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7月8日星期二

华尔街日报:揭秘中国情报机构总参三部

网络图片:CNN拍摄解放军61398部队被军人警卫追赶



James T. Areddy/The Wall Street Journal
上海崇明岛上的一个跨太平洋通信电缆警示牌,上面文字显示是解放军61398部队所立。


在北京附近的山区里,类似于美国国家安全局(U.S. National Security Agency)的中国国家安全机构正在监控俄罗斯和追踪导弹;中国的军事专家在一座被称为中国夏威夷(Hawaii)的岛上分析互联网电话记录;在西南的一个偏远省份,中国的密码破译人员正在进行破译工作。

《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利用中国政府的网站、学术数据库和外国的安全专门知识,拼凑出了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三部(Third Department of the People's Liberation Army's General Staff Department)一些秘密行动的概况。总参三部是中国的全球监控机构,间谍活动观察人士称之为3PLA,他们表示,这是中国军事战略的核心,承担着监控和分析全球大量通讯(包括大使馆电文、企业邮件和犯罪网络)的任务,以应对外部威胁和获取竞争优势。

现役和前任美国官员称,该机构掌管着上海附近的一些设施,这些设施专门监控美国,其中一个部门位于中美主要越洋通讯电缆的附近。这些部门的活动在5月份受到关注,当时美国司法部以窃取美国公司机密的指控起诉了总参三部的五名军官。 

在中国高科技的国防军备走向现代化之际,《华尔街日报》实地观察了总参三部这个与美国国家安全局类似的军事部门的设施,并且检索了其组织结构的信息来作为支持;总参三部日益让全球各国政府及企业感到不安,而在防务圈子之外却依然不太为人所知。


总参三部的行动单位遍布全国各地。国外专家称,总参三部估计有10万多名黑客、语言学家、分析师和军官,他们都是从精英专业大学招募而来,组成了十多个军事情报局。他们还表示,总参三部的多个子机构根据地理位置和具体任务而分担职责。

弗吉尼亚州智库Project 2049 Institute的执行董事斯托克斯(Mark Stokes)称,总参三部的使命非常广泛。斯托克斯向《华尔街日报》提供了未公开发表的对总参三部的分析。

在总参三部位于北京和上海的一些单位,从高墙外望去,可见大量卫星信号接收器,门外则是板着面孔的门卫和警告牌。其他地方一些单位的保卫工作则没有那么森严,例如上海北区一个基地旁边的农田里树立着几十个细长细长的无线电铁塔。在北京市外,一个被认为是主要负责监视欧洲动作的总参三部基地躲在山区一个秘密小镇,隐藏在十几座看上去普普通通的住宅楼后——而从附近的山上可以看得到其中的70多栋建筑物和足球场。

《华尔街日报》找到了100多篇技术论文(这些论文的作者是军方人士,留的地址是总参三部各部门的地址),其中一篇论文谈到了关于电脑病毒演变的预测模型,还有一些文章则具体地论述了有关网络加密、电脑系统攻防、外语自动翻译以及卫星轨道计算等方面的技术。

上述专家称,除卫星(可能还有监视飞机)之外,商业通讯系统,包括中国与美国连接的主要互联网线路也在总参三部的控制之下。

据两名了解情报评估的前任美国官员表示,总参三部的运行架构和美国国家安全局以及五角大楼的美国网络司令部(Cyber Command)相似。后两者均位于美国马里兰州米德堡(Fort Meade)。

据其中一名前官员表示,美国国家安全局的目标根据白宫的年度情报目标而定,而总参三部则是遵照中国中央军委的五年计划,这使得自下而上的策略有了更多的空间。

这名官员表示,中国国家主席兼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希望减少重复工作并提高总参三部的效率,习近平今年提出要将信息化作为主要的战略安全问题。据上述两位官员中的一位表示,在习近平的领导下,中央军委将增加卫星数量、提高间谍飞机能力、加强边境地区的数据收集能力放在了优先位置。

曾任台湾国防部长的国立中山大学专任助理教授杨念祖(Andrew Yang)表示,总参三部不可避免地被赋予了更多的行动自由和责任。他将总参三部描述为总参、或许还是整个政府的一个重要机构,其主要责任是搜集各种信号以及电子信息并加以分析。

斯托克斯承认,有关三部行动的很多结论仍停留在假想层面,他说,三部到底是如何运作的,恐怕没有人真正了解。他曾为国防承包商雷神(Raytheon Co., RTN)担任台湾行动的负责人,并对三部展开了20多年的研究。

总参三部是二十世纪三十年代成立的一个红军地下组织,负责拦截电报并发送敌方信息,为毛泽东武装队伍最终在1949年赢得政权做出了贡献。今天,中国军方在公开发表的报告中多次提到三部的存在。几名外国分析师表示,总参三部的年度预算和日常运行还是像2002年时一样神秘。当年美国智库兰德公司(Rand Corp.)指出,由于几乎完全找不到公共领域的资料,所以根本无从对总参三部进行可靠的了解。有时中国政府也夸奖三部的工作。中国最高行政机构中国国务院曾在2007年赞扬三部单位的专家侦测并保护了打击中缅边境贩毒行动的无线电和电磁波信号。


Reuters
骑摩托者经过上海郊外的解放军61398部队大院。照片摄于2013年2月19日。

美国5月份的指控着重点出了三部的一个下属单位:61398部队(也称二局)。美国网络安全公司Mandiant在去年年初发布的报告中对该部队的行动作出了分析。Mandiant目前是FireEye Co.旗下子公司。现任和前任美国官员表示,该部队的主要目标是美国。最近美国在诉讼中宣称,这五人向61398部队下属的一个上海机构报告,即总参三部二局三处,又称61800部队。这个机构之前没有引起外界的太大关注。

中国有关部门没有回应有关总参三部的问题,并且一再否认有关中国参与网络间谍活动的指控。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6月份向记者表示,美国不必把自己装扮成受害者。中国政府称美国虚伪,表示其专家已经证实了美国国安局前承包商雇员斯诺登(Edward Snowden)早些时候对美国的指控。斯诺登称美国进行了大范围的网络间谍活动,包括监听中国最高领导层。

斯托克斯提供的据称可能是61800部队的"收集站"的坐标位于上海另一个区,该区以一家大型钢铁厂闻名,再向上是一条蜿蜒的小路,这条路在一些地图上找不到。在一座大监狱的旁边,一个守卫严密的解放军军事设施被高 围起来,里面有10多个卫星接收器。周围的洋葱地里竖着数十个细细的天线,与电缆连接成为巨大的无线电接收网。

在上海一个小岛的候鸟自然保护区的边缘,也有一处军事设施标有解放军的标识,并且有61398部队的牌子,禁止挖掘,因为地下埋有国防电缆,不远处就是中美海底光缆系统(China-U.S. Cable Network)和跨太平洋直达光缆系统(Trans-Pacific Express)等主要的中国互联网连接线穿过俄勒冈之后进入中国的地方。

James T. Areddy / Paul Mozur / Danny Yadron 
——网友推荐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