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10月11日星期六

《争鸣》杂志社论:“一国两庆”谈统一

  十月到了。海峽兩岸的中國人每到十月就有兩個國慶。一個是十月一日的大陸國慶,一個是十月十日的台灣國慶。論資歷,台灣的國慶是老資格,一百零三年了,大陸只有六十五年。論幅員和實力,台灣和大陸相比,是小巫見大巫。至於在國際舞台上的地位和影響力,那就根本不成比例了。大陸如今是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而台灣不但失去了安理會的位子,現在連聯合國的普通席位都沒有。不過要論各自護照的「含金量」,也就是世界上多少個國家可以免簽証通行,雙方的比重就顛倒過來了。

  這種現狀,是歷史造成的。作為中國人,我們對這種歷史和現狀一點也高興不起來。因為我們願意見到一個合乎人類普世文明的統一的中國屹立在世界的東方,然而現實卻不是這樣。

  整個亞洲,是中國首先推翻帝制建立民國,開始走向共和。雖有軍閥混戰,但共和的法統一直存在,作為社會主體的個人,生命權、財產權和自由權都有法律保障。所以北洋政府時期,中國社會經濟文化生活已經走上人類文明大道。政府雖然是軍人操控,但還都沒公然踐踏《約法》,袁世凱和張勳兩次復辟帝制都迅速失敗,表明共和之路已經確立了。從幾千年的帝制走向共和,本來就不會一蹴而就,總要有個過程。但是「十月革命一聲砲響」,給中國送來了共產主義,這個過程就打斷了,有五千年文明的中國,命運就變了。

  以漢族為主體的中國,和周圍民族的關係,一直處於「鬥爭─融和」的過程當中。漢族文化比較先進,在民族衝突當中,即使有「五胡亂華」,把中國攪得四分五裂,後來還是都被漢文化融和在一起了。甚至中國整個被異族滅亡過兩次(蒙元和滿清),蒙古統治者把「漢人」和「南人」通通貶為下等人,滿族統治者用「留頭不留髮,留髮不留頭」的暴政來同化中國各族人民,結果都是他們自己被更先進的漢文化同化了。和這種同化的同時,這兩個異族對中國的統治也就變成中國歷史上先後出現的兩個朝代了。

  共產主義這種文化更是外來的東西。雖然在中國奉行這種主義的還是中國人,但是這種主義不但和中國傳統的漢文化完全對立,而且和整個人類文明都是敵對的。它要和人類所積累的物質文明與精神文明實行最徹底的決裂。共產黨就是要用共產主義徹底打碎「舊世界」,負責建立「新社會」的領導者和組織者。這個黨在俄國奪得政權之後,為了使共產主義征服全世界,專門成立了「共產國際」,向世界各國輸出共產主義思想,奪取各國政權,組建共產主義制度。中國共產黨就是他們派人來中國建立的「共產國際中國支部」。中國共產黨的成員雖然是中國人,但是他們的指導思想和行動綱領及具體策略,都是外來的,而且他們在中國進行的「革命」,都是在莫斯科的指揮和支持下進行的。所以他們在一九三一年日本侵佔中國東北之後,專門選擇十一月七日在江西建立起一個「中華蘇維埃共和國」,作為蘇聯的附庸,這是歷史上第一個「兩個中國」。一九四九年共產黨推翻國民政府對大陸的統治,建立起一個新的國家,實質上和歷史上的蒙元和滿清入主中國一樣,都是外來的統治。所不同的是,中華民國雖被打敗,但沒有滅亡,國民政府退到台灣以後,居然堅持下來了。蔣介石退守台灣後,並沒有安於「兩個中國」,而是用「勿忘在莒」自勵,意思是一定要返回大陸,恢復中國統一的版圖。這就是我們開頭所說的台海兩岸每到十月就有兩個國慶的由來,它原來是歷史造成的結果。

  我們為什麼對這種現狀高興不起來呢?是因為中國本來早就應該作為一個統一的大國,亳無愧色地和其他文明大國一起,並肩站在人類現代文明殿堂之上,然而現在卻弄得兩岸各奉一個「正朔」,兩岸的中國人要互相往來,比到外國去還麻煩!更嚴重的是在這些面子上的「名分」背後,是兩岸社會深刻的「道路」和「制度」上的分歧。

  現實是海峽兩岸有兩個政府,兩種社會制度,走著兩條道路。這種根本分歧的由來,說來話長,按照中共的說辭,他是中國的正統,連抗日戰爭的「中流砥柱」都是共產黨。對這種可笑的謊言,本文沒有那麼多篇幅去批駁,這裡先不去追究歷史上的是非功過,而只從現實出發說事。現實是:台灣雖小,已經走上正路,這是已經被人類實踐証明了的符合普世價值的現代文明大道。然而這大道卻被中共稱作「邪路」。其實大陸所走的那條所謂「社會主義道路」,才是真正的邪路。這條邪路造成了中華民族有史以來空前絕後的災難。可憐的中國人,硬是在和平時期被共產暴政奪去了幾千萬條鮮活的生命!(這個數字在四千萬到八千萬之間,有幾種說法。光是「三面紅旗」餓死的人就在三千萬以上,已是無法賴掉的鐵案。)罪魁禍首毛澤東死後,以胡耀邦為代表的中共改革派,確實開闢了一條全面改革的道路,可以使中國通過和平轉型擺脫那條社會主義邪路,走上人類文明的共同大道。然而他的改革卻被中共頑固派用一次宮廷政變外加一次血腥的軍事政變扼殺了。現在中共所實行的「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其實是鄧小平「設計」的「一黨專政操縱半拉子市場經濟」的道路,即鄧小平路線。

  這條路線經過二十多年實踐的檢驗,已經走到盡頭。十八屆領導班子的「反腐」,確實揭開了這個制度的一角,暴露了中共一黨專政的真相:絕對的權力已經把這個黨腐蝕得徹底潰爛了!上至政治局常委,下至「百年樹人」的學校老師(連幼兒園的老師也不例外,家長如果不送紅包,小孩子就要受氣),從軍隊的高級將領到連隊的士兵,從最高法院的領導到監獄裡面的「管教」,還能找出幾個清白的?

  這幾年大陸一些人沉醉在「大國崛起」當中,其實再高的大樓、再多的汽車、再長的高速公路,也不會使中國大陸進入現代人類文明的殿堂。只有用民主取代一黨專政,才是改變中國命運的關鍵。其他需要改革的事項可以說成千上萬(譬如李克強總理上任後,光精簡掉的政府「審批」事項,動輒數以百計),但關鍵只有一個,就是無處不在無所不管的一黨專政,這是阻礙中國走上人類文明大道的根本癥結,也是阻礙兩岸統一的根本癥結。

  在兩岸關係上,中共最怕的是「台獨」,最怕的是「兩個中國」。在國際交往中,封鎖台灣的活動空間不遺餘力。甚至在語言稱謂上,都戒備森嚴:不但對「中華民國」諱莫如深,連對岸的政府機關和官員職務都不能「犯諱」,好像這樣一來,「中華民國」就不再存在,「一個中國」就實現了。其實這都是些自欺欺人的把戲。中華民國在地球上存在一百多年了,這是客觀的事實,有什麼可怕的?人家兩個德國併立了幾十年,瓜熟蒂落不就統一了嗎?台灣為什麼至今有不少人搞「台獨」?難道不就是中共的一黨專政把人家嚇得不敢和大陸統一嗎?

  兩岸統一,只能統一於民主,不能統一於專制。大陸當局即使不能像蔣經國在台灣那樣一下子放開黨禁,還政於民,至少也要在這個總目標之下,一步一步接近它,這才是走向兩岸統一的切實步驟。在二○一四年十月又一次面對「一國兩慶」時,我們願意表達這種希望::「一國兩制」「一國兩慶」的彆扭事,不要再繼續演下去了。中華民族被共產主義用暴力扭到邪路上的歷史,到了該結束的時候了。擁有五千年文明的東方大國,應該回到正路了。而且我們也有信心:自由民主的大潮浩浩蕩蕩,順之者生,逆之者亡。兩岸的中國人總有一天會在人類普世文明的大道上攜手前進!

——原载《争鸣》杂志2014年10月号

__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