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3年8月18日星期日

程凯:中共“大外宣”和平演变美国?

圖:新華社租用紐約時代廣場最大廣告位



“大外宣”是中共發動與西方民主國家信守的人類普世價值決一勝負的戰爭。杜勒斯六十多年前提出的把“和平演變”的希望寄託在中共第三代、第四代領導人身上的預言已成泡影,現在反倒是中共在“和平演變”美國。“

中美之間一場不對等的”戰爭“

中共的“大外宣”何時啟動?應該是二零零八年下半年。那時北京舉辦奧運會,奧運火炬巡遊全球,國人與海外華人愛國主義情緒高漲,世界充溢對中國的溢美之聲,中國惡劣的人權狀況被掩蓋了、忽視了、好像不存在了,似乎整個人類都在與中共“同一個世界,同一個夢想”。這正是中共多年來亟欲取得的對外宣傳效果,由此啟發了中共中央政治局做出了“大外宣”的戰略決策。

“大外宣”是中共發動與西方民主國家信守的人類普世價值決一勝負的戰爭。中共在實施“大外宣”戰略的同時建起了封鎖外來資訊的銅牆鐵壁,而西方國家對資訊不設防,因此這是一場不對等的戰爭。

如果某一位華人近五年來一直在美國生活,就一定能感受到中共“大外宣”對美國的影響一天天擴展,已至無處不在。

中共“大外宣”初見成效的標誌,是基本佔領並控制了美國的華人社會。當美國CNN電視被限制在中國的五星級賓館客房裡只供外國旅客收看,中國的各類衛星電視廣播早已暢通無阻的進入美國四百萬華人的每家每戶,無論他們居住在人口密集的美國東西兩岸,還是居住在人口稀少的中部地區。我曾到美國中部密蘇里州的聖路易斯市,那裡的朋友告訴我,這座城市只有不到五百戶華人家庭,幾乎家家都安裝了收看中國衛星電視的設備,華人家庭的消遣就是二十四小時隨時收看中國中央電視臺和各省市衛星電視的節目。美國本土辦的華語電視臺,則大量採用中共“大外宣”免費提供的中國電視新聞和各類政治性、娛樂性節目。早幾年中國江西衛星電視舉辦“紅歌會”比賽,在美國華人社區有極高的收視率,江西衛視開設美國賽場,頌揚中共的紅歌在華人社區隨處可聞。

而美國的中文報紙、雜誌、網站,能客觀報導中國不取悅中共者寥寥無幾了。美國有面臨生存危機的中文報紙和網站接受了中共“大外宣”資金的注入起死回生後就成了中共的喉舌。美國的中資企業配合中共的“大外宣”,投放廣告不看報紙的發行量只看報紙的政治傾向,使得有臺灣背景的報紙,也不敢輕易報導中國的負面新聞。四顧美國,還有多少中文報紙、雜誌仍然堅持獨立、客觀的立場呢?

大外宣在華人社區攻城略地

在海外興辦孔子學院是中共“大外宣”的另一個重要方面。目前中共在世界各國辦起了約五百所孔子學院,美國有八十多所。孔子學院儼然美國校園裡的一塊中共領地。孔子學院先是教學生講中國話,然後教學生唱京劇,接著就教學生唱《社會主義好》。幾年下來,孔子學院培養出一批親北京的美國青年,這些青年將來有的可能成為美國大學或智庫的中國問題專家,有的可能進入美國政府部門負責中國事務。

中共的“大外宣”每年要花費多少錢?據中國媒體透露:二零一二年為六百多億人民幣,相當於一百億美元。僅建起五百所孔子學院,就花費了十五億美元。中國的基礎教育學生人均投入只有世界平均水準的二十五分之一,卻拿出巨額資金到國外推行“大外宣”,可算是令人驚詫的大手筆。

在中國,宣傳的同義詞就是“洗腦”,“大外宣”就是“大洗外國人的腦”。首先洗的是居住在海外的華人。近幾年來,海外華人中親北京人士越來越多,歷來反共的老僑,他們的頭腦也頂不住中共“大外宣”日復一日的洗滌。今年五月,三藩市中華總會館主席團通過動議,摘下掛了幾十年的中華民國青天白日滿地紅旗,因為主席團有四分之三的成員改換門庭投靠了北京。許多華僑身在美國,判斷是非用中共的標準而不是普世價值:美國軍隊擊斃恐怖主義頭子本拉登,他們大罵美國殺人;每年“六四”,他們卻稱讚共產黨殺人殺得好。今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鎮壓法輪功十四周年,我在三藩市中國城花園角廣場看到如此一景:正在廣場上演奏粵曲自我娛樂的一隻小樂隊,當見到法輪功的遊行隊伍走進廣場,法輪功學員們神情悲傷手捧遭中共殘殺的同修的遺像,小樂隊竟起勁的演奏起《歌唱祖國》、《大海航行靠舵手》,你說人被洗了腦到底還有沒有人性?

中共在“和平演變”美國

如果以為中共的“大外宣”僅僅為著佔領和控制海外華人,那就低估了中共。二零一一年七月新華社在有世界十字路口之稱的紐約時報廣場花大錢租下一幅日夜閃爍的巨型液晶看板,是一個標誌性事件,表明中共的“大外宣”正向美國主流社會的機體滲透。中央電視臺在美國首都華盛頓開設了分台,分台工作區面積三千五百平方米,配備全套現代化電視新聞採集製作和播出系統。中國中央電視臺的英文廣播頻道正陸續進入美國各地的有線電視網,全部覆蓋美國大地的日子為期不遠了。

今年六月發生了曾經收留中國著名盲人維權人士陳光誠的紐約大學因為要與中國合作便驅趕陳光誠的事件,陳光誠發表聲明指出:美國的學術獨立與學術自由正受到來自獨裁者的莫大威脅。一位盲人能看到的事實,難道視力健全的人看不到?近五年來,美國的大學與智囊發出的批評中共的聲音越來越小了,中國的政治異議人士一個接一個被抓進監獄、藏人一個接一個自焚、百姓的房子一幢接一幢被強拆、權貴們一個比一個瘋狂的洗劫中國,已不再是美國的教授、學者們最為關注和研究的課題。我知道美國的一間著名大學的研究院,接受了一筆來自中國政府的研究經費,學者們便交出了讓中國政府滿意的研究成果。中共“大外宣”的金錢一筆一筆砸下,把美國大學裡的許多教授也砸成了“叫獸”,為中共暴政辯解、為中共劣行張目的論文,於是一篇接一篇的刊登在美國的報紙雜誌上。

人們無從知曉中共“大外宣”的強力運作,在怎樣的影響美國的對華政策,但知道有一天在美國國會,在白宮的幕僚群裡,在美國國務院,發現了一位或幾位中共的代理人,將不會是奇怪的事情。五年來中共“大外宣”在美國取得的成效,令人觸目驚心。杜勒斯六十多年前提出的把“和平演變”的希望寄託在中共第三代、第四代領導人身上的預言已成泡影,現在反倒是中共在“和平演變”美國。“大外宣”由中共第四代領導人胡錦濤啟動,第五代領導人習近平將繼續強力運作。再過五年、十年,美國會被中共“和平演變”成什麼模樣?人們不妨去做一番想像。

二零一三年八月五日


――原载《动向》杂志2013年8月号

1 条评论:

  1. 究竟是在为谁找出路?
    ——与魏京生先生商榷
    张凯臣
       魏京生先生是我很久以来尊敬的民运领袖。民运领袖为建立一个真正宪政民主的新中国找出路是天经地义的事,尤其是当这个国家面临深渊,以至万劫不复之地的时候。然而,“自由亚洲电台”刊发的“魏京生特约评论”:《中国的出路:善用党内路线斗争》,使我产生疑惑,提出商榷。
       “评论”的题目是“中国的出路”,可篇首即及中共党内路线斗争,说就像下棋,一着不慎,满盘皆输。这给人的感觉,根本不关中国什么事,真切感觉是在为我们党的命运忧心着急。
       接着说:由于刘云山这个老左的作为,惊得国内外的人们都认为中共正在走回头路。这里的回头路,是不是指老路,没什么创新的路,不好的路呢?那人们很想知道,承遭刘云山搅局的中共,已经走出了不同以往的新路,正确的路,哪怕一步呢?
       “评论”对党控媒体公开明确抨击习近平整顿军队腐败是倒退而不以为然。不过我们想到的是:党控媒体,党的在任总书记控制不了吗?习整顿军队腐败,习及家族不腐败吗?难道习整顿军队是为中华民族的利益吗?他会不会只是像毛、像邓、像江、像胡那样,以抓军权为突破口,站稳脚跟,得以强力维护共党专制梦、习帝梦呢?用老百姓的话说:他的梦与中国人民的出路没半毛钱关系。
       至于太子党、大官商内部之间的路线斗争,就像许多中共党内的路线斗争一样,均属于“狗咬狗”的斗争,就如同当下中共审薄的闹剧,属于对统治方式、统治手段、统治程度认识不同而产生了分歧,只不过是由于进入了垂死挣扎期而表现得尖锐些、激烈些、反常些罢了。说他们其中一派,选择了和这个国家共存亡,来挽救这个国家,完全是对他们的误判,是对他们不存在的事实与走向进行了错误的讴歌。他们只不过是希望这个胜似亲爹亲娘的党,做些改良,玩些花样,最好不要一条道跑下去,来个曲线救党,使得党本来必然的极为悲惨的结局,略为好些才是。所以如果非要说,他们要与这个国家共存亡,是挽救这个国家,那么请千万不要忘了在这个国家前面加上“中共”两个字。
       “评论”在谈及中共垮台,中国陷入混乱,社会崩溃后的话题时,两次提到“暴民政权、暴民政治”。这似乎也极为不妥。虽然好像是在引用他人的口气且还加了个“所谓”,但给人的感觉是作者谈论此问题是以认同这一事实为前提的。宣扬中共党垮台,中共国崩溃后,中国必然生出“暴民政权、暴民政治”,这一论调的,只能是中共寡头集团及其帮凶。一个普通的民运人士都不可能这样想问题,看问题,讲问题,更不论我们的民运领袖。
       真正的民运领袖会这样昭告天下:中共党垮台,中共国崩溃后,必然出现有的民众对中共残暴统治者做出近乎“暴民”的行为,但这种行为产生的因缘,完全是在于中共残暴统治者作恶太久、作恶太甚所致。但请全世界爱好宪政民主的人们相信:在没有中共暴政的新中国,绝不会出现“暴民政权、 暴民政治”。新政权会尽快遴选组成由各界正义人士参加的“审判清算中共暴政集团残暴分子量罪量刑委员会”,设立公审法庭,秉持法理,建立法统,惩恶扬善,奖惩分明。一定会使宪政民主的新中国纳入真正的法制轨道。
       看得出来,评论者是在用“暴民政权、暴民政治”的暴烈程度,来规劝、提醒吓唬比暴民更暴虐的中共政权,自我改良,自我拯救,免得日后比现在更痛苦,更难受。是对看不出这种暴烈结局的顽固施暴者的嘲弄与责骂,是对看出这种结局的同样为施暴者的“聪明人与圆滑者”的鼓励与赞赏,告诉他们走那条路会更好受些。这是在干什么?
       “评论”下来用了很大一段,议论中国自古以来的老问题,及朝代的中兴与崩溃。并明确告诉朝代的统治者:用最残酷的手段解决腐败问题,在法制上做些表面文章,料理一下百姓的心理不平衡,使得贪官污吏变得谨慎与精致起来。政权与社会就一定去除崩溃的危险,回到屁民又能够忍受的运转轨道。革命避免了,造反取消了,皆大欢喜了。两千年来的成功规律保你至少维持两三百年。
       中共建党不到一百年,建政六十几年,共党的党魁叫嚣时,也不过谈及建党百年、建政百年如何如何,现在有人送来了“千年法宝”,完全可以像大清那样维持二百六十八年,甚至更长。这是在寻找中国的出路?这是民运,而且还是海外民运?
       接着“评论”直接出主意给习近平,要他不要两头都靠,要坚决打一头,靠一头,“善用党内路线斗争”,重用依赖“另类太子党”秦晓们,反贪官,反腐败。并指点习皇帝,争取民意支持,一定获得成功。
       我们不禁要问:中共仅仅是腐败问题吗?消除了腐败中共的一切问题都迎刃而解了吗?中共若不实行一党专制,他能腐败得了吗?他既然顽固坚持一党专制,他不腐败,不极度腐败,他对得起他自己吗?不腐败就不是共产党。共党腐败消失之时,就是共党生命停止之日。腐败是中共专制的题中应有之义之其中一义,对中华的危害更甚的表现在对中华民族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的全面专政,全面奴役,全面毒害。祖国的大好河山、丰富宝藏全部被他霸占,摧毁与掏空;计十几亿的各族民众完全被他绑架、奴役与强暴。他以此为资本为筹码与中国人民耍无赖;与世界人民耍流氓。他利用几千万优秀中华儿女的鲜血与生命打天下,他来坐。不仅如此,老子做完,儿子坐,儿子坐完,孙子上,用习皇帝新近的话说:“要使红色江山千秋万代永不变色”。
       对于习皇帝的这个梦,评论者不但希望秦晓们受到“钦点”,得以大展拳脚,还希望强大的民意予以支持,尤其担心习皇帝与秦晓们搞不出什么名堂。对于习皇帝究竟是个什么人及他未来的政治走向究竟怎样,现在有些人看不清楚可以理解,但绝不是真正的民运人士,更不是民运领袖,还什么海外民运领袖。
       习近平、秦晓们搞不出什么名堂是必然的。他们若真搞出了名堂,那只能是使中华民族走入比深重灾难还要深重的灾难,使中国人民遭受比暴虐“凌迟”还要暴虐的“凌迟”。
       不要对中共抱有任何的幻想,不要再迷惑本来就不太清醒的大众了。
       刘云山们不是大问题,不是刘云山们影响败坏了共产党,而是共产党生养扶植了刘云山们。没有毛泽东就没有邓小平;没有邓小平,就没有江泽民、胡锦涛;没有江泽民,就没有习近平;没有胡锦涛,就没有李克强。没有共党专制暴政,就没有他们所有人。他们均递了“投名状”。现在的共党入伙者,必须有血债、有人命,必须贪腐,必须贪婪,必须久经考验,必须以强暴民意来保党意。有哪门子的路线斗争,有价值可用?有什么党内的改革派在现在可以呼风唤雨?简直是痴人说梦!
       在此,被“单仁平”谈及已被边缘化的海外民运郑重声明:中共对中华民族的残酷压榨、深重毒害,为中国历史亘古未有,为世界历史闻所未闻。迄今为止,世界尚未出现任何一个对本民族人民,如此恶毒、如此无情、如此残暴的专制政权。中共是中国各族人民再也无法忍受,无法饶恕的死敌。他的滔天罪行与残暴本性已决定了,他不会有根本的改好与自新,明智的自行离开历史舞台。他必然与中国人民对决到底。他的疯狂与底气就来源于中国人民对他的幻想与容忍。他对中华民族心灵的迫害,已使中国人几近不能称其为人;他对中华民族家园的损毁,已使祖国成为中国人民不能正常生存、生长的人间地狱。
       不要惧怕流血牺牲,为了你和你的儿女获得真正自由,真正获得人的尊严,付出我们的代价是自然而必须的。不要惧怕社会动荡,社会不动荡的现实就是共党暴政的长治久安。什么都被共党夺去了,没有了土地、没有了房子、没有了财产、没有了金钱、没有了健康、没有了安全、没有了自己、没有了儿女、没有了今天、更没有了明天。对于几近一贫如洗的我们还有什么可怕失去的呢?
       是时候了,中国的出路只有一条:中华各族人民团结起来,行动起来,拼死反抗、前赴后继、勇敢无畏、勇往直前,运用一切可用手段、一切方式,摧毁中共暴政政权,推翻中共暴政专制统治,用我们自己的生命与鲜血,用我们的双手,用我们的胆魄与气概,亲手建立起真正属于我们自己的,宪政民主的新中国!
       以上看法不尽全面正确,只是提出来与魏京生先生商榷。我深知魏先生吃了中共暴政的不少苦,在海外已为中国的民运事业做了许多工作,非常值得敬佩。由于笔者认为上述之事,涉及大是大非,有必要提出交流讨论。祝好!

    张凯臣
    2013.8.16

    回复删除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