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6月27日星期五

杨光:习氏父子的政治差距

图:习氏父子



这是一个残局,一天不平反,一天不算完,谁拒绝为"六四"平反,谁就不得不在敏感年份、敏感日子没完没了地神经过敏下去,直到有朝一日全面崩溃为止。

解不开"六四"残局迟早要出局

今年是敏感年份,"六四"25周年,有关部门一如既往,严防死守,如临大敌。习近平比起胡温愈显变本加厉,以攻为守,无事生非,徐友渔、浦志强、郝建、胡石根、刘荻五君子私宅聚会被刑拘即为例证——5年前同样的聚会尚在"可抓可不抓"之列。此举发出了明确信号:在"六四"问题上,上层路线大概走不通,我们不能再指望习近平改变立场、软化态度了。岳飞24年平反,于谦8年平反,戊戌变法12年平反,"四五"运动两年平反,"六四"至今没有平反的迹象,相反,惨祸仍在发酵,迫害仍在继续。
但杀人容易灭口难,当局既然做不到坦诚直面"六四",人民也就不可能真正忘记"六四"。只要真相仍然封锁,正义仍然缺席,加害者与受害者双方谁也得不到内心安宁,党国政要无论把自己打扮得多么"自信",也无法假装"六四"问题已经最终解决。这是一个残局,一天不平反,一天不算完,谁拒绝为"六四"平反,谁就不得不在敏感年份、敏感日子没完没了地神经过敏下去,直到有朝一日全面崩溃为止。解不开"六四"残局,中共迟早要出局,这其实是党内党外、国内国外,所有关心"六四"的人全都心知肚明的事情。而习近平先生所选择的,就是这样一条敏感到底、掩盖到底、打压到底,直至最终出局的政治路线。
今年除了"六四",还有另一个令人焦虑的敏感事态:新疆问题急剧恶化,已经由一般性的国家认同分歧,民族宗教冲突,发展为血腥残忍、骇人听闻的暴力恐怖袭击。对此严重事态,当局先是不以为然、始料未及,出事之后又手忙脚乱、反应过激,结果很悲摧,攻防无度,宽严皆误,越反越恐。糟糕的是,面对平均一月一起的高密度暴恐势头,从张春贤到习近平,除了不厌其烦再三重复"严打"、"严惩"、"坚决震慑"、"人人喊打"、"露头就打"、"高压态势"之类的大话、狠话——好象恐怖分子都是吓大的,并无有效应对之方、有的放矢之策。甚至连必要的反躬自省——用习近平喜欢的毛式语言,叫做"批评与自我批评"——都不肯做,反而继续宣扬"党的治疆方略、治疆理念"如何英明,"党对新疆工作的领导"如何正确,习总书记一年30多次治疆批示如何及时、如何重要。都火烧眉毛了,还不忘自吹自擂自欺欺人。

"一辈子不整人"的遗产失传了

说到"六四"问题、新疆问题,说到习近平当局对这两个问题的处理手法,让人不能不想起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勋老先生,因为习仲勋与这两件事情有着微妙的联系和说不尽的渊源。1989年学潮乃因民众悼念胡耀邦、为胡耀邦所受政治冤屈打抱不平而引发,殊不知,习仲勋不仅是与胡耀邦政见上息息相通、感情上惺惺相惜的至交密友,也是最早替胡耀邦鸣冤叫屈打抱不平之人。当薄一波、邓力群等人受邓小平指派以非党章方式强行罢免胡耀邦之际,习仲勋不惜自毁前程,挺身相助,是唯一一位敢于在一边倒的政治围攻中为失败者仗义执言的政治局委员。在险恶冷酷的中共政治生态中,这种行为难得一见,难能可贵,比上街游行的学生更需要勇气。
物以类取,人以群分,习仲勋和胡耀邦同为中共高层罕见的好人。习仲勋曾说自己一辈子没整过人,中共敢说此话者不多。共产党里人整人,不挨整很难,不整人更难,落水人人打,墙倒众人推,不整也得整,这已经成为一种"党文化"。想整人、好整人,乃至以整人为赏心乐事者车载斗量,多不胜数:刘少奇被毛泽东整死,但刘少奇在延安整王明、博古、张闻天,整柯庆施、陶铸,建国后整高岗、饶漱石,整彭德怀、习仲勋,四清运动整了无数基层干部,也是其乐陶陶,不曾手软过;彭德怀是为民请命、被毛整死的悲剧英雄,但彭德怀整刘伯承、萧克、粟裕时下手也不轻;林彪整死贺龙,贺龙杀掉王实味;……象胡耀邦、习仲勋这样宽仁厚德、与人为善,视整人为畏途者,则如凤毛麟角,少之又少。1989年,习仲勋曾表达反对向学生和平民动武的意见。习仲勋在人大副委员长任上最大的心愿,是制定一部《不同意见保护法》,说明他不希望看到有人因不同意见而挨整的事情再度发生。
习仲勋厌恶整人,但乐于救人,与胡耀邦一样,他也是平反冤假错案的急先锋。主政广东期间,习仲勋将平反当成头等大事,诸如彭湃案、"陶(铸)赵(紫阳)死党"案、"李一哲"案、"地方主义反党集团"系列案件,都是习仲勋亲自出马予以平反的。习仲勋平反所直接解救的政治受害者超过20万人,这是多么了不起的"正能量"啊。习仲勋择善固执,甘冒再次丢官的风险,也不肯在平反的问题上犹豫不决、消极等待。他曾说:"(平反)有两种可能,一种可能是我被挤出广东;另一种可能是把为地方主义等平反搞成。"如今,面对"六四"平反问题,习近平若有其父当年百分之一的正气与勇气,何至于神经过敏,草木皆兵呢!

孝子,还是不孝之子?受检验

习仲勋以"一辈子不整人"为莫大光荣,这和那些靠整人起家、以整人为乐的高层同僚拉开了距离,人品官品,高下立判。但习老此言王震及其后人恐怕不会同意,因为他们认为主政西北时习仲勋曾经把王震"整"得很惨。事实是,当年的"新疆王"王震在镇反、土改中大开杀戒,乱捕滥杀,搞得新疆血雨腥风,为此受到了习仲勋的严厉批评,并将其恶行告到了中央。结果王震丢官卸职,被赶出其一手缔造的独立王国,之后便大病一场,几乎吐血而亡。此事被王家视为奇耻大辱,但习仲勋既未对王震上纲上线到"反党"的高度——这是当年最常见的斗争手法,更未以不实之词加以陷害,只是实事求是予以批评和纠正而已。王震罢官,乃咎由自取,算不得习仲勋"整人"。时移势易,后来王震成了邓小平的忠臣爱将,邓时代王家势大,呼风唤雨,习家自然处在下风。据说习仲勋"利用小说反党"的案子是在给王震道歉之后才被邓小平批准正式平反的。值得一提的是,胡耀邦虽与王震是浏阳同乡,胡在南乡,王在北乡,陆铿采访胡耀邦时曾戏言二人"南北呼应",胡耀邦却直言不讳地说,"也可能是南辕北辙"。胡习二人识人之明亦如此相近。
与王震铁血治疆相比,习仲勋堪称中共处理少数民族问题最温和、最开明、也最成功的人士之一。习仲勋比王震具有更加高超的"治疆方略和治疆理念",远比西藏情况更为复杂的新疆之所以一直比西藏更稳定,正是得益于习仲勋及时纠正了王震、邓力群们在新疆的胡作非为。毛泽东曾对薄一波赞扬习仲勋"炉火纯青",也曾当面夸奖习仲勋"比诸葛亮还高明",当然,毛不是夸他"阶级斗争"水平高,而是夸他屡次以不伤和气的方式成功处理了激烈的民族宗教冲突。习仲勋的方法无非是多栽花、少栽刺,多一点宽容、少一点杀伐,多一点尊重、少一点强迫,多一点以诚待人、少一点以势欺人,所以,在少数民族地区,王震令人又恨又怕,习仲勋令人又敬又爱。习仲勋有许多民族宗教界的密友,比如已故十世班禅喇嘛,便视习仲勋为可以无话不谈、也可以生死相托的终身知己,此种人生情谊岂是王胡子之流可以企及?
俗话说,有其父必有其子,但奇怪的是,习近平在"六四"平反问题上,倒是象毛泽东的地方多,象习仲勋的地方少;在治疆方略上,也是象王震的地方多,象习仲勋的地方少。据说习近平是孝子,但父子政治差距如此之大,这真是让人感慨万端。
2014-6-1

——原载《动向》杂志2014年6月号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