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5年11月13日星期五

赵楚:法国无力单独应对非传统威胁——911后最大规模、水准最高的恐怖袭击

在法国反恐氛围最严厉的时期,情报部门竟然完全无知,这不是一般的失误所能解释,只能是情报组织本身观念落后,反恐力量部署不当和不足,行动模式无效,保障水准低劣和行动能力低下的表现。
图:靠近巴黎11区Bataclan 演出中心的一座咖啡馆遭到袭击
法国总统府说,当局已向巴黎额外部署1500名警力

撰文/赵楚

911后最大规模、水准最高的恐怖袭击

《查理周刊》惨剧泪痕未干,法国巴黎又传来更震惊消息:当地时间13日晚,在巴黎10区,11区和93区等多处地点突发连环恐怖攻击事件:有数人使用自动武器对咖啡馆和餐厅内人员,以及行人进行疯狂扫射,同时,目击者证实,包括奥朗德总统在内,观看足球比赛的法兰西大球场,至少有三处发生爆炸,有记者报道,部分爆炸物为军用手榴弹;同时,有大规模劫持人质事件发生,截止最新现场报道,连环攻击至少已造成60人死亡,上百人被劫持。巴黎警方和执法人员与部分袭击者发生交火,部分袭击人员逃跑。
此事可谓法国,乃至欧洲历史上空前的震撼性事件,也是911后欧美社会遭遇的最大规模恐怖袭击。据报道看,此次袭击不同于以前欧美各国历次恐怖攻击事件。不仅其在时间上紧接《查理周刊》袭击事件,而且这次行动无论在战术上和攻击协同上都达到了类似911的水准,标志着当代恐怖主义浪潮的又一个峰值。袭击者的力量分配和战术手段选择非常复杂而巧妙,自动武器分队对行人的攻击吸引了警方注意,而与此同时,爆炸和劫持人质事件陆续上演,这种复杂的战术协调和合同动作使本次攻击成为城市恐怖主义战争的进攻典范。
911之后,随着美国在阿富汗和伊拉克的开战,欧美各国修改国家安全战略,改组情报机构,重建和新建反恐力量,一直严阵以待国际恐怖主义势力的反击。从马德里到伦敦,甚至在美国本土,也曾挫败数起未遂恐怖袭击事件。然而,本次袭击表明,2011年以来奥巴马政府新战略为代表的欧美各国,对恐怖主义危险的评估明显是低估了。
必须指出的是,本次巴黎系列袭击表明,恐怖分子已经有能力在巴黎这样的欧美中心都市,也是反恐力量部署最为严密的地方将一般个案的袭击升级为典型的城市恐怖战争。目前的袭击者虽尚未证实为何方势力,但他们实现了过去从本拉登到萨达姆和卡扎菲扬言却没做到的事:把战争带到欧美各国生活最中心的场地。这给欧美各国和全世界敲响了很严厉的非传统安全威胁警钟。

袭击表明法国无力应对城市恐怖战争

人们对《查理周刊》的恐怖袭击惨剧记忆犹新,而目前《查理周刊》袭击的调查应还在进行之中,按理说,巴黎目前的反恐部署和力度应该正是最高度的时期。然而,这样的更为严重的大规模恐怖袭击发生,无疑清楚表明,法国的反恐国家战略和力量运用都出现了难以原谅的巨大漏洞,也可以说,法国已用鲜血证实自己无力应对正在升级的城市恐怖主义战争。
法国是世界上主要的军事大国之一,拥有从核武到航空母舰的体系化、现代化军备,也具备相当的洲际军事投送和行动能力。法国在重返北约军事指挥体系后,在北约框架内参与了从阿富汗到利比亚的不同类型军事行动。然而,巴黎最新的袭击表明,法国无论在思想上,还是行动上都没有对新911做好应有的准备。
《查理周刊》血迹未干,新的更大规模袭击成功,这首先表明法国在反恐情报方面已经完全不能胜任新的反恐战争需要。如此规模的协同攻击,需要复杂和漫长的准备,从人员的招募,调配,组织和训练,到武器的获得,储存和分配,以及统一的财政保障与指挥,其环节不仅复杂,而且时间周期也相当漫长,如此规模的行动,在法国反恐氛围最严厉的时期,情报部门竟然完全无知,这不是一般的失误所能解释,即只能是情报组织本身观念落后,反恐力量部署不当和不足,行动模式无效,保障水准低劣和行动能力低下的表现。
所以,除发动攻击者的直接罪行责任之外,对本次攻击最大的责任者应是法国的反恐情报部门与反恐行动和指挥体系。更直接说,袭击也是对奥朗德总统国家安全战略指导能力的不及格分数裁决。可以预计,此次袭击的追责将成为舆论新的压力重心,法国情报组织与反恐指挥体系的改组和改革将是必然的后果。

巴黎袭击现实低估非传统威胁的战略后果

随着奥巴马总统结束"13年战争",欧美各国的军备发展和建军大有重新将重心置于传统武装力量升级的趋势。可以预料,这一趋势将因本次袭击暂停,欧美各国势必重新检讨国家安全战略中非传统威胁的优先顺序。巴黎袭击表明反恐战争的战场未必是在遥远的沙漠和山区,911的幽灵没有消失,而是随时会以新的惨烈形式降落到远离战火几十年的人们头上。
从冷战时期到乌克兰危机,美国一直在大声抱怨欧洲缺少保卫自己的决心。美国人主要的意思实际上是指欧洲作为美国的跨大西洋盟友,没有在美国的全球行动中承担更大的份额,没有为此投入更多的金钱和人力。美国人忽略了一件事,保卫自己的决心与自身对威胁的感受是直接正相关的。无论是冷战时期的苏联,还是911后的欧洲,甚至在阿富汗,伊拉克,利比亚和叙利亚战火纷飞之际,对于大部分欧洲人来说,缩小到最小规模的募兵制部队在遥远地区进行的行动,在国家精心的新闻公关调控下,在一个消费主义甚嚣尘上的时代里,大部分人民对战争的感受是模糊的和微弱的。这种感受决定了他们不会觉得把有限的预算投入安全事务是必要的。相信本次袭击会极大地改变大部分欧洲人对安全问题的心理感受。战争的危险是在身边的。
法国人在欧洲一直以最富于国家独立性和自豪感著称。巴黎袭击表明,反恐战争不仅是美国人和其他人的事情,法国无力单独应对发展为城市战争的最新恐怖主义攻击浪潮。而恐怖主义战争作为全球性的新安全威胁,法国需要与其他国家更紧密进行合作,尤其是获得英美德等盟友的支持。斯诺登造成的欧美情报界感情裂痕应有很好的愈合机会。因为本次袭击不仅表示了法国的危险,同样的,在欧洲各拥有众多不同族裔人口的国家,这次袭击都是一个清晰的示范,表示敌人会做什么,能做什么,以及他们一定会怎样做。
这对于世界上同样面临恐怖主义为代表的非传统安全的大国也是一个血淋淋的警醒:世界在变,科技和军备发展日新月异,但战争和危险的面孔也在变,一个国家投入巨额预算制造威力惊人的武器,可如何看清真实的威胁和最危险近切的敌人,仍然是千古不变的战略与安全决策的致命前提,否则,即使有核武器和航母,有最现代化的战机和军舰,当真实的敌人来临,结果依然只能是泪水和鲜血的白流。

——微信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