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4年7月20日星期日

魏京生:人民有抗议暴政的权利—— 纪念德国纳粹时期刺杀希特勒案70周年


暴力有两面性。暴力的一方面是一种罪恶,但惩恶扬善却是善举。以暴力来结束一场更为灾难性的暴政,来维护自身与他人不受到暴政的人身侵害与经济掠夺,却是每位有良知、肩负起对社会责任的公民应尽的权利与义务。

2014年7月20日,是德国纳粹时期最大的刺杀希特勒案、即"女武神行动"发生70周年。在1944年7月20日的那次谋杀案中,在希特勒住地"狼穴"的会议室中正举行着德国最高军事会议。后备军参谋长克劳斯﹒冯﹒史陶芬堡上校将一枚定时炸弹置于桌下。引爆后,4人炸死,9人重伤,11人轻伤。暗杀主要对象希特勒却只受到轻伤,身上200多处被炸起的碎木刺伤,裤子被烧焦,耳膜被震破。暗杀行动失败后,盖世太保倾巢出动,全德约7000位直接与间接参与者被逮捕,其中4980位被立即杀害。

而在整个纳粹当政的12年中,全德国的抵抗纳粹运动前赴后继,从来没有停止过。从慕尼黑的"白玫瑰"组织,柏林的"红色乐队",德国中部多城市的"雪绒花海盗团",直到近20次直接对希特勒的暗杀行动。近7万7千德国公民因为抵抗纳粹而被纳粹的特别法庭、军事法庭或民事法庭处决。还有成几万、几十万德国公民,因为被怀疑参与抗议纳粹的活动,或是参与抗议纳粹活动的亲友和家属,都被送入集中营,大多最后致死。所以,德国不仅曾是一个纳粹的德国,也是一个反纳粹的德国。不仅是一个引发两次世界大战的战争大国,也是全面抗议战争的反战大国。诺贝尔最后决定将他的遗产用于诺贝尔和平奖,也是因为接受了他的好友、德国-奥地利反战女作家贝尔塔﹒冯﹒苏特纳的建议。

从德国的反纳粹行动中可以让人们看到,

一、暴政就是以践踏人权的行径来对付每一位国民,剥夺国民的人生权、自由权和财产权。其结果将会摧毁一个国家,摧毁一个民族,以毒化的气氛来摧毁整个民族文化。所以,反抗暴政是全国人民天然的权利与义务。历史学家公认,20世纪的世界有三大暴君:希特勒,斯大林,毛泽东。三者相比较,德国的反纳粹活动最为激烈。在这次"女武神行动"中,参与者相当多,相当广泛。后来发掘的文件显示,甚至罗马教皇都参与了这次事件,以致纳粹也在计划绑架和暗杀教皇。

二、人们都有一个良好的愿望,希望以和平的手段来解决政治纠纷。因为这将减少全社会为此付出的代价。但在现实中是否能够实现,这要看这位专制者是否尚保留一点人的理性。如果已经堕落成一个暴君,以绝对的暴力手段来镇压他的反对者,压榨他的人民,则人民只能采取暴力手段,以暴抗暴。纳粹当政后立即采取镇压异己的政策,然后修改宪法,人们已经无法通过合法手段推翻希特勒政权。为此,只留下暴力手段。"女武神行动"的直接实施者史陶芬堡上校反对纳粹政治,但他是一位虔诚的天主教徒。按照天主教教义,是不容许杀人的,所以他拒绝参加暗杀行动。但最后他看到纳粹政权这样残暴地屠杀德国内外的人民,从而改变了想法。若不刺杀希特勒,将会是道德层面上更大的罪恶。他带给军中抵抗运动新气氛。当崔斯考上校被分发至东线时,史陶芬堡就负责规划和执行对希特勒的刺杀行动。

三、人总会有被某种意识形态迷惑的时候。但人毕竟是有良知的。当一个人良知醒悟后,就要义无反顾地背叛自己的过去,以自己的生命代价来挽救自己的祖国与人民。"女武神行动"发起于德国军界,从士兵校官,直到将军元帅。组织者说服了陆军元帅埃尔温﹒隆美尔加入行列。隆美尔是第一位支持这一行动的现役元帅(另一参与者维茨莱元帅自1942年起处于退役状态)。隆美尔并不支持暗杀行动,认为这将造就出因为希特勒身亡、德国因而战败的情势,并将希特勒变成一位烈士。隆美尔认为应当逮捕希特勒并诉诸公审。暗杀事件后,隆美尔元帅被捕,并自杀身亡。另一位前陆军参谋长哈尔德也因为间接参与该行动而被送入集中营。

四、一个正义的行动不仅需要直接的施行者,也需要广泛的支持者。或者说,如果人们看到一个正义的事业,即使自己不亲自参加,也可以以种种形式来给予道义上、行动上的支持。女武神行动必须依赖后备军总司令弗里德里希﹒佛洛姆将军才能执行。必须将他拉拢至反抗阵营中,至少以某种方式令其保持中立。而佛洛姆如同大部分高级将领,虽然知道反抗集团私下针对希特勒的密谋,但既不予以支持,也不将其通报给盖世太保。也就是默认这一行动计划,一种间接的支持。事件后,他也被逮捕并处决。

五、不以成败论英雄。在行动前参与者都没有把握,是否真能将希特勒暗杀掉。其实,暗杀不仅是为了直接消除一位暴政者,暗杀行动的本身就向世人表明了一种抗暴的勇气与无畏的精神,就是对全国抵抗运动的一种激励。就如"女武神行动"的发起人、军官海宁﹒冯﹒崔斯考上校所说:"暗杀行动是必须的,不计一切代价。即使会失败,我们也要在柏林有所行动。实际的行动目的不再重要。现在要紧的是,让世人与历史看到德国有人反抗希特勒政权,没有一件事比这更重要的。"崔斯考在政变失败后隔天驾车前往德俄前线无人地带,以手榴弹自杀身亡。自杀前他告诉他的副官:"希特勒不仅是德国、也是全世界的敌人。在仅有几小时的时间里,我相信上帝会告知我,反对希特勒的奋斗是正确的。神曾许诺亚伯拉罕,若他能在罪恶之城索多玛中找出十位正直之人,将不会毁灭城市。因此,我希望上帝同样也不会毁灭德国。我们中没有人为自己的死亡所哀痛,同意加入我们的人都穿上了涅索斯的长袍。当一个人持有道德操守时,就应准备牺牲生命来捍卫自己的信念。"

对纳粹的抵抗所提供的经验教训适用于任何时间和任何暴政。


中国民主化运动海外联席会议
2014年7月20日


-----------------------------------------------------------------
魏京生基金会及中国民主运动海外联席会议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PageRank Display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