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6年12月5日星期一

胡平:川菜(川普与蔡英文通话)果然麻辣烫


川普与蔡英文一通电话引起轩然大波。川菜(蔡)果然麻辣烫。

中共外交部长王毅批评:这是台湾方面搞的一个小动作。这一批评完全不对。如果说川蔡通话是个小动作,那么它分明是川普方面的小动作,而不是台湾方面的小动作。因为只有川普方面事先表示愿意和蔡英文直接通话,这通电话才打得成;再说,关于这通电话的消息也是川普方面、而不是台湾方面首先公诸于众的。中共要责怪,首先应该责怪川普。可是中共担心责怪川普会刺激川普走得更远,不敢惹川普,只好怪台湾。

《环球时报》扬言要惩罚台湾,例如拿掉台湾的几个邦交国。其实,还在这次川蔡通话之前,中共为了表示对蔡英文不承认九二共识的不满,就已经打算用拿掉台湾邦交国的方式以示惩罚。就在川蔡通话的前一天,中共外交部发言人在例行记者会上透露,中国正在和台湾的邦交国之一多米尼加共和国商讨建交的可能性。现在又发生了川蔡通话,那就更要惩罚台湾了。可是也正因为发生了川蔡通话,惩罚台湾这件事变得复杂化。中共在这时惩罚台湾,必然会被视为杀鸡吓猴,是在用惩罚台湾的方式打击川普,川普岂能善罢甘休?如果川普在中共惩罚台湾时不做出有力反应,那就等于认输,等于承认自己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可以想见,如果中共在川蔡通话后采取例如拿掉邦交国等手段惩罚台湾,只会刺激川普进一步支持台湾,并进一步和中共对抗。

日前,川普又在推特上发文,反问道:中国利用货币贬值削弱美国企业的竞争力、对美国产品课重税及军事化南海,事先征求过我们同意吗?再次表明其强硬立场。

川普的副手彭斯说,川普与蔡英文的通话只是礼节性的通话,并不意味着政策的改变。我以为这话主要是说给中共听的,是劝告中共不要做出过度反应。

川蔡通话的新闻一公布,我就在脸书上写道:"习近平可以和马英九见面交谈。川普为何不可以接蔡英文祝贺电话?"记得去年11月马会后,美国众议院军事委员会海权与军力小组主席福布斯(Randy Forbes)就说:中方领导人能够和台湾的民选领导人会见,美国总统当然也可以。

关于美国的一个中国政策,且不说一个中国政策有没有问题、该不该修改,我要指出的是,即便按照中共的定义,美国提升对台湾的关系,也是不违反一个中国原则的。过去,中共对一个中国原则的说法是"中国政府坚决反对任何旨在分裂中国主权和领土完整的言行,反对'两个中国'、'一中一台'或'一国两府',反对一切可能导致'台湾独立'的企图和行径。"可是,在国台办2000年白皮书里写的却是:中国政府"反对所谓'台湾独立'、'两个中国'、'一中一台'。"在2000年的白皮书里,在中国政府"反对"的宾语中,"一国两府"被去掉了。换言之,从2000年起,中共当局只提反对"台湾独立"、"两个中国"和"一中一台",不再提反对"一国两府"了。另外,过去,中共一直说:"中国政府历来反对用处理德国问题、朝鲜问题的方式来处理台湾问题。"可是,在2000年的白皮书里却只说"两德模式不能用于解决台湾问题",即仍然反对两德模式,但没有再提反对两韩模式。所谓两韩模式,就是一国两府。

回到两岸问题上来,一国两府即一中两府,即,一个中国,两个政府。这就是说,在台湾维持现状--包括维持现行宪政体制的法理现状--的前提下,美国就是在维持和大陆邦交的同时,又和台湾正式建交,即,对大陆和台湾实行双重承认,即,一个中国两个政府,既然其前提仍是一个中国,因此也是不违反一个中国原则的。

中共当局不是一直表态说愿意在一中框架下进行平等协商吗?那么,它就应该把一中两府认真地列为一个选项。正像清华大学教授楚树龙所说,无法正视两岸间有两个平等的政府使两岸关系无法正常化。两岸关系要维持长期的正常稳定发展,双方必须承认彼此都是一个中国之下的合法政府。

------
——自由亚洲电台

2016年12月4日星期日

JANE PERLEZ :中国如何看待特朗普与蔡英文通话

北京——中国领导人对他们认为唐纳德·J·特朗普将会是一名什么样的领导人一直明显地保持缄默。他会如其商业背景可能所示的那样,是一个务实的交易者?还是会成为一位检验治国能力方式的怂恿者呢?

中国分析人士周六表示,特朗普周五与台湾总统蔡英文通话的做法,毫不掩饰地回答了这个问题。他打破了美国几十年的外交惯例,通过直戳中国所谓的核心利益中最敏感的"一个中国"问题,给中国政府来了个措手不及,理查德·尼克松总统四十多年前就承认了一个中国的政策。

"这是给北京敲响了警钟,我们应该为中美关系出现六个月或一年的大颠簸做好准备,"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王栋周六说。"曾经有一种基于对特朗普过于乐观看法的妄想。这种妄想应该停止了。"

中国领导人在其与华盛顿的关系上渴望稳定性,也许由于这个原因,他们对官方新闻媒体上发表对特朗普相当美好的评价给予许可。许多这类文章把这位待任总统描述为完全没有意识形态的实际操作者,尽管他威胁要打贸易战,但中国也许能与他找到共同点。

人民大学国际关系教授时殷弘说,随着特朗普开始执政,出于保持相对顺利关系的希望,北京可能会采取一种观望态度,尽管他和蔡英文通了电话。

果然,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做出的首次官方反应相当温和,尽管声明坚定地重申了一个中国政策,按照这个政策,美国在1978年正式承认北京是中国的唯一政府,并在一年后切断了与台湾的外交关系。自那以来,没有美国总统或候任总统与台湾总统通过话。

王毅指责蔡英文政府安排了这次通话。他说,通话"根本不可能改变国际社会已经形成的一个中国格局。"

中国外交部周六发表的一份后续声明用了相似的语调,指出已向美国政府提出正式交涉。外交部敦促"美国有关方面... ...谨慎、妥善处理涉台问题"。

中国领导人对蔡英文非常不屑,她属于台湾的民进党,今年当选了总统,她在当选前曾承诺要逐渐消除台湾对中国经济的依赖,她的这一政策得到了年轻台湾人的热情支持。

中国曾支持她的对手,国民党的洪秀柱,国民党寻求与中国大陆更密切的关系。在选举前,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曾与蔡英文的前任马英九会面,那是这两个政府的领导人的首次会晤,表现了北京长期以来所寻求的和解,马英九也属于国民党。

仅仅使用了蔡英文的头衔,特朗普就打破一个中国禁忌。中国官方新闻媒体称台湾总统是"台湾地区领导人",表示北京不承认台湾是主权国家,而是中国领土的一部分,最终要被纳入其控制之下。

中国政府的一个基本原则是,蒋介石的军队1949年在中国内战中打输了之后逃到台湾,台湾最终将被统一。按照习近平的说法,台湾注定要成为他所谓的中国梦的一个组成部分,那是一个经济上成功的共产主义中国屹立于世界之林的愿景。

特朗普的通话也违背了美国政策的一项长期原则:尽管美国向台湾出售武器,但总统不与台湾政府领导人通话。"真有意思,美国卖给台湾数十亿美元的军火,我却不该接受一个祝贺电话,"与蔡英文通话引起震惊反应之后,特朗普在Twitter上说。

虽然北京强烈抗议出售军火,但也谨慎地承认那是长期建立起来的惯例的一部分。自20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华盛顿已向台湾发出信号,表示不会支持任何争取从中国独立的军事行动。

奥巴马政府最后一次向台湾出售军火是在2015年,其中包括反坦克导弹、两艘护卫舰和监视设备,总价值为18亿美元,虽然数量相对较少,但仍引起了北京的谴责。

在台湾代表美国利益的美国在台协会(American Institute in Taiwan)前任处长包道格(Douglas H. Paal)表示,如果美国在特朗普政府上台后不久就向台湾出售武器的话,那不会令人惊讶。包道格说,北京的反应将取决于出售总值、出售武器的种类,以及美国政府怎样将出售通知给中国。

虽然打破了外交先例,但特朗普与蔡英文的通话,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被看作是按照共和党总统对台湾表示兴趣的模式行事,但那些总统并没有在上任之前就这样做。

例如,乔治·W·布什在担任总统的早期曾直言不讳地表示支持台湾,他在电视采访中说,美国会"采取任何行动"来捍卫台湾。他的助手在之后则表示,布什的言论并不反映一个中国政策的改变。等到布什的第二任期快结束的时候,他已经为加强北京与华盛顿之间的贸易关系提供了很大帮助,他同意让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

虽然官方新闻媒体对特朗普的报道一般都是正面的,但一些中国分析人士对他有点恼火,还有些人暗示,特朗普的政府将为中国展示实力提供机会。

清华大学国际关系教授阎学通在外交政策上属于鹰派,他说,中美关系在未来几年的总体气氛将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特朗普和习近平两人之间的关系。他说,随着军事力量的不断增长,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中国大体上能够想怎么做就怎么做。他说,"中国对美国的依赖越来越少。"

上海复旦大学国际关系学教授沈丁立对特朗普与蔡英文的通话持相反意见,他认为这不是问题,因为特朗普还未上任。"他还是一名私人公民,"他说。

但是,沈丁立说,如果这种接触在就职日之后继续下去的话,中国应该与美国断绝外交关系。

"要是我的话,我会关闭我们驻华盛顿的大使馆,撤回我们的外交官,"他说。"我会心甘情愿结束这种关系。我不知道那之后,你们将如何指望中国在伊朗和朝鲜以及气候变化方面进行合作。你们去找台湾谈这些合作吗?

——纽约时报

纽约时报:特朗普蔡英文通话意味着什么?6个问题帮你解读

周五,台湾的蔡英文总统(中)在她位于台北的办公室内与美国当选总统唐纳德·J·特朗普通了电话。

Reuters

周五,台湾的蔡英文总统(中)在她位于台北的办公室内与美国当选总统唐纳德·J·特朗普通了电话。

当美国候任总统唐纳德·J·特朗普(Donald J. Trump)在周五与台湾总统通电话时,他在踏入亚洲持续时间最久、最敏感的一个议题:台湾与中国大陆的争端。

尽管这个电话引起了专家们的警惕——他们表示这有可能让美国几十年来应对这一争端的努力功亏一篑——但非专业人士如果感觉对这场哗动摸不着头脑,也是可以理解的。接下来,我们就来了解一下中国—台湾这个问题:为什么它如此微妙,美国在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以及为什么这个电话事关重大。

什么是"中国—台湾"问题?

双方至少在形式上都声称自己代表整个中国——它们认为其中包含了彼此的领土。这在数十年间制造了许多问题,包括时而显现的爆发战争的危险。

这种分歧可以追溯到1927年,当时中华民国爆发了内战。战争的高潮是毛泽东领导的共产主义革命,后者大体在1949年击败了中国的国民党政府。

但是,国民党领导层逃到了台湾——台湾当时是中国的一个地区——如今他们的军队依然控制着这个区域。虽然战争最终停止了,但双方依然声称自己对整个中国拥有主权。台湾政府认为中国大陆是被没有合法地位的共产主义叛乱者掌控。北京政府则认为台湾是从中国脱离的一个省份。

从这种意义上讲,内战从未真正结束。所以,台湾的正式名称依然是中华民国。由北京的共产主义政府控制的中国大陆,则被称为中华人民共和国。 

它们的争端变成了全球冷战的议题。苏联及其盟国认为北京是中国的合法政府,而美国及其盟国则认可台湾的国民党政府。台湾政府甚至还占据着中国在联合国(United Nations)的席位。

上世纪70年代,世界开始接受中国陷入分裂这个现实。北京在1971年获得了中国在联合国的席位。第二年,美国总统理查德·M·尼克松(Richard M. Nixon)访问了中国大陆。1979年,美国的立场从认可台湾政府转向认可北京政府。其他许多国家也采取了同样的做法。

自那以后,据信没有一位美国总统或当选总统与一位台湾总统交谈过——直到周五那个电话。

中国和台湾为什么不干脆分开呢?

对它们中任何一个而言,这都是极其困难的。

北京政府从来没有放弃收复台湾的希望。领土完整对所有国家都是事关存亡的大事,但对北京来说尤其敏感,它担心这会加重西藏和其他地区的分裂主义倾向。

台湾政府两头受制约。它不能接受回归中国大陆,因为这个岛屿是民主政体,台湾民众不会愿意放弃自己的自由。与此同时,北京也做出过实质性的威胁,表示如果台湾宣布独立,它会发起战争。台湾也不能放弃自己对中国大陆的领土主张,因为那意味着独立。

这种情况下,双方在1992年达成了一个半官方协议:双方认同只有一个中国,其中包含中国大陆和台湾。但在哪个政府是合法政府的问题上,它们各持己见。

北京坚定地拥护这一政策,因为它蕴含着统一的希望。但在台湾,这项政策一直存在争议。有些人倾向于和大陆的中国同胞维持友好关系,努力推动两岸贸易。有些人则不信任北京,尤其是更年轻的选民。

随着时间推移,台湾民众变得更倾向于自称台湾人——一种不同的民族认同——而非中国人。

有些台湾领导人对目前的协议存疑,包括今年当选的台湾总统蔡英文。她承诺会保持现状,但决定不再支持双方在1992达成的共识,这加重了北京对台湾追求独立的担忧。

因为与蔡英文通话,并在Twitter上发帖子称呼她为"台湾总统",特朗普进一步强化了这种担忧,也颠覆了美国一贯的立场,即"一个中国"政策。

什么是"一个中国"政策?

因为台湾和北京都声称自己对同一片领土拥有主权,其他国家无法同时认可二者。它们必须选择"一个中国"——就像这个政策的名字所显示的。几乎所有的国家都选择了北京,后者控制着世界上第二大经济体。

美国有一种独特的一个中国政策,有意通过它达成三个主要目标:和与它有很多协议和利益的北京保持积极关系;保护和协助同为民主政体的台湾;防止爆发战争。

尽管美国于1979年在名义上与台湾断绝了关系,但它依然保留着一个名为美国在台协会(American Institute in Taiwan)的非营利中心,其作用相当于一个几乎谈不上非官方的大使馆。美国也竭力推动台湾民主发展,向它出售先进的军事装备,尽管它近些年一直否认存在这些交易。而且,华盛顿不承认北京对台湾拥有主权。

这样,美国就能拒绝承认台湾的身份,但同时又确保它足够强大,能保持实质性的独立。这项政策不该被看作是偏向北京,或有利于它。相反,它意在同时保持美国在中国大陆和台湾的利益,预防出现不稳定局面或发生战争。

随着美国开始扮演关键性的平衡角色,两方都在仔细观察美国立场发生变化的任何迹象。1995年,华盛顿打破惯例,给台湾总统签发了签证。北京认为这可能是认可台湾独立的第一步,便向台湾海峡发射导弹,作为回应。美国转而在附近部署了两个航母战斗群。

尽管这场危机最终和平收场,但它突显了美国在保持两岸稳定局面、防止出现危机或爆发战争方面的作用。

为什么这个电话事关重大?

这个电话本身不会改变什么政策,但它隐含着发生改变的可能,这促使中国和台湾两方开始猜测特朗普的意图。

特朗普的交接团队将他与台湾蔡英文的通话,与他和其他国家领导人的通话归为一类,意味着特朗普把她看作一个主权国家的领导人。特朗普还在Twitter上写道,他与"台湾总统"通了电话。

将蔡英文看作一个主权国家领导人,会传达出这样一个信号,即美国认为台湾独立于大陆,然而连台湾自身都不会持这种立场。

这种情况将迫使台湾和北京都面临艰难的选择。要么忽略美国在这一问题上的政策——也许会给美国数十年来在平衡两岸关系方面所发挥的作用画上句号;要么面对台湾的独立——北京方面称这会挑起战争。

北京和台湾都在淡化这通电话的意义,并暗示他们更愿意把特朗普的话当成口误,而非刻意为之的战略转向。

不过,特朗普留用的一些顾问主张更加彻底地站在实行民主制的台湾而非实行威权制的中国一边,甚或对前者的地位给予部分或全面承认。

中国和台湾正为迎接美国政策的潜在变化做准备,它们必须弄清,这通电话是否暗示着变化即将到来,或者至少暗示着特朗普团队里的强硬派有可能会让政策转向全新的方向。如果它们不能确定,就小心行事,至少是就出现政策转向的可能性做好准备。

为什么美国可以向台湾出售武器,却不能打电话给它的领导人?

这是特朗普为了给这通电话做辩护而在一则Twitter帖子中提出的问题。许多美国人或许都会就此进行合理的质疑。

实际上,美国对台军售一向颇具争议,北京对此尤为抗拒。但这是旨在维持现状的一种办法。

通过向台湾出售武器,美国确保台湾可以震慑住规模更大的大陆军队,令其打消入侵的念头。如此一来就可以维持一种虽然脆弱,但却以避免战争为目标的力量均衡。

给予台湾领导人非正式的承认,甚或让双方关系出现非正式的提升,则是另外一回事,因为会打破现状。

这通电话为何让中国问题专家颇为警惕?

为特朗普说句公道话,往届总统曾经通过增加或减少对台军售之类的办法,对支持台湾的力度进行过调整。但美国通常会就那些政策转向进行解释,于是中国和台湾就能明白美国的意图,知道什么变了、什么没变。

这一次却不一样,特朗普没有清楚地表明,他是否有意为美国实施了37年的对中国和台湾的政策画上句号。通话的事实意味着他的确有此意图;只是一时失误的可能性则意味着他或许并不打算这样做。

如此一来,事情就不是得罪人或者打破惯例那么简单了,他给自己治下的美国将如何处理这一问题带来了切实的不确定性。

在国际关系中,尤其是在一些令局面紧绷的议题上,缺乏清晰度或者可预测性可能会破坏稳定,因为这会迫使所有国家都为最糟糕的可能性做好打算。

美国对台湾和中国的政策从设计上来说就是模糊不清的。2004年,当被问及"一个中国"政策时,国务院的一位高级官员在国会听证会上表示,"我没有真正地定义过它,我也并不确定自己可以轻而易举地定义它。"

这一政策也许难以被阐述清楚,但它至少一直都是可预测的。而特朗普有意无意地为它添加了一层全新的模糊面纱。

翻译:纽约时报中文网

扬天衡:安倍沿帶路插旗 正中北京軟肋

日本視中國為最大的競爭對手,在明爭暗鬥中並無落後中國,反而咄咄逼人,你看看日企與華資在東南亞掀起的高鐵競投之戰就可見一斑。

特朗普揚言上台第一日就退出TTP,新加坡和日本方面紛紛探風示好力挽狂瀾,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火速於特朗普大樓拜見這位候任總統,補鑊味濃,事緣大選前訪美期間安倍只願與大熱希拉妮會面,把狂人拒諸門外,於是媒體紛紛大肆報道安倍押錯寶,為保美日友好不惜卑躬獻媚。

TPP瓦解是否大大打擊了日本經濟呢?這個用以制衡亞投行的經濟戰略步向名存實亡之路,不少華媒吹捧中國大勝,但我認為只印證了利窮則散的道理,不等同日本處於下風。日本擅於遊走斡旋大國之間,押錯寶後應變之快反映了日本的靈活應變能力,TTP是發揮亞太影響力的一個途徑,但非全部,保住TTP只為了多個保險,失去TTP亦不代表弱勢。事實上雖然日本沒有加入亞投行,卻大灑金錢於亞投行的投資項目,利字當前,日本可沒有華人仇日的那種敵我包袱,賭枱能買多少瓣就下多少注。

在博弈上,日本視中國為最大的競爭對手,在明爭暗鬥中並無落後中國,反而咄咄逼人,你看看日企與華資在東南亞掀起的高鐵競投之戰就可見一斑。站在優勝劣敗的原則,中國建設雖然以低成本與巨額融資利誘鄰國受搭,但明智的投資者選擇了質素。即使北京向印度發出強烈訊號希望能投資高鐵發展一帶一路,但總理莫迪最終向安倍伸出友誼之手,日本出資的孟買至艾哈邁達巴德鐵路工程終於本月開工,並幫助建設德里 -孟買工業走廊。中國用一帶一路排擠日本的策略不見湊效,反而是日企窮追猛打中國在國際上的投資,鞭長及至非洲和拉丁美洲。

安倍承諾在未來五年會於非洲和亞洲的大型基建上投資超過2000億美元,其中過百億將會用在土庫曼的天然氣淨化和化工項目,另在南安達曼島興建油廠,即使印尼高鐵被中國奪標,雅加達政府也主動邀請日本參與其他鐵路建設。日本也不怕賣花賺花香,對外宣傳高舉「有質素的基建伙伴」的口號自捧,不僅想在國際市場分一杯羹,更是與中國爭奪影響力和話語權,安倍沿著一帶一路各國走訪為的正是逐個擊破,抵銷中國因素,藉此拖慢中國全球化的步伐,力保經濟地位,而且策略成功。在孟加拉,中國本來計劃建立一個深海港口,日本卻搶先一步簽約在西哈努克城建港;在斯里蘭卡,中國正在漢班托塔大花14億美元建造工業港,日本又計劃在亭可馬里照辦煮碗;在柬埔寨更加佔了便宜,華資正興建一條高速公路貫通自由貿易區,偏偏區內進駐的大部分都是日企。總之地球儀上哪個地方多了一支五星紅旗,旁邊就要搶插一支日本旗。何必呢?有錢齊齊搵,何不政治分贓呢?

全球的生產力引擎已不在中國,而在中亞,日本現時見縫插針的策略,恐怕不是單純的針鋒相對,而是看準了中國經濟放緩,債務和壞帳風險激增,假以時日一旦有何三長兩短,中國國外項目面臨崩盤時,日本便以最強替補姿態出場,冷手執個熱煎堆,吞併中國在國際市場的份額。此時安倍擺出寸土必爭的架勢,正是為了他日乘虛而入鋪路,告訴中亞各國中國並非唯一選擇。日本要TPP和美國罩住?太小看他們了吧。

——东网

乔木:川普發出中美關係變局信號

川普上台前夕,借通電話發出信號,未來四年,中美關係恐在此問題上,變局再起。

上周五川普打破幾十年的慣例,和蔡英文通電話,成為最熱的新聞。此事的影響,在於發出的信號。1979年中美建交公報指出,美國官方只承認中國,不和台灣發展官方關係。以後的幾十年,美國的立場和做法是:當選總統、在任總統不和台灣領導直接接觸,以此表示不承認台灣。而現在,川普不按規則出牌了。

川普還非常高調地在推特(twitter)宣稱:「台灣總統今天給我打電話,祝賀我當選總統。」他用的是「台灣總統」的稱謂。一直以來,大陸官方都用的是「台灣地區領導人」的說法。對副總統,則稱台灣副領導人,雖有點好笑,但這就是政治態度,以此表示不承認。

隨後,川普又發猛炮,在推特稱:「有趣的是,美國向台灣賣了數以十億美元計的軍事裝備,但是我卻不該接一個祝賀電話。」這又觸碰了中美關係最麻煩、目前也無解的美對台軍售問題。1979年美政府雖和中國建交,但國會通過了《與台灣關系法》。主要內容是,為了台灣的安全,美國可向台賣武器。

現在川普就像那個說實話的孩子一樣,脫下了「皇帝的新衣」。美國一直在給台灣賣武器,你都無計可施,現在接個電話,又奈我何?

川普這麼做,雖然拿他沒辦法,但確實有違美國官方一貫的做法。隨後美國國務院的表態中,也重申了一個中國、只承認北京的立場。而對台軍售,更是國內法凌駕於國際法之上,強權政治的做法。如果中國也向夏威夷賣武器,支持它「地位未定」、尋求某種變化,美國會怎想?

儘管境外媒體都在報道此事,但中國官媒隻字不提,門戶網站的消息很快被撤掉,社交媒體的貼子很多也被刪除。眼不見,心不煩,或者是讓你不知道,就當沒發生。在中國,宣傳部門、網絡監管機構,總是比食品安全、外交部門更為快速果斷。

後來,在例行的新聞發布會上,面對提問,外交部發言人重申了一個中國、主權不容干涉的立場,並稱就此事在和美方交涉。外交部長則稱這是台灣方面的小動作,不會改變中美關係大局。唯一表態的官媒《環球時報》發文,也把矛頭對准台灣當局批評。

中國要交涉,也只能和美國政府交涉,促其表態。川普目前還沒有入主白宮,像他一貫的大放厥詞一樣,只是代表個人。至於說是台灣方面的小動作,則是一廂情願的解讀了。如果沒有雙方事先的聯繫約定、談話共識、應對後續的考慮,一方能搞出小動作?而且兩個一把手的政治象徵舉動,不是私人聊天的小動作那麼簡單。

川普作為超級網紅,受到國內外許多網民的追捧。比起希拉里,中國官方似乎也更能接受川普。因為他政治上,不像希拉裡那樣強調民主自由的價值觀,戰略上主張退守,注重美國經濟的重振。中美的分歧主要在政治,生意總要做的。而且一直以來,中國更接受代表工商利益的共和黨,抵觸民主自由的民主黨。但從實踐來看,共和黨的裡根、老布殊在政治上更為強硬,搞垮蘇聯、89制裁;而民主黨的克林頓、奧巴馬時期,中美關係更為平穩。

川普不是民主黨,也不受共和黨主流的歡迎。此前不是職業政客,經常不按常理出牌,以後恐怕也會因襲此道,引發事端。他會淡化政治,專注經濟,但安全上仍會加強,從強硬的國防部長人選上可見一斑。台灣問題事關安全,又是中美關係的癥結所在。川普上台前夕,借通電話發出信號,未來四年,中美關係恐在此問題上,變局再起。

——东网

黎蜗藤:台美热线,特朗普给中国的下马威

特朗普执政初期增强对台关系,已成基本定局。但对特朗普来说,台湾仍然不过是对付中国的筹码。

美国候任总统特朗普。
美国候任总统特朗普。摄:Evan Vucci/AP

美国东部时间星期五下午6点左右(亚洲时间周六凌晨),特朗普过渡团队突然放出消息,特朗普已经和台湾总统蔡英文通电话。这个消息一出,顿时成为各大媒体的重大"Breaking News"。毕竟,这是1979年中美建交以来,美国总统当选人或总统,第一次与台湾总统通电话。即便没有立即的进一步行动,其象征意义也是极为巨大。

特朗普当选后忙于挑选内阁团队和准备"胜利之旅",还没时间真正认真处理东亚问题。但有几个动作已经足够引人注目。他最早与韩国总统朴槿惠通电话,承诺会继续保护韩国。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亲自跑到特朗普大厦,成为第一个和特朗普见面的外国元首。和奥巴马关系紧张的杜特尔特,被特朗普邀请在就职典礼后到白宫做客。现在,又轮到和蔡英文通电话。美国在东亚的几个盟友,都得到"特殊待遇"。

相反,特朗普和中国主席习近平的接触充满波折。11月11日,特朗普在专访中公开说,世界很多领导人都打电话给他,只有习近平除外。直到特朗普当选6天之后,习近平才和特朗普通上电话。特朗普还特意向媒体发放消息:而这次电话是习近平"主动"打给特朗普的。在这一两年,中国报导习近平与外国元首见面和通话时,都喜欢加上"应约"二字,显示外国有求于中国。这次特朗普可谓回敬了中国一手,以致中国的相关报导罕有地不提谁拨电话。这一切都说明,特朗普还没有上任,就在给中国下马威。

对特朗普的两个迷思

许多中国国际关系学者对特朗普有两个认识:第一是认为特朗普是"孤立主义",不爱管美国之外的事;第二是认为特朗普是"商人本色",不会纠缠于意识形态的事,只要是"钱的问题",就什么都好商量。但这两个看法都值得商榷:

第一点,特朗普不是"孤立主义者"。他不是像桑德斯那样,希望把花在军事上的钱拿回美国,投入社会福利。相反地,他曾多次抱怨美国军队被欧巴马"掏空"(depleted),指责美国国防不堪,誓言要大力加强国防。他非常强调国际参与,强调在世界范围内维护美国利益。只不过他认为美国"免费"提供安全服务太吃亏,要求盟友需"给钱",美国才"干活";他也认为美国在外花了这么多钱,什么东西都拿不回来,非常不划算——比如曾质疑美国打伊拉克,为什么不拿回伊拉克的石油。

因此特朗普的政策是一种"雇佣军"思想。他不重视价值观,也不排除以"不履行国际义务和条约"作为谈判筹码,他以完全实用主义的"商人"眼光看世界,也以武力为后盾,通过"谈判"扫清不符合美国利益的障碍。他这才是他真正的"美国至上"思维的核心。

第二点,中美之间的矛盾难以调和。中国首先有特朗普最在意的,对美国三千多亿的贸易顺差,又是把美国制造业"掏空"的全球化经济的最大得益者。进一步在从地缘政治来说,美国认为中国崛起是最大的地缘政治挑战:中国有全面挑战美国实力和欲望。中国现在是世界第一制造业和贸易大国;GDP很快能追上美国;军事实力快速增长,正在建立起直追美国的海军,拥有能攻击美国的导弹;"一带一路"计划被视为"中国版的马歇尔计划"。

对比俄罗斯和伊斯兰,中国才是美国头号挑战者。这是誓言"让美国再次伟大"的特朗普所无法容忍的。这并非单纯可以用钱解决。况且,即便仅限于贸易问题,由于贸易已经是中国的核心利益,双方也难以只用"在商言商"的框架解决。

另类外交下,对华强硬的政策基调

其实,在特朗普当选之后不久,就已经放出风声,希望以"不干涉中国内政"、不谋求"推翻中国政府",作为中国尊重东亚"现状"的交换条件。这个叫价,对现在的中国来说只会被嗤之以鼻。中国反而把特朗普否决TPP,视为取代美国主导东亚的大好时机。

特朗普的外交思维,在当代标准看来相当"另类";他可能不重视二战之后建立起来的国际体系与国际交往准则,把外交思维回到19世纪。这种思维,让他会拿起能用得著的工具,去达成他的目的。特朗普无疑对人权、宗教自由等价值观问题不太感兴趣,但这不妨碍他会利用这些工具,给中国制造麻烦。而且,他还可能进一步把长久以来,公认和中国打交道的禁忌问题,堂而皇之地搬出来当做工具。中国最敏感的台独、疆独、藏独甚至港独问题,都可能因此成为特朗普对付中国的武器。

特朗普身边核心的国安团队人物,有直接对华经验的不多,缺乏"亲中派"是一个显著的特色。今年7月共和党大会上通过的,由特朗普支持者主笔的共和党行动纲领,在国际关系部分反映的,就是这种对中国强硬的态度。其中对中国的部分,大概是爱达荷众议员叶望辉(Steve Yates);他曾在台湾居住,与独派来往甚密。

在外交问题上,该报告重申对台六项保证,赞扬蔡英文对两岸关系的"建设性"立场;支持对台售武,并强调支持柴油潜艇的技术输出;谴责中国在南海和东海对美国盟友的"欺凌";并且"与防御需求远远不成比例"(far out of proportion to defensive purposes)地扩充海军。

在经贸问题上,其指责中国操控货币、不公平贸易、盗窃商业机密。甚至在中国内政问题上,也指责中国"文革复活"、二胎政策(意思是尽管即便放宽了还是强制性计划生育),收买海外舆论等等。这已经奠定了对华政策的基调。

初期对台亲善姿态,并不意外

其他特朗普的核心支持者也有"亲台"的事迹:比如金格里奇(Newt Gingrich)在1997年担任国会议长时就誓言,如果中国攻台就会军事保卫台湾。朱利亚尼(Rudy Giuliani)在2001年曾冒着中国反对,邀请陈水扁访问纽约,并形容台湾是一个"国家"。其他比如未来的国防部长马蒂斯(James Mattis)和国安顾问弗林(Michael Flynn)等,都是著名的军事强硬派。

国会中最著名的强硬派、南海自由航行计划的最积极支持者、军事委员会主席麦凯恩(John McCain),支持马蒂斯的就任(由于退役不足7年,马蒂斯需要国会豁免才可就任),已经显示在对外军事关系方面会和特朗普合作,特别在对华政策方面。他和特朗普国安团队的人同样强硬,只是不满特朗普的对俄政策。

共和党参议员科藤(Tom Cotton)与卢比奥(Marco Rubio)最近会见"港独"分子黄之锋,承诺在国会推动与香港有关的法例。科藤与卢比奥两人,是选举后期特朗普"大巴录音"事件爆发,共和党建制派纷纷抛弃他的时候,还坚决站在特朗普一边的参议员,科藤更被视为特朗普在国会中的重要同盟。他们的对华态度,也不可避免地影响特朗普。可以说,在特朗普、白宫、内阁以及国会,对华强硬派已经形成初步规模。在特朗普和蔡英文通话之后,科藤就第一时间表态支持特朗普的行动。

因此,特朗普至少在一开始摆出对台亲善的姿态,并不太令人意外。但这次,特朗普破天荒地和台湾总统通电话,而且在通电话后还在推特上直接用 "President of Taiwanese" 称呼蔡英文,仍令人感到惊诧。

仍不稳固的台美关系

这些举动,显示了特朗普在外交上突破常规的一面。他首先利用自己还不是正式总统的身份,制造了模糊空间;更重要的是,他利用个人推特,进一步提高"非正式"的掩护。这种形式,在特朗普时代,以后极可能会成为一种标志性的发放信息形式,是"新常态"。(日前传媒质疑特朗普六个月不开新闻发布会,金格里奇才声称,总统没有义务开新闻发布会)。当中国质疑的时候,就可以用通过正式的渠道"澄清",以此不断"突破底线"。

其实,这种"先大嘴再澄清"的推进议程的方式,最近在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身上见得不少(菲律宾外交界有这样的传统)。这和中国在南海上的"切香肠"战略异曲同工。

白宫对这个电话事先一无所知,在事后不得不善后,减低影响,强调对华政策没有改变。中国则轻描淡写地说这是"台湾搞的小动作"。但特朗普随后在推特上反讽地称:美国给台湾卖这么多武器,自己却不应该接通恭贺电话"很有趣"。这更直接地提到武器售卖问题。我们甚至可以设想,美国加强和台湾联系而牵制中国的最直接方式,就是在共和党纲领中已经强调过的"向台售武",特别是出售潜艇技术。这也符合特朗普喜欢做生意的本性。

尽管特朗普在执政初期增强与台湾的关系,已经基本成为定局。但这种关系并不稳固。对特朗普来说,台湾仍然不过是对付中国的筹码,如果中国做出足够的让步,台湾仍可能成为弃子。但无论如何,由于特朗普这种"非传统"的外交思维,已经为台湾提供了"打破闷局"的空间。台湾会如何最大程度地利用这个空间,如何证明自己对美国有价值,是台湾此后命运的关键。

在北面的朝鲜半岛、南面的南海争议之后,位于东亚中央的台湾海峡周边的中美台日的互动角力,当是未来一两年,东亚局势中最值得关心和观察的热点。

(黎蜗藤,旅美历史学者,哲学博士,近年专注东海与南海史、国际法与东亚国际关系)

——端传媒

2016年12月3日星期六

胡少江:聂树斌背后的中国司法罪恶!

中国媒体今天发布消息,中国最高人民法院第二巡回法庭对河北民工聂树斌故意杀人、强奸妇女再审案进行了公开宣判,该法庭宣告撤销原审判决,改判聂树斌无罪。消息传到聂树斌的家乡河北省石家庄市下聂庄村,他的老父亲和姐姐泣不成声。这个普通的河北农民家庭,等待为冤死的儿子昭雪的这一纸判决,已经整整等了二十一个春秋。

聂树斌被冤杀一案引起中国社会的广泛关注,主要是因为这个案件系统地体现了中国司法系统的弊端。一方面,这些司法弊端的形成已经旷日持久,积重难返。另一方面,这些弊端时至今日仍然有著及其顽固的制度性基础。中国已经披露出许多与聂树斌案相似的冤案,他们绝不是由于某些个人的偶然性错误造成的。只要现有的政治、司法制度不彻底改革,类似的冤案仍然会不断地产生。

聂树斌是二十一年前因为一起奸杀案被误抓、错判、冤杀的。这个案件从一审开始便充满了漏洞。除了当事人的所谓口头交代之外,整个案件根本就没有一件过硬的物证和旁证,更没有任何具有科学性的实验室证据。至于从公安局到检察院,从检察院到法院,再从一审法庭到上诉法庭,当初是如何取得那些用来定罪的交代的,凡是知道中国司法系统野蛮黑暗内幕的人都不难想像。

一位参与办案的警察曾经在《石家庄日报》上以"青纱帐迷案"为题发表过一篇通讯,描述了一些关键的办案过程。文章披露,"聂树斌于一九九四年九月二十三日被抓获,九月二十九日交代了作案事实"。该警察十分得意地炫耀道:"经过七天七夜的攻心战,这个狡猾的犯罪分子终于交代了其犯罪事实"。有谁知道,无助的农民工聂树斌在这七天七夜里该是受到何等的摧残?

更重要的是,这个判处涉案人死刑的案件在一审和上诉的过程中竟然没有一个有资格的律师为聂树斌辩护。由此可见,除了"草菅人命"之外,没有任何一个其他的中国词语能够用来形容这个案件的审理和判决。政府指定的辩护律师其实并没有律师资格。当聂树斌的父亲向他提出对案件的疑问的时候,他竟然以不屑的口吻指责聂父,批评他不该不相信政府的有罪指控,而去相信他人的质疑。

当聂树斌被杀十年之后,一位王姓罪犯主动交待,他才是该案的真凶,聂树斌并非杀人凶手。这一消息在媒体和法律人士之间引起了震动,但是在随后长达九年多的时间里,为了掩盖下属部门造成冤假错案的事实,河北省公安厅、检察院、高等法院竟然顽固拒绝接受王犯的自首,拒绝对聂树斌案进行重审。如此官官相护、罔顾国法的行为实在令人发指。

根据近年来被揭露的材料看,聂树斌的冤案在中国并非个案,而带有普遍性。假如中国的司法系统尊重嫌疑人的权利,假如允许独立律师为嫌犯辩护,假如让媒体对司法不公的案件进行有深度的报道,假如在公安、检查、法院之上没有党的政法委员会的至高无上的权力,从而形成公、检、法之间的制约,聂树斌一类的冤案一定会少许多,即使有了冤案,昭雪的过程也会容易许多。

聂树斌的冤案在许多正直人士坚持不懈的推动下终于被推翻,我们等待著对那些制造这一冤案的掌权者追究行政和刑事责任,更等待著对不断制造此类冤案的现有政治和司法制度进行根本性的变革:我们期待著中国出现不受共产党的政法委控制的独立司法系统的那一天;我们期待著媒体能够摆脱共产党的宣传部门控制而大胆揭露司法黑暗的那一天!只要这一天无法到来,中国就一定还会有更多的聂树斌们出现。

——RFA

高新:江和胡的理想,习近平的梦想

笔者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中已经向读者和听众们介绍了以正式拥戴习近平"核心"的领袖地位为主要内容的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召开之前,明显是因为官方媒体和李鸿忠之类的地方官员的变相鼓动,居然有"民间舆论"发公开信或提案要求习"延长任期"。

香港媒体把这些对习近平的"劝进"舆论,类比民国初年的袁世凯,其儿子袁克定专门印制一份假的《顺天时报》(袁世凯日常阅读唯一报纸),天天刊载社会各界"拥护帝制"的消息,令袁世凯终下决心"顺应民意"登基称帝。

历史有的时候真的是惊人得相似。如今的互联网时代,习近平手下的诸如栗战书之流的"轿夫"们虽然不太可能机械效法当年袁世凯的儿子也为习近平印制一份仅供他一个人阅读的《人民日报》,或者为他习近平专门订制一份《中华复兴时报》什么的。但却可以炮制一份所谓的"民意调查"劝进习近平接受"核心"封号。

今年10月18日,官方人民网属下人民论坛发出标题为"大国崛起呼唤强大领袖核心:当前公众的核心观念与核心意识调查报告",声称调查逾1万5000名受访者,得出五大结论,显示"强化核心意识、明确领袖核心"势在必行,习近平有"大国领袖特质",而且"得到广大干部群众由衷认同","社会各界对进一步明确习近平总书记的核心地位高度期待"。

该"调查报告"被摆上习近平案头九天以后,十八届六中全会10月27日闭幕当天,官方发布公告,宣布在本次会上确立了习近平的"核心"地位。

有理由相信,习近平在正式宣称他为"核心"的封册上签字时,肯定是满怀愧疚。不是因为他本人感觉自己的威望、能力以及成就与"核心"地位还有些许距离,而是因为登基三年才同意正式把"核心"的光环加冕到自己头上,令日夜期待着被他允许山呼万岁的亿万臣民和广大党员干部们昐了这么久,等了这么长,心里真得是很不落忍!

正如笔者过去文章中已经分析过的那样,现如今,习近平在党内的个人专断已经达到了说设一个自任主席的国家安全委员会,政治局众常委只能随声附和的程度,所以未来二十大上无论他习近平寻求所有职务一起连任还是只留任军委主席令党内再次形成党指挥枪的局面,只要是他本人主动提出或者某个政治亲信"联名拥戴",相信无论是届时的李克强还是其他几位常委表面上都只会应和而没有可能投上哪怕是一张反对票或者弃权票。

但是,笔者还是倾向于相信为了所谓"党和国家的长治久安",他习近平轻易不能更改邓小平制定下的"前朝旧制",任满两届之后还是要继续赖在党的一把手位置上死活不下。

习近平上台伊始即提出的所谓"中国梦"说是要分成两个阶段来做的。习近平曾具体解释说: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是中华民族近代以来最伟大的梦想。在中国共产党成立一百年时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这是中国梦的第一个宏伟目标;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一百年时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这是中国梦的第二个宏伟目标。

查阅一下中共官方文献就不难发现,习近平"中国梦"的核心内容,即所谓"两个一百年"的口号并不是他自己的发明。

追溯以往,早在1958年"大跃进"期间,毛泽东曾经认为五十年可以建设一个社会主义强国。但随后在1962年扩大的中央工作会议(七千人大会)上,毛泽东再次强调:"要使中国变成富强的国家,需要五十到一百年的时光。至于建设强大的社会主义经济,在中国,五十年不行,会要一百年,或者更多的时间。"

中共官方文献中评价说:这标志着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正式提出一百年建设一个伟大的社会主义国家的战略目标。

1974年,在筹备第四届全国人大的过程中,毛泽东委托邓小平负责起草《政府工作报告》由周恩来宣读。党史文献中记载说:周恩来表党中央和国务院在1975年1月召开的第四届全国人大期间再次向世界宣布:"在本世纪末,全面实现农业、工业、国防和科学技术的现代化,使我国国民经济走在世界的前列。"

官方报道描述说:当周恩来以顽强的超人的毅力再次把这一宏伟目标向全体参加四届人大的代表宣布的时候,绝大多数代表含着热泪,报以长时间雷鸣般的掌声。

二十多年过去以后,江泽民在一九九七年召开的中共十五大上宣布:展望下世纪,我们的目标是,第一个十年实现国民生产总值比二零零零年翻一番,使人民的小康生活更加宽裕,形成比较完善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再经过十年的努力,到建党一百年时,使国民经济更加发展,各项制度更加完善;到世纪中叶建国一百年时,基本实现现代化,建成富强民主文明的社会主义国家。

至此,"两个一百年"的说法正式形成。江泽民的这一"基本实现现代化"的目标,比当年周恩来宣布的"全面实现四个现代化"的时间推迟了整整五十年。

进入新世纪以后,江泽民向胡锦涛交出总书记位置的二零零二年十月,十六大上新修改的党章中宣称:"在新世纪新阶段,经济和社会发展的战略目标是,巩固和发展已经初步达到的小康水平,到建党一百年时,建成惠及十几亿人口的更高水平的小康社会;到建国一百年时,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达到中等发达国家水平,基本实现现代化"。

转眼又过了十年,胡锦涛退位,习近平登基,上台伊始即把江泽民和胡锦涛写进党章的"两个一百年"的"奋斗目标"或者说"战略目标",改成了"中国梦"。

也许是为了说明"中国梦"的说法比"奋斗目标"的说法更贴切、更科学,习近平专门做过多次"梦的解析",特别强调了"中华民族从来就是一个不缺乏梦想的民族",但却没有顾及"梦"字在中华民族博大精深的"国学"内容中一般都是"不切实际"的代名字,而在现代汉语中,"梦"者,"虚幻"也。

江泽民和胡锦涛把"两个一百年"的奋斗目的说成是"共产党人的理想",习近平上台后"推陈出新","两个一百年"不再被说成是"理想",而是"梦想",据说在明年召开的十九大上再次修改党章时,就要把前面引述的""在新世纪新阶段,经济和社会发展的战略目标是,巩固和发展已经初步达到的小康水平,到建党一百年时,建成惠及十几亿人口的更高水平的小康社会;到建国一百年时,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达到中等发达国家水平,基本实现现代化"这一段话改成"在新世纪新阶段,经济和社会发展的'中国梦'是,巩固和发展已经初步达到的小康水平,到建党一百年时,建成惠及十几亿人口的更高水平的小康社会;到建国一百年时,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达到中等发达国家水平,基本实现现代化"。

长期以来中国共产党人的习惯说法都是"实现什么什么理想",或者是"为什么什么理想而奋斗",现如今"理想"成了"梦想",喊出"努力实现中国梦想"口号还不如直接说"圆梦"更好。

古代中国对"圆梦"二字的释意是解说梦中事,从而附会、预测人事的吉凶。但同时也可以用来形容"把梦想变为现实","化腐朽为神奇"。

如此说来,习近平按照"常规"只在位两届十年,"两个一百年"的"中国梦"他可以在任内"圆"了第一个,即二零二一年中共建党一百年时实现"全面小康"。所谓全面小康的具体指标,笔者只记住一个,那就是人均"鸡的屁"达到三千美元。只要届时的美元升值别太多,更重要的是人民币贬值别太狠,习近平肯定可以在中国共产党诞辰一百周年庆祝大会上豪迈地宣布他已经带领中国人民"圆"了"中国梦"的第一阶段。

至于"中国梦"的第二阶段即使能够按计划"圆"满,也是习近平九十六岁高寿之时。假如他习近平真计划恢复"终身制"的话,那也要靠每天在中南海"炼丹"才能坚持到那个时候。

所说,以中共建党一百年诞辰的庆祝大会标志他习近平的"功德圆满"已经足够。只要届的的习近平是真心希望他的党能够"长治久安",至少也要"长"到中共在中国大陆建立政权的所谓"建国一百年","接班人"的选拔和培养计划是一定要有的。

——RFA

高新:“垂帘听政”是未来习近平最不坏的选择

笔者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王歧山十九大是否连任与习近平二十大何去何从》中已经向读者和听众们分析了无论王歧山在十九大上下还是不下,习近平到二十大时"下"的可能性应该是大于坚守在总书记或者党主席位置上续任第三个甚至第四个五年的可能性。当然这里说的"下"仅仅是指党总书记或者说党主席一职,届时的习近平效法胡锦涛把党权和军权打包交出,一次性"裸退"到底的可能性几乎没有。

一段时间以来,关于习近平连任第三届甚至更长时间的外界评论报道文章层出不穷,一篇署名"杨子"的题为《习近平连任三届的操作步骤》的文章称,习近平想学普京,要主宰中共政坛30年。要做到这一点,连任两届的时间是不够的。他现在才成为"核心",不可能只当五年。起码要十年吧。十年后由自己的"接班人"掌权,再影响政坛十多年。

习近平现在的策略,就是分三步走,逐步实现他的梦想。

第一步,扫清制度障碍。在中共"十九大"上,确立以70岁入常委为限,在制度上,他可以顺利在"二十大"上连任。那时他只有69岁。

第二步,造成非他莫属的势态。"十九大"上不培养"接班人",或不明显指明谁是"接班人";"二十大"时没有明显的替代人选,就可以造成他继续留任的天时。

第三步,众星拱月,造成留任的人和。"二十大"之前,会有文章厘清,两届不是制度,退休年龄才是制度等。然后有"民间"的声音,官员的呼吁,要求习再干一届。

以正式拥戴习近平"核心"的领袖地位为主要内容的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召开之前,已经有香港媒体分析指出,此次第18届六中全会,是明年中国十九大的前奏,对强化习近平权威、建立"习氏帝国"十分重要。六中全会前,官方又掀起新一轮为习"造神"运动,甚至有"民间舆论"发公开信或提案要求习"延长任期",大有民国初年袁世凯想称帝、儿子造势"劝进"之状。

今年1月开始,地方诸侯开始发声,使用"习近平为核心的党中央"这个不同寻常的称谓。

临近此次六中全会,造神声浪再起。10月18日,官方人民网属下人民论坛发出标题为"大国崛起呼唤强大领袖核心:当前公众的核心观念与核心意识调查报告",打着"民调"旗号,实际上为习做"核心"推波助澜。

报告称调查逾1万5000名受访者,得出五大结论,显示"强化核心意识、明确领袖核心"势在必行,习近平有"大国领袖特质",而且"得到广大干部群众由衷认同","社会各界对进一步明确习近平总书记的核心地位高度期待"。更有甚者,内地民间开始出现要求习近平"延长任期"的呼吁。

香港媒体认为:这些对习近平的"劝进"舆论,诚如民国初年的袁世凯,想做皇帝,于是其儿子袁克定专门印制一份假的《顺天时报》(袁世凯日常阅读唯一报纸),天天刊载社会各界"拥护帝制"的消息,令袁世凯终下决心"顺应民意"登基称帝。可惜的是,袁的皇帝梦只做了83天,便一命呜呼!

中共十八届六中全会10月24日至27日在北京召开,27日闭幕当天,官方发布公告,宣布在本次会上确立了习近平的"核心"地位。

10月31日,中办调研室巡视员邓茂生在传媒座谈会上表示,"十九大"政治局常委人选并非今次六中全会主题,中央领导层不是终身制,是否退休,会按照实际情况灵活处理;所谓"七上八下"的规定,只是民间说法,不足为信。

此言一出,外界媒体更有理由认为这分明是在为习近平连任两届后仍不退休做舆论准备。

六中全会召开之前,中共体制内专家、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汪玉凯已经多次分析称,中国也可以借鉴总统制的一些制度形式,但如果实行总统制,必须进行系统性改革,要从国家元首、政府首脑的职责许可权、政治体制、司法体制、行政体制等多个方面,进行系统化设计。

北京理工大学经济学教授胡星斗附和说:未来的中国可能变成总统制,到那时习近平个人的权力将更大。

海外的网路杂志〝纵览中国〞专栏作家郭宝胜、《纽约时报》前记者赵岩,及一些海外媒体的评论人士均相信,习近平可能在未来5年后将实现总统制,习近平有望再任10年新总统。

按照如上观点,习近平必须是赶在自己任满两届国家主席之前强行修改宪法,在"法定"实行了"总统制"的同时,或是不在宪法条文中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大总统"的任期,意即可以由在位者灵活掌握。此其一。

其二,仍然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大总统"只能连任两届,但这必须说明此次修宪之前的国家主席与新体制中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大总统"之间没有继任或者说连任的关系。如此操作起来,实属不易。

更何况,在一党专制前提下的中国大陆,党的最高领导人兼任"国家元首"说到底不过是为了"外事"需要,就如同中央军委对外要使用"国家军委"(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军事委员会)和国务院的"国防部"招牌是一回事。

无论是习近平还是未来的党总书记或者党主席,其权力并非是要通过行政职位去落实。除非他习近平所谓的"政改"是在过去赵紫阳曾经设计和推动的基础上再向"党政分开"的方向跨出一大步,让"国家元首"由虚转实才有可能。

相对于外界就习近平任十年后仍要继续连任的众说纷云,海外中国问题专家中头脑较为清醒的也有,柏林墨卡托中国研究中心的政治、社会、媒体课题研究部副主任潘宇舟就是其中之一。

中全会召开之后,这位德国学者发表看法说:(中共现政权)的集体领导和"核心"这个问题,这两者是可以并行的。一方面是集体领导制和做决策,另一方面将习近平推为"核心"、对外形象以及中国的强人。

这位先生还对记者表示说:目前,我无法想象,习近平会寻求第三次连任,从而质疑现有的、为了保证中共党内和国家领导层平稳换届而形成的党内规矩。不过,如果他的改革计划成功,我完全可以想象,他在第二届任期结束后,继续以很大权威积极参与中国政治。在中共历史上有不少先例,影响颇丰的领导人--特别是邓小平和江泽民--在不担任党和国家公职时,也要对中国政治进行有力决策。最近一段时间屡屡有报道,称江泽民、朱镕基这些党内元老参与、涉入有关改革的讨论。

依笔者之见,无论是习近平本人还是那些可能会拥戴习近平长期留在台上的党内"轿夫"们,完全没有可能在决定下届党代会召开时间的本届六中全会上讨论下下届的党代会上习近平是去还是留的问题。此其一。

其二,正象笔者已经在上篇文章中所分析过的那样,之所以推断下下届的习近平连任第三届党总书记或者说党主席的可能性低于只留任军委主席用枪杆子保证其个人意志在"接班集体"里被持续贯彻执行的可能性,是因为实现后者既无操作上的难度,亦无"法理"上的障碍,其党内精神领袖的地位和威望可以在此基础上长久地延续下去,永垂不朽。何乐而不为?

至于届时的比习近平年轻两岁的李克强是否会因为时年才六十七岁,是否应该按照"七上八下"年龄标准在二十大上留任第三届政治局常委的"问题",肯定连李克强届时都不会觉得是个问题。

回想当初江泽民向胡锦涛交班党总书记的十六大上,江泽民被拥戴继续留在军委主席位置上"帮助"胡锦涛工作的结果并没有导致比他江泽民年轻两岁的李鹏,还有比他江泽民年轻九岁的李瑞环哭着喊着要与江泽民"共进退",更何况如果说当初的李鹏和李瑞环在政治局常委会内对江泽民多少还能起到一定程度的制约任用的话,如今的政治局常委李克强在习近平面前已经是除了"遵命"二字别无选择。

总之,相比于比过去的江泽民和胡锦涛,习近平虽然是个人专断,大权独揽,刚愎自用,唯我独尊,但他在考虑个人进退问题时毕竟还是要从整个政权的"长治久安"着眼,利弊权衡之后,按时"退位"然后"垂帘听政"应该是最不坏的选择!

——RFA

韩连潮:川普对华政策会出现颠履性变化吗?

图:川普和退役中将弗林在维吉尼亚州的竞选大会上(2016年9月6日)。川普当选后任命弗林担任国家安全顾问

美国大选已经过去了几周,人们从胜出的弹震中逐渐复苏,开始关注川普政府人事任命及其政策走向。

从其人事任命的情况来看,川普似乎准备兑现自己的竞选诺言,但在主管外交的国务卿人选上却迟迟拿不定主意。据报道,可能的人选包括前纽约市长朱利安尼,前总统候选人罗姆尼,前美国中情局局长彼得雷乌斯, 前美国驻联合国大使博尔顿以及田纳西州联邦参议员科尔克。

朱利安尼多年为外国政府做咨询赚钱,利益冲突太多,得到参议院的批准有难度;罗姆尼应当是个较好的人选,但川普团队内部反对呼声太强;彼得雷乌斯的丑闻的严重性恐怕超过了希拉里,道德上先矮了一截;博尔顿的观点极端,难获大多数参议员支持;科尔克是参院外交委员会的主席,有两党的支持,通过批准会一帆风顺,有在平衡中出线的可能性,但他是一个传统的、现实主义的共和党外交政策执行者,能否与川普合拍也是未定之数。

国务卿人选的不确定性也反映了川普外交政策的不确定性,尤其在对华政策方面,川普的团队内部似乎并未形成一致意见,鹰派主张实力和平,加强亚太力量,遏制中共;鸽派则主张让中共主导亚太,美国参与亚投行、一带一路。川普虽然力主收缩,不去参与改变他国政权和国家建设(nation building),但从其前后矛盾的竞选言论来看,他对华政策的思路也不十分清晰。

中共政权及其学者似乎对川普寄予很大期待。他们认为,川普竞选期间的言论不足为惧,而其孤立主义倾向会改变希拉里·克林顿设计、奥巴马政府实施的重返亚洲政策,使美国从世界各地收缩力量,并要求亚太盟国承担更多防务责任。这样的举措必然使美国的亚太盟国陷于混乱,让中共在南中国海和东中国海志在必得。此外,川普的上台,证明了民主制度的失败,中共可以通过丒化美国民主制度来宣传一党专制。最后,川普是个商人,没有一定要坚守的原则,任何事项都是可以谈判,通过利益交换解决,或许能将他打造成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式的人物。

我认为这恐怕是一相情愿的想法,可能是对川普其人了解不够所致。

川普并不是个石头里蹦出来的孙猴子,他在房地产和影视界早已大名鼎鼎。美国至少有五名长期追踪他人生历程的专家。据这些专家称,川普的父亲是个典型的日尔曼人,对孩子凶狠严历近于苛求和冷漠,其兄也常常欺凌嘲笑他,培养了他孤独而好强的性格;川普从小到大一直在不断地试图向父兄证明自已是强人,有能力做大事担大任。当选美国总统就是其成功的最好证明。

有人称,2011年奥巴马在白宫记者协会晚宴上拿川普开涮,嘲讽他只知道与世界小姐打交道,而对与各国领导人的外交一窍不通,从而起意竞选美国总统。事实上,早在1988年他就意欲以共和党人身份问鼎白宫,2000年又在明尼苏达州长温楚拉的说服下,决定以刚兴起的第三党改革党候选人的身份参加美国总统的角逐。2011年他曾再度考虑参选2012年的总统选举,最终权衡后放弃。当然奥巴马的调侃,很可能坚定了不能忍受屈侮的川普参选总统的决心。

如今胜出,川普所要做的是向美国和世界上其他质疑和否定其领导力的人证明他能做好美国总统,兑现其让美国再度强大的诺言。川普通过非常规出牌,获得了竞选的胜利,他也会通过这一模式来主政,恐怕在对华政策上一切照旧(business as usual)的时代一去不返了。

川普国家安全顾问的任命也证明了这一点。新国家安全顾问弗林曾担任过美国军情部门的主管,他赞同川普将ISIS作为美国主要威胁,但同时认为中国、朝鲜和俄国是支持这个穆斯林恐怖组织的黑手,主张美国必须对抗这一全球联盟来击败ISIS。

从这个角度看,美国的对华政策出现颠覆性变化的可能性是存在的。

川普在外交上口无遮拦,一些言论常常让人觉得他天真幼稚,低估他的能力。譬如,川普在对华问题上立场和言论前后不一致,让人以为他对中国一无所知。其实,据报道,川普在2011年接受新华社采访时表示,他了解中国,了解中国人的思路,这些年来读了几百本有关中国的书籍,并当场仅凭记忆列举了二十本,其中包括张戎的《毛泽东: 一个不为人知的故事》,查建英的《弄潮儿》以及张彤禾《工厂女孩》等。这一举动是许多号称广读诗书的领导人所做不到的。

因为在中国经商的缘故,川普重视中国,希望了解中国,这个逻辑一点也不奇怪。他的品牌商标在中国遭遇挑战,十数年官司缠身,输了两场,第三场官司在他赢得美国总统大选一个多星期后,奇迹般地打赢了。我认为,川普这些直接对中国特色的"法治"和"自由贸易"的经历体验,使得他对中国的了解远远超过华盛顿的政客,很可能会驱使他直接主导对华政策的制定。

2011年川普在 CNN 的一次访谈中对记者伍尔夫·布利策称,中国不是美国的朋友而是敌人。原话这样说的: "(the Chinese)are not our friends. These are our enemies. These are not people that understand niceness." 当然,我们无从知道他讲这番话的目的和动机是什么,也可能他在为自己2012年参选造势。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这反映了他对美国过去多年的对华政策极为不满的立场。应当指出,川普在这里说的中国是指中共政权而不是中国人民。

这一立场也不是凭空形成的。早在2000年,川普作为改革党人竞选总统时,其竞选纲领包括改变不公平贸易、消除国债和建立全民医保等议题。可见川普政治上崭露头角与改革党、茶党以及与不公平贸易密切相关。

而改革党、茶党的反叛和形成,主要是共和党基层选民对多年参与推进的美国保守主义运动不能展现成果(Deliver results)感到失望、对建制中大佬们不以为然、洋洋自得的心态,以及和基层民众严重脱节高高在上的作风感到愤怒所致。他们普遍认为美中之间贸易不公平,是单向自由贸易,而不是真正的自由贸易,而这一单向自由贸易导致美国大量工作流失,人民收入减少;与此同时,中国利用美国市场、资金、技术崛起成为美国的一个强大敌手,要修改国际规则,重建由其主导的国际秩序。无论这些看法正确与否,川普顺应或利用了这一情绪,从而在本次大选中胜出,但他为了要保持其选民基础,一定要有所作为,打破传统和现状,提出新政策,至少会坚持改变中国不公正贸易的做法。

虽然共和党传统上亲贸易、支持全球化,有很重的中国情结,主张对华不遏制但防范的外交政策,该政策一般不会因总统更替有大的变化,但目前共和党的选民基础已经改变,民意已经转向,一切照旧意味着共和党将失去传统的选民基础。代表了共和党新基层选民的川普清楚地意识到这一点,所以他可能会制定与之相适应的颠覆性对华政策。

目前中国经济下滑,而中共的执政合法性又极大地依赖于高速度增长,所以北京没有其他的办法,一定会继续大量增加货币量,刺激经济,造成人民币的进一步贬值,给川普理由来对中国货物增加45%的关税,引发一场贸易战。

川普与中华民国的蔡英文总统最近的电话通话或将是这一颠覆性变化的前奏曲。美国对台湾关系法以及过去里根总统的六项承诺都是在台湾不是一个民主国家时制定的。中华民国已经实现民主转型二十余年了,成为亚洲一个主要的民主国家,这迫使川普政府感到有道德义务重新审视一个中国政策,重新修订对台关系法和里根的承诺,支持民主原则和价值;这和孤立主义并不矛盾,因为即便奉行孤立主义,美国也要选择自己的朋友和贸易伙伴,而基于同样民主理念和自由贸易制度的台湾是最佳选择之一。

由于川普在华有生意,团队内意见并不一致,所以会让未来对华政策复杂化,甚至出现变数,回到一切照旧的老路。但是,我认为川普的最大驱动力是证明那些质疑他、否定他有能力主政美国的那些人的错误,所以,他不会因自己的部分生意而破坏自己成为重振美国雄风的总统的机会。

总之,好戏还在后头。

——VOA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