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7年6月27日星期二

梁京:中国人能否从怕乱的恐惧中解放出来?

图:郭文贵继续爆料

郭文贵616爆料后,海外普遍关心的问题,就是中国高层会如何反应?中国民衆会如何反应?现在我们看到,高层和民衆的反应有一个共同点:都好像郭文贵爆料之事从未发生,而事实上,大家不仅都知道,而且很多人都被爆料的内容所震撼。更耐人寻味的是,国际社会,包括主要国家的政府和主流媒体,基本上也选择了回避和低调处理的方针。爲什麽会这样?我相信不是因爲郭文贵616爆料这件事无足轻重,而是大家都知道此事关系太大,不能轻率做反应,而要看事态如何进一步发展。
不过,有基本政治常识的人都能看到,郭文贵616爆料对于中国政治发展来说,是一个有分水岭意义的事件,这个事件改变了很多人对现实的认知图景和心态,因此会对所有人的政治和社会行爲发生自觉和不自觉的影响。刚发生的网络民意支持队员罢赛、力挺刘国梁事件,我相信多少与这种变化有关,至少,很多人会从与过去不同的角度去解读,认爲民意力挺刘国梁标志著一个越来越公开的政治反抗时代正在到来。
我同意这样一个判断,由于郭文贵爆料内容对当局道德权威的巨大杀伤力,加上中国社会、经济和政治危机已经非常尖锐,中国社会的政治反抗会上升是不可避免的趋势。这个趋势把一个老问题又摆在了人们的面前,那就是中国会不会大乱?
对这个问题,我发现坚定支持和反对中国政权的两极,都有人相信一定会乱,也都有人相信中国不会乱。相信中国一定会乱或一定乱不起来的当权者不难得出的共识,就是不搞政治改革,因爲不改也没事,或者是改了会乱的更快。我认爲这种共识是中国自上而下的政治改革难以推进的一大原因。对于在反体制的人来说,坚信中国乱不起来的人容易得出怎麽搞都不怕的结论,而对于相信必乱的人来说,则容易得出等天下大乱再说的消极结论。这样一来,中国的政治改革自然也就很难推动了。
因此,我的结论是,尽管大家都关心中国会不会乱起来的问题,但这个问题的讨论或争论,很难有什麽实际意义。中国的变革者,无论是当权的还是在野的,都必须面对的一个真挑战,就是中国人普遍存在的怕乱心理。罗斯福总统有一句名言,"唯一该恐惧的是恐惧本身"。而中国人很难克服的就是对天下大乱的恐惧,因爲这种恐惧,有非常深的历史和文化原因。
那麽,面对中国今天复杂和深刻的危机,中国人能不能从怕乱的恐惧中解放出来呢?应该说有利因素不少,其中最重要的有这样两条,一是中国没有大的外部威胁,而且,中国经济与世界高度整合,各国都不希望中国发生动乱;二是数据和智能技术革命有利于弥补中国社会信任和道德资源不足的软肋,虽然很多人还没有看到这一点,但这个趋势将会越来越明显。
这两个条件未必能完全排除中国出现大动乱的可能,却有望爲中国的新生代创造出二十世纪没有的机会。这种新的机会不仅有利于激发新生代的想象力,也有利于他们淡化前辈对乱世的集体记忆。而中国现在难以推动政治变革的一个深刻的原因可能就在于,老一代对二十世纪的噩梦记忆太深,而他们却仍处在掌权的地位。
——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