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Followers

2017年5月11日星期四

未普:中间路线VS民粹主义——谈法国大选

【未普评论】中间路线VS民粹主义——谈法国大选(粤语部制图)
【未普评论】中间路线VS民粹主义——谈法国大选(粤语部制图)

举世关注的法国大选终于落下帷幕,中间派马克龙胜出,极右翼勒庞败北。整个世界赫然分为两半,一半如释重负,一半气急败坏。欧盟不用担心会立即散伙,特朗普和勒庞的"大西洋革命"暂时画上休止符,但是排山倒海般蜂拥而至,在世界范围内取得节节胜利的民粹主义,却并没有就此退去。

笔者欢呼马克龙的胜利和中间路线的胜利。这说明,在这个几乎举世皆民粹的地球,中间路线依然有它的政治魅力。法国人民选择马克龙,就是拒绝选择极端,拒绝选择恐惧。在极右翼高喊著要退出欧盟、反移民、反全球化的时候,马克龙坚定地表达了他对欧盟、开放边界和自由贸易的支持。这让坚持退欧的英国领袖和偏好孤立主义的美国领袖,相形见绌。

这也许正和著法国政治家乔治•克雷孟梭 (Georges Benjamin Clemenceau) 1918年11月11日在法国议会的发言:"法兰西,昨天是上帝的战士,今天是人类的战士,明天将一直是理想的战士"。在人类命运面临民粹主义的巨大冲击时,法兰西用它的奋斗为理想而战,推动人类脱离骤然逼近的危险、恐惧和短视。

无可否认,英国退欧,美国选出特朗普是民粹主义获胜的巅峰。现在的问题是,法国中间派马克龙的胜出,能否刹住这股民粹主义的浪潮呢?笔者以为,不能盲目乐观。

首先,法国民粹主义的社会基础是真实的存在,并没有因为中间路线的胜利而消失。法国民间确实有一种支持极右翼政党的愿望,这种愿望来自于社会的严重分裂和深层愤怒。这一点像极了大选中的美国。那些"被落在后面的群体"、"老年人及仇外主义者"所构成的社会基础不应被政治领袖低估。

其次,极右翼候选人勒庞虽然没有赢,但是她所代表的民粹主义对政治的影响力并没有寿终正实。她获得34%的支持率,和当年她父亲获得的支持率相比,已经增长了一倍。这显示,代表法国民粹主义的政治势力正在壮大。这次选举中,有不少选民被她的政党国民阵线所吸引。勒庞已经对法国的政治版图产生了重大影响。

其三,回应愤怒草根,倾听社会疾苦是政治领袖的当务之急,也是回应民粹主义崛起的当务之急。应当说,马克龙在竞选过程中直接面对愤怒选民,表现得可圈可点。法广记者肖曼在文章"马克龙与愤怒草根对话"一文中,披露了法国大选中难得的一幕。马克龙在第一轮投票之后,前往法国北部的老工业区,面对已经失业和面临失业的愤怒工人,倾听他们的咆哮,回答他们的质疑,对他们受到全球化重创的遭遇,感同身受。

然而马克龙没有许下任何令工人满意但做不到的诺言。他说,他不希望利用工厂关闭、工人失业的问题,来为自己竞选造势服务。这一点和勒庞不同。勒庞获得更多的下层草根选民的拥护。她和一家即将倒闭的工厂工人握手拥抱亲吻拍照,并许诺说:如果她当选总统,将把这家工厂收回国有。面临失业的工人们立即把勒庞当成了大救星,法国有些媒体把这一幕称之为马克龙的"公关灾难"。

马克龙与愤怒草根对话,也不同于美国的特朗普和希拉里。特朗普的胜选很大程度上得益于愤怒草根的支持,但特朗普在中西部和凋敝的钢铁和煤炭工业区竞选时,许下了许多难以做到的诺言,譬如对中国产品征收45%的高关税,建立人人有保的健保体系,在墨西哥边境竖高墙等,都难以兑现。

而与特朗普对垒的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根本没有想到与愤怒草根对话。如果她也像马克龙一样,到美国中西部的乡村地区,或者到大批钢铁工人失业的宾州,面对愤怒白人的叫喊,听听他们的心声,也许最后不至于输掉大选。可是希拉里似乎并没有认识到她落败的真正原因,她到现在还认为,是俄国人的骇客和FBI局长在投票前的临门一脚,导致她最后失去总统大位。

总之,面对民粹主义在世界范围内的高歌猛进,不能指望中间路线的一次胜利,就能摆平来自社会底层的愤怒;但是如果新老民主社会的领袖富于远见与智慧,坚持理念与理想,兑现社会的公平与正义,它的逐渐退潮也不是没有希望。

_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

页面

该小工具中存在错误