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3年8月14日星期三

魏京生:善用党内路线斗争

xjp622.jpg
中共党内发生路线斗争,往往是在其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就像下棋一样,在关键时刻下错了一个子,往往就满盘皆输。(AFP PHOTO)
中共党内发生路线斗争,往往是在其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就像下棋一样,在关键时刻下错了一个子,往往就满盘皆输。上个月底中共开了一个时间超长的政治局会议。网络媒体又开始炒作,说是有人违背了习近平的意愿,对习近平的讲话作了歪曲的解读。等等。看上去政治局常委刘云山这回要成为替罪羊了。

刘云山是个老左,也是江泽民时代的老臣。这个大家都清楚。他如果不反对政治体制改革,倒是个特大新闻了。问题是,他在政治局常委里孤掌难鸣,可他还是鸣了。而且鸣得不弱,几乎是一鸣惊人了。惊得国内外人们都认为中共正在走回头路,这能是偶然的吗?

有分析认为他有老人们作后台,这个可以肯定。我观察他还有更强的后台;或者说得到了更强有力的支持。前一段时间,党控制的媒体公开明确抨击习近平整顿军队腐败是倒退。就说明刘云山代表的保守势力,并不是孤掌难鸣。而是在上层有着强大的支持,包括在军队系统内。

就像前一阵子网络上面热烈议论的胡德华的讲话中显示的问题一样。其实前一阵子网络上风传的胡锦涛的讲话也重点突出了这个问题。就是利益集团的问题。

这些利益集团分子不仅仅是从专政制度中获益;而且他们有自己的舆论场。有自己的一套理论和说法来解释现实的社会;和普通人的正常思维已经相去甚远。而他们的歪理的一些说不通的乖戾的缺陷,一律可以用一党专政来解释。所以他们最终要保护的就是一党专政,否则就给你安上一个帽子,就是宪法规定的那几项基本原则。

胡德华所说到的同学会上吵架。大官商孔丹的指责非常经典,几句话就说到了;你还有没有信仰?翻译过来就是说;四项基本原则是我们的底线,利益所在。秦晓的反驳也很经典;你把老婆孩子都放在美国,你信仰什么?翻译过来就是说;你的原则信仰不过是用来赚钱的假信仰而已。

这两个经典的辩驳,恰好代表了两条不同的路线。孔丹代表的利益集团,是经过了文革的惨痛教训看破红尘的一拨人。正如邓伯伯教导的那样,不管黑猫白猫,能赚到钱的就是好猫。他们完全看到了中国的前途,继续一党专政的腐败政治,中共必将垮台。中国会陷入混乱,老婆孩子和钱包,必须放到安全地带。民主的法治的美国是首选,甚至不怕将来的暴民政权来引渡。

秦晓们代表的是另类的思维。虽然也是大官商,也同样看到了继续一党专政的腐败政治,中共和中国都没有希望。虽然也有条件把老婆孩子和钱包存在国外。但他们选择了和这个国家共存亡。他们试图推动和平演变来挽救这个国家;这就是改变政治体制,实行多党民主。

他们很清楚,非如此不能治理官场腐败。非如此这个国家现在的所有问题都无法解决。只能以加速度的方式走向灭亡。这么简单的道理,为什么统治集团里大多数人都看不清呢?这是因为改革后的民主法治社会不能容忍他们已往所犯下的罪行。可是,崩溃后的所谓暴民政治就能放过你们吗?全世界都会放过卡扎菲上校的子女和钱包吗?

这是中国社会自古以来就有的老问题,也是时而能解决,时而解决不了的问题。解决不了的时候,国家和社会就陷入崩溃。或者被内部势力灭亡;或者被外部势力代替。一句话,改朝换代。

很多朝代的所谓中兴,就是用最残酷的手段解决腐败问题。并且恢复至少表面上的法治。这时候老百姓的心理不平衡得到暂时的缓解;贪官污吏们也都变得小心翼翼。政权和社会恢复到在可以容忍的范围内运转。经济和文化等等也就得到了比较好的发展机会。这是两千年来比较成功的朝代的规律,至少能维持两三百年。

不成功的都是放任官员聚敛财富;很自然的就会以非法手段聚敛财富。实际上是在聚敛社会仇恨,很快就会以各种方式垮台。孔丹们发现了,或者自以为发现了绕过这个结果的方法。可以把老婆孩子和钱包放到安全地带。所以他们看不清或者不在乎这个政权和社会陷入动乱。

习近平想在这两种人之间调和平衡。可能吗?不可能。因为官场中人只要知道有退路,就不会在乎什么整党和法律。用老百姓的话说;不就是一张飞机票的事儿嘛。不能断了他们不怕引渡的后路,他们就会像斯诺登那样敢和你拼到底。能和老同学使用国骂,说明他们早就没有了底线。

那么还能依靠谁呢。除了头脑清楚的秦晓们之外,真正的力量来自于老百姓。纵观历史上成功的先例,反贪官的官僚永远是少数。只有得到强大的民意支持,在皇帝不反对或者支持的情况下。才能获得成功。

刘云山们的策略非常清楚。就是破坏民意对政治改革的信心。没有了强大的民意支持,不管你习近平是不是改革派。你和秦晓们都会像被去了势的公牛一样,搞不出什么名堂了。

这就是元老们安排刘云山占据舆论阵地的主要原因。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RFA

1 条评论:

  1. 究竟是在为谁找出路?
    ——与魏京生先生商榷
    张凯臣
       魏京生先生是我很久以来尊敬的民运领袖。民运领袖为建立一个真正宪政民主的新中国找出路是天经地义的事,尤其是当这个国家面临深渊,以至万劫不复之地的时候。然而,“自由亚洲电台”刊发的“魏京生特约评论”:《中国的出路:善用党内路线斗争》,使我产生疑惑,提出商榷。
       “评论”的题目是“中国的出路”,可篇首即及中共党内路线斗争,说就像下棋,一着不慎,满盘皆输。这给人的感觉,根本不关中国什么事,真切感觉是在为我们党的命运忧心着急。
       接着说:由于刘云山这个老左的作为,惊得国内外的人们都认为中共正在走回头路。这里的回头路,是不是指老路,没什么创新的路,不好的路呢?那人们很想知道,承遭刘云山搅局的中共,已经走出了不同以往的新路,正确的路,哪怕一步呢?
       “评论”对党控媒体公开明确抨击习近平整顿军队腐败是倒退而不以为然。不过我们想到的是:党控媒体,党的在任总书记控制不了吗?习整顿军队腐败,习及家族不腐败吗?难道习整顿军队是为中华民族的利益吗?他会不会只是像毛、像邓、像江、像胡那样,以抓军权为突破口,站稳脚跟,得以强力维护共党专制梦、习帝梦呢?用老百姓的话说:他的梦与中国人民的出路没半毛钱关系。
       至于太子党、大官商内部之间的路线斗争,就像许多中共党内的路线斗争一样,均属于“狗咬狗”的斗争,就如同当下中共审薄的闹剧,属于对统治方式、统治手段、统治程度认识不同而产生了分歧,只不过是由于进入了垂死挣扎期而表现得尖锐些、激烈些、反常些罢了。说他们其中一派,选择了和这个国家共存亡,来挽救这个国家,完全是对他们的误判,是对他们不存在的事实与走向进行了错误的讴歌。他们只不过是希望这个胜似亲爹亲娘的党,做些改良,玩些花样,最好不要一条道跑下去,来个曲线救党,使得党本来必然的极为悲惨的结局,略为好些才是。所以如果非要说,他们要与这个国家共存亡,是挽救这个国家,那么请千万不要忘了在这个国家前面加上“中共”两个字。
       “评论”在谈及中共垮台,中国陷入混乱,社会崩溃后的话题时,两次提到“暴民政权、暴民政治”。这似乎也极为不妥。虽然好像是在引用他人的口气且还加了个“所谓”,但给人的感觉是作者谈论此问题是以认同这一事实为前提的。宣扬中共党垮台,中共国崩溃后,中国必然生出“暴民政权、暴民政治”,这一论调的,只能是中共寡头集团及其帮凶。一个普通的民运人士都不可能这样想问题,看问题,讲问题,更不论我们的民运领袖。
       真正的民运领袖会这样昭告天下:中共党垮台,中共国崩溃后,必然出现有的民众对中共残暴统治者做出近乎“暴民”的行为,但这种行为产生的因缘,完全是在于中共残暴统治者作恶太久、作恶太甚所致。但请全世界爱好宪政民主的人们相信:在没有中共暴政的新中国,绝不会出现“暴民政权、 暴民政治”。新政权会尽快遴选组成由各界正义人士参加的“审判清算中共暴政集团残暴分子量罪量刑委员会”,设立公审法庭,秉持法理,建立法统,惩恶扬善,奖惩分明。一定会使宪政民主的新中国纳入真正的法制轨道。
       看得出来,评论者是在用“暴民政权、暴民政治”的暴烈程度,来规劝、提醒吓唬比暴民更暴虐的中共政权,自我改良,自我拯救,免得日后比现在更痛苦,更难受。是对看不出这种暴烈结局的顽固施暴者的嘲弄与责骂,是对看出这种结局的同样为施暴者的“聪明人与圆滑者”的鼓励与赞赏,告诉他们走那条路会更好受些。这是在干什么?
       “评论”下来用了很大一段,议论中国自古以来的老问题,及朝代的中兴与崩溃。并明确告诉朝代的统治者:用最残酷的手段解决腐败问题,在法制上做些表面文章,料理一下百姓的心理不平衡,使得贪官污吏变得谨慎与精致起来。政权与社会就一定去除崩溃的危险,回到屁民又能够忍受的运转轨道。革命避免了,造反取消了,皆大欢喜了。两千年来的成功规律保你至少维持两三百年。
       中共建党不到一百年,建政六十几年,共党的党魁叫嚣时,也不过谈及建党百年、建政百年如何如何,现在有人送来了“千年法宝”,完全可以像大清那样维持二百六十八年,甚至更长。这是在寻找中国的出路?这是民运,而且还是海外民运?
       接着“评论”直接出主意给习近平,要他不要两头都靠,要坚决打一头,靠一头,“善用党内路线斗争”,重用依赖“另类太子党”秦晓们,反贪官,反腐败。并指点习皇帝,争取民意支持,一定获得成功。
       我们不禁要问:中共仅仅是腐败问题吗?消除了腐败中共的一切问题都迎刃而解了吗?中共若不实行一党专制,他能腐败得了吗?他既然顽固坚持一党专制,他不腐败,不极度腐败,他对得起他自己吗?不腐败就不是共产党。共党腐败消失之时,就是共党生命停止之日。腐败是中共专制的题中应有之义之其中一义,对中华的危害更甚的表现在对中华民族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的全面专政,全面奴役,全面毒害。祖国的大好河山、丰富宝藏全部被他霸占,摧毁与掏空;计十几亿的各族民众完全被他绑架、奴役与强暴。他以此为资本为筹码与中国人民耍无赖;与世界人民耍流氓。他利用几千万优秀中华儿女的鲜血与生命打天下,他来坐。不仅如此,老子做完,儿子坐,儿子坐完,孙子上,用习皇帝新近的话说:“要使红色江山千秋万代永不变色”。
       对于习皇帝的这个梦,评论者不但希望秦晓们受到“钦点”,得以大展拳脚,还希望强大的民意予以支持,尤其担心习皇帝与秦晓们搞不出什么名堂。对于习皇帝究竟是个什么人及他未来的政治走向究竟怎样,现在有些人看不清楚可以理解,但绝不是真正的民运人士,更不是民运领袖,还什么海外民运领袖。
       习近平、秦晓们搞不出什么名堂是必然的。他们若真搞出了名堂,那只能是使中华民族走入比深重灾难还要深重的灾难,使中国人民遭受比暴虐“凌迟”还要暴虐的“凌迟”。
       不要对中共抱有任何的幻想,不要再迷惑本来就不太清醒的大众了。
       刘云山们不是大问题,不是刘云山们影响败坏了共产党,而是共产党生养扶植了刘云山们。没有毛泽东就没有邓小平;没有邓小平,就没有江泽民、胡锦涛;没有江泽民,就没有习近平;没有胡锦涛,就没有李克强。没有共党专制暴政,就没有他们所有人。他们均递了“投名状”。现在的共党入伙者,必须有血债、有人命,必须贪腐,必须贪婪,必须久经考验,必须以强暴民意来保党意。有哪门子的路线斗争,有价值可用?有什么党内的改革派在现在可以呼风唤雨?简直是痴人说梦!
       在此,被“单仁平”谈及已被边缘化的海外民运郑重声明:中共对中华民族的残酷压榨、深重毒害,为中国历史亘古未有,为世界历史闻所未闻。迄今为止,世界尚未出现任何一个对本民族人民,如此恶毒、如此无情、如此残暴的专制政权。中共是中国各族人民再也无法忍受,无法饶恕的死敌。他的滔天罪行与残暴本性已决定了,他不会有根本的改好与自新,明智的自行离开历史舞台。他必然与中国人民对决到底。他的疯狂与底气就来源于中国人民对他的幻想与容忍。他对中华民族心灵的迫害,已使中国人几近不能称其为人;他对中华民族家园的损毁,已使祖国成为中国人民不能正常生存、生长的人间地狱。
       不要惧怕流血牺牲,为了你和你的儿女获得真正自由,真正获得人的尊严,付出我们的代价是自然而必须的。不要惧怕社会动荡,社会不动荡的现实就是共党暴政的长治久安。什么都被共党夺去了,没有了土地、没有了房子、没有了财产、没有了金钱、没有了健康、没有了安全、没有了自己、没有了儿女、没有了今天、更没有了明天。对于几近一贫如洗的我们还有什么可怕失去的呢?
       是时候了,中国的出路只有一条:中华各族人民团结起来,行动起来,拼死反抗、前赴后继、勇敢无畏、勇往直前,运用一切可用手段、一切方式,摧毁中共暴政政权,推翻中共暴政专制统治,用我们自己的生命与鲜血,用我们的双手,用我们的胆魄与气概,亲手建立起真正属于我们自己的,宪政民主的新中国!
       以上看法不尽全面正确,只是提出来与魏京生先生商榷。我深知魏先生吃了中共暴政的不少苦,在海外已为中国的民运事业做了许多工作,非常值得敬佩。由于笔者认为上述之事,涉及大是大非,有必要提出交流讨论。祝好!

    张凯臣
    2013.8.16

    回复删除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