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7年5月27日星期六

管见:在深重的黑暗之中

电视连续剧《琅琊榜》海报


"六四"血腥镇压之后,邓小平谋求在血泊中重建党专政,进而突破保守派阻力,接受市场经济。中国经济以低人权、高消耗、高污染为代价而崛起,更以其极权主义混合威权主义,影响全球。


镇压八九民运的"六四"政变


又是六月将至。又是"六四"将至。


八九民主运动,及其遭到"六四"镇压,至今已二十八年。


中国共产党自其成立,到其夺取全国政权,也是历经二十八年。用毛泽东的比喻说,那是"万里长征走完了第一步","好像只是一出长剧的一个短小的序幕"。


此后的"长剧"里,前三十年"继续革命"的实践起伏折腾。接着的十年,试图通过改革开放而改弦易辙的努力,同以改革开放谋求党国新生的努力,两相较量。其时,中共经历了"文革"惨败,其自信心严重受挫,而社会中自发地追求个性解放、追求自由及民主的趋向,顽强地表现出来。尽管保守势力不断地搅起寒风,这十年中的理想主义基调仍清晰可辨。


终于,延续此前历次学潮、由悼念胡耀邦而触发八九民主运动。它高喊反"官商"反"官倒"口号,同时,实践自由结社和示威游行的公民权利,仿效波兰"团结工会",组织独立学生组织,及其它民间自治组织,要求与党政机构对话,要求依宪施政、罢免李鹏政府。


青年学子挺身而出,市民支持学生们突破军警阻拦。公民意志在运动中表达,理想主义支持着人们以热情直面社会现实,较少畏惧,较多参与。从北京到各地,星火燎原。


保守势力坚持其僵化立场,施展手腕打击民主运动,并谋求"倒赵",邓小平也认为在宪政面前退无可退。他们站到民众的对面,从开始即下决心铁腕镇压,直至酿成中共党内开明力量全面失败、八九民主运动遭到残酷镇压的"六四"政变。


市场化:党专政的新的实践


血腥镇压之后,邓小平谋求在血泊中重建党专政,进而突破保守派阻力,接受市场经济。


市场化进程顺应国际经济潮流,而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得到广阔的全球市场,中国经济以低人权、高消耗、高污染为代价而崛起。党专政重新建立起自信心,浴火腾飞,屹立二十八年不倒,更以其极权主义混合威权主义,影响全球。


实践接受检验,世人有目共睹:在市场化实践中谋求发展,是党专政的新的实践。


然而,经济逐渐发展,现实社会之中,国有体制与现实生产力性质及其发展之间的基本矛盾,以及中共一党专政及其卵翼下的权贵集团与人民大众之间的主要矛盾,也随之深化。


矛盾在发展,在表面化。


前年开始,内地播出一部大体为虚构的历史题材电视剧,讲述一个翻案故事,引人瞩目。它不同于那些后宫宫斗剧,亦非悬疑断案剧,当然也与现代民主政治不同,朝堂之上不是主要战场,更多的是暗中争斗,动心机,用权谋,描述政治计算。它引人注意,因为它演绎的翻案之争,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八九民运乃至六四镇压至今的过程,但对这种联想,则鲜有谈论,它的热播也显然不受这种联想之影响,更是意味深长。


影射现实的历史题材电视剧


网上曾有网友"歪批",说这部电视剧讲了"这样一个故事:一个涉入六四的标准红二代,依托体制外健康力量如民营经济及非政府组织(NGO),辅佐体制内被边缘化的开明人士,利用太子党和团派的鹬蚌相争,不断壮大体制内健康力量,使之成为主流政治集团,最终为六四平反,开启政治体制改革"。


不过,有意思的是,这部剧作可以让人想到,邓小平李鹏之流诬八九民运为"暴乱"而血腥剿灭,酿成黑案,然而,它展开的故事更让人看到,那本就体现着专制王朝之"常态"。这当然比单纯影射的格局,大出了许多。


该剧以平反冤案、扶持明君为主线,锋芒则指向权力本身──权位使人迷失本心,君王心中的"天下"与国人的天下渐行渐远。剧中"梁王"直言,没有人可以逃脱权位的制约。该剧看似全力构筑否定这一断言的氛围,却难以否认,此话其实恰恰道出了王朝政治的真谛。


现实的中国,已经与"大梁"很是不同。中共党政官僚机器,不会允许"麒麟才子"及其掌握的那样庞大的江湖(民间)力量生长起来,也同样不会允许中国政治中有"朝堂政治"成长为议会政治的空间。迫使"梁王"本人同意重审那件基本上证实为冤案的旧案,极具震撼力,而现实中的改革开放,则只能控制在中国共产党这样的专政党手心里,却是当今改革开放的悲剧。开明力量不能从黑箱政治产生,似乎又只有从黑箱政治中才能脱颖而出这简直就象是马克思当年论述资本,说它"不能从流通中产生,又不能不从流通中产生"。马克思解开了那个谜团,而中国政治的现实,似乎更复杂得多。中国的共和政治被人浸在泥沼酱缸里,动弹不得,难怪有人煞有介事而孜孜不倦地论述民主不适合中国国情。


"大梁"虽不好,毕竟尚有健康力量在行动,而中国崛起之际,公民社会几无立锥之地。习近平把"中国梦"做到这等地步,可以算作他的丰功伟绩。




——《动向》2017年5月号

2017年5月23日星期二

美国​国会议员麦戈文(Jim McGovern)关于美国西藏政策的​讲话​​​​​​​

2017年5月2日


译者(英翻中):珠海燕
提供者:达赖喇嘛尊者北美代表办公室
照片来源:达赖喇嘛尊者办公室
英文原文(དབྱིན་ཡིག་མ་རྩོམ།)



2002年,国会通过了 "西藏政策法",以支持西藏人民维护自己独特身份的愿望。

 

该法律逐步列举保护西藏独特的宗教,文化和语言特征的各项措施,包括要求加强对西藏人民人权的尊重, 推动达赖喇嘛尊者与中国政府之间的对话, 立即无条件释放西藏良心犯;在拉萨设立美国领事馆;要求中国政府允许第十一世班禅喇嘛在不受干涉的情况下进行宗教研究。

 

  • 主席先生,这些都是基本的,常识性的步骤。然而15年后,我们取得的进展微乎其微:
  • 2010年以来,中国-西藏对话已经暂停。
  • 仍有数百名西藏的良知犯在押,其中包括许多出家喇嘛,像丹增德乐仁波切已经在关押期间死亡。
  • 拉萨仍然没有美国领事馆,这给美国外交官员及时应对紧张局势带来了难题。一个例子是2015年西藏地区发生地震,数十个美国公民被困在西藏自治区,但我们无法及时帮助。
  • 信奉无神论的中国政府已经宣布将自行决定下一届达赖喇嘛的转世。

"我也想对表达对失踪已久的十一世班禅喇嘛的严重关注。班禅喇嘛藏传佛教中地位仅次于达赖喇嘛的第二宗教领袖。

 

"二十二年前,达赖喇嘛宣布六岁的根敦确吉尼玛为转世的班禅,然而仅三天之后,他就被中国当局拘捕,从此不知去向。

 

" 到今天为止,他是世界上服刑时间最长的政治犯之一;然而中国拒绝提供有关他下落的任何细节。

 

"我在此强调,中国政府没有任何权利及权威来认证转世的西藏宗教领袖,他们没有资格认证班禅喇嘛,也没用资格认证下一届达赖喇嘛

 

"我不断收到中国政府在西藏侵犯人权和践踏藏人基本人格尊严的报道。包括中国政府强拆著名的拉荣加佛学院,强行驱逐在院里学习的僧人。另外一个例子是限制藏人在西藏内外自由出行的权利。

 

"我们需要重新考虑美国对西藏的政策。多年来,中国一直无视西藏人民的基本权利,却从来没有为其所作所为承担任何后果。这一点必须改变。

 

在此,我和数名来自民主共和两党的议员一起推出1872号法案,西藏互惠通行法案。这项法案主要针对中国政府对中国藏族人口居住地区的实施的旅行限制对中国施加后果。


在目前的情况下,美国的外交官,记者和游客必须得到特别许可证才能进入西藏自治区,中国政府对于他们进入其他藏人居住区地区也进行严格控制。


1872号法案下,任何负责设计或执行针对美国公民的旅游限制的中国高级领导人都没有资格进入美国。

 

该项法案怡外交法中是互利互惠的对等原则为理论基础。

中国人在美国享有广泛的访问权,但美国外交官,新闻工作者或前往西藏的游客却没有得到对等权力,包括美籍藏人试图访问他们原籍地的权力。

 

这是不能接受的。

 

如果中国想让中国公民和政府官员在美国自由旅行,那么美国人必须能够在包括西藏在内的中国自由旅行。

 

允许美国公民进入西藏旅行只是中国需要采取的措施之一。中国还必须做到:



取消对中国境内外藏人行动自由的限制。中国将藏人称为中国公民,那么中国必须给藏人和其他中国公民同等的权利和待遇。

允许达赖喇嘛在自愿的情况下返回西藏进行访问。他是信奉和平的82岁的老人,他有权利在有生之年访问他的祖国。

对西藏人民的人权和宗教自由表示真正的尊重 。首先,中国可以表达善意的第一举措是允许独立的国际调查团深入德高望重的丹增德乐仁波切死亡事。20157月他在被中国关押期间死亡。

 

美方也应该采取书香有力的措施。刚就职不久的特朗普政府必须做到一下几点:

 

·      尽快任命西藏问题特别协调员。要取得进展,我们需要一个牵头人。

·      坚持和中国重启对话,就西藏谈判并达成协议。

·      以"全球人权责任法"为基石,制定一份中国官员受制裁名单。所有实施过酷刑和非法杀人, 以及涉及重大腐败的人都应该被禁止进入美国或者在美国开发生意。

·      与达赖喇嘛和民选的西藏政治领导人公开互动。国务院要抓住一切机会,从达赖喇嘛的知识和数十年的思考中受益。 务卿应该公开赞扬西藏人民的民主做法,并接见司政洛桑桑盖博士。

·      合各国政府建西藏盟友集 是时候采取协调一致的国际行动来支持西藏人民了。

 

藏人的时间可能已不多了。 所有声称支持西藏利的人都必越言,采取具体行动来表达他们的支持


我敦促我的同事全力支持1872西藏互惠通行法案,并支持采取更多措施保西藏及藏人珍的文化和利。

 



梁京:郭文贵与中国的「真相」革命

【梁京评论】郭文贵与中国的「真相」革命
【梁京评论】郭文贵与中国的「真相」革命


郭文贵每日"报平安"的一小时直播视频节目,已经成为网络自传媒的一个经典现像。这个现像不仅在中国,而且在全球都引起了前所未有的关注。如何理解这个现像?这个现像对历史会发生什么样的影响?这是许多人都在思考的问题。

我的理解是,郭文贵在中国引爆了一场"真相革命",因为这场革命颠覆了中国官方版的"真相"在中国普通人生活中的主宰地位,从而把中国引入了一种全新的"真相政治"。虽然郭文贵版的"真相"远非全部真实,但他确实让中国和世界的亿万观众,看到了许多他们本来不可能看到的真相,从而改变了许多中国人乃至世界对中国"真相"的理解。

郭文贵的"真相"革命,对中国当权和主流精英的杀伤力是巨大的。他不仅让人们看到,中国的权贵如何攫取和窃取巨额财富的种种细节,更让我们看到了中国权力和文化精英在这个过程中如何深陷精神和道德的沉沦。虽然人们在现实的生活中早已看到或感觉到这种沉沦,但郭文贵曝光的许多细节,仍然让局外人深感震撼,更重要的是,郭文贵揭示的一些细节,彻底摧毁了不少权贵精英的"公共形像",让他们不仅在公众面前,而且在私人交往中,都面临"没脸见人"的窘境。

郭文贵的"真相"革命在被侮辱与被损害的群体中引起的复仇快感以及在权贵阶层中引发的普遍恐惧和恼怒是可以想像的,但由此带来的社会和政治风险也是难以估量的。任何文化和政治秩序,都有赖于掩盖某些真相。但为什么西方文明也掩盖了不少"真相",却能够建立起比其他文明更高级的政治文明?这是一个值得中国人深思的问题。

我的看法是,西方文明的权力博弈和司法实践,体现了许多文明缺乏的一种理念,那就是避免人格羞辱,尽量维护每个人,包括政敌和罪犯的个人尊严。没有这个理念,西方文明就不可能实现法治和民主政治的突破,反过来,也正是缺乏这个理念,中国文明才难以从治乱循环的文化困境中走出来。

如果我们从这个角度来反思郭文贵的案例就不难看到,这个案例体现了这样一个人性的逻辑,"不敬会招来不敬,强暴会引致强暴"。这句话是美国著名女演员在批评特朗普的时候说的,我以为她确实点到了政治文明高下的要害,就在于能不能走出人性的这种恶性循环。

面对中国无官不贪的现实,习近平反腐之难有目共睹。但这是不是就意味著一定要羞辱贪官,一定要借反贪来搞臭自己的政治对手?是不是一定就要倚重傅政华这类打手而别无选择?我以为郭文贵的反抗有可能产生的一个积极的影响,就是迫使中国的最高当权者去思考这些问题。

不少人比较悲观,他们相信中国人有中国人的逻辑,你把他当人对待,他却不把自己当人。这确实是中国的一个真相,但并不是全部。因为中国的内外环境已经并仍在发生历史性的变化。普通人的尊严和权利意识不断觉醒。不尊重人,不引入更高的政治和司法文明,中国的经济和社会难题找不到出路。而且资本会外逃,人才会出走。

从短期看,郭文贵蚍蜉撼动不了当局的大树,但从技术发展的趋势和十到二十年的尺度来看,把郭文贵说的"一切才刚刚开始"用来描述中国政治文化的更新,或许并没有错。

——RFA

余英时:民主制度和美中台三边关系

福山(public domain)
福山(public domain)

最近在台湾的一个演讲对话,弗朗西斯.福山,我们都知道他最早成名的一个作品就是《历史的终结》。所谓《历史的终结》就是他认为,民主自由是人类最终都要采取的。而专制极权像苏联、中共或者是伊朗这些国家最后也要走上这条路,不管你愿意还是不愿意。他这本《历史的终结》就是在苏联崩溃以后写的。他很乐观地认为,从此以后只有民主自由这条路可走了。所以历史就终结在这里了。

"历史终结"当然也是有另外一个意思。历史有一个目的,这个目的就是我们要生在一个自由民主的社会里面,可以畅所欲言,言论完全自由,生活也很自由。而且是在法治的保障之下,这是他的基本观念。他在这个基本观念之下又写了许多其他的书。成为一个世界著名的思想家了。

他的思想在中国也发生了很大的作用,2015年他访问中国大陆, 得到王岐山的接待。王岐山在中国大陆当然大家都知道。差不多是习近平以外第二个有势力的人。他决定要跟福山对话,表示对福山的地位对他的言论也非常重视。他们倆谈的基本问题是法治问题。

福山认为一个国家有赖于三个要素,国家的能力,就是国家能做什么?它的能力;第二个就是法治的原则,就是用法律来统治,这个法律是人民来立法,人人都必须遵守;第三个就是问责制度,就是你有问题了,我们有各种制度来责问你,让你解答。 所以这是三个要素。

他在某些文章中大概恭维过中共的国家能力,可是他认为中共的法治原则跟问责制度完全交白卷。但是王岐山就希望从他那里得到一种说法, 可以印证中共的理论,就是把国家的能力放在第一位。

而中共也讲法制,它那个法制是党统治一切的。党可以制定一个法律让人人来遵守,这个法制就等于是专制皇帝定下一种法,中国过去就有,中国皇帝的立法就是不需要人民同意的硬性规定。这个规定你必须遵守。这个在中文中也可以用法制两个字,但是这个就非常混淆了,使人搞不清楚法治到底是什么意思。

至于这个问责制度,中国过去大概有御史制度,就是要是官做错了,御史就会责问你让你解答,但是在中共极权统治之下就没有这个东西了。从前孙中山提出监察制度,就是中国的问责制度的现代化。但是到了中共这个问责制度就完全没有了。没有人能够监察党做什么事情,除非党自己或者是党的最高领袖说出话了。

在福山看来,中共虽然在国家能力方面因为它是一党专制,要做什么就能做什么,这个是西方赶不上的。确实是如此,可是这个代价是人民都变成奴隶了。所以这两个人对话谈了很久事实上是没有结果,王岐山的法制是党治,是党的法律在统治一切。最后福山就说,我们两个谈话等于形而上学,完全不着边际的。

这个是大陆的一段事情。最近台湾的一个基金会也请了福山去讲话,谈的主要是美国跟中国的关系对台湾会有什么影响?福山在这个上面有人问中共到底对台湾会发生什么样的影响?美国跟中国到底是什么样的关系?他从美国跟中共的关系说起,他说美国在经济事务上当然有些地方必须跟中共协商合作,可是在国际结构上,没办法合作。所以美国跟中共建立一个共同的国际秩序是不可能的。因为美国是一个民主体制,民主体制跟极权体制的中共不可能有一个共同的框架双方都遵守,这是他基本的立场。

但是台湾方面也有人出来说话,主要是谈中国怎么伟大。中国的经济发展可以看出来在未来一二十年美国至少在东亚就要被中国所取代,在全世界来讲,美国也一步一步衰退,而由中共取而代之。这对中共来说是最好听的说法,中共自己也只能说到这里为止。所以,台湾方面的谈话在中共方面受到极大的重视,谈话完了以后,中共要县以上的人都要读台湾这方面的反应。因为台湾如果想生存下去只有密切地跟中共合作。不但是合作而且是整合,这个整合之说是非常重要的一点。如果要跟中共整合那就表示等于说最后接受中共的体制,其他的方式只是一个过渡,比一中各表还要厉害。

但是这一点受到福山的坚决反对,福山认为这几乎是不可能之事。美国可以跟中共在经济上打交道。但是不可能建立一个共同的体制,而必须接受中共是它的伙伴,尤其平起平坐之说是福山所不能接受的。福山对台湾有很明确的表示,他认为台湾的政治体制是非常好的的。已经走上了民主的道路。有言论的自由,有行动的自由,他说的那个国家的三点要素差不多都具备。有国家的能力,有法治的原则,有问责制度。但是福山也看到中共如果像这样强力发展下去,又不接受任何普世价值,在这个情况之下台湾是越来越困难,所以这就是台湾将来要当心的地方,就是怎么样能够避免被中共所吞没。福山的说法基本上是非常正面的。他警告说中共强大以后恐怕对台不利。这也是很实实在在的一个警告,要台湾老百姓提高警惕。

——RFA

2017年5月21日星期日

扬天衡:美在华諜报人员損失慘重(附:特务事特务了?《纽约时报》:中国杀掉美国CIA线人)

有美國傳媒指,中情局委派的線人近年接連遭中國政府殺害或監禁。

原题:美諜戰損失慘重 向維穩大國認輸

《紐約時報》引述10位匿名美方官員指,美國在中國的情報工作變得難上加難,肇於2010年起中方雷厲剷除美方安插的人員,兩年間最少有18名中情局(CIA)委派的線人遭中國政府殺害或監禁,美方多年來建立的間諜網絡被徹底瓦解。這個諜戰轉捩點適逢中共第五代上台,反映習近平在高舉反貪腐的旗幟背後,暗地裡改革了中國的情治結構,發動反擊,而且非常奏效。

今年三月,美國拘捕了一位在國務院資深女外交官克萊本,揭露中方多番利誘白宮要員作為內奸,竊取中美經貿協議的密件,而事情很可能屬冰山一角。美國不及共產國家擁有完善的秘密警察網絡,軍費與軍力暫時美方佔優,但論維穩費的投放,恐怕全球沒有一國能與華匹敵了。在這場資源不公平的博弈中,美方滲透北京難,中方滲透華府易,是理所當然的事。問題是美方何以選擇這個時機公諸於世?

現在,美國參眾兩院調查特朗普團隊通俄事件進行得如火如荼,聯邦調查局(FBI)更鎖定了一位現任高官為關鍵人物,特朗普被彈劾的風險大增,政界的反俄派和民主黨人藉着這場運動得勢。美國政壇內鬥,讓世人窺見民主制度的弱點,理論上高呼主權在民,人民有自由行使選擇權,但實際上操控上層結構的是金主們和外國勢力,而不是人民本身。相比俄羅斯,美國更要防備中國擴張政商界的影響力,難保他朝總統大選話題上,「通華」將會取代「通俄」成為候選人的攻擊目標。

中國間諜活動愈趨激進。2015年派黑客攻入聯邦人事管理局,盜取美國公務員紀錄,揪出誰是特工,逼使CIA要召回美國駐華大使館的人員自保。一名美國官員表示,去年FBI揭發一名員工多年擔任中國特工,將敏感的技術信息交給北京換取現金、外國豪華旅遊住宿和妓女。報道亦提到美國政府擔心CIA的通訊系統已被中國識破,CIA離職員工成為北京的招攬對象。這全拜新自由主義所賜,在凡事外判的制度裡,連關乎國家存亡的諜報系統亦分工斬件外派,大大增加洩密風險。CIA和FBI雖在斯諾登風波後改革補鑊,但內傷已成事實,被中國看透,卻看不透中國。

中國的維穩系統相較之下穩健非常。報道引述,中方人員曾在大樓外當着美方特工面前槍殺線人,藉此警告其他線人當心下場,甚至連餐廳的侍應也是情報人員之一,美國何德何能做到這個地步?此消彼長,美國在諜戰處於捱打狀態亦不足為奇。美方現在唯一能仰仗高端的軍事偵測科技,日方消息透露上月卡爾文森號上月佯攻北韓,是為了引蛇出動,查找地下核設施的悉數位置,以部署包圍網。中方則強在鐵桶般的人脈情治,在大媽也會打小報告的社會,外國間諜弄得焦頭爛額亦無可厚非。若中國的偵測科技提升,美國豈不是無險可守?恐怕美國會以攻為守,更積極地在經濟和軍事上打擊中國,爭取先手。

放出消息踢爆CIA千瘡百孔者,不像是美國民主黨人,更大機會是特朗普團隊有意為之。總統與CIA不和不是第一天的事,CIA亦謝絕特朗普到訪,擺出戰鬥格,而白宮亦不滿CIA的不透明和自成一國。今次事件點出了CIA的軟弱無力,特朗普只需步步為營,將有大條道理收回權力,改革美國的情治系統。

——东网

【附录】

特务事特务了?《纽约时报》:中国杀掉美国CIA线人

中美国旗(资料图片)图片版权AFP
Image caption《纽时》报道称有中情局在华线人于某政府机关大院内被中方人员公开枪决。

美国《纽约时报》称,中国政府在2010至2012年间杀害或收押将近20名美国中央情报局(CIA)线人,破坏美国在中国多年来的情报搜集网络。

星期天(5月21日)刊登于该报头版的报道称,到底这是否因为CIA遭到监听还是内奸告密,导致中方成功辨别出线人身份,至今仍不清楚。

《纽约时报》的报道称,其中一名告密者在某中国政府机关大院内被枪杀,以起杀一儆百之效。

中情局目前未就该报报道发表评论。

参与了这项报道的《纽约时报》记者马特·阿普佐(Matt Apuzzo)对BBC说:"其中一件最令人不安的事情是,我们到现在还不知道发生过什么事。"

"对于到底是CIA有内奸,还是出于谍报技巧问题,某些CIA特务办事草率导致身份败露,又或是中国政府成功截取通讯,美国政府内部仍有分歧。"

美国怎样发现中国情报网出问题?

弗吉尼亚州兰利镇美国中央情报局(CIA)总部大楼大堂之CIA标志(资料图片)图片版权REUTERS
Image caption报道称中情局与联邦调查局联合调查了中国线人失踪事件。

报道称,四名中情局前官员对该报表示,来自中国政府深层的消息来源从2010年起出现枯竭现象,2011年初线人陆续失踪。

中情局继而与联邦调查局(FBI)联合调查事件。一名消息人士称,这项调查被冠以代号"蜜獾"(honey badger)。

《纽约时报》称,调查围绕一名前中情局特工,但当时没能找到足够证据将其逮捕。这名前特工据报已移居另一亚洲国家。

2012年,中国国家安全部一名助理因涉嫌为美国充当间谍而被捕,他被指称受美国中情局引诱。当时并无任何同类型抓捕事件进入公众视线。

到了2015年,美国数以百万计政府雇员资料遭黑客外泄后,中情局从美国驻华大使馆撤走工作人员。美方指责中国官方在幕后支持策动这起网络攻击,而若2010至2012年间发生的事件也跟黑客窃密有关,则该次窃密事件至今仍未被公诸于世。

美国驻华大使馆(资料图片)图片版权AFP
Image caption中情局曾因美国公务员信息遭疑似中国黑客外泄而紧急撤走驻华特工。

奥巴马政府注意到线人失踪事件?

《纽时》报道称,大批在华间谍失踪,破坏了美国耗费经年建立的情报网络,对此后的情报搜集运作造成障碍,被美方官员形容为近年最严重的国安妨害事故。

报道称,上届奥巴马总统政府也质问为何情报发送速度放慢。

到2013年,中国政府似乎失去了揪出美国特务的能力,中情局也再次尝试在中国建立情报网络。

《纽时》记者阿普佐对BBC说:"多年来,中国与美国均深陷于这场谍战中,一切都在幕后进行着。采访这新闻时,我们发现中国特务有能力渗透国家安全局(NSA)在台湾的一处据点。双方互有攻防。"

台湾中正纪念堂前两名宪兵升旗(资料图片)图片版权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中情局在台湾的据点也牵涉其中。

《纽时》报道发表的时机有何特别?

《纽约时报》这篇报道发表在中美外交真空之际。

特朗普政府提名艾奥瓦州州长特里·布兰斯塔德(Terry Branstad)出任美国驻华大使,但他至今仍未到北京履新。

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对此未作评论。但崔天凯上周出席一场晚宴时发表演讲称,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4月份与特朗普总统会晤时"建立了最高层之间的联通","两国元首间的有效沟通将为两国关系发展指明方向,使双方能够以建设性方式管控分歧,确保双边关系在正确轨道上运行"。

中国驻美大使馆的新闻稿称,崔天凯在演讲中援引习近平的话说:"我们有一千条理由把中美关系搞好,没有一条理由把中美关系搞坏。"

——BBC

2017年5月20日星期六

杨天衡:印日走廊外交 為北京添煩亂

印日的制華戰略不止於東南一隅,更劍指非洲。

印日力阻中國推動一帶一路不是新鮮事,日揆安倍晉三早在2015年與中國爭奪東南亞的高鐵項目,印度總理莫迪無視北京發出強烈訊號,拒絕中方投資高鐵發展一帶一路,接受日本出資興建孟買至艾哈邁達巴德鐵路工程和德里──孟買工業走廊,足見兩國早已部署經濟制衡中國。

反中經濟聯盟還有新加坡。八年多前,美國上任總統奧巴馬訪星獲李光耀教路,祭出重返亞太政策和TPP,唯成效不彰,美方在南海爭議大造文章卻無疾而終,特朗普格殺了TPP,冷落了東亞的盟友。新加坡只能更積極尋求合縱,最近與印度軍方在南海舉行針對中國的SIMBEX軍演,兩國簽訂空軍訓練協議。印日星預料會持續拉攏東盟各國,務求削弱中國在東南亞地緣的政治影響力,提高東盟地位。

然而,印日的制華戰略不止於東南一隅,更劍指非洲。印度和日本將在5月24日與非洲開發銀行開會,討論基建項目,可能包括海上合作。伊朗的沙巴哈爾港口和經濟特區、斯里蘭卡東部的特立馬埃港、泰緬邊界的大尾港等,將是印日的重點發展目標,繞過一帶一路,誓令中方的如意算盤大打折扣。本來,中方也明言一帶一路的投資回報率不高,奉勸國企小心「走出去」,但輿論卻甚少報道印日在一帶一路沿線插旗,只管唱好,低調處理競爭風險,隱瞞計劃的憂慮和不安。

印日爭先恐後將亞太的經濟版圖擴展非洲,倡議合建自由走廊(FreedomCorridor),暗諷一帶一路不自由。的確,在結束不久的一帶一路峰會上,歐盟多國拒簽框架協議風波,揭發中方僅予一周時間過目,明言沒有修改的餘地,終致各國拒絕「被計劃經濟」,聲明所提的環保或社會責任之類俱屬藉口。印日覷準了這個軟肋,大擺萬事有商量的姿態,為不同意一帶一路的非洲國家提供了選擇。

中方媒體固然要唱衰自由走廊,譏誚印日首腦貌合神離,羅列不明朗因素和投資中亞非洲的風險,卻不自覺地同時指出了一帶一路的死穴。一帶一路和自由走廊處於「你有我又有」的競爭關係,在開發度低的國家泵水投資,彼此風險是均等的,不同之處是前者的陸路基建規模極鉅,本錢甚大,後者著眼重要港口的經濟區發展,利錢較豐。印日是做生意的能手,咬下大餅的一小口,足以令中國的回報期變得更漫長。北京對於印日的游擊擾亂,暫時束手無策和陷於被動。

與此同時,中國與東盟多國握手,達成南海海上行為守則的共識,預料將進一步瓜分南海的可燃冰資源。這是否意味中國在南海主權取得勝利?沒錯,印日雖然高呼航行自由,但多個主權聲索國軟化的前提下,兩國實在無地置喙,南海珍貴的海藏將由北京帶頭開發。不過,美國對中國奪得南海資源問題似乎已不感興趣,平靜得像暴風雨前夕。

不要忘記大環境。美國蟄伏十年,成功開發頁岩油,由能源入口國轉變為出口國,油價徘徊低位,中東的石油聯盟陷入財困,更觸發委內瑞拉內亂。中國開發南海可燃冰成本以千億美元計,每桶成本將遠高於頁岩油,而美國已獲得操控全球能源價格的遙控,現在大可不放南海油田在眼內。美國手執加息和油價兩大王牌,令人民銀行頭痛,加上印日一心弄糟一帶一路,中國的經濟前景真是「揸頸就命」。

——东网

胡少江:“一带一路”:关于消化过剩产能的误区

【胡少江评论】
【胡少江评论】"一带一路":关于消化过剩产能的误区(粤语部制图)Photo: RFA

北京的"一带一路"峰会结束了,世界上那些最重要的经济体不约而同地与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计划保持距离,这难免令中国领导人感到尴尬,但是中国的官方媒体仍然在会后开足马力宣传"万邦来朝"的盛事。当然他们的文章主要是给中国普通民众看的。不少外国媒体说了些批评的话,但是又能如何?中国的媒体和互联网管制保证能够将它们隔离在普通民众的视听之外。

客观讲,中国的"一带一路"的确不是一个明智的经济计划。无可否认,中国政府提出"一带一路"计划带有十分鲜明的国际政治考量,希望因应地缘政治的变化,通过这个计划的实施来彰显其国际领导力。但是它毕竟是一个以投资、贸易为基础的计划,因此它在政治上的成功有赖于其在经济上的成功。问题是,这个计划不符合经济学常识,前路充满了荆棘,成功的几率不大。

在诸多经济目标中,通过"一带一路"来消化中国的过剩产能是一个重要考量。长期以来,中国经济增长的模式是政府控制市场,这种模式无可避免地导致了经济结构的扭曲,其中包括大量的产能过剩。通过推动向沿途国家出口过剩的产能正是中国推动"一带一路"的一个重要动机,计划的制定者以为,沿途国家有进行基础设施建设的需求,这样便能消化掉中国的过剩产能。

这是一种对过剩产能和市场供求关系的错误认识。所谓的产能过剩固然指的是市场上的供给大于需求,但是这个需求不是一般意义上的需要,而是指有支付能力的需要。例如,中国钢铁产能大量过剩,但这不意味著中国不需要这些钢铁,中国的城镇化过程、中国的基础设施建设仍然需要大量的钢铁,只是需要钢铁的地方没有购买钢铁的能力,没有支付能力的需要不等同市场的有效需求。

不仅钢铁,还有水泥、造船、机械加工等,中国不是不需要这些产品,而是需要这些产品的地方、企业或者个人没有支付能力去购买他们,这样便造成了市场上供给和需求的脱节。假如供应商不计成本地将这些剩余产品无偿送给需要者,他们就无法收回为了生产这些产品所支付的那些生产要素的成本,包括劳动者的工资、购买厂房和其他生产资料的资金以及投资者期待的合理回报。

假如供应商或者生产厂家无法收回生产成本,生产便难以为继。长期以来,中国厂家之所以在产品无法销售的情况仍然继续生产,从而造成日益过剩的产能,这主要是因为各级政府的干预,尤其是政府对大量国有企业给予的特殊的资金供给。而这种宽松的资金环境,不仅纵容甚至鼓励了没有效益的生产,同时也形成了货币超量发行、银行坏账累计等系统性金融风险。

那么,中国政府提出的"一带一路"方案能否解决这个问题呢?答案显然是否定的。只要看看是哪些国家和地区对北京峰会、对一带一路充满热情便不难理解。他们大都是一些困难缠身的贫穷国家,需要基础设施建设,如同中国广大的农村地区和西部地区需要基础设施建设一样,但是他们没有支付能力,因此无法为中国过剩的产能买单,他们所希望的是无偿得到其所需要的中国产品。

产能过剩是中国企业所面临的诸多困境中的一个,产能过剩只是表象,市场缺乏有支付能力的需求才是实质。这个问题显然无法通过吸纳那些购买力低下的国家参与"一带一路"得到真正的解决。正因为如此,通过"一带一路"来消化中国过剩产能只是一种似是而非的一厢情愿而已,它是不符合经济学常识,也是无法实现的。

——RFA

魏京生:习近平的一带一路是馅饼还是陷阱

习近平在会议上承诺中国将提供一千亿美元的资金用于一带一路的基础设施建设。(AFP)
习近平在会议上承诺中国将提供一千亿美元的资金用于一带一路的基础设施建设。(AFP)


在这篇文章写作时,北京正在举办规模巨大奢侈的所谓一带一路高峰论坛。习近平得意洋洋的向二十几个国家的代表或者元首推销他的宏伟的梦想。就在此时,合作国的很多专家学者提出了各方面的疑虑。有些不说话的更可怕,属于闷声发大财准备宰中国一把。

疑虑主要来自两个大的方面。一方面是俄国执政的一些智囊。他们主要怀疑习近平暗藏阴谋,企图染指俄罗斯的传统势力范围。主要是指前苏联的加盟共和国,以及东欧部分国家。对于前苏联的中亚各国来说,这种担心不是空穴来风。

中国的势力已经深深地渗透进了这一地区,甚至成为某些国家的最大贸易伙伴。边境也几乎是开放的,对这些国家的经济发展产生了重大作用。俄罗斯剩下的主要是前宗主国的政治文化影响;而中国在这些方面的历史存在,也不比俄罗斯差多少。

这些地区两千多年来与中国的关系源远流长,有时候成为中国的领土;有时候是中国的附属国。政治经济和文化的互相影响,只是在近代的一个多世纪里才被俄罗斯取代。这正是习近平梦想的一部分;也许这些因素给了习近平机会,可以和老大哥普京掰一掰手腕子了。

那么普京为什么还要来给习近平捧场呢?这不是弱智是什么?遗憾的是;克格勃出身久经锻炼的俄国佬,比靠父辈提拔的温室里的花朵狡猾得多。他俩如果在一个平台上比智商,习近平肯定不是对手。何况俄罗斯有初级的民主制,决策过程比较合理,习近平就更不是人家的对手了。

普京的算计是:俄国的经济正陷在困境之中,中国把大笔资金扔进来,可解俄罗斯的燃眉之急。至于今后,你建设的东西在我俄罗斯的领土之内,将来谁说了算还不一定呢?何况你中国有说话不算数的传统,我俄罗斯为什么必须守信用呢?这就是问题的第二个方面,是我的担忧。

前共产党国家部分继承了共产党国家没信用的传统,可以在克里米亚用一用,难道不能在俄国领土上用?这正是俄国坚持铁路要走传统的西伯利亚线路,而不走中亚线路的原因。即使走中亚线路,俄罗斯的影响力也比你习近平的金钱来得大。这一局就是普京设的陷阱,习近平像头傻猪一样闷着头往里钻,只为了十九大上风光一下,可以继续执政。

有些朋友怀疑:那为什么普京还准许反对的声音大肆出笼呢?这些朋友玩忘了,俄罗斯已经不是一党专政的国家,不能以中国式的思维衡量它。言论自由虽然不比欧美国家,但比中国,正所谓不可以道里计。想完全封杀言论是不可能的任务。

再者事先作些舆论铺垫,也不是什么坏事。让那些金钱至上主义者们,不要被习近平的真金白银迷住了眼。也为将来可能翻脸预先准备了舆论基础,让大撒币的习近平有点心理准备。让一边吃着窝头咸菜一边被剥削的中国老百姓,不要哭着喊着叫冤枉。俄国人说;我们事先就说了这件事不合适,你们相信习主席就别跟我们喊冤。

其实这样的事情古代就发生过。现在吹嘘丝绸之路的学者们都选择假装遗忘症,不老年也痴呆。唐朝后期开始,丝绸之路为什么不再兴旺,不再成为中国的摇钱树呢?这是因为穆斯林国家的兴起,特别是唐朝选用的高丽大将高仙芝在西域大败而归。丝绸之路的利润从此为伊斯兰的发展作贡献,不再是中国的摇钱树了。

谁知道这路途中有主权的国家,不是和俄罗斯一样准备拦路打劫呢?就是被军迷粪青们捧为铁哥们儿的所谓的巴铁,也是拦路打劫的惯犯。作为美国的铁哥们儿的巴基斯坦,在美国借路打击塔利班的这些年中,不知道敲诈了多少真金白银。将来有理由放过中国吗?

最早是从解决产能过剩的问题开始,有人出了个馊主意:把钢铁水泥用在那些缺少铁路和高速公路的国家,就可以不必忍痛割肉关闭工厂了。也可以为共产党的没计划经济或者错误政策找个台阶。因为缺乏资金碰了钉子之后,就想出了这个更加馊的馊主意,简直是臭不可闻。

不过还是让人拍案惊奇,什么样的猪脑子才能想出这么馊的馊主意呢?我一直不太明白,为什么网民们残酷的送给习近平和他的智囊们猪头的雅号。看了这个所谓的一带一路,让人恍然大悟。我还是倾向于把这看作是习近平做梦做得超水平,才被周围的一帮蠢货给忽悠了。否则很难解释:这么蠢的人怎么能够当上中国的领导人呢?

被俄罗斯忽悠也就算了,那些蕞尔小国也可以忽悠自以为世界第二的中国,这是为什么呢?首先是自古以来的传统,凡是得意忘形的君主,都不惜工本,把面子工程看得比实际利益更重要;把外国人的狐狸乌鸦式的吹捧看得比老百姓的拥护更重要。而其他国家正好相反,把国民的利益看得更重要,面子或者外国人的吹捧一钱不值,可以随时奉送。

为什么会相反呢?这就是民主制度决定了,选民的认同比那些虚头巴脑的玩意儿更重要。有了民主制度,才能制约自古以来中外君主们的奢侈糜烂的虚荣心,把人民的利益放在首位。

——RF
A

2017年5月19日星期五

“离开梳妆台打流氓”:中国人权律师妻子们的抗争(纽约时报)

去年,在2015年被拘押的人权律师的妻子在北京。左起:王艳芳、李文竹、陈桂秋、樊丽丽、刘二敏和王峭岭。

Greg Baker/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去年,在2015年被拘押的人权律师的妻子在北京。左起:王艳芳、李文竹、陈桂秋、樊丽丽、刘二敏和王峭岭。

储百亮, 狄雨霏)北京——在丈夫遭拘押而失去音讯前,陈桂秋几乎不曾过问他所从事的中国人权律师这份危险的工作。在有关他遭受酷刑的消息传出之前,陈桂秋一直相信警察。在被告知她不能离开中国之前,她也从没想过自己会走上危机四伏的海外逃亡之路。

今年3月,陈桂秋和两个女儿抵达美国,之前她先是经由陆路前往泰国,在那里差点遭遣返。她的丈夫谢阳本月在一所法院接受审判,被判颠覆国家政权和扰乱法庭秩序。但陈桂秋表示,她的逃亡是一场人生变故的顶峰,这个过程始于丈夫约两年前之时。

  • 查看大图周四,陈桂秋在华盛顿的美国众议院外交委员会人权小组作证。

    Fred Schilling/U.S. House of Representatives

    周四,陈桂秋在华盛顿的美国众议院外交委员会人权小组作证。

  • 查看大图去年,被拘律师李和平的妻子王峭岭在北京。不久前,李和平在被判处缓刑后获释。

    Fred Dufour/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去年,被拘律师李和平的妻子王峭岭在北京。不久前,李和平在被判处缓刑后获释。

  • 查看大图3月,抵达得克萨斯州某机场的陈桂秋(右)和两个女儿。

    China Aid, via Associated Press

    3月,抵达得克萨斯州某机场的陈桂秋(右)和两个女儿。


    "是因为来自各方面的压力——来自国安安全人员、我的雇主——让我渐渐失去了信心和希望,"陈桂秋在她位于得克萨斯州的临时住所接受电话采访时说。"我一直被人跟踪,感觉生活没有自由。"

    从某种程度上讲,陈桂秋的转变是中国自2015年7月以来,对直言不讳的人权律师、活动人士及其不屈从的丈夫采取的打压行动所造成的一个意外后果。周四,她和其他在中国被拘的人权倡导人士的妻子在华盛顿向美国国会的一个小组委员会讲述了自己的经历。

    在爱人于一场拘捕行动中失去音讯后,一些家属,尤其是被捕律师的妻子们克服自己的恐惧,发起了抗争,而且常常是以一种戏剧性的方式进行。她们在网上发出呼吁探访监狱、检察院和法院。她们穿着大红色的衣服聚在一起,举着红色的水桶,宣扬她们要求获得信息和探视拘押者的要求。

    李文足说,她们半开玩笑地将口号变成了"离开梳妆台打流氓"。她的丈夫、人权律师王全璋自2015年8月被捕以来,已被秘密拘押21个月。

    "这些妻子们的故事是整个打压行动中最精彩的一个部分——是活动人士对打压行动做出的一种了不起的应对。"芝加哥美国律师基金会(American Bar Foundation)的研究员特伦斯·哈利迪(Terence Halliday)说,他写过一本有关中国刑事辩护律师的著作。"我的天,她们吸引了那么大的注意力,不仅是因为他们的丈夫,也因为她们遭到政府的打压。"

    中国政府的调查人员长期给被拘押者的家属施加压力,好让他们配合、招供。但被拘律师李和平的妻子王峭岭表示,这一次他们的策略似乎更加系统。在接受审判并获得缓刑后,李和平最近获释。

    "他们可以把你当成面团,想捏成什么形状就捏成什么形状,"45岁的王峭岭在接受采访时说。"如果你被孤立,感到害怕,是很难进行反抗的。"

    有些被拘人士的妻子表示,在警方警告了房东之后,她们被迫搬出了租住的公寓。有些人的孩子无法注册入学。警方还会发动一些亲戚,去央求她们保持沉默与顺从。家属称这些策略为"连坐"或"株连",它们是意指连带惩罚家属的古代术语。

    有些家属屈服了。但也有人表示抗议,提交了反对秘密拘押和审判的诉状。王峭岭鼓励被拘人士家属形成一个关系紧密的圈子,称沉默只会让法院做出更严厉的判决。

    "如果你想保护家人,就不能保持沉默,"王峭岭说。"我们保持团结一致,是非常重要的。"

    然而,对42岁的陈桂秋来说,走上抗争之路的过程却尤其曲折。

    许多被拘律师的家庭都在北京,她却生活在南部800英里(约合1300公里)远的湖南省会城市长沙。在那里,她有一个有保障的国家饭碗——湖南大学环境工程学教授,研究消除水中的重金属和有机污染的方法。

    谢阳不停地出差,她则在家里照顾两个女儿——一个4岁一个15岁。当谢阳在家的时候,他们之间也很少讨论他那些有争议的法律案件。"我从没想过他会因为当律师而陷入这么大的麻烦,"她说。"俩孩子就够我们忙的了。"

    谢阳被警方带走时,陈桂秋一开始觉得,一旦调查人员发现他没有犯什么罪,就会很快把他放了。她保持沉默,遵从警方的建议,相信沉默能换来对他的宽大处理。

    "重压之下,茫然无知的我,选择接受警方的非法指令,配合他们近9个月,"她在去年发表的一篇有关个人经历的文章中写道。"我听从了国保的建议:不接受媒体采访,不出境,不和其他涉案家属联系,不利用微博微信等披露实情(所谓炒作)。"

    但和其他家属一样,她遇到的是一个不透明的法律体制,可以把人秘密关押数月,不允许接受家人探视或接触律师。

    "没有一个机构依法办事,没有一个给我们一个合法的答复,"她在采访中说。"这和我想的完全不一样。这是一起法律案件,我想用法律为我丈夫辩护,但利用法律是不可能的。"

    日渐累积的不满促使她公开发声,并联系其他被拘人员的妻子,包括给予她建议和鼓励的王峭岭。

    陈桂秋没有受到其他家庭所说的一些恐吓。她说她的孩子在学校没有被区别对待。但其他被拘押人员的妻子说,在官方警告了校长或拒绝处理相关材料后,她们的孩子无法进入北京的学校或幼儿园。

    但去年4月,当陈桂秋试图带女儿去香港时,发生的事让她感到惊讶。香港是一个自治城市,大陆地区的中国人必须持特别通行证才能进入。警方以她可能危害国家安全为由不让她搭乘过境的火车。

    "我猛然醒悟,我被牵连了,"她说。"他们对我说,我被列为可能危害国家安全的人员,如果我已经被认为有罪,那么谢阳也一样。"

    她和一个由被羁押人员的妻子组成的圈子保持着联系。去北京时,她偶尔会参加她们要求探视并获得相关信息的活动。她们开始携带红色的桶,并在衣服上写上红色的口号,以示抗议,尤其是在去北京附近的港口城市天津时。她们很多人的丈夫都被关在天津。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受了2015年中国出现的多场女权主义抗议的启发。

    "我们形成了一种坚定的心态,"王峭岭说。"他们越想让我们觉得自己像十恶不赦的犯罪分子,我们越要保持一种放松、轻松的态度。"

    但保持乐观并非易事。陈桂秋开始听说丈夫在湖南——他被关押在那里——遭受酷刑。起初,相关说法是间接传来的。后来,谢阳在今年1月获准和律师见面时,描述了自己受到的虐待,包括殴打和睡眠剥夺。陈桂秋决定把会见笔录发到网上,希望曝光有助于结束虐待。

    "让世人知道什么是刑讯逼供,什么是无耻没底线!"陈桂秋在当时的一份声明中说。

    政府否认了有关酷刑的说法。前不久受审时,谢阳也在自己的律师被换成了当局选定的律师后,收回了相关说法并认罪。但很多被拘押律师的家属说,有证据表明虐待现象普遍存在,包括被迫服用让在押人员听话和顺从的药物。

    陈桂秋说,到2月,她生活在令人窒息的监视下。在家里和在工作的地方,监视无处不在。警方、学校领导和亲戚均告诫她不要多谈她丈夫的事。于是,她决定逃离。

    她把女儿叫到一起,将自己的计划向大女儿和盘托出,对小女儿则说她们要去旅行。跟踪她的安全人员已经习惯了她每天开车去上班,但陈桂秋和女儿悄悄地步行出门,躲过了监视她的人。

    陈桂秋不愿介绍自己和孩子一路抵达泰国的细节,担心这么做会危及帮助过她的人。她一直保持手机关机,但泰国警方仍追踪她到一个安全的藏身之处。她认为,自己的失踪引起了中国安全人员的警惕,泰国警方是得到了中方的帮助。

    法庭审讯结束后,陈桂秋和孩子被带去了一处拘留所,并被告知她们会被送回中国。她说,来自设在曼谷的美国大使馆的官员介入,并在同泰国当局争论了一番后让她得以获释。3月17日,陈桂秋和孩子抵达休斯顿。在那之前,中泰两国的官员在曼谷国际机场(Bangkok International Airport)发生对峙。

    陈桂秋说,谢阳被判处缓刑,但依然无法通过正常渠道联系上,看起来他是被警方在长沙郊区监视起来了。

    "我希望有一天谢阳能在这里和我们团聚,"她说。"但我们也许要等很久才能见面。我们已经等了很久了。"

    储百亮(Chris Buckley)是《纽约时报》驻京记者。

    狄雨霏(Didi Kirsten Tatlow)是《纽约时报》驻京记者。

    翻译:纽约时报中文网

    吴国光对当前某热点的几句议论

    吴国光对当前某热点的几句议论,与朋友分享:

    内人微信群里有好朋友询问在下对当前某个持续的大热新闻事件的看法,于是简单说了几句。也许有更多的朋友对此事感兴趣,我这里干脆电邮转发一下(当然,可以继续转发)。野人献曝,言短不能尽意,各位一笑可也。

    “他”现在是每天1小时视频,看都看不过来,各种小料穿插其中,现在看,主要目标是王,但是这个事应该超越权斗来看,应该比五年前那场戏大很多,但因素太复杂,不是线性发展,看得出他也是边战边看,在不断调整。结尾不必猜测,看戏就好。
    变态辣椒时政漫画

    这件事是中国社会矛盾激化的表现。五年前的那件事是左右矛盾的积聚;这次是官民矛盾、官官矛盾的交错。不管从什么角度出发,要求法制,应该是中国转型的最大公约数。这比五年前那种以毛左的思路来纠正当前弊病的想法,有进步,也更有价值。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