨过程中,必然是偏离其本身价值,可以说,凡资产必生泡沫 。偏离小,泡沫小,不受人们注意。在市场乐观预期之下,偏离愈大,泡沫就愈大。                             

     这里从一个简单的例子说起,一个人A如果有十个苹果,另一个人B如果一无所有。A把五个苹果给了B ,B口头答应在五天後还A  八个苹果。这样,A的财富有一半就转移到B手中了。A得到的是"五天後八个苹果"的"承诺",也就是八个苹果的预期收入。

     在今天,这个"承诺",可以表现为"八元钞票"的预期收入,也可以表现银行中的"八元存款" 的预期收入或用自己的"密码"在电脑中可以打开的、记在一定地方的一个八这样的"数字"的预期收入。

    如果 B信守承诺,五天後还给A八个苹果。这就是一种"金融现象"——有信用的借贷。如果B不遵守承诺,五天後B失踪了。这时,A知道自己实际损失了五个苹果的"实际财富",或损失了八 个苹果的预期收入,知道B再也不会还他了。 用今天的话来说,在A 的周围发生了"泡沫破裂"——八个"可能苹果"或五个"实际苹果"都消失了。

     当B在 借A苹果後第五天,他已经吃掉了五个苹果,而没有再采集到新的苹果,而且不想还A 八个苹果,这时,对A来说,A 记忆中"B还八个苹果"的"预期收入"本身,就是一个真正的"泡沫"。"违约"就是"泡沫破灭"。用今天的话来说,在第5天,A的"蒸发"了八个苹果的财富。

     这一极简事例,包含着人类社会中的三大"金融骗局原理"

  1. 一个人持有金融资产,也就持有了形形色色的还债承诺,从口头承诺到股票债券、电子数字。一切还债的承诺都是金融资产。

  2. 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承诺,大致可以划分为两类,一类是承诺开始时就是有意欺骗,另一类是承诺者到后来因他自己没有估计到的原因而无法遵守承诺。在第一类情况下,骗子的承诺在未揭穿前,也是金融资产。人们识别骗子时刻,就是金融资产蒸发的时刻。

  3. 金融资产蒸发由两部分构成,一是实际财富的损失,这是在交易当时转到他人手中的实际财富,二是他人承诺中的"利息财富"。後一类财富本来就不存在,只是一种承诺。不能兑现的承诺,就是金融财富的蒸发。

    早期与实物有关的金融风暴有十七世纪荷兰的郁金香泡沫的破裂。现在一些稀有的物品,如古董、艺术品、君子兰、藏獒、红木,当一个社会中存在大量资金,并通过传说、媒体反复宣传,使这些物品的价格发生十倍、百倍、千倍、万倍的增加时,就形成巨大泡沫。房地产不是稀有物品,而且人们容易识别房屋买卖价格与实际价格之间的分离程度,所以,一般情况下,房地产的泡沫只能有几倍、十几倍,难以达到百倍、千倍、万倍。在中国,有一种木材,由于它的坚固、美观和难于腐败,在二0一一年至二0一四年几年内,价格被抬高千倍、万倍。

                C:\Users\Wolf  Creek\Desktop\【金融学】         【经济学】\【00终端恒等式】 【金融市场】\【000 2018 改定稿】【全球金融恒等式】▓▓▓▓▓▓▓\资料 插图【全球金融恒等式】▓▓▓▓▓▓▓▓▓▓▓\【恒等式】插图\【图4·3·1】藏獒.jpg

                                    【图】藏獒


             http://upload.bx.tl/cgi/blog/temp6/201809150556011.jpg


    弗雷德里克·米什金(Frederic S.Mishkin)在《货币金融学》中把资产价格泡沫定义为"资产价格脱离其基本价值的显著上升"。他认为,资产价格泡沫有两种类型,一种是信贷驱动型泡沫,另一种完全来自过分乐观的预期,称为"单纯由非理性繁荣所驱动的泡沫"。

    对第一种泡沫,弗雷德里克·米什金分析说:"信贷繁荣出现後,会溢出成为资产的价格泡沫:宽松环境下的信贷资金会被用于购买某种资产,推高该资产价格。"信贷标准放松,会推高资产价格。美国次贷危机发生前的房地产泡沫、中国现在的房地产泡沫,都属于这种泡沫。      

    十七世纪荷兰的郁金香泡沫、中国藏獒、红木泡沫,就是第二种过分乐观的预期产生的泡沫。   

    在现代社会中,当人们的知识水平、识别能力提高后,一种物品价格提高百倍、千倍、万倍的现象会愈来愈难发生,但对股票和一些金融资产来说,因为人们很难看到它后面的实体形象,在宣传、舆论和群体追风作用下,一些金融资产的价格就会发生大幅度高估,即使金融资产价格仅有些微高估,而资产数量的万倍、亿倍放大,就形成巨大的资产泡沫。

      金融资产价值的高估,建立在这种金融资产本身有价值的基础上。事实上,在金融世界中,有人可以没有任何实物资产的情况下,制造一种证券,或给这种证券起名为一种"数字货币",公开宣布它在未来会不断增值。只要人们信任这种证券,并用现金购买它,而且在几周、几月的时期内,当购买者把这些证券卖出并得到更多收益时,就会有更多人信任这种证券。经过一年、两年或更长的时间,当购买这种证券的人愈来愈多时,证券制造者就可以把他得到的亿万金钱,用于对实体企业经营投资、可以用于挥霍浪费、也可以在一天内把所有收到的现金卷走,证券发行人从此销声匿迹。二0一六年四月,中国海南一家公司,在海口市买卖一种定名为"亚欧币"的货币。规定购买後每隔一定时间就会涨价一次,并在二百五十天後可以进行交易并因此获利。经过一年时间,买卖这种"亚欧币"的人数达到四万多人,涉及金额达人民币四十亿元。这一案例表明,用"资产估值"并无意义,因为,在发行价值为零的证券的情况下,所谓"资产估值"高低完全无意义。

     从零价值证券资产可以看到,金融资产得以不断交易的根本原因,并不是这种资产在未来会升值,而是人们相信这种资产会升值。这种相信,建立在这种资产发行人的"承诺"基础上,由于人们相信这种"承诺",就形成了一种资产升值的"预期"或"期望"。这种"预期"或"期望"会随着各种外部事件而发生变化。          

        资产价格的突发性反转

金融风暴的形成,是货币和贷款的过度发放,市场中货币的流动性泛滥的结果。实体经济所需要的资金,假设在一定时期的数量为a,它所能产生的最大利润总额为e。实体经济不需要的、市场上过多的资金为b,不进入实体经济,形成金融系统内的"回转流"。"回转流"内资金增加,总是与债务的堆积相伴,使利息增加,如果不能创造更多的实体财富、不能增加实体经济中的利润总额,当利息总额f 大于利润总额e 时,使得全部利润不够用来支付全部利息和到期因付的本金时,在一些突发事件、政治因素甚至季节因素的影响下,债务的违约事件就会接连不断地发生。这时,金融危机就开始从一个或几个广为人知的金融机构引发。一旦几个广为人知的金融机构"回转流"发生断流,很快会在整个金融经济内蔓延开来,形成巨大风暴。

金融风暴的形成,有两个相连接的过程,一是回转流内的资产价格在一个时期内的持续上升;二是资产价格在上升到"顶峰"时,因回转流中的利息总额大于实体经济所产生的利润总额时,在突发事件、政治因素、季节因素作用下,资产价格会突然发生暴跌。在第一阶段,随着资产价格的上升,对资产的需求量也同时上升。但在实体经济中,某种商品价格的上升,会推动这种商品的生产和供给,从而使这种商品的价格降下来。然而,在金融系统中,在资产价格上升的同时,在资产价格上升前的"买者",会变成"卖者",出售自己手中的资产,以获取"低买高卖"的盈利。只要这种盈利存在,在金融市场上,这种资产的供给就会从前些时候的"买者"手里出来。与实体经济不同,新的供给不是由工厂新制造出来的,而是已有金融产品的"再交易"。

在实体经济中,一种商品的供应量,在尚未再生产出来前是有限的。一种商品的需求量,在短期内,也是有限的,需求量的变化幅度不大。但在金融系统中,一种产品的供应量,在尚未再生产出来前可以从前些时候的购买者手里重新进入市场,在允许"卖空"、有保证金时,供应量在理论上是无限的。对这种金融产品的需求量,在短期内往往会发生很大变化,当金融产品价格节节上升时,为了追求"低买高卖"的盈利,只要有购买这种金融产品的现金,需求就能够无限扩张。

 无限的供应和需求的无限扩张,到某一个无法预测的时刻,会发生突变。原因是,金融资产价格愈往上升,也就是当回转流中的利息总额大于实体经济所产生的利润总额时,新的买者在未来"低买高卖"获得盈利的可能性会愈来愈小,当这种盈利的可能性减少到0时,这种资产的价格就会开始反转和下降。与实体经济不同,资产的价格的反转和下降,会在极短时间内,使这种金融产品的"买者"立即变为"卖者",争先恐后地出售自己在前些时候买进的同一产品,目的是为了避免这种金融产品价格的进一步下降。在这时,价格下行的资产就会卖不出去,无法转变为现金。就像我们把一个重物把它提升到高空要费力、费时,而重物落地不费力、不费时一样,金融产品价格的暴跌,是瞬间发生的,而且与重物"自由落体"一样,无法阻挡。这就是金融冲击力。

当货币不断扩张、金融市场、房地产和商品市场出现一片繁荣景象时,金融危机就隐藏在其中。如果中央银行听任这种扩张趋势不断强化,势必使金融资产、房地产价格不断攀升。每一次交易过程就发生一次财富转移,而大多数交易过程与实体经济无关。这种交易过程,到一定时刻,当一些人发现不能再得到更多收益时,金融资产、房地产的价格就立即开始下落,这种下落的趋势迅速强化,金融风暴就此爆发。每一个国家的中央银行都知道,为了避免危机,必须逐步加息,回收市场上过多的货币,也就是降低流动性,但没有人能够确切知道,加息的速度要多快,到什么时候停止加息。在很多情况下,中央银行在避免危机的操作,本身就成了金融资产和房地产价格下降的明确信号,一场大规模的金融风暴也就此爆发。金融风暴是中央银行无意或有意的行为促成的。

    动物精神无关金融危机

    什么是繁荣?什么是泡沫?这两个问题,似乎都是似是而非的问题。但从近两个世纪的经济来看,所有繁荣后面都紧跟着泡沫破裂,在这一意义上,可以说繁荣包含着泡沫,繁荣与泡沫并存,繁荣就是泡沫。成千上万个、大大小小泡沫同时破灭,就是金融风暴。

    二00八年全球金融危机发生後,全世界的经济学家都在认真探索金融风暴的成因或根源。二00九年,普林斯顿大学出版社出版了《动物精神》一书,作者是美国两位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乔治·阿克洛夫(George A.  Akerlof)和罗伯特·席勒(Robert J.Shiller)。

               C:\Users\Wolf  Creek\Documents\动物精神 封面.jpg

 http://upload.bx.tl/cgi/blog/temp6/201809150556541.jpg


           【图】 2009年,普林斯顿大学出版社出版的《动物精神》,这是中文版


              

                           

     "动物精神"一词,来源于凯恩斯(John  Maynard Keynes)。凯恩斯认为,由于经济前景难以捉摸,投资行为不能用理论或理性选择去解释。凯恩斯提出投资要靠"动物精神",即靠人的自然本能来驱动。乔治·阿克洛夫和罗伯特·席勒把"动物精神"当作一个重要的经济学术语来运用。在《动物精神》这本书提出,动物精神是全球金融危机的根源。阿克洛夫和席勒说,信心、公平感、腐败或欺诈、货币幻觉以及作为人们参照物的"故事",是动物精神的具体表现。"正是我们不断变化的信心、诱惑、妒忌、怨恨、幻觉,特别是对经济本质的认识,引发了危机。"人类的经济决策并非古典经济学理论假设的那般理性和简单,其复杂的心理因素才是整体经济动荡不安的根源。      

     事实上,金融风暴的成因与人的"动物精神"没有关系,愚蠢而憨厚的动物,如熊猫,不善于欺骗,聪明而狡猾的动物,如狐狸,善于欺骗,但远远不能与人类相比。像马多夫这样的人,他的欺诈,是人类理性高度发展的产物。加上信息不对称,欺诈在金融界普遍存在,是金融风暴形成的一个因素,但不是根本因素。在金融产品价格节节上升时,人们为从"低买高卖"中得到盈利,不是"动物精神",是完完全全的人的理性行为。在金融资产价格反转时,人们争先恐后地抛售自己手中的资产,也不是"动物精神",也是完完全全的人的理性行为。在资产暴跌前,资产价格之所以能够节节上升,首要条件是人们有大量可以用来购买金融资产的资金,所以,大量流动性资金的过剩,是金融风暴形成的首要前提。

     金融风暴发生的另一前提是,必须存在大量能够形成价格泡沫的资产。一种资产能不能形成价格泡沫,与这种资产本身"无法消耗"或"难于消耗"的特性密切相关。在实体经济中,消耗品不能反复交易,不易形成价格泡沫。只有可以反复交易的产品,在一次次交易过程中,使价格不断提高,才能形成价格泡沫。在实物产品中,房地产是能够多次交易的非消耗品。在金融系统中,所有金融资产都是可以反复交易的非消耗品。所以,在消费品市场中,没有因价格暴跌造成的风暴,而在房地产市场和金融市场中,同一产品的反复交易行为普遍存在,就会形成资产泡沫,并在大量流动性资金的过剩的前提下,形成房地产市场的危机和金融风暴。

        金融风暴是上述几种因素的产物,特别是大量流动性资金的过剩,加上金融过度扩张,金融资产在整个经济中的比重愈来愈大。大量流动性资金涌入不断扩张的金融系统,推高金融资产的价格。金融风暴就是大范围、大体量资产价格暴跌,当金融资产的价格愈来愈高于这些资产的实际价值,到一临界点时,这种升高突然停止,而发生资产价格的突然下跌。在资产价格的下跌时,一旦资产持有者的负债超过了资产量,形成"资不抵债"状况,这种状况的蔓延和大规模发生,就形成金融风暴。   

      面对即将来临的新危机

    经济增长一方面取决于需求面,另一方面取决于供给面,经济增长的长期途径依赖于供给面,依赖于资源、资本、技术、管理的合理组合。在需求面用货币政策与财政政策也能调节经济,但对经济增长只能产生短期影响,这就是在"利息总额f小于利润总额e"时的货币和金融的适度扩张无休止的滥发货币,只有一个后果,把整个国家的经济,推入"利息总额f大于利润总额e"的境地,最终引发金融风暴。

十年前,面对全球金融海啸,美国、欧洲、日本、中国,以各自的方法减轻金融海啸产生的危害。这是一九二九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时所没有的。美国实行了三次量化宽松,把联邦基金利率降低到零至百分之零点二五( 0-0.25 % ),中国央行则向市场投放了四万亿人民币的货币。这些措施,本质上是中央银行控制下的金融扩张。

在二00八年後的几年中,世界各国不同程度走出了金融危机。美国从二0一五年年底以来的六次加息和缩表,这将使美国避免因三次量化宽松可能造成的新的金融危机。中国为了避免危机发生,近一年半来,在金融领域推行了"去杠杆"的措施。然而,面对经济萎缩和房地产价格大幅下降,中国政府又开始走金融扩张的"回头路",近日《人民日报》向市场发布了一个重要消息,说现在"去杠杆初见成效",要进入"稳杠杆阶段",也就是央行又开始新一增发货币,总量达四万亿人民币。十分明显,这种货币和金融的新扩张,虽然可以避免近期的经济衰退,减弱房地产价格的下降,但实质上只是推迟危机,在若干年後,由于货币发滥发和金融的疯狂扩张,由于现在过度的金融扩张政策,中国再也逃不过规模更加巨大的房地产和金融风暴。

                              (2018-8-8写于Washington DC近郊 , 2018-9刊于香港《前哨》月刊)

       


2018年9月17日星期一

孙世英:我的丈夫刘琦行——《反右运动55周年留言》


我的丈夫刘琦行

孙世英

我的丈夫刘琦行生于1916年,家庭是徐州的书香门第。上世纪三十年代,在无锡上初中时就入团了,是潘汉年的堂弟潘美年介绍入的。1938年在四川成都经车耀先介绍入党。他一生对党忠贞不二,却在1958年被登报"内定"为右派,蒙难22年,并给家庭成员带来了深重的伤害。如今,他离开我们已经十年了,今逢反右运动55周年,使我想起许多往事——
抗日初期,他多么积极啊。他偷出继母的钻戒交给组织变卖了好解决经费上的困难。那钻戒是宋美龄送给身为同盟会成员的同学——刘琦行的继母张绳以的结婚礼物。
   解放战争时期,1948年4月我俩在南京结婚,他以众多国民党要员出席婚礼为掩护,把迎接南京解放的工作会议放在我的新娘化妆间里召开……
   从1930年到1958年,一路走来,他为党做了多少工作啊......在上海当团委书记时被捕,是宋美龄请来名律师给保出来的。他在大学里搞学运,在贫困农村搞农运,在南京搞地工,在无锡家中掩藏被国民党追捕的共产党党员。组织派他到哪里就在那里干出成绩来,华东、西南、华北、西北、香港、北京、河南,都留下他为党勤勤恳恳工作的身影。
虽然时间已经过去55年,但当时的情景实是难忘:我单位是卫生部妇幼保健实验院,我是个中层领导又是个党员,1957年7月24日《光明日报》上刊出"北京铁道学院反党'二刘联盟'组织内有平反小组组长刘琦行内定右派"这一句,在我院立时传开,给我的大字报就有数百张,大都是"你爱人是内定右派,你是什么选择?你已到悬崖边缘"一类的内容。还有的大字报编成小放牛的音谱,配上"孙世英从南京到北京红得发紫,现在扑通掉下粉碎成黑的一滩"的词。其他医疗院、所的人员,也来参观我的大字报。我内心压力是可以想象的,我是战战兢兢的活着。没有想到1958年5月在院长办公室门前帖了一张大字报的布告:"查孙士英历史和其父历史不清,经上级批准,开除党籍。"当时,我站在那里半个小时,想不通啊!那时刘琦行已经下放到郑州铁路局劳动,父母均已老年,女儿7岁,儿子4岁,我的思想苦恼向谁去倾诉?但我决心努力工作,绝不寻死,自己又没有罪,我为什么要死!我在工作中干得多且无差错,学习上还被评奖。我以为难关过去了,但我想的太天真啦!1958年9月通知我,调到郑州铁路局铁路医学院。当时只有服从。安排好老人和孩子,我的家散啦!直到1984年离休,我才回到北京。
1958年时,本来琦行和我都正当工作的好年龄,他42岁,我38岁,却不能发挥才智。我还干了本专业,而他却是每天扫地,巡守货物,干着三班倒。22年的时光就这么消失了。
今天回想,最是愧对父母,不但没有敬孝,还让他们照看了多年我的孩子。而孩子的前途,由于父亲的右派问题也深受影响——女儿没有能平等与其他人一起升级,思想受压抑,得了高度神经衰弱,将要终生服药。这也是我终身的牵挂。
拨乱反正,琦行和我的政治生命复活,而我们均已到离休年龄。但我们仍是幸运人,有些死去的右派和现在尚未平反的右派,尚在盼望……

92岁离休中共党员孙世英
2012年6月3日
主编:谢小玲
转帖:黄一龙

2018年9月14日星期五

胡少江:三十七年前执政党的一份决议预测习近平为文革翻案

今年的9月9日是中国共产党「第一代领导核心」毛泽东逝世42周年的忌日。虽然中国执政党低调地度过了这个纪念日,但是躺在水晶棺中的毛泽东还是应该为他的幽灵再次在中国大地肆意游荡感到欣慰。在习近平的主导下,这个月刚刚启用的中国新编中学历史教课书对毛泽东生前视为毕生重要事业的「文化大革命」进行了重新评价,这个评价是对邓小平否定文革的「再否定」,它标志著习近平在为文革招幡呐魂的道路上又进了一步。

37年前,邓小平主导的执政党领导集团通过了《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这个决议彻底否定了毛泽东发动和领导的文化大革命,称之为「一场由领导者错误发动,被反革命集团利用,给党、国家和各族人民带来严重灾难的内乱」。延续这个提法,中国旧版教科书将文革十年成为「动乱和灾难」,强调了毛泽东的「错误」。但是在习近平主导的新版教科书中,「动乱和灾难」不见了,毛泽东的「错误」变成了建设社会主义的「艰辛探索」。

习近平用修改中学教科书的做法来推翻执政党的一份正式的历史决议,这既表明了他决心要为毛泽东发动的那场将中国带入「崩溃的边缘」的文化革命擎起「招魂幡」,又表明他的政治胆量还不够大,或者政治实力还不够强,还不敢在文革这个问题上、在改革开放的问题上与邓小平主持的决议和所代表的路线公开决裂。他在文革评价上与邓小平立场相左这个事实充分显示,他的所谓坚持改革开放不过是口是心非的宣传,而在骨子里是毛泽东极左路线的忠实粉丝。

习近平为文革翻案是由他的成长背景决定的。习近平和他这一代领导人在中国最疯狂的年代里形成自己的世界观,在那个崇尚焚书坑儒的年代里,空洞的政治口号和强词夺理的政治宣传塑造了他们的世界观。改革开放以后,他们又忙于在官场上逢迎上司和相互倾轧,根本没有动力也没有能力系统地吸收人类创造的知识财富和重建个人的思想坐标。他们世界观的核心就是崇拜权力,蔑视个体生命的价值。带著这样的世界观,当然会对文化革命心存怀念。

习近平能够为文革翻案也是当初邓小平拒绝彻底否定文革的发动者毛泽东的必然结果。邓小平提倡开放,为改变毛泽东疯狂的极左路线和改善中国普通民众的生活水平起到了进步作用,但是他拒绝政治改革,担心全面否定毛泽东会导致执政党彻底丧失政治上的合法性,固执地将一党之私置于人民和国家的利益之上。这种对毛泽东和毛的路线「犹抱琵琶半遮面」 的所谓扬弃,为习近平们在今天为毛泽东和文革翻案留下了方便之门。

《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在谈到文革之前的政治局面时提到:「这个期间,毛泽东同志在关于社会主义社会阶级斗争的理论和实践上的错误发展得越来越严重,他的个人专断作风逐步损害党的民主集中制,个人崇拜现象逐步发展。党中央未能及时纠正这些错误。林彪、江青、康生这些野心家又别有用心地利用和助长了这些错误。这就导致了『文化大革命』的发动。」今天的中国观察家们在读到决议中这一段论述的时候一定有一种非常熟悉的感觉。

当下的中国,主要领导人在关于中国政治、经济、外交的发展理论和实践上的错误正在越来越严重,他的个人专断作风也正在恶性膨胀,个人崇拜现象快速发展,现在的执政党领导层没有能力纠正他的这些倒行逆施,而他身边的那个极力鼓吹个人崇拜的小集团也正在别有用心的利用和助长这些错误。这样的情景与《决议》所描述的文革之前的情景何其相似?37年前的决议似乎正在警示世人:为文革翻案只不过是发动第二次文革的一个前奏,更大的灾难即将来临!


——RFA

2018年9月13日星期四

特朗普总统在93号航班9·11悼念活动上的讲话


按:本文译自白宫官网(911日)。英文标题:Remarks by President Trump at Flight 93 September 11 Memorial Service,英文原文见文末的"阅读原文"。译文约2600字。背景介绍:联合航空93号班机,是一班从新泽西州的纽瓦克国际机场(现在已改名为纽瓦克自由国际机场)飞往旧金山国际机场的联合航空定期航班。2001911日,该航班的一架登记编号N591UA的波音757-200客机,成为九一一恐怖袭击事件里遭到劫机的四架飞机之一。与事件中另外三架飞机的结局不同的是,联航93号班机并没有抵达原先恐怖份子预定的撞击目标——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而是坠毁在接近宾夕法尼亚州索美塞特县尚克斯维尔(Shanksville)的附近的一处无人田地。依据事后官方调查委员会公布的911调查报告,联航93号班机上的乘客和空服员们在遭劫机后透过电话向他们的亲人联络,最后决定采取行动击退劫机者并夺回飞机。调查报告总结指出,乘客们的反击行动最终迫使劫机者们将飞机朝地坠毁,而没有抵达原先的目标。本次的悼念仪式,正是在93号航班的坠机地点举行。详见维基百科的"联合航空93号班机恐怖袭击"的词条,亦可参见纪实电影《93号航班》。


………………

 

总统:非常感谢。谢谢你,瑞恩。这里是如此漂亮。

 

我们在这个神圣的地方集会,为的是纪念17年前在今天遇害的近3000名灵魂。我们向93号航班上的40名乘客和机组成员献上隆重的悼念,他们奋起反抗敌人,主宰了自己的命运,并改变了历史的进程。

 

今天,我们悼念他们的离去。我们传颂他们的故事。我们纪念他们不可思议的勇气。

 

2001911日,一群英勇的爱国者力挽狂澜、挫败敌人的企图,成为不朽的美国英雄。

 

在这个纪念仪式上,在这片神圣的土地上,在墙外的田野上,在我们头顶的天空上,我们都记得美国反击的那一刻。

 

汤姆·沃尔夫州长(注释:宾州现州长)、马克·史威克州长(注释:宾州前州长),梅拉尼娅和我非常感谢你们出席今天的悼念仪式。我还要感谢今天到场的国会议员:参议员鲍勃·凯西、众议员卢·巴勒塔、基思·罗斯福斯、比尔·舒斯特以及93号航班家属团的主席戈登·费尔特。

 

今天和我们同在的还有:国家公园管理局的工作人员、消防员、现场急救员以及来自执法一线的人员。他们是真正的伟人。(掌声)17年前,今天在座的一些人响应号召、奔赴救援现场。我们为你们感到自豪,我代表我们国家感谢你们。非常感谢。(掌声)

 

最重要的是,对93号航班的家属而言:今天,全体美国人民团结一心。我们愿意和你们同苦同悲。请不要独自流泪,这是我们整个国家的伤悲。让我们一起悼念那些在双子塔、五角大楼和这片宾夕法尼亚田野遇害的父亲母亲、兄弟姊妹、儿子女儿。他们在邪恶面前毫不退缩,不惜一切代价维护美国的安全,让我们为他们的牺牲献上最深的敬意。(掌声)

 

17年前,你们的亲人就在93号航班上,这40位乘客和机组成员在上午8时登机。93号航班从纽瓦克飞往旧金山。这些乘客来自不同的背景。他们是探亲归来的年轻人,出差的父母,忙着参加或离开生日聚会或婚礼的朋友。

 

他们以陌生人的身份登上飞机,后来,他们以英雄的身份进入永恒。(掌声)

 

起飞后不久,93号航班就被歹徒劫持,这些人一心从事恐怖行径和征服。乘客和机组成员开始用手机联系家人。他们获悉已经有两架飞机撞上纽约市的世贸中心大楼。

 

93号航班上的乘客立即着手策划回应。空乘人员桑迪·布拉德肖给她的丈夫打电话,告诉他他们准备把热水泼到劫机者身上。乘客杰里米·格利克向他的妻子解释了这个计划,并说:"不要挂电话,我马上回来。"

 

乘客和机组成员聚在一起,投票表决,决定采取行动。那一刻,他们重新掌握了自己的命运——以及美国的命运。

 

在最后的20分钟,许多人给家人打了最后一个电话,低声念着永恒的三个字:"我爱你。"有人念了主祷文。之后,他们勇敢地冲向驾驶舱。他们同敌人搏斗,并战斗到最后一刻。他们阻止了恐怖势力,挫败了那个邪恶的、可怕的计划。

 

93号航班就在我们不远处坠毁,距离美国国会大厦只有20分钟的飞行时间。

 

40位勇士用自己的生命拯救了无数的美国人,他们使我们的首都免于一场毁灭性的袭击。

 

在袭击发生后的数天时间里,数以万计的消防员、警察和救援人员前往纽约和阿灵顿,在废墟中爬行,为的是搜救幸存者。

 

全国各地都有祈祷守夜、追悼会和慈善活动。

 

在尚克斯维尔,你们中的一些人树起了第一座纪念碑——一个木制的十字架,一个铁链连起来的围栏。纪念品和吊唁纷至沓来,还有数不清的美国国旗。

 

一些美国的心灵埋葬于此,此时此刻,我们下定决心要像93号航班上的英雄一样,活出生命的风采和勇气。

 

这片土地现在成为美国人反抗的纪念碑。这个纪念碑向全世界传递了一个信号:美国永远不会屈从于暴政。(掌声)

 

自"911事件"以来,已经有近550万美国青年参军。近7000名军人在迎战极端伊斯兰恐怖主义时牺牲。

 

此时,我们想到了目前在海外服役的20多万军人。我们想到每一位在国内保护我们国家的公民,包括我们的州、地方和联邦的执法机构。他们是伟大的美国人。他们是伟大的英雄。我们向他们表示敬意和感谢。(掌声)

 

作为总司令,我将尽我所能阻止恐怖分子袭击美国领土。

 

今天和我们一道出席悼念仪式的的还有多萝西·加西亚·巴克勒。她的丈夫桑尼是93号航班上的乘客。2001911——就在他们结婚32周年纪念日的一个多月——桑尼正在出差归来的路上。他给多萝西打了电话——他非常爱她——在飞机上给她打电话,并且在电话无人应答之前就喊出她的名字。

 

袭击发生后的几天里,多萝西告诉调查人员,她只想从这片土地上得到一样东西:她丈夫的结婚戒指。根据内嵌的铭文,他们可以辨别出来,上面写的是"我全部的爱"(all my love),后边是日期"8/2/69"——他们的结婚纪念日。军官们——伟大的人民——答应试一试。但在这一片废墟中,这无异于大海捞针。

 

多萝茜开始祈祷,并请求自己的朋友们也这样做。日复一日,月复一月。仍然没有戒指的消息。1219日,在圣诞节的前一周,她听到有人敲门。两个军官站在门外,手里拿着一个精美的白色小盒子,她猜到了结局。盒子里有一个钱包、一个行李牌、一张驾照、一个小提包,里面的结婚戒指上铭刻着"我全部的爱"(all my love)。

 

这几个字在这片田野里回荡。它们讲述了40个男人和女人的故事,他们为他们的家庭、国家和我们的自由献出了全部的爱。

 

多萝西、今天在这里的每一个家庭,美国永远不会忘记你们的亲人为我们所做的一切。(掌声)

 

本周早些时候,你们把纪念碑的最后一部分——"声音塔"(the Tower of Voices)——变成美国的一个神圣之所。"声音塔"高93英尺,是游客们造访这片神圣土地时看到的第一栋建筑。它将容纳40个美丽的风铃,它们在这片大地上回响——每一个都构成独特的音符,但整体上完美和谐。

 

每当我们听到风铃声,我们就会想起这40位英雄。我们将记住他们的面孔、他们的声音、他们的故事、他们的勇气和他们的爱。

 

我们将牢记,自由的人民永远不会受邪恶的摆布,因为我们的命运总是掌握在我们自己手中。(掌声)美国的未来不是由我们的敌人写就的。美国的未来是由我们的英雄写就的。(掌声)

 

只要这座纪念碑还耸立于此,英勇的爱国者就会在美国需要的时刻挺身而出,而且,他们会发起反击。(掌声)

 

17年前,40个不可思议的男人和女人向全世界表明,地球上没有任何力量能征服美国精神。他们的英勇行为,我们永志不忘。他们的宝贵遗产,我们永远珍惜。我们祈求上帝永远保佑93号航班上不朽的英雄。

 

谢谢大家。愿上帝保佑你们。愿上帝保佑这些家庭。愿上帝保佑美利坚合众国。非常感谢。(掌声)


Trump at Flight 93 September 11 Memorial Service


Flight 93 National Memorial
Shanksville, Pennsylvania

10:41 A.M. EDT

THE PRESIDENT:  Thank you very much.  Thank you very much, Ryan.  So beautiful.

We're gathered together on these hallowed grounds to honor the memory of nearly 3,000 souls who were murdered on this day 17 years ago.  We're here to pay solemn tribute to the 40 passengers and crewmembers on Flight 93 who rose up, defied the enemy, took control of their destiny, and changed the course of history.

Today, we mourn their loss.  We share their story.  And we commemorate their incredible valor.

On September 11th, 2001, a band of brave patriots turned the tide on our nation's enemies, and joined the immortal ranks of American heroes.

At this memorial, on this sacred earth, in the field beyond this wall, and in the skies above our heads, we remember the moment when America fought back.

Melania and I are grateful to be joined for today's ceremony by Governor Tom Wolf and Governor Mark Schweiker.  I also want to thank the members of Congress in attendance: Senator Bob Casey, Congressmen Lou Barletta, Keith Rothfus, Bill Shuster, and along with the president of the Families of Flight 93, Gordon Felt.

We're also joined by members of the National Park Service, along with firefighters, first responders, and incredible people from law enforcement.  These are truly great people.  (Applause.)  Some of you here today answered the call and raced to this field 17 years ago.  You fill our hearts with pride, and I want to thank you on behalf of our country.  Thank you very much.  (Applause.)

Most importantly, to the family members of Flight 93:  Today, all of America wraps up and joins together.  We close our arms to help you shoulder your pain and to carry your great, great sorrow.  Your tears are not shed alone, for they are shared grief with an entire nation.  We grieve together for every mother and father, sister and brother, son and daughter, who was stolen from us at the Twin Towers, the Pentagon, and here in this Pennsylvania field.  We honor their sacrifice by pledging to never flinch in the face of evil, and to do whatever it takes to keep America safe.  (Applause.)

Seventeen years ago, your loved ones were among The Forty of Flight 93 — the 40 passengers and crewmembers onboard the 8:00 a.m. United Airlines flight from Newark to San Francisco.  They were men and women from every background.  They were young people returning from visiting family, moms and dads on business trips, and friends going and coming from birthdays and weddings.

They boarded the plane as strangers — and they entered eternity linked forever as true heroes.  (Applause.)

Soon after takeoff, Flight 93 was hijacked by evil men bent on terror and conquest.  Passengers and crewmembers began using their phones to call home.  They learned that two planes had already crashed into the World Trade Center in New York City.

Immediately, those onboard Flight 93 started planning a response.  Sandy Bradshaw, a flight attendant, called her husband and told him they were in the back of the plane preparing hot water to throw onto the hijackers.  Passenger Jeremy Glick explained the plan to his wife and said, "Stay on the line.  I'll be back."

The passengers and crew members came together, took a vote, and they decided to act.  At that moment, they took their fate — and America's fate –- back into their own hands.

In the last 20 minutes, many placed their final calls home, whispering those eternal words: "I love you."  Some said the Lord's Prayer.  And then they bravely charged the cockpit.  They attacked the enemy.  They fought until the very end.  And they stopped the forces of terror and defeated this wicked, horrible, evil plan.

Flight 93 crashed yards from where we stand, just 20 minutes flying time from the United States Capitol.

Through their sacrifice, The Forty saved the lives of countless Americans, and they saved our capital from a devastating strike.

In the days after the attack, tens of thousands of fire fighters, police officers, and recovery workers traveled to New York and Arlington to crawl through the rubble in search for survivors.

There were prayer vigils, memorials, and charity drives all across our nation.

Here in Shanksville, many of you raised up the first memorial –- a wooden cross, a chain-linked fence, mementos and tributes pouring in, and dozens and dozens of American flags.

A piece of America's heart is buried on these grounds but in its place has grown a new resolve to live our lives with the same grace and courage as the heroes of Flight 93.

This field is now a monument to American defiance.  This memorial is now a message to the world: America will never, ever submit to tyranny.  (Applause.)

Since September 11th, nearly 5.5 million young Americans have enlisted in the United States Armed Forces. Nearly 7,000 service members have died facing down the menace of radical Islamic terrorism.  (Applause.)

Today, we also think of the more than 200,000 service members now serving overseas.  And we think of every citizen who protects our nation at home, including our state, local, and federal law enforcement.  These are great Americans.  These are great heroes.  We honor and thank them all.  (Applause.)

As Commander-in-Chief, I will always do everything in my power to prevent terrorists from striking American soil.

Here with us today is Dorothy Garcia Bachler.  Her husband Sonny was one of the passengers on Flight 93.  On September 11th, 2001 — just over a month after their 32nd wedding anniversary — Sonny was on his way back from a business meeting.  He called Dorothy — who he loved so much — called her on the plane and uttered her name before the line went dead silent.

In the days after the attack, Dorothy told the investigators there was only one thing she wanted from this field: her husband's wedding ring.  They would know it by the inscription etched inside.  "All my love," it said, followed by the number "8/2/69" –- the date of their anniversary.  The officers — great people — promised to try.  But in this field of wreckage, it seemed certainly impossible.

Dorothy began to pray, and she asked her friends to do the same.  Days went by, then months.  Still no ring.  A week before Christmas, on December 19th, she heard a knock at the door.  Two officers were standing with a — really beautiful to her — she saw it was so beautiful; she knew what was happening — a beautiful, small white box.  Inside it was a wallet, a luggage tag, a driver's license, a small bag with the wedding ring inscribed with those three precious words: "All my love."

Those words echo across this field.  And those words tell the story of 40 men and women who gave all their love for their families, their country, and our freedom.

To Dorothy, and to every family here today, America will never forget what your loved ones did for all of us.  (Applause.)

Earlier this week, you dedicated the final part of this memorial: the Tower of Voices.  Standing at 93 feet tall, the Tower of Voices is now the first structure visitors see when they come to this now sacred ground.  It will hold 40 beautiful chimes that ring throughout these fields — each a unique note, but all in perfect harmony.

Every time we hear those chimes playing in the wind, we will remember The Forty.  We will remember their faces, their voices, their stories, their courage, and their love.

And we will remember that free people are never at the mercy of evil because our destiny is always in our hands.  (Applause.)  America's future is not written by our enemies.  America's future is written by our heroes.  (Applause.)

As long as this monument stands, as long as this memorial endures, brave patriots will rise up in America's hours of need, and they too will fight back.  (Applause.)

Seventeen years ago, forty incredible men and women showed the whole world that no force on Earth will ever conquer the American spirit.  We treasure their memory.  We cherish their legacy.  And we ask God to forever bless the immortal heroes of Flight 93.

Thank you.  God bless you.  God bless the families.  And God bless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Thank you very much.  (Applause.)

END

10:56 A.M. EDT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