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3日星期四

杜光:在严正学画展开幕式上的讲话(附相关报道)

北京异见画家(中)个人展于北京开幕,右一为杜光

在严正学画展开幕式上的讲话

我今天很高兴能有机会参加严正学先生的个人画展。严正学先生是一位我很敬重的杰出的艺术家,但他长期受到当局的打压。今天的这个个人画展得以举行,是他坚持斗争的成果,值得高兴,值得祝贺!
长期以来,我们大家所接受的教育都告诉我们:艺术应当为人民服务,为社会服务。这个观念当然不错。但是我认为,对这两句话应当准确地进行解读。在现当代的中国社会,艺术要为人民服务,为社会服务,就必须为经济市场化、政治民主化、文化自由化、社会平等化服务,因为这"四化"符合于人民群众的利益和愿望,符合于社会进步的要求和前景。严正学多年来的创作,不但是艺术的精品,而且也是反封建反专制、争民主争自由的武器,为争取政治民主和文化自由,做出了显著的贡献。
我是艺术创作的外行,但看了今天在这里展出的严正学的画作,却强烈地感受到这些画作的抗争和自由的精神。为自由而抗争,因抗争而自由,这些画作正是抗争和自由的结晶。
我认为,抗争和自由,是严正学的艺术创作的精神所在。这种精神,也同样体现在他所创作的林昭和张志新的雕塑里。我就是在严正学创作林昭和张志新的雕塑的过程中同他结识的,我曾参观严正学创作的林昭和张志新的石膏塑像,也参加了在铁玫瑰园举行的林昭、张志新铜像的揭幕式。林昭和张志新是现代中华民族最优秀的女儿,她们由于坚持自由民主的理念和对专制统治的批判与抗争而惨遭迫害,备受摧残,最后献出了她们宝贵的青春和生命。严正学以建立塑像的方式,为她们树碑立传,发扬她们的抗争不屈的精神,在民间争取自由民主的历史上,写下了光辉的记录。
严正学先生曾经主张把林昭的铜像送给她的母校北京大学,把张志新的铜像送给她的母校人民大学,希望这两个学校把铜像分别安放在她们母校的校园里,但遭到这两个学校的拒绝。北大和人大是林昭和张志新的母校,有这样杰出的校友,是母校的光荣。但这两个学校的领导人却把光荣当耻辱,拒绝接受林昭张志新的铜像。如此是非颠倒,实在令人愤慨。严正学无奈之下,只好把两个铜像安放在自己住宅的庭院"铁玫瑰园"里,对外开放,供全国各地人士瞻仰。
我希望并且相信,林昭和张志新的铜像总有一天会回到她们的母校,被安放在她们母校的校园里,供学生们瞻仰。林昭、张志新的理念和精神,将成为千千万万青年学生学习的榜样。只有这样,严正学先生创作的铜像,才真正能够发挥应有的作用。
祝严正学先生的画展圆满!成功!
谢谢大家!
(根据记忆中的6日讲话内容整理,略有增删)

(附注:严正学于1989年参与创建圆明园艺术村,被推为艺术村村长。1994年因带头抗议当局对艺术的打压,被判刑入狱,送至北京双河劳教所。他在狱中仍坚持创作,画成后托狱友及来探视的家人带出。1996年出狱后准备举办狱中画展,被警方冲击取消,后于2003年在美国纽约展出。2006年他又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捕,入狱三年,出狱后于2010年创作林昭、张志新铜塑,受到海内外的普遍关注。
此次画展,就是严正学九十年代在狱中创作的"与狼共舞"、"望断天涯"等佳作。这些作品本来准备参加2017年12月16日在宋庄举行的"思想艺术展",但被警方撤销。严正学为此多次同国保和警方理论,要求以个人画展的方式展出。警方最后同意举办严正学个人画展,但以不得展出林昭、张志新铜像等敏感作品为条件。这是严正学自1994年后二十多年来在国内举行的首次画展。)
                      2018年1月7日


附:

煽颠画家」严正学个人展揭幕 国保禁林昭像「见光」


2018年1月6日,北京异见画家严正学个人展开幕,知名记者高瑜(右四)、律师尚宝军(左二)、学者杜光(右三)等人到场支持。(吴亦桐提供)
2018年1月6日,严正学的个人展上,这座""不允许展出,开幕当天被迫用幕布遮盖。图片为严正学(左)、华涌(右二)与铜像合影。(吴亦桐提供)
他在狱中获得有限的作画空间。(季风提供,拍摄时间不详)
北京异见画家严正学的个人展在宋庄开幕,得到维权律师、学者、家等200多人撑场,有多名北京和警方人员在场全程监控。警方早前曾以严正学是"煽颠犯"而取消1个艺术展,严正学经多次与警方交涉以个人展名义终获批,但「林昭铜像」等敏感就不得展出。(吴亦桐/戴维森报道)
严正学的个人展及「严正学绘画研讨会」,周六(6日)下午在北京宋庄开幕,资深记者高瑜、学者杜光、律师丁家喜、709案律师李春富、艺术家华涌等多位「敏感人士」在内的200多人,出席了开幕礼,而国保和警方在现场全程监视。
今次展览为期1个星期,展出的作品大多是严正学在上世纪90年代狱中的作品,如《与狼共舞》、《望断天涯》等,表达对光明和自由的强烈渴求。不过,严正学2010年创作完成的「林昭铜像」,被要求不得公开展览;在开幕礼当天用布遮盖,成为"不能见光"的作品。
严正学向本台表示,原定上个月16日举行的宋庄「思想艺术展」遭北京警方撤销,严正学是参展艺术家之一,他的作品包括「林昭铜像」被人放到厕所中,严正学当时与现场的警察发生肢体冲突并受轻伤。后来他得知警方的撤销理由是,严正学是1个"煽颠犯"。
严正学其后为维护自己的声誉,多次找国保和警方理论,要求以个人展的方式正名。经过半个多月的谈判,自知理亏的警方终于答应,但附带条件是不得展出敏感作品和他的2部狱中手稿。其后在季风、郭珍明、华涌等多位艺术家的协助下,严正学个人展找到场地并如期举行,是他1994年入狱20多年后,首次在国内举办展览。
严正学说:这次展览是一直和他们交涉获得同意的,上个月思想展受到警方的干扰不让办,说主要原因是我是颠覆国家的艺术家。以后我也跟公安交涉,你们(警方)说因为是我的原因,把1个展览就封掉了,我老严到哪去办展览他们都会害怕遭到封杀的,我必须要办1个星期展览,以挽回我的影响,警方来招呼我,可以允许你办,但是你别把太敏感的东西拿出去。我主要展出我的作品等于争了这口气。
今次个人展的策划人之一、北京艺术家季风接受本台的访问,他指当局是被迫允许个人展举行,但就如临大敌每天守在展览场地。
季风认为,严正学是在强权专制压制下、人们集体沉默的时候,他成为1个为民请命的当代艺术家,但当局对这样的艺术家始终采取打压的态度。
季风说:这次我们跟他们博弈了后,他们是被迫同意的,也不是心甘情愿。他不单是艺术家,是整个打压,就是只要有不同的声音他们就会打压。严正学老师的作品都是在监狱里面画的,不仅仅是艺术品了,是对那段被雪藏的时间的1种再现,亦是对这个政权的1种控诉。
高瑜在社交媒体表示,严正学和今次策划团队,是在思想严控、纸醉金迷的文化沙漠中,抗拒极权,呐喊自由。
严正学是中国的异见画家,1989年被推选为北京圆明园艺术村村长,1994年他带头抗议当局对艺术的打压遭到构陷,被送入设于北大荒的「北京双河劳教所」,在他的抗争下得到有限度的创作空间,他将创作好的画作藏于粪池中,委托出监的狱友及探视的家人带出去;1996年他在出狱后的第3天举办狱中画展,受到北京警方冲击而被迫取消;2003年他的画作辗转在纽约展出。
由于一直揭露行政司法腐败,以及为弱势群体维权,严正学遭当局多次拘留,2006年严正学被捕,并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判监3年。2010年中,严正学为创作完成的「林昭铜像」揭幕。严正学长期遭国保骚扰和监控,其家人亦受株连。
——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